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适者生存/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响应凌隽让我和大娘搞好关系的‘号召’,我决定做一些讨好大娘的事情,想来想去,决定亲自下厨为大家作一次早餐。

在寻常人家做早餐那当然是非常普通的事情,但是在凌家这样的豪门,主子是不会亲自下厨去做饭的,为了显示我不把自己当‘主子’,也显示我确实是想讨好所有的人,我决定下厨做餐早饭。

做正餐那肯定是吃不消的,凌家人太多了,我搞不定那么多人的饭菜,再说我会做的菜仅限于西红柿炒鸡蛋和水煮白菜什么的,实在是上不了厅堂,当然不敢在凌家这些人面前丢人现眼,唯有做早餐会更简单一些。

大娘喜欢吃甜食,而我正好会煲红糖桂花粥,于是我在凌家做的第一次早餐,就决定投其所好,做成红糖桂花粥。

平生极少下厨,手忙脚乱自然不用细说,在佣人的帮助下,我终于完成了我的大作,我亲自给大娘盛了一碗,她轻喝了一口,竟然赞不绝口。

“不错不错,看来秋荻真是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啊,真是不错,这粥煲得非常的香,甜而不腻,还有桂花清香,回头你教教下面的人,让他们以后经常弄给我喝。”大娘高兴地说。

“大娘要是喜欢喝,我以后经常煲给你喝就是了,也不用下面的人来做了,红糖桂花粥是我家乡的特色食品,只有我们那里才有的。”我说。

“好啊,那你以后就经常做给我喝,只是辛苦了你。”大娘说。

“不辛苦,只要大娘喜欢喝,那我就经常做给你喝,这没什么问题。”我说。

“那好,那大娘谢谢你了。”大娘说。

“大娘,那我上班去了。”我说。

“你去吧,我一会了也得到公司去处理事情呢。”大娘说。

因为最近在凌家和欧阳菲相处得不错,大娘特地给我配了一辆二手奔驰跑车,虽然不是新车,也有八成新,颜色是我喜欢的红色,我不喜欢有司机跟着,就每天自己开着那辆红色跑车上下班。

虽然只是辆二手奔驰,也不是什么顶级的豪车,但在同事们的面前,已经是非常的酷炫了,澳城本来就小,开着跑车十来分钟就到了我上班的公司了。

自从我的身份在公司公开后,我其实就成了分公司里的第一号人物,我当然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去和崔天华争权,但我既然是凌隽的人,那在其他同事的眼中当然就是凌家的人了,尽管我一直刻意保持着低调,但身边同事对我的态度已经不可能恢复到过去那样的状态了。

一个人的身份就像一种无形的资本,在社会圈子中会形成一种看得见的优势,我并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但凌家少奶奶的身份就像一把高悬在所有人头上的尚方宝剑,他们担心如果得罪于我,我那把剑就随时会发生威力让他们丢掉饭碗,全球经济不景气,澳城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失业率持续升高,饭碗难求,他们当然畏惧

当一个人处于强势的时候,也许会鄙视那些畏惧强权的人,但当一个人处于弱势时,就会发现,在生存面前,强权是不得不畏惧的,政客就得畏惧他们的上级,因为上级随时可以给小鞋穿,公司职员就得畏惧老板,因为他随时会拿掉你手中的饭碗,公司的同事畏惧我,就像我畏惧大娘一样,大家都处于弱势,我非常能理解他们的感受,所以我从不会仗势欺人。

每一个圈子都遵循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所以要想不卑微地活着,不总是活在别人的阴影里,唯一的途径,只有让自己变强大。

别无他法。

我在公司的工作作量急剧减少,以前负责的那些琐务现在桑季她们是打死也不会再让我做了,我平时的工作几乎都是参与决策一些公公司高管能够拍板的事,在公司的时间久了,对公司自然有更深入的观察,加上以前在万华时的管理经验,我还真能帮崔天华作出一些好的决策。

虽然美濠的危机还在持续,但我们分管的公司业绩却明显好转,我违着凌隽的意思把公司的业绩提升上去,一方面是为了提升我在分公司高管中的威信,我要让他们明白,我齐秋荻不是一个花瓶,我是能凭真本事做出业绩的,现在我在公司虽然还只是助理的职位,但实权其实已经很大,有点垂帘听政的感觉,这样的结果是分公司的这些人都成了我的人马。

每一个群体中都会分圈子,也就是所谓的派系,如果能够把这个分公司的人全部笼络在我的麾下,那其实也是为凌隽以后的登大位打好基础,集团的董事局虽然决定着总裁的人选,但是下面也得有人支持才行,需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下面的人不支持,那在高位上肯定是做不长的。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在美洲的内部能建立起自己势力,帮助凌隽完成他最终夺权的目标,我虽然是一个小女子,但女子也有男子不能比的优势,女子不易让人戒备,更具亲和力,就像欧阳菲那样,虽然下面几个儿子争来斗去,但她却始终稳稳地坐在董事局主席的宝座上几十年,这便是女人的优势。

欧阳菲虽然讨厌,但却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也许不必像她那般狠毒,但我可以学学她的强势和运筹帷幄。

我希望我在她的年纪,比她还要做得出色。

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我心情大好,开车回到凌府,凌家并没有像平时晚饭时间那么热闹,几个佣人看到我,脸色都怪怪的。

我意识到好像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管家见了我,也是一副避之不及的表情,我难道成了瘟神了?人见人怕?

“人呢?人都到哪去了?大娘她们呢?”我逮住管家问。

“齐小姐,大太太住院了。”管家的表情很怪。

“住院了?她哪里不舒服?那其他的人呢?其他的人都到医院去了看大娘了?她在哪家医院,我也过去看看。”这样的表现机会,我自然不能错过。

“你还是不要去了罢,大太太正在气头上,你去恐怕更不妥。”管家说。

“为什么?怎么就不妥了?我去看看她是应该的呀,哪里不妥?”我听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管家欲言又止。

“你倒是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吞吞吐吐的。”我提高了声音。

“因为大太太是喝了你的粥才上吐下泄的,不仅是大太太,凡是喝了你的粥的人,那都是一样的症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下祸惹大了!但一想又不对啊,那粥我自己也喝了,我怎么就没事呢?其他喝了粥的人都上吐下泄,而我却没有事,这又是为什么?

“我煲的那粥没问题啊,也没有放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怎么就上吐下泄了?应该不是我的问题吧?”我说。

“我当然不敢说是齐小姐的问题了,不过确实所有喝了粥的人都发病了,您现在要去看大太太,那不是正惹她生气么,您还是不要去的好。”管家倒也是好心提醒我。

不过管家这么一说,我反而更要去了,我如果不去,那不是更加证明我自己心虚了?

“你说,大太太在哪家医院,我要去看看,我那粥没问题的,我自己没干什么坏事,我内心无愧。”我说。

“大太太吩咐了,不许对外透露她在哪家医院,谁也不许说。”管家说。

想想也是,欧阳菲是凌家的大家长,美濠集团董事局主席,是澳城有名的大富婆,她如果生病住院,那也是大新闻,会引来记者的的报道,如果病情严重,还会引起美濠股票的进一步下跌。

“那好吧,我等大娘回来后会亲自向她解释清楚的。”我说完自己回别院去了。

回到别院,心情郁闷之极,等了很晚,凌隽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在公司忙事,还是去看欧阳菲去了,晚饭我什么也没吃,实在是没有胃口,洗完澡后我躺在在床上,想着那粥的事,我每一个程序都是按万华传统的做法做的,也没有加任何的化学制品,喝了那粥,怎么会上吐下泄呢?

难道是有人在搞鬼?如果有人做了手脚,会是在哪个环节做的手脚呢?为什么我自己没事?

想着想着,我渐渐睡去,但很快被敲门声炒醒,来的是管家,“大太太让您过去一下。”

我心里格登一声,心想这八成是兴师问罪来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晚还叫我过去。

回到欧阳菲住的主院,除了远在欧洲的凌锐之外,凌家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娘生病了,他们当然要来探看。

看到我走进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很严肃,包括凌隽。

这果然是要兴师问罪的气氛,我心里也紧张起来,虽然说我问心无愧,但那粥毕竟是我煲的,现在出了问题,我确实是难辞其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