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故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查阅了美濠在澳城的几乎所有的员工档案,看得我头昏眼花,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服务生的档案。

他也许根本就没有在美濠内部工作,也或许他的档案在最近已经让人删掉了。

凌家那几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不管谁是幕后的人,他们都是有能力控制整个局面的,我和凌隽要想查出真相,难上加难。

也或许凌隽说的是对的,如果真是一笔查不清的糊涂帐,那索性把帐就记在他们所有人的头上,反正凌隽要坐上凌家当家人的位置,就得把那些人一个一个地弄垮,不然他们随时都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

如果不讲证据从主观上判断,我认为那个服务生就是凌坚的手下,欧阳菲虽然也想知道凌隽和董事们宴会上都聊些什么,但她完全可以亲自问和她关系好的董事,不用那样偷偷摸摸地监听。凌坚和董事们关系就不怎么样,在董事们眼中,凌坚还不如凌锐有出息,对他并不感冒,他现在是代理总裁的位置,他当然最担心的就是凌隽取代他,所以他得知道凌隽和董事们到底都聊了些什么。

凌坚那个人给人的印象就是阴森森的,随时都有可能会使坏的样子,我对他的印象一直极差,所以从主观上来说,我觉得他的可能性最大。

我决定着手对凌坚实施打击,用我自己的方式。

萧敏已经被赶出凌家了,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凌坚,这件事我想自己做,不让凌隽卷入,现在凌隽在美濠的地位在上升期,我不想因为一些意外影响到他的发展,我自己去做,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大不了我被逐出美濠,甚至逐出澳城,只要不影响凌隽,我就无所谓。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就像萧敏一样,现在滚出了凌家,她又能奈我何?我要是一直忍让于她,说不定还在她的阴影下生气。

我一介女子,没什么好怕的,我可以失去的都已经失去了,这世上我只剩下凌隽,所以我一定要帮他击垮他的所有对手,让他成功掌握美濠集团,成为凌家新一代的掌门人。

但是凌坚不像萧敏,当然没有那么好对付,所以我还得慢慢地思考,想出一个比较妥当的方法才行。

这天我正在上班,凌家的管家打来电话,说是欧阳菲让我去见她,她有事找我。

我心里很是奇怪,欧阳菲那个老妖婆会有什么事找我?不过我也不敢违抗,赶紧的赶回了凌家。

欧阳菲正在喝茶,她示意我坐下,让管家给我倒茶。

“大娘有事吩咐我?”我问。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最近怎么样?”欧阳菲说。

“董事局会议那天,凌隽的助理生病了,我就临时客串了一下他的助理,这件事还没有请示大娘,请大娘莫怪。”我说。

“那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嘛,你是凌家的人,给凌隽当助理也没什么不行,对了,你知道不知道凌隽和韩国来的代表为什么把事情给谈崩了?”欧阳菲问。

我就说她找我来肯定不是为了喝茶,原来还真是有事问我。

“这件事我不知情,是怎么回事?”我问。

“美濠在韩国有一个水上娱乐场的项目,当时我们本来是想自己做的,但是因为对当地的关系不熟悉,所以就找了韩国的简星集团合作共同开发,后来项目遇上一些问题,就被暂时搁置了,最近简星集团通知我们,如果我们不继续跟进,就准备撤消项目了。”欧阳菲说。

“所以公司又准备继续跟进这个项目?”我说。

“是啊,现在美濠危机,欧洲的项目迟迟不见进展,如果能把韩国的那个项目做起来,也算是给股东们一个交待,不然投资者在美濠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这样下去,恐怕会很麻烦。”欧阳菲说。

“那韩国的公司派了代表到澳城来了?”我说。

“是的,我们在韩国的分公司因为那个项目暂停以后,大部份人就分批撤回来了,这次韩国的简星公司派了代表过来商谈,但不知道为什么,凌隽见到对方代表,直接没怎么谈就走了,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欧阳菲说。

“那大娘为什么不直接问凌隽?”我说。

“他最近公务繁忙,我不想直接问他,免得他怀疑我不完全放权给他,所以我才问你。”欧阳菲说。

“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情,我也没有听凌隽说起过。”

我说的是实情,这件事我真的没有听说起过,凌隽每天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也不可能每件事他都会向我汇报。

“这样啊,我也是听下面的人说的,说凌隽见到那个韩国代表之后,直接说取消合作,放弃那个项目,他这样说太草率了,要不,你去帮我问一下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是阿隽的人,如果你出面去了解这件事,他应该不会有多余的想法。”欧阳菲说。

“大娘的意思是让我去见见那个韩国代表?”我问。

“我就是这意思,如果我让别人去,我担心阿隽会理解为我不信任他,派人去查他,但是如果是你去,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欧阳菲说。

“那好吧,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回来再向大娘汇报。”我说。

“好的,辛苦你了。那个韩国代表住在美林酒店的总统间。”欧阳菲说。

“大娘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谢谢大娘把我当成是凌家的一份子,能为大娘做事,我非常荣幸。”我说。

“去吧。”欧阳菲微笑着说。

我其实不知道欧阳菲让我去插手这件事到底是何目的,所以我一出来,马上打电话给凌隽,想问清他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的手机一直处于装机状态,打了公司的电话,助理说他在开一个重要的会,不方便接听电话。

既然不方便接听电话,那我不妨先去见见那个简星集团的代表再说。

美林酒店是美濠集团旗下的高档酒店之一,也是美濠集团主要接待商务客人的地方,这个韩国代表住进了总统套间,那说明美濠其实对他还是很重视的,这么重要的客人,凌隽为什么会不和他谈呢?我心里越发的奇怪了。

在前台说明来意后,服务员把我领到到总统套间门口,“齐小姐,韩国来的客人就住在这里。”

摁了门铃许久,并没有开门,我贴着门听了一会,好像里面传出来很响的音乐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服务员。

服务员笑了笑,“这位客人很有趣,喜欢放了音乐自己在里面跳舞。”

“还有这兴致?”我想这个代表可真有意思,生意没谈好,他倒自己跳上舞了?

我没办法,只好继续摁门铃,终于门开了,眼前是一个俊秀的年轻男子,一看到我,直接展开手臂向我扑了过来,要拥抱我,我赶紧一闪,才没有被熊抱。

这个人正是我在万华时认识的韩国小白脸金浩然。

“秋荻,竟然是你,哈哈哈。”金浩然又要扑过来。

“打住!金浩然你冷静啊,我可是有丈夫的人,你不能扑过来抱我!”我赶紧喝道。

金浩然无奈地耸耸肩,“久别重逢,难道抱一下也不行么?”

“当然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我说完这话心里也不禁好笑,心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样的规距来约束男女关系,不过我是真不能让金浩然抱我,如果让凌隽知道了,他会先掐死金浩然再掐死我的。

他是绝不允许除他之外任何男性接触我的,这一点我心里比谁都清楚。

“好吧,那握手总可以吧?对了,你怎么也在澳城?”金浩然伸出了手。

这一次我没有拒绝,而是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

我当然已经猜到,他就是韩国简星集团派来和美濠谈项目的代表,以前在万华的时候我曾经利用金浩然气过凌隽,当时凌隽是以冯永铭的身份出现,而且还画了一张丑脸,所以金浩然是从来没有见过凌隽的真面目的,他当然认不出来凌隽就是那个用摩托车的头盔砸他的豪华跑车的人。

他不认识凌隽,但凌隽却是认得他的。凌隽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是一个有大男子主义倾向的人,他对于我那一段时间和金浩然走得很近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当看到韩国公司来的代表竟然是金浩然,他直接就说不谈了。

当然,他说不谈也许只是气话,他这是要把金浩然晾一阵。也许是让他自己能忍住心里的妒火后,再来和金浩然谈合作的事宜。

凌隽也是一个有些小脾气的人,他也会吃醋,表面上他装着无所谓,但其实他吃起醋来也非常厉害。

不过他始终是做大事的人,我相信他把金浩然晾到一边,应该不仅仅是单纯因为吃醋,他也许还有其他的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