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不认/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高级别的董事局会议我还真是第一次参加,心里着实有些紧张。

如果按职位上的级别,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高级别的会议的,除非是受到董事局的特别邀请,这是公司的章程上写清楚的,我今天作为凌隽的女友参加,就可以视为特别邀请,但是如果参会者有半数以上提出反对我在现场旁听,那我还是会被撵出会议室。

所以这是一次露脸的机会,但也同样有丢人的可能,机遇总是与风险共存的,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董事局现任十位常务成员中凌家占三席,但那三个董事今天都没有到场,所以实际到场的就只有七人,其中有两个外形看起来是老外,美濠的股权购成还真是复杂,有明显的家族企业的痕迹,又还有洋人董事,除了两个洋人,其他的五个董事都是是标准的亚洲面孔,来参会之前我已经看过他们的资料,今天参会的分别是:托里斯、普洛克、熊炎炳、高建仁、吴悦章、何鸿宇,赖曾云絮。

赖曾云絮是所有董事中唯一的女性,名字听起来有些像日本人,但她不是日本人,她原名叫曾云絮,来自香城,赖是她嫁到夫家后加上的夫姓。四十多岁,很漂亮。

还好,董事中我还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熊炎炳,也就是和凌隽走得很近的炳叔,他也是美濠集团的大股东。听说还是第二大股东。

“因为是临时会议,所以没有议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家四子,我叫凌隽,这是我女友齐秋荻,今天临时担任我的特别助理,大娘昨夜突然病重,大哥在欧洲没回,二哥和三哥都去照顾大娘了,所以今天的会议我代表凌家的几个董事出席,我现在在集团的职位是副总裁,请各位董事前辈多多关照。”凌隽开始了开场白。

“搞什么?凌家就派你一个小角色来参加?还带女朋友来?欧阳菲早不病晚不病,怎么现在就忽然病了?是因为集团在她的领导下危机重重而吓病了呢,还是她怕承担责任,所以躲起来了?躲得了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说话的是高建仁,我有仔细看过他的资料,他是澳城本地人,以前也是做赌场的,后来被美濠吞并,他也变成了美濠的股东,此人性格暴烈,曾经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服刑四年,有深厚的黑道背景。

“老高,今天是董事局会议,不是开江湖会议,你怎么还是那么急躁?看来你对集团的事务很不关心啊,不然你怎么会认为凌隽是小角色?,前一阵美濠的很多危机都是他处理好的,他可不是小角色,当前辈的要多给后辈表现的机会嘛,不要一杆子就打死人。”

炳叔开始力挺凌隽了。

凌隽并不气恼,也不赔笑脸,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我是不是小角色暂且不论,但我的确是有资格来参加此次会议的,一方面是受大娘和二哥的委派,另一方面我自己是凌家子孙,所以我就算是小角色,也不会影响到董事前辈们议事。”凌隽说。

“哦,我想起来了,这小子就是前一阵在香城灭火的那个凌家弃子吧?冷眉冷眼的,很屌的样子,不过好像是有些能耐,那行,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代表凌家吧,你先说说,现在危机重重,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欧阳菲又有什么对策没有?总不能让美濠集团的股票一直跌下去吧?再跌都要跌成垃圾股了!”高建仁说。

“高叔别急,我既然代表凌家来参会,自然会对近期集团的情况有一些说明,美濠目前确实处于危机之中,危机的根源一方面是大环境不太好,虽然欧债危机基本解除,欧洲经济总体还是处于疲软,乌克兰危机也一直悬而未决,事件本身甚至导致了西方和俄罗斯的对抗,中东战火再起,提高了石油的价格,这一系列的原因导致世界经济的复苏再次面临挑战,美濠是国际型公司,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凌隽说。

“依你这么说,你们管理层就一点责任没有?全是因为普京和奥巴马对抗导致美濠股票下跌?这什么逻辑,真是笑话!”董事吴悦章说。

“就是,这分明就是在推卸责任!一点诚意都没有。”董事何鸿宇也跟着说。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些只是外因,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各个经济体之间相互影响这是事实,我只是在说外部大环境不好的事实,并没有说美濠的危机就全部是外因所致,美濠内部本身也有问题,美濠的公司战略已经有五年未作调整,自然不能适应当前的经济形式,世界格局日新月异,我们当然也得随之变化,如果反应不迅速,我们就会落伍,而在今天的经济形式下,落伍就意味着被淘汰的风险,柯达曾经一度以胶卷成为世界知名公司,最终在数码潮流中没落,诺基亚曾经一度是手机界的霸主,后来逐渐没落惨遭微软并购,也一样是战略上出了问题,这些都是国际巨头,尚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美濠只是在东亚称雄而已,如果我们不及时调整,恐怕就不仅仅是股票下跌的问题了。”凌隽说。

凌隽说话并不激动,还是那种冷冷的稍为缓慢的语速,他目光如炬,扫视着每一个参会的董事,气场强大得惊人。

这世界上就算是所有的人都会怯场,他都不会,自信让他充满一种不可言说的魅力,他说话条理清楚,不急不躁,不过是短短数语,已经让会场安静下来,这些董事虽然各自背景不同,但都是商场老鬼,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凌隽一开口,他们当然就能听得出凌隽的发言到底有没有含金量。

结果是明显的,凌隽已经初步征服了他们。

“所以美濠需要作战略上的调整,美濠旗下众多公司,我们是一只大象而不是一头猎豹,猎豹可以随时转身,大象要想转身,就需要一个笨拙的过程,所以美濠今天的问题是长期积压所致,并不都是管理层的问题,大娘和大哥二哥都一直在努力工作,但结果差强人意,她们也很无奈,这需要一个过程。希望董事前辈们给些时间。”凌隽说。

凌隽这明显就是在为欧阳菲开脱了,凌隽能站在这里,是欧阳菲给他的机会,而且他知道欧阳菲肯定会看会议的录像,他当然要站在欧阳菲的角度来说话,现在还不是和欧阳菲撕破脸的时候。

“所以当前的危机下,我们相互指责毫无意义,只有同舟共济共渡难关,才能让美濠尽快走出困境,美濠的基础非常好,现在出了暂时问题,那只是伤风感冒,没有病入膏肓,只要我们冷静面对,我们肯定能解决好目前出现的问题,各位董事前辈都是集团元老,伴随集团风雨多年,肯定也一起经历了很多的危机和凶险,那么多的难关都挺过来了,更何况是现在暂时的一点小危机?”凌隽接着说。

这一次熊炎炳带头鼓掌,其他董事也有几个附和着熊炎炳鼓掌。

接下来凌隽又阐述了他准备着手解决美濠危机的一些打算,等会议开完的时候,董事们都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这个弃少了。

我猜想欧阳菲回头看会议录像的时候,肯定会很后悔让凌隽代表她参会,因为凌隽确实利用这一次机会出彩了。

这些董事们都是老江湖,都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凌隽双手空空,并没有带发言稿之类的东西,就凭一张嘴临场应变,说得逻辑严密条理清楚,这些董事们当然能看得出他是高手。

低手在低手面前可以装高手,但在高手眼中却装不下去,这些董事们都是高手,在商场混迹多年,自然是忽悠不了他们,凌隽的一番话虽然还是有替现任管理团体开脱的嫌疑,但是他对当前危机提出了具体的应对措施,替欧阳菲开脱的同时,主要还是展示了他的卓越才能。

这是一次成功的露脸机会,让董事们都记住了他,为他日后角逐总裁之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都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这话在凌隽的身上就体现得非常到位,凌隽这一段时间以来在集团努力工作,在很短时间内熟悉了集团的情况,再加上他多年商场拼杀的经验,迅速形成了自己的战术构想,所以他才言而有物,才能征服董事们的心。

如果他只是一个只知道泡妞玩乐的花花公子,今天就算是有机会让他站在董事会的发言台上,腹中无墨的话,那最后的结局肯定是被董事们轰下台去。

所以,所有的博弈与争斗,不管是平台大小,表面上看起来是和对手较量,但实际上是和自己较量,只有自己努力的工作和学习,有了深厚的积累,才有可能脱颖而出,就像两个国家的战争,胜败其实并不起决于对手,而是看自己国家综合国力是否足够强大,人与人之间的竞争与博弈也一样,对手的强势是你不能决定的,但你可以决定自己的强势,不断努力,才能强者恒强,才能打败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