第167章 斗而不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开始上菜。

席间凌隽开始向大娘汇报他在香城处理危机的情况,虽然说得很认真,但却不祥细,比如说他到底找了些什么重要人物,用了些什么手段摆平,只是粗略带过,听了半天,相信大娘也没有真正搞明白他是怎么摆平香城的事的。

我知道凌隽为什么要这样遮掩着说,因为他不想让大娘知道所有事情的内幕,很明显,凌隽这么快就搞定香城的事,那是用了炳叔在香城强大的人脉关系。

那些人脉是炳叔压箱底的资本,凌隽当然不能说给大娘听。

大娘当然也心知肚明,所以不细问,只是连连点头,夸赞凌隽做得好。

真是狡猾的女人,她并不要求凌隽对她忠心不二,因为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只要在关键时刻能让凌隽为她‘灭火’就行,她和凌隽本来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

这也便是豪门最大的悲哀,亲情缺失,大家都重利。像宫廷一样,儿子为了尽快当上皇帝,有可能连老子都杀。

炳叔和欧阳菲虽然不再吵架,但却一直相互冷嘲热讽,就算是说得客客气气,其实话里带刺是常有的事。

总算是把饭吃完。

大家坐着聊天的时候,凌隽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心领神会,从包里拿出了那颗凌隽从香城给我带来的钻石。

“大娘,我送给你一件小玩意儿,您看看是不是喜欢?”我把钻石递给了大娘。

“哎哟,这可真不错,绿钻啊,好漂亮好漂亮。”欧阳菲是识货的人,一看就赞不绝口。

“你喜欢就好,那就送给您了。”我虽然是笑着说,但其实心疼不已,心想这老妖婆要真是收下了,那就可惜了。

“咦,这不是前两天在香城搞的钻石拍卖会上的标王吗?当时阿隽拍下来说是要送给秋荻的,秋荻怎么转送别人了?可惜了可惜了。”炳叔在旁边插嘴了。

“是吗?原来是阿隽送给秋荻的啊,那我不能要,君子不夺人所爱嘛,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能夺年轻人的东西。”欧阳菲把钻石递还给了我。

“虽然是阿隽送给我的,但只要大娘喜欢,那就送给大娘好了。”我说。

“不不不,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老了,要这些玩意也没用,你们年轻人留着吧。”欧阳菲说。

“秋荻,你知道大娘有一个什么外号吗,那就是钻石女王,大娘收集的钻石多着呢,你手上拿的这种小玩意,在大娘面前不值一提,你就自己收起来吧,不要拿出来让大娘笑话了。”凌隽说。

“是啊,你大娘是东亚有名的珠宝狂人,年轻时只要哪里有珠宝拍卖会,她都会抢着去拍呢,所以你那钻石在你大娘眼里真不算什么,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这好歹也是阿隽的心意,可不能辜负了。”炳叔也在旁边帮腔说。

炳叔和欧阳菲一向不和,他当然不希望欧阳菲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那好吧,那我就自己收起来吧,以后大娘如果想要,我随时可以给您。”我说。

这话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假,不过大家都是相互应酬,倒也无所谓,假就假吧。

“没想到秋荻这孩子真不错,有好东西竟然想着我呢,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听说你现在还在公司里上班?我看就不要做了吧,回家来每天陪我说说话就行了。”欧阳菲说。

“大娘,秋荻之前可说过了,她回来的条件件之一就是要让她继续在公司里上班,不能让她辞职。”凌丰赶紧说。

“条件什么的倒也只是说笑,我哪敢跟大娘提条件啊,不过我现在每天上班,觉得很充实,我喜欢现在的工作,希望大娘成全我,让我在公司里继续上班。”我赶紧说。

“你这孩子还真是有意思,人家有女孩都想着回家呆着整天玩乐,阿隽又不是养不起你,你那么辛苦干嘛?”欧阳菲说。

“我从来都闲不住,我如果这么年轻就回到家里呆着,那我会觉得很无聊的,希望大娘能够成全我。”我说。

“成全就说严重了,你喜欢上班那就上班吧,阿隽,回头你跟秋荻上班的那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说一声,让他给秋荻安排一个像样的职位,谁要是敢给秋荻气受,我饶不了他。要不,就直接让秋荻负责那个分公司算了。”欧阳菲说。

“不必,大娘,现在秋荻还年轻,资历也浅,让她在基层多学习学习就行了,不能给她安排更高的职位,反正她上班就是图个好玩。”凌隽说。

“是啊大娘,我在公司就是做一文员,平时帮着打打文件什么的,大事我是做不了的,身居高位就意味道着承担更多的责任,我可不像大娘那样是女强人,我是做不了大事的,大娘你要是给我安排更重要的位置,那可要把我吓跑了。”我说。

欧阳菲笑了起来,看来我这马屁是把她给拍爽了。

她说让我负责一个分公司,那自然是试探的,在她眼里,凌隽都不能算是亲信,又何况是我?她说让我负责一个分公司,不过是想看我在公司上班是不是想有所图谋,如果我要是傻子似的接受了她的提拔,那我恐怕又得倒霉了。

一个大权在握的人,忽然要去提拔一个自己不信任的人,那肯定是有阴谋的,这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那午餐是你的对和给你的。

我和凌隽都同时看穿了欧阳菲的意图,所以我们都拒绝了,凌隽现在身在副总裁的位置,都战战兢兢,更何况我这样一个外人,要是爬上了高管位置,那恐怕会很快就会被拉下来,而且还摔得很惨。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接受,那就以后再说吧,饭也吃好了,那咱们回去吧?阿炳,我让管家给你在酒店安排了房间了,你就好好休息吧,年纪大了,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混混了,就不要学着人家年轻人出去玩了,好好在酒店呆着吧。”欧阳菲说。

“谢谢大嫂关心,我知道自己老了,会爱惜自己的。大嫂也要保重自己,你现在可是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呢,要是忽然挂了,那集团会乱一阵子的。”炳叔马上还击。

这话说得非常有意思,他说如果欧阳菲挂了‘集团会乱一阵子’,而不是说集团会有大麻烦,这也从侧面表达了他对欧阳菲的不屑,他认为欧阳菲如果挂了,那只会‘乱一阵子’,根本不会对集团产生多大的影响。

欧阳菲的脸色有些难看,“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一时半会死不了,别人越是想我死,我还就不死。”

“大娘又说笑了,没人想着您死呢,我们都希望您长命百岁。”凌隽赶紧圆场。

还好,炳叔和欧阳菲虽然争斗不断,但最后也没有死破脸,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知道维持这种‘斗而不破’的状态是最好的,如果撕破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高手过招就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真正出手的,因为一但出手,如果不能将对手打垮,自己就会被对手给打垮,所以这么多年炳叔和大娘虽然相互看不顺眼,但因为对方在美濠集团都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他们谁也不敢乱出手。

回到凌府,大娘和凌丰都各自休息去了,我也和凌隽回到了我当初和他住的别院。

凌隽在房间各处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监听设备之后,他这才放心和我说话。

“我怎么感觉你们凌家就像监狱一样啊,弄得随时都小心谨慎的,真累。”我说。

“别说我们凌家啊,你们家不也这样吗?你要是当初小心一点,恐怕也不会被你二叔害成那样,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凌隽说。

“那倒也是。”我点了点头。

“我先去洗澡,你也去洗洗吧,反正这里有两个洗浴室。”凌隽说。

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洗澡都喜欢把头发也洗一下,如果一天洗两次澡,那我就会洗两次头,所以每次洗完澡之后,我都要花很多时间去把头发给吹干。

凌隽当然也知道我的这个习惯,我从洗浴室出来,他已经洗好了,我坐在梳妆台前,他开始拿毛巾包住我的头发,然后开始小心地给我吹头发,据说用毛巾包住吹头发会干得更快。

终于把头发弄干,凌隽不由分说,抱着我就扔在了床上,脸凑过来要亲我,

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地挡住了他,“等等,把话说清楚再说,不然我就大叫。”

“什么说清楚?把什么说清楚?”凌隽问。

“我前一阵不在这里住的时候,你是不是和萧敏住在一起了?”我问。

“没有啊,事实上你走之后,我就搬到三哥那儿去了,他平时都不在自己家里住的,他在澳城有很多女人,到处轮流住。”凌隽说。

“骗人!你是说你从来没有回来住过?那萧敏住在这里吗?你偶尔回来,你们两个也……”

“你闭嘴!你怎么又胡思乱想了?我没住在这里,萧敏也没有住在这儿,她也有自己的住处的。”凌隽说。

“真的?我不相信。”我说。

“当然是真的了,我对她没什么兴趣,她根本没办法和你比。”凌隽说。

“可她对你有兴趣啊,她要是引诱你,你……”

“闭嘴!”凌隽再次喝道。

“还不让人说?我偏要说……”

这一次我没能说出来,因为嘴被他用嘴堵上了,他总是这样粗暴地实施突然袭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