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旧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终于从内地回来了。

他回来,让我心安了不少,他沉着冷静,处理事情果断,该柔的时候柔,该狠的时候狠,进退有据,是一个文武兼备的人。有他在澳城,我就觉得我和凌隽就安全许多。

我和凌隽在酒店为他设宴洗尘,几杯下后,我开始迫不及待地问他关于万华的情况:

“云鹏,你有没有到万华市去走走,万华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有去,邹兴和阿芳还在万华,他们住在隽哥的房子里,朝会还在继续经营,但已经沦为二流夜场,非常的不景气。”尚云鹏说。

“那齐氏集团呢,你有没打听到什么消息?”我问。

“有,齐氏和凌氏集团外加昊天集团合并成新的振威集团,现在是万华市第一财团,由吴昊天担任董事长,你三叔齐道鹏任CEO。”尚云鹏说。

我凌隽同时都放下手中的碗,盯着尚云鹏看。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我亲自去核实了这件事,现在振威在万华那确实是威风八面,很多政府的基础设施项目都是由振威来做的,据说发展速度很快,是万华名副其实的第一财团。”尚云鹏说。

“我们倒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也太诡异了,秋荻手里的股份让人全部强夺了去,然后齐氏还和我原来的公司合并了?吴昊天还当了董事长?秋荻的三叔竟然还当了CEO?这怎么可能?这两个不搭边的人,怎么扯到一块来了?”凌隽说。

“吴昊天就是吴星星的老子吧?难道这幕后的一切,竟然是他在主导?”我说。

凌隽摇头,“不可能,吴昊天就是一个暴发富,前几年煤矿行业不景气的时候,他收购了一个小煤矿,后来运气好,那煤矿采出好煤了,他就发了,他胆子大,用赚来的钱又买了几个被停业整顿的煤矿,生意就越做越大了,后来创建了昊天集团,但要说他在背后布局搞掉我,我还真不信。他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调动那么多的资源,我认为不是他。”凌隽说。

“那会是谁呢?为什么这么巧,竟然把你以前的公司和齐氏都合并了,这肯定不会是巧合。”我说。

“巧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幕后有一个大佬在操纵,具体情况是怎样的,要等我们有能力杀回万华去才知道了。”凌隽说。

“这件事太过诡异,我们昨天才在酒店发现那个逼我签字的人明明就在澳城,但现在看来,那件事好像又和澳城的人扯不上关系了,集团合并后的得利者,是在万华的人,这又怎么解释?”我说。

“这其中有复杂的联系,我一时半会想不清楚,但万华发生的事和澳城凌家的人肯定有关系。”凌隽说。

“嫂子,你们发现那个逼你签字的人了?”尚云鹏问。

“是啊,我和凌隽在酒店宴请董事局的人,那个人装成服务生混进去被我认出来了,我们正等你回来帮忙查这件事呢。”我说。

“你们看过监控录像了?没有发现那个人进出酒店的录像?那肯定是从员工通道进去的了。”尚云鹏说。

我和凌隽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同时问道:“你怎么知道?”

尚云鹏笑了笑,“你们忘了,我是混混的嘛,酒店夜场的出口通道这些,我们当混混的都要一清二楚,这样在紧急情况下才能逃生,让大哥和嫂子见笑了。”

“厉害啊云鹏,我们可不敢见笑,这也是本事呐,我和凌隽也怀疑那个人是从员工通道进入的,但员工通道有保安把守,也得出示工作牌才能进出。”我说。

“那些保安一个月多没少薪水,给点钱他们就放行了,或者是酒店的高管打个招呼就行了,这太简单。”尚云鹏说。

凌隽点了点头,“云鹏确实厉害,这一说他全明白了,我们也认为那个保安是一个寻找线索的切入点,所以我们想让你去处理这件事情。至于怎么处理,那你自己看着办,别闹出人命就行。”

“抓来打一顿,给他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把事情交待情楚,给他一笔钱,另一个选择是打折他一条腿,让他变瘸子,只要他不是傻子,他就会选第一个。”尚云鹏说。

我心里暗笑,这混混的思维和我们就是不一样,我还想着要如何去盘问那个保安呢,尚云鹏的方法就简单多了,虽然简单又粗暴,但恐怕会更有效。

“你有你做事的方式,总之你和震海配合就行了,我和秋荻都不方便出面,拜托两位兄弟了。”凌隽说。

“隽哥放心,我们会做好的。”尚云鹏说。

“你做事的时候,最好能录下来,我要看。”凌隽说。

“好。”尚云鹏说。

凌隽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限制雷震海和尚云鹏,两个混混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凌隽是担心他们玩得太过了,所以要他们录下现场画面,这样一方面可以限制他们,如果那个保安交待了什么,那还可以作为证据保存。

********************

尚云鹏说的没错,那个保安确实不是傻子,所以他选择了把实情说出来。

保安交待,那天他确实是收了那个服务生的钱,而且还帮他联系另外一位服务生,给他弄了一身服务生的衣服换上,但是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并不清楚,但他说那个人也有一个工作牌,上面写的也是美濠集团的员工,那个人对他说,他是执行二少爷的命令到酒店暗访工作,让服务员配合他。

听说是二少爷派来暗访工作的人,加上又有钱拿,保安自然会配合他了,就算他不说是二少爷派来的人,只要有钱,保安恐怕也一样会配合他,对基层员工来说,给钱当然就是收买他们最好的方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用的。

我和凌隽看完录像,谁也没有说话。

“隽哥,难道我做的还是不妥?”尚云鹏问。

“那倒没有,只是如果这件事是二哥参与的,那就麻烦了。”凌隽说。

他想的和我想的一样,凌坚现在是集团代理总裁,要想动他,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我们可以先找到那个服务生,把情况弄清楚,也许他是故意这样说,陷害凌坚呢?”我说。

“这也倒有可能,只是现在如何去找那个服务生?”凌隽说。

“既然那个人也有工作牌,而且工作牌上还有美濠集团的标志,那很有可能他确实是集团内部的人,凌坚在上任代理总裁之前,好像是副总吧?我觉得那个人如果真是集团内部的人,而且又和凌坚有关系的话,就很有可能是他的老部下。”我说。

“也有可能是他在黑道上的朋友,都有可能。”凌隽说。

“只可惜那个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不然我倒可以通过关系查一下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澳城不大,要想查一个人倒也没那么难。”雷震海说。

“这个人总会再露面的,秋荻这一段时间可以利用内部网查看一下在澳城工作的美濠集团的中层员工,也许能查到那个人也不一定,你只要看到照片,应该就能认出来吧?”凌隽问。

“我肯定能认出来,他戴着口罩我都能认出来,更别说看到照片了,我对那些事印象太深,所以对那个人也印象也深。”我说。

“那就好,不说这事了,咱们喝酒吧。”凌隽说。

回到凌府,凌隽一直坐在书桌前沉思,什么也不说,只是用笔在纸上画圈圈,大圈套着小圈,然后在外面又画一个更大的圈。

“你是在试图把我们经历的那些事串联起来?”我问。

凌隽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我几乎可以肯定,万华发生的事确实和凌家的人有关,在你被抓进看守所的时候,我是以冯永铭的身份出现的,在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已经死了,对不对?”凌隽说。

“对。所以他们才放心地要胁我,然后逼我拿出所有的齐氏股份。”我说。

“这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份,他们先把我弄垮,然后再想办法置我以死地,然后再把你的财产拿到手,如果我不把你带走,他们下一步肯定就是把你也弄死。”凌隽说。

“那到底是谁和我们有这么深的仇恨,要置我们于死地?”我问。

“不需要仇恨,只要有利益,他们就可以置我以死地了,他们都是为利益而活着的动物,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凌隽说。

“你说的他们,指的是凌坚?”我问。

“也许是凌坚,也许是凌锐,也许是是大娘,也许是二娘,甚至有可能是三哥,凡是和我有利益关系的人,都是怀疑的对象。”凌隽说。

“只是这件事要想查清实在是太难了,我们在澳城势单力薄,他们却在这里经营了那么多年,不管是人脉还是其他资源,我们都不是对手。”我说。

“那倒未必,我们也许其他方面不如他们,但是我们一样东西比他们强。”凌隽冷冷地说。

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是说脑子他们好使?”

“没错,如果这件事实在是查不清,那索性就不查了!”凌隽说。

“为什么?”我很惊讶地问。

“那就把所有的帐都算在他们所有人的头上,一个一个地把们斗垮就行了!”凌隽眼里闪过一丝残忍。

我心里一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