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你的目标是什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煲粥的事发生后,我再也没有进过凌家厨房。

本来是想讨好一下欧阳菲那个老妖婆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让其他人借题发挥反将了我一军,这次的教训告诉我,要想在凌家立足,确实是必须时时警惕如履薄冰才行。

为了杜绝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不但不走进凌家的厨房,我甚至都不和她们一起用餐,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但我的行为同样又引起萧敏的抨击,她说我是做贼心虚,所以不敢靠近其他人,还说我是装清高,是看不起大娘和二娘,所以才不和她们一起用餐。

当一个人要针对你的时候,不管你做什么,人家都能找到借口,所以我索性不再回应,任她去说。

萧敏是那种会得寸进尺的贱人,我不作回应,她便觉得我怕了她一样,只要我下班,她总会到我住的别院来挑衅两句,有时还带着她那来历不明的儿子杰克,她让小杰克叫我二娘,摆明以正房自居。

我虽然不想理会,但我还是会被小杰克的‘二娘’称呼气得发抖,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我明明是凌隽的妻子,现在却变身二奶,小孩子不懂事我倒也不计较,但这个萧敏实在是可恨之极,她当初狗一样地低声下气地求我回来,现在又想尽办法挤兑我,实在是太可恨了!

我必须得反击!

就像凌隽说的那样,这些问题我必须得面对,如果连一个萧敏我都对付不了,那我以后还怎么面对更强大的对手?

我得想办法把这个萧敏给弄出凌家,她不仁在先,也不能怪我不义。

自从萧敏和爱博集团副总的事情爆光以后,萧敏其实在凌家的地位就已经严重下降,有一阵还一度被边缘化,所以才会有她去求我回来的事,但自我回到凌家以后,情势又发生了变化,萧敏再不堪,但她是大娘的亲侄女,我再好,也只是一个外人,所以拿我和她相比,大娘当然更信赖于她,不管是管家还是佣人,当然都是顺风倒,大娘更偏向谁,那些佣人当然也就跟着偏向谁

就像皇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一样,哪个皇妃得宠,就拍哪个皇妃的马屁,对于下面的人来说,只有站对正确,才能捞到更多的好处,一但站错队,主子倒了,下面的人就得跟着受牵连。

这倒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我要想在凌家的生存空间大一些,我必须得把萧敏彻底地赶出凌家去!

不过要实现这一目标显然不容易,她有大娘护着,我要想动她,真是难于上青天,但只要目标确定下来,总会找到一个方法,我就不信我连萧敏这样的女人我都对付不了!

要把萧敏给赶出凌家,我肯定不能亲自出面去赶,我也不可能把她赶得走,因为她的后台是强大的欧阳菲,在这个家里,欧阳菲是大家长,要想把谁赶走,除非是大家长发话,换言之,如果要让萧敏从凌家滚出去,那只有让大娘亲自动手。

但萧敏是大娘的亲侄女,她还指望着以后凌隽能够娶了萧敏,让小杰克成为凌家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把萧敏赶走?

为这事我一直在苦想,还不能跟凌隽商量,因为他早就说过,他不会卷入我们女人的争斗,他是做大事的人,我也不想因为这些破事分他的心,我也希望他在副总裁的职位上好好经营,为日后他角逐总裁之位打下坚实的基础。

尚云鹏现在回了内地,我在澳城举目无亲,我能想到的帮手,那就只有雷震海了,只是正如凌隽所说,雷震海有勇无谋,交给他做的事,我一直都不是很放心得下,但如果靠我自己一个弱女子,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

如果要让大娘亲手把萧敏赶走,那除非是萧敏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不但影响要大,而且损失也要大,还必须彻底地激怒大娘,只要把大娘激怒了,那萧敏就只有滚蛋了。

要具备这些条件,那就不是简单的事了,这需要我布一个局,而且是一个相对复杂的局,才能把萧敏给网进去。

最重要的是,还不能让大娘发现是我做的,一向都是别人在算计我,这一次,我也要算计别人。只是这个局必须要复杂的组合,才能最终形成一个我想要的结果,不然欧阳菲的狡猾,要想瞒过她很难。

我找到了雷震海。

他见到我很高兴,自从我住进了凌家,许久没有和他联系了,尚云鹏又回了内地,我们一度的欢喜三人组只剩下他一个人,他那么爱热闹的人,肯定会倍感失落。

“小齐,你和云鹏都不够意思,说走就走了,然后就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了,咱们当初可是一起喝酒吃肉的好哥们,现在我每天回去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我他妈都不想回去了。”雷震海说。

“你看,你又在我面前说粗话了,你最近好吗?你为什么不跟云鹏去内地转转呢,也看看他混的地方,到底是不是很大?”我笑着说。

“我要保护你啊,现在你和阿隽在澳城就我一个朋友,云鹏走了,如果我要是也走了,你们有什么事就找不到人帮你们办了,你们都是少爷少奶奶级别的人物,粗活累活总得有个人去干吧?云鹏也说了,他回去处理事务这段时间,让我一定要保护好你和阿隽的安全,所以我得留下,以后等你们都安全了,我再去内地玩儿。”雷震海说。

雷震海是个粗人,说话一向直来直去,也不会虚伪造作,他这几句朴实的话,愣是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凌隽和我都际遇坎坷,父母都故去,难得真正有关心我们的人,放眼望去,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是敌人,难得有凌隽几个兄弟对我们忠心耿耿两肋插刀,虽然我不是江湖中人,但也为这样的义气而感动。

雷震海见我眼泪上来了,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怎么了小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还是和阿隽吵架了?”

我拿出纸巾擦了擦眼睛,勉强笑道:“我没事呢,只是你说的话太让我感动了,我和凌隽都是无父无母的孤苦之人,幸亏有你和云鹏这样的朋友,真是感谢你们了。”

“瞧你说的,我们和阿隽可不是朋友,我们是兄弟哟,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那种,你和阿隽如果有事,不管是我还是云鹏,都会拼命去保护你们的,我这人是个粗人,不会说漂亮话,但我说的都是实话。”雷震海说。

我点了点头:“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你和云鹏对我和阿隽,那真是没得说,我和阿隽一直在努力,我们一定会尽快走出困境,以后也让你们这些兄弟跟着我们过两天好日子,大家肝胆相照,永不相负。”

“嗯,这话说得好,永不相负!你们最近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事要我做?”雷震海说。

“还真是有事!不过我一来就让你办事,好像太过份了,我请你吃饭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说。”我说。

“好啊,最好能约你们公司的女同事相陪就最好了。”雷震海笑着说。

“你又开始猥琐了,我今天有正事要跟你说,不能有外人在场,要约我公司的女同事,改天你自己去约吧,我可以透露她们的电话给你,至于你自己能不能搞定,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笑着说。

“那行,我们今天先谈正事。”雷震海说。

来到附近的酒楼,我们要了一个包间,上菜以后,吩咐服务生不许任何人打扰。

雷震海见我这么谨慎,有些担心起来,“不会是出了什么大事吧?如果有大事,那你还是先说事好了,把事说完我才能安心,不然我吃不下。”

我给他倒了一杯酒,“没什么大事,要是有大事,我就让阿隽跟你说了,我一个女子,找你办的事当然都是小事,所以我今天跟你说的事,你暂时不要告诉凌隽,行不行?”

“啊?连凌隽都不能说?那是什么事啊?瞒着他不好吧?”雷震海说。

我假装生气。

“你看,你们把凌隽当兄弟,但就没把我当朋友!凌隽吩咐的事,你们可以赴汤蹈火,我的事让你保密一下你都不肯,那我不说了。”

雷震海一听慌了,“别呀,我也把你当朋友来着,你的事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只是觉得瞒着阿隽不好而已。”

“我都说了,只是暂时瞒着,又不是一直瞒着,他现在事多,我只是不想影响他而已。”我说。

“那好吧,那你说吧,我不告诉阿隽就是了,其实我现在也很难遇上他了,我们平时也不打电话的,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和他有联系。”雷震海说。

“是这样,萧敏不是有一个男朋友吗?就是爱博集团的那个副总,我想让你找几个兄弟把他给抓起来,可以吗?”我说。

“啊?又搞那件事?不是已经搞过了吗?”雷震海说。

“这一次不一样,我想玩大一点,通过几个步骤完成我的目标。”我说。

“是么?那你的目标是什么?”雷震海问。

我笑了笑,“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把萧敏彻底地赶出凌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