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员工通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送走了所有的董事,我拉着凌隽,转身又回了酒店。

“又回去干嘛?”凌隽问我。

“快跑,不然来不及了。”我拉着凌隽就跑。

“什么意思?”凌隽莫名其妙。

“来不及细说,先回去宴会厅再说。”我说。

回到宴会厅,服务员正在收拾残席。

“先等等。”我说。

“还有事吗?”服务员问。

“你们先出去吧,一会再进来收,可以吗?”我问。

“当然可以。”服务员说。

我走过去将桌上装菜的盘子一个一个地翻过来看,凌隽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凌隽,那个戴口罩的服务生我认识,他就是在兰香会所逼我签字的人。”我说。

“啊?”凌隽也惊住了。

“我不会记错,他手上戴一块金表,手腕还有一个纹身,我记得很清楚。”我说。

“你是怀疑那个服务生在这些盘子底下装了窃听器?”

凌隽实在是太过聪明,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开始的时候觉得他有可能是来下毒,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所以我认为他有可能是来装窃听器监听董事们的谈话的。”我说。

“极有可能,我们一起找吧。”凌隽也跟着翻起了盘子。

但是我们翻遍了所有的盘子也没有发现窃听器一类的东西,也许在我们重新返回宴会厅之前,人家就已经把东西取走了。

“你确定那个上菜的服务生就是兰香会所见过的那个人?”凌隽问我。

“那件事给我的印象那么深,我应该是不会看错的,我和他不止是匆匆地见过一面,而是面对面很长的时间,我怎么可能会看错?如果没有那个纹身,我也许不会那么确定,但看到那个纹身,我几乎就可以完全确定了。”我说。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这家酒店是美濠旗下的企业,我把经理叫来,让他把所有的服务生档案拿过来,看看那个服务生有没有在名单里。”凌隽说。

“我估计是没有的,服务生肯定是临时安排进来的,目的就是想监听你和董事们说些什么。”我说。

凌隽也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先把经理叫来问一问再说。”

凌隽打开门,叫过一个服务员:“把你们经理叫来,你告诉他,凌隽找他。”

楼层经理一听说凌隽找他,吓得一路小跑就过来了。

“什么事,隽少爷?您有何吩咐?”经理肉肉的脸上一脸的惶恐。

“你知道我们今天要在这里宴请董事吗?”凌隽冷冷地问。

“我知道,今天是主厨亲自做的菜,难道还是有不妥之处吗?我马上把他们叫来让您训话!”经理说。

“什么话!如果出了问题,你就把责任直接推下属吗?你是经理,出了问题难道不是你应该先担起来吗?”凌隽喝道。

经理更加惶恐了,“对不起,隽少爷,是我的不对,真是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了,今天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有一个服务生形迹可疑,我怀疑他想对我们不利,你把人事主管叫来,让他带齐所有的服务生入职档案,我要查阅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凌隽说。

“好,我马上就办。”经理擦了擦脸上的汗说。

过一阵经理又回来了,带着一个穿西服的职员,“隽少爷,他就是人事主管金文,你有事可以吩咐他。”

“隽少爷好,齐小姐好,我是金文,酒店员工太多,纸质的档案我们都已经没有用了,都存在电脑里,能不能请隽少爷移步办公室去查阅?”人事主管小心地说。

凌隽也也没有说话,站了起来。人事主管赶紧前方带路。

我在电脑上一个一个翻看服务生的入职档案,每份人事档案上都有扫描的照片,我仔细地盯着看,并没有看到和那个服务生一样的脸。

“没有。”我摇摇头说。

“会不会入职的时候照片和现在的像貌有差别?”凌隽说。

“有可能,我们的员工档案照片从没有更新过,公司没有这样的规定。”人事主管说。

“以后每两年就更新一次,所有在职员工都要更新,这样出了事才好查。”凌隽说。

“是,隽少爷。”人事主管赶紧答道。

“每个楼层都有分管的服务生吧?如果大范围内不好找,那把今天服务那一层的服务生都找来让我看一下就行了,不知道方不方便?”我问经理。

“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让所有的服务员一齐离岗,那恐怕会影响到酒店的正常营业,这样吧,我让那些服务员一个一个地到办公室来让齐小姐认,这样可以吗?”经理说。

“行,那就这样办。”我说。

接下来我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认那些服务生,最后把所有的服务生认完,还是没有那个人。

结果也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本来就怀疑那个服务员是临时安插进来的。

“酒店里有监控吗?”凌隽问。

“有的,但只有大堂里有,包间和宴会厅都没有,很多客人不喜欢被监控,为了考虑客人的感受,我们只在公共区域安装摄像头。”经理说。

“那就调大堂的监控录像来看,看有没有那个人的进出记录。”凌隽说。

然后我又开始仔细地看录像,还是没有发现那个人进出的画面。

“难道这个人是飞进来的不成?怎么会没有他进出的画面?”我说。

“我们酒店有规定,大堂的大门只许客人进出,是不许内部员工进出的。也许那个人是从后门的员工通道进来的也不一定。”经理说。

“那员工通道就可以随意进出吗?要是坏人混进来怎么办?”凌隽冷声道。

“员工通道也有保安值勤的,只有持员工牌才能进入,闲杂人是不能进出的。”经理说。

“好了,这事不查了。到此为止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发生,就这样算了。”凌隽忽然站起来说。

“啊?”我不解地看着凌隽,心想都查到这份上了,为何突然放弃?

“不查了,我们走吧,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事要办,不能一直纠结于这些小事情。”凌隽说。

当着下面员工的面,我也不想和凌隽争吵,只是顺从地跟他走出了办公室。

酒店门口,司机已经将车开过来了。保安打开车门,我和凌隽上车。

“你下来吧,我今天想自己开一下车,许久没有驾驶了,有些生疏了。”凌隽对司机说。

“好的,少爷。”司机轻声答道。

凌隽上车,自己驾着车驶离了酒店。

“你是有话要跟我说吧?”我问。

“是的,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美濠内部的人,或者说,是内部的人指使的,所以现在不必再查下去了,暗中查就行,如果明着查,查到了大哥或者是二哥的身上,甚至是大娘二娘的身上,到时无法收场,我们现在不具备和他们翻脸的实力。”凌隽说。

“你为什么认为这件事和美濠的内部有关?”我问。

“今天我和董事们在这里吃饭很少有人知道,甚至只有高层才知道,要不是美濠内部的人,那肯定没办法这么快就准备好人来监听,这个人能从内部的员通道进入,那说明是有人给他安排,现在就很简单了,只要把负责守员工通道的当值保安找来,就可以问出是谁没有持员工牌进入到酒店的。”凌隽说。

“那如果那个人持了一个假的工作牌呢?”我说。

凌隽摇头,“不可能,就算是美濠旗下的酒店,各个酒店的工作牌也不尽相同,我们是今天早上才决定到这家酒店聚餐的,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办一个可以乱真的工作牌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是有内部的人帮忙,我估计,是有人打了招呼了。”凌隽说。

“打招呼的人就是那个服务生的后台?”我说。

“是的,那个服务生当初在万华市逼你签字,那就说明如我们推测的一样,万华市发生的事不是独立存在的,是和澳城有关的,说白了就是和凌家有关的,不然那个人怎么可能会跑到澳城来?”凌隽说。

“这么说这一系列看起来不相关的事,其实内在有某种联系?”我说。

“确实是这样,这其中也许有某种利益的交换,也或者就只是想把我置于死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就是凌家的某个人指使干的,不是大娘就是大哥,要么就是二哥。”凌隽说。

“说得也是,其他人也没有必要监听你和董事们的谈话,就只有这几个人最有可能想知道你和董事们都聊了什么。”我说。

“这件事我们不宜再出面查下去了,明天云鹏就可以回澳城了,到时让他和震海去查这件事,直接把那个值班的保安抓起来问就行了,这件事暗中调查更好,不然会把矛盾公开化,现在还不是公开矛盾的时候。”凌隽说。

“云鹏要回来了?那就好,云鹏办事最得力了,凌隽,按你的猜想,这件事谁会是主谋?”我说。

“二哥凌坚。”凌隽说。

“为什么?”我问。

“他为人最阴狠,从小和我就一直对着干,而且他在澳城的黑道背景最深厚,和澳城的很多黑道头目的关系密切,你说那个服务生身上有纹身,很有可能就是黑道中人,所以凌坚是幕后的可能最大。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猜测。”凌隽说。

“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一系列的事情是谁在幕后操纵,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说。

“当然弄清楚,我要让他们加倍偿还!”凌隽冷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