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拼/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浩然的出现,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我这几日一直在苦思如何才能对付凌坚,一直想不到好更好办法,但金浩然出现之后,我心里隐隐有一些初步的构想,我觉得金浩然也许能起到一些作用。

凌坚在澳城长大,以凌家二少的身份在澳城自然是地位非凡,凌隽离开澳城多年,除雷震海之外,在澳城并无人脉可用,而我只是一个外地人,又是一个弱女子,和凌坚一比,我们的实力明显处于下风,要想对付凌坚,恐怕还得借靠外来势力的介入

金浩然无疑就是外来势力。只是要怎样用,我还在思考之中,但我预感到这会是一次机会,我得把握好这个机会。

克米和桑季两人都对金浩然热情之极,围着金浩然问这问那,要不是因为在餐厅,我想两人恐怕都想扑上去了。

金浩然这样一个粉嫩多金男,当然是克米和桑季她们梦想的佳肴,巴不得巴上吃到吃里去,我在旁边看着,觉得好玩极了。

金浩然是一个很有涵养的人,对于两个美女的包围,他有些应付不来,他之所以要求和我一起吃饭,其实是想和我聊天的,现在被两个美女包围,他每次刚和我聊上两句,马上被克米和桑季打断,克米和桑季问他要号码,他就是死活不给。

正闹得欢,我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我心里慌了起来,电话是凌隽打来的。

我赶紧拿着电话跑进了洗手间,“隽,有事吗?”

“秋荻,你在哪呢?等你吃饭呢。”凌隽说。

“我公司有点事需要加班,要晚一点回家。”

一说出这话,我心里马上后悔了,我实在是不应该对凌隽撒谎的,其实我本来也没想过要骗他,只是接他电话时心里发慌,一下就随口说出谎话来了。

人只要开口说谎,那就得说更多的谎去圆那一个谎了,我真是后悔极了。

“这么晚还加班啊,很重要的事吗?那我来接你下班吧。”凌隽说。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很快啊,我先忙了,拜拜。”我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

只有凌隽能让我如此慌乱,没办法,他一向是我的克星。

回到餐桌上,我就一直魂不守舍了。

“秋荻,你怎么了?”金浩然问。

“我没怎么……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我想先走一步。”我说。

“别呀,我们吃完饭还要去夜场嗨呢,你怎么能中途退场呢,你要是走了,那我们不都散了?”克米说。

“就是,难得一起聚,你别走啊。你是少奶奶,难得与民同乐,这样就走了,让我们这些当下属的郁闷了。”桑季也说。

这两人当然是不希望我走了,因为我一走了,她们担心金浩然就不和她们一起玩了,所以她们得拉着我才行。

“秋荻别走,走了就没意思了。”金浩然说。

“好吧,夜场我就不去了,我就陪你们吃完饭再走吧。”我无奈地说。

终于把饭吃完,我如释重负,终于可以回家了,再耗下去,我担心凌隽得找上门来了。

走出餐厅,我一下子就傻了,门口停着一辆宾利,凌隽冷着脸靠在车门旁边,冷冷地看着我和金浩然。

这车是炳叔送给凌隽的新座驾,车身发黑,闪着莹莹光泽,漂亮极了。车身旁边的男人也很漂亮,身材修长,黑色风衣,脸上一道淡淡的疤痕,只是眼神冷得要杀人一样,让我心里阵阵发怵。

完了,世界末日来了,我心里想。

“隽,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接我的吗?”我勉强笑着走了过去。

“咦,这不是那个冷着脸的凌副总吗?你怎么也在这儿?”金浩然说。

“告诉他,我是你什么人。”凌隽一把搂住我的腰,挟持着我来到金浩然的面前。

这混蛋的醋坛子再一次被打翻,仿佛整条街都飘满了酸味。

“金先生,这是我先生凌隽。”我怯怯地说。

“啊?凌副总是你丈夫?你们年纪相差这么多?怎么可能?”金浩然没心没肺地说,也或许他就是故意刺激凌隽。

“怎么就不可能?难道你娶个老婆,就非要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吗?是不是还要同分钟才行?金先生是我美濠的客人,我对你要尊重,但也请你自重。”凌隽冷冷地说。

克米和和桑季两人在旁边看着两个不同风格但却都俊得让人头晕的美男斗法,满脸都是花痴的表情,她们每次看到凌隽,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让人无语。

“既然你是秋荻的丈夫,那我们就也是朋友喽,要不要一起去酒吧嗨皮?”金浩然说。

“不用了,我们要先回去了,隽,我们走吧。”我心虚地说。

“为什么不去,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金先生远来是客,我们当然得尽地主之谊,既然金先生诚意相邀,那我们就去嗨皮,不然就怠慢了客人了。”凌隽说。

“好啊好啊,隽少爷也一起去,那就更妙了,哇哦,这将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克米再犯花痴。

“隽少爷?他是少爷?不是副总?”金浩然说。

“他既然是少爷,也是副总。”我赶紧讨好地说。

其实我还想说,他就是那个在万华用头盔砸你的豪华跑车的冯永铭,只是我不敢说,怕被凌隽打死。

“原来如此,失敬了。”金浩然的涵养是真好。

“客气,金先生请吧。”凌隽对金浩然说。

来到美濠旗下的‘美之夜’娱乐城,经理一看是凌隽带客人来了,赶紧安排了豪华包间,并亲自伺候左右。

“隽少爷,请问喝什么酒?”经理脸上堆着笑说。

“伏特加吧,要不内地的二锅头也行。”凌隽说。

“那么烈的酒?我们还是喝红酒吧?”金浩然说。

“红酒是吃饭时喝的,既然来到酒吧,这可是专门喝酒的地方,女生可以在这里喝红酒,男人就应该喝二锅头,二锅头虽然听起来是平民喝的酒,但那其实是真正男人喝的酒,一点也不比伏特加和白兰地差。所有人都说华夏最好的白酒是茅台和五粮液,我倒认为,最好的酒是二锅头。”凌隽说。

“二锅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金浩然说。

“我要是说你孤陋寡闻,那太不客气了,不过你既然在华夏生活过,连二锅头都没听说过,实在是遗憾得很。”凌隽说。

“隽少爷,我们这里没有二锅头,要不您换一种酒?”经理小心赔笑。

“那就伏特加或者白兰地,总之越烈越好,男人喝酒,自然要烈。不烈还算什么男人。”凌隽说。

看来这厮的醋味在继续发酵,我在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好,我那我去安排。”经理说。

“等等,给几位小姐拿几瓶好的红酒,最次也要八三年的。”凌隽说。

“是,隽少爷。”经理答道。

“其实我们也可以喝烈酒的,只是喝醉了自己不能走。”克米说。

我心里暗骂,你这也太没节操了吧?喝醉了不能走,分明就是暗示想要男人带你回房间呗,真是无语了。

“我们还是喝红酒就好了,烈酒就看他们男人喝就行了。”我赶紧圆场。

不一会酒上来了,是度数比较高的白兰地,凌隽自己亲自动手,拿过果汁杯,满满地倒上两杯。

我一看这阵势就吓住了,这是要把人往死里喝么?

“来,金先生,你远来是客,我们华夏人最好客了,对于远方来的客人,我们的礼仪要先敬三杯,再叙其他。我先敬你。”凌隽端起了果汁杯。

克米和桑季在旁边鼓掌:“哇,隽少爷好豪爽,真是帅呆了。”

我心里腹诽:这两个女子真是,当着我的脸都如此的公然挑*逗,要是我不在,那还不如狼似虎地扑上去?

看来以后不能让凌隽单独出现在夜场,不然早晚被那些女人当成菜给强吃了。

金浩然看着那一大杯的烈酒,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他接过凌隽递过来的酒,又放在桌上。

“凌总,要不要喝这么多啊?这么多喝下去,还能继续玩吗?”金浩然说。

“能啊,怎么不能?这可是我们的礼仪,要是你不喝,那就是看不起我凌隽了?我们可是要谈合作的,这酒都不肯喝,还如何谈?”凌隽说。

“可是我真的喝不下,这么多,别说三杯,一杯我就醉了。”金浩然说。

其实我不相信金浩然真的喝下那一杯就会醉,像他这样的公子哥,谁不会玩夜场?只要玩夜场的人,那酒量肯定是有一定保证的,不然也没法混,这个金浩然也不是傻子,见凌隽来势汹汹,他这是故意在示弱呢。

不过我都看得出来的状况,相信凌隽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好吧,那我们每次喝半杯好了,这样你不会再推辞了吧?”凌隽说。

“行,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金浩然欣然举杯。

看着两个男人咕咕吞下大半杯烈酒,我心想那得多辣,这样喝下去,恐怕还没怎么热身就要醉了。

这时包房的门又打开了,又有两个男的进来,来的正是尚云鹏和雷震海。

我一看到这两个人出现,心里就知道金浩然今晚必醉无疑了。这两个可是凌隽的死党,明显是凌隽叫来围攻金浩然的,就尚云鹏那酒量,都不用车轮战,一对一恐怕也能把金浩然给喝醉三次。

金浩然今晚是在劫难逃了,我心里替他默哀,他也是活该,谁让他非要和我一起吃饭,惹谁不可以,偏要去惹凌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