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诅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娘,听说您生病了,你还好吧?”我轻声说。

“齐秋荻,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还敢问大娘好不好?你现在看着她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你是不是想把凌家的人都害死,然后让你一人独大啊?”

大娘还没说话,萧敏已经像恶狗一样扑过来揪住我发难。

“不关我的事啊,我听说你们是喝了那粥才生病的,可是我也喝了呀,我一点也没事。”我说。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就是你在粥里下药,所以你自己才没事,除了你自己之外,所有的人都有事!你还敢说这不是你做的?你这个贱人!”

萧敏说着,竟然一耳光向我扇了过来,我猝不及防,脸被他打得生疼。

我心里的火一下子烧了起来!这个死女人果然不是好货,前两天还可怜巴巴地将我请回凌府,现在出了一点事,竟然当众扇我的耳光!

我毫不犹豫地一耳光回敬了过去,还不解恨,没等她反应,我又一耳光接着打了过去。

“你才贱人!你又贱又没脑子,大娘在此都没发话,你逞什么威风?凌家几时由你来当家了?”我厉声回击。

“你下药害了大娘,你还有理了?”

萧敏的气焰明显被我压下去不少,这种女人,就是要以暴制暴。

“下药的人是你吧?你也太不冷静了,这么快就暴露你自己了?现在大娘二娘都在,二哥三哥也在,她们都没发话,你就恶狗一样的扑过来,想直接将我冤死?大娘是堂堂的凌家大家长,我会愚蠢到在自己煲的粥里下药害她?我要下药,我为什么平时不下,要在我自己弄的食物里下?那不是陷自己于不利的境地吗?我在来的路上就想,我进这主厅里谁第一个扑上一咬我就是谁在陷害我!果不其然就是你!大娘能掌舵一个大财团,会这样的小事都分辨不清楚?你这么激动,恰恰把你自己暴露了,愚蠢!”我冷声道。

我说完偷偷地瞄了一眼凌隽,我今晚态度有些嚣张,所以我得看看他是不是支持我。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赞许,还好,他是支持我的,在对付萧敏的问题上,他必须是毫不犹豫地支持我的,不然我就会生气。

“齐秋获,你这个贱人就是没安好心,你竟然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明明是你自己做的事,你还想赖给我?你真不要脸……”

“好了!都别吵了!大晚上的吵成这样,像什么话?医生也说了,拉肚子有可能是着凉,也有可能是食物中毒,也不一定就是谁下的药,如果真有人下药,那迟早也会查清楚的,你们在这里吵得让我心烦!”大娘终于发话了。

“但是这粥确实是齐秋荻煲的,她的嫌疑确实最大!我看这个女人不能留在凌家,还是把她给赶出去的好,不然会弄得凌家鸡犬不宁的。”这次是二娘马意发难了。

“就是,明显就是齐秋荻搞的鬼,连二娘都这么认为。”萧敏有了帮手,当然马上附和。

“我倒认为秋荻说得有道理,秋荻也是聪明人,我也认为她不会愚蠢到在自己煲的粥里下药,而且那粥我也喝了,我也一样没事。”三哥凌丰说。

“我一直都住在外面的,要不是三哥说让我回来,我是根本不准备回来住的,现在回来了,家里出了事,你们又都认定是我做的,那当初还叫我回来干嘛?我好不容易回来了,我再傻也不会在这种关头去搞事吧?”我说。

凌隽一直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在这个时候,他确实也不方便说话,但我知道他心里是支持我的。

“秋荻,之所以叫你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事,如果你没有事发,那就算了,我也没说是你故意害我,这件事真相还没有查清楚,你也不必太激动,萧敏情绪有些失控,你不必和她一般见识。”大娘说。

我都有些吃惊老妖婆竟然会替我说话,果然厉害,经过这么一折腾,她恐怕也看出来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萧敏做的了,所以她准备把这件事收场算了。

“我就知道大娘是明察秋毫的,大娘是睿智的人,肯定不会被那些鸡鸣狗盗的肖小所蒙蔽,谢谢大娘了。”我说。

大娘点点头:“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言谢,夜深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我也累了。”

“真是便宜这个小妖精了。”二娘恨恨地说。

我真想冲过去向马意那张老脸抽上一嘴巴,我又和她没什么利益冲突,欧阳菲都不说怪罪,她却还要处处为难我,好像我刨了她们家的祖坟一样。

凌隽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还击,我和她走出了主厅。

回到别院,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被冤枉的,请你相信我。”

凌隽走过来拥抱我,“我知道,我家秋荻不会傻到去做那么愚蠢的事。”

“谢谢你相信我,凌家的这些人还是容不下我,这才消停了几天,马上就开始对付我了,我看我还是搬出去吧。”我说。

“不要,这些人和这些事你早晚都得面对,逃避不是办法,除非你永远不想进入凌家,不然你迟早得面对她们。”凌隽说。

“可是她们没完没了地针对我,我防不胜防。”我说。

“我不是说了嘛,这些都是你必须要面对的问题,秋荻,如果一个萧敏你都搞不定,那你如何搞得定更强大的对手?”凌隽目光烔烔地看着我。

“你是说,让我反击?”我说。

“我可没这样说,我不会卷入你们女人的争斗,那不是我应该参与的事情,我的目标是问顶美濠,所以我不会帮你去对付女人,如果你自己连几个女人都搞不定,那你就真是负了齐家大小姐的名头了。”凌隽说。

“你竟然还说风凉话,萧敏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我,还不是因为你,她一直都认为是我抢走了你,所以才一直恨我。”我说。

“我没有说风凉话啊,而且这件事也未必是萧敏做的,我觉得她胆子没那么大,敢去害大娘,也许是二娘做的也说不定呢。”凌隽说。

“我和二娘又没有利益冲突,这件事她应该没有参与吧?”我说。

“那可不一定,二哥就是二娘的儿子,也是未来继承人之一,怎么会没有利益冲突?这凌家的所有人之间,都有利益冲突。”凌隽说。

“对了,我有一件事一直想问你,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凌锐和凌坚的老婆?他们都是快近四十的人了,怎么会没有老婆?三哥是花花公子不肯结婚倒也罢了,大哥和二哥怎么也不结婚?”我说。

“他们都是结过婚的,但是后来他们的老婆都死了,要么是病死,要么就是意外而死。”凌隽说。

我心里顿时生起一股寒意,凌家的儿媳妇,都死了?那我不是也意味着会死?

“凌隽,你不要吓我,这怎么可能?她们怎么都死了呢?”我说。

“我没吓你,这是事实啊,听说二哥还结过两次婚,但两个老婆都死了,有一个是死于心脏病,有一个是车祸。”我说。

我后背真是一阵发凉,做凌家的媳妇,听起来风险真的很大!

“凌隽,这是不是太诡异了?难道这是一个诅咒?”我说。

“你别信那些什么诅咒之类的鬼话,所谓的诅咒,肯定也是人干的,在上一辈,我爸失踪,我妈跳海,三哥的妈妈在香城出车祸,到了我们这一辈,大哥和二哥的老婆都相继死了,凌家发生这么多的事,你觉得不奇怪吗?”凌隽说。

“凌隽,我有些害怕。”我颤抖着说。

凌隽抱紧我,“别怕,有我在呢,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什么样的坎都过来了,所以我们都会好好的,凡事小心就行,对了,这两天你请假在家呆着吧,云鹏回内地去了,他离开时间太长,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所以最近只有震海一个人保护你,震海那个人有勇无谋,没办法和云鹏相比,所以我担心你的安全。我可不希望你也成为出意外的凌家媳妇之一。”

“可是这一阵有许多的工作要做,反正我从凌家到公司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应该没什么事的。”我说。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我总觉得凌家有太多我们不知情的秘密,那么多人出事,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巧合,你别忘了,我要不是运气好,我也在万华的时候就死于车祸了。”凌隽说。

“是啊,凌家确实是危机四伏,豪门的争斗,真的太恐怖了,我都有些想逃了。”我说。

“逃不了的,我以前也和你一样的想法,认为逃了就没事了,但事实上根本就逃不了,我逃到千里之外的内地,不一样要遭遇各种打击?我们的命是从一出身就决定了的,出身豪门,要想彻底避开几乎是不可能,所以我们只能面对。”凌隽说。

“可是这也太恐怖了,感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一样。”我说。

“也没那么严重,毕竟这还是一个法制社会,没有谁能轻易就敢害另一个人的,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不犯低级错误,就会没事的。”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