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英俊小生/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浩然围着我走来走去。像是在动物园看猴一样。

“金先生,我今天是以美濠代表的身份来的,我想问问你和我们凌副总谈得如何了?”我说。

这是故意问的了,我明明就知道凌隽压根就没怎么跟他谈。

“你代表美濠集团来的?你为什么会是美濠集团的人?你不是在万华市的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金浩然反问我。

“那你先说说吧,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我反问。

“这很简单啊,因为简星集团是我爸的公司,我欠了我爸很多的钱,我现在只有给他打工还钱了。”金浩然耸耸肩说。

“你不念书了?”我问。

“我在万华念书本来就是念着玩的,不然我爸就得逮我回去接班,后来你走了,我也念得无趣,加上我欠我爸的钱太多了,还不上,我没有再念书,就回去给他工作喽。”金浩然说。

“原来是这样,还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你,这世界真小。”我说。

“那你呢,你为什么跑到澳城来了?还在美濠工作?”金浩然问我。

我在犹豫要不要说我就是那个冷着脸的凌副总的妻子,然后告诉他那个冷着脸的凌副总就是在万华市差点揍他的冯永铭?想了想,我还是决定不说。

“我在万华市遇上了一些困难,所以我就到澳城来了,我也得生存,所以我就在美濠找了份工作,我是那个凌副总的助理。”我说。

“哦,原来你是那个冷脸人的助理,他一见到我,没说上几句,直接说不谈了,他什么意思啊?我大老远飞过来和他谈事情,他竟然说不谈就不谈了?就算是那个项目不做了,那善后的事宜也需要谈一下啊?”金浩然说。

“你误会了,凌副总是有急事走了,所以让我来通知你,让你先在酒店住下,或者在澳城到处走走,等他把事情给处理完了,再来和你谈,怠慢之处,还请海涵,我代表美濠向你致歉。”我说。

金浩然盯着我,笑了笑。

“我本来是有些生气的,所以我才放了音乐在这里一个人跳舞,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生气就喜欢跳舞,我爸派了跟我来的人都被我打发回去了,我本来是要独立完成这一次的谈判,在我爸面前表现一下的,让他给我换回可以大额透支的信用卡。没想到被你们的凌副总摆了一道,把我扔在酒店就走掉了,真是气死我了。”金浩然说。

“我已经解释过了,那只是一场误会,请你见谅。”我说。

“没事,我只要看到你,我就一点也不生气了,而且,我现在改变主意了。”金浩然说。

“你准备放弃那个水上娱乐项目了?”我问。

“当然不是,我现在准备只和你谈了,美濠的任何人来我都不会和他谈,包括那个冷着脸的凌副总,就算是美濠的董事局主席欧阳菲亲自来,我也不给面子,我只给你面子。”金浩然说。

“我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而且我只是一个小助理,本身级别也不够,所以我不能和你谈,我无权和你谈那么大的项目。”我说。

我说的是实情,我真的没有权利和他谈,而且我对那个项目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那样的大项目,不是我能搞得定的,我没有尝试过。

“那没关系,你不了解,可以看看当时的企划书就行了,我不也不了解吗,我看看企划书也就了解了,要不,我现在就跟你说说那个项目的大概情况?”金浩然说。

“不必了,这件事公司会有人和你谈,我不负责这件事。”我说。

“那我明天就回韩国,不谈就不谈,反正我也不想谈。”金浩然赌气说。

“这么大的项目,你说不谈就不谈了?如果不谈,那我们双方前期的投入不都打了水漂了?你可不能因为私人情绪就放弃啊。”我说。

“我说了,如果要谈,我就只和你谈,其他的人,我一概不理。”金浩然说。

我心想这下麻烦了,开始的时候是凌隽看到他不爽所以不谈,现在他因为看到我就非要指定和我谈,这可怎么办?

“金先生,这是公事,不能意气用事的。”我说。

“我没有意气用事啊,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们能在这里再次遇上,那说明我们有缘份啊,你们华夏人不是说要惜缘吗,所以我们也要惜缘。”金浩然说。

我哭笑不得,“金先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是一个已经结婚的人,是有夫之妇,所以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缘份可言,我们都只是对方的过客,就算是再次重逢,依然只是过客。”

这话似乎是说得有些绝决了,金浩然听了,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他很快又恢复到阳光的样子,依然笑嘻嘻的:

“好啊,就算是过客,那我们再次相遇这也是事实,所以就要珍惜这段相遇的时光啊,如果我们能一边谈公事一边喝咖啡,这不是很美好的事吗?谁规定谈公事就一定要在会议室里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谈了?所以我还是坚持,这事,我只和你一个人谈,否则就免谈!”金浩然说。

我知道我和他再争执下去毫无意义,索性不再争辩。

“你生气了?”金浩然见我不说话,有些不安地问。

“嗯。”我索性真的装生气。

“别呀,我只是想和你多相处一段时间而已,我现在已经在爸爸的公司里上班了,所以我很快就会回韩国的,把事情谈完就走,我不会一直纠缠你的,我在澳城的这些日子,你就陪我聊聊天吃吃饭就怎么了?我对你绝对的尊重就是,秋荻,你走了以后,我一直惦记着你,真的,重新遇见你,是我最大的惊喜,这个项目只要你出面,我可以让出一部份利益也要完成,但是我真的希望能和你一起完成。”金浩然说。

我心里其实是有些感动的,他的眼神真城,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我已经跟他说明了我是有夫之妇,如果他不是真的有心,恐怕早就却步了,这世上比我漂亮的女子多了去,他这样的高富帅,要泡妞那简直太简单了,能如此对我,我虽然不会接受,但我心里是真的有些涟漪。

女人都是希望被人爱着的,也许有些爱注定不会有结果,但被人爱着,总比让人恨着要强了许多。

“这件事我作不了主,这样吧,我先回公司问问,我再给你答复怎么样?”我说。

“好哇,那你今天先陪我吃饭,我远道而来,你是东道主,你要是不请我吃饭,那是不够意思了。”金浩然说。

我还真是不好拒绝,有朋友自远方来,我确实是应该请他吃饭,更何况他本来就是美濠的客人,我陪他吃饭,确实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我也有顾虑,要是凌隽知道我和这小白脸吃饭,也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秋荻,你也忒不仗义了,吃餐饭而已,你都不肯答应,真没劲。”说完又用韩语嘀咕了两句,我不懂韩语,不知道他到底嘀咕是什么意思。

我真是犯难了,又不好拒绝,但又担心凌隽吃醋,这到底该怎么办?

我忽然有了主意,桑季和克米不是要我给她们介绍高富帅么?眼前的金浩然虽然不是很高,但富和帅那是绝对的了,如果把那两个花痴叫来一起吃饭,那气氛可以更热烈,就算是凌隽发现了,我又没有单独和金浩然吃饭,他应该就不会吃醋了。

“好吧,我请你吃饭,但你介意我带两个朋友吗?”我说。

“男的女的?”金浩然问。

“绝对大美女思密达。”我笑道

“很好,美女思密达。”金浩然也大笑。

桑季和克米一听说要和高富帅吃饭,那叫一个兴奋,当然是满口答应。

我和金浩然在一家法国餐厅等了许久,两位美女才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了。

两人一看到金浩然,眼睛马上亮了。

金浩然是典型的韩国奶油小生,属于很多韩剧里的那种俊秀小白脸,皮肤白,五官精致,而且还是锥子脸,微长的头发染成浅黄,和凌隽比他不够男人味,但如果只是说俊,那确实是俊到让少女尖叫的类型。

克米和桑季一看到金浩然竟然俊到如此地步,自然是惊喜非常。

“介绍一下,这是韩国简星集团的少主金浩然先生,也是我的朋友,这位美女叫克米,她叫桑季。”我作了简单的介绍。

其他的词汇克米和桑季可以忽视,但‘集团少主’一句我知道她们绝对不会忽略,因为这是重点中的重点,别说是金浩然还俊得像个大姑娘似的,就算是金浩然是一糙大叔,只要有钱,克米和桑季也会有兴趣的。

“果然是美女,幸会幸会。”金浩然笑道。

“帅哥还会说国语啊,您到澳城是来旅游的还是来赌博的?你有女朋友吗?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桑季连珠炮似的开始发问,看来她是要先下手为强了,她要抢在克米的面前给金浩然留下深刻印象。

很好,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只要金浩然对这两个美女有兴趣,那我的压力就小得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