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震海一来,自然注意力全放在克米和桑季的身上了,他们以前就认识,他还一直说凌隽是他兄弟,今天总算是证实了,他显得非常的兴奋。

尚云鹏就很简单,直接倒了三杯酒。

“金先生是吧?你是我大哥和嫂子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朋友,我叫尚云鹏,我是一个粗人,其他的我不说了,我敬你三杯,我先干为敬,你喝不喝,自己看着办。”

说完举起第一杯就咕咕下去,然后第二杯,第三杯。

除了凌隽,我们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凌隽和他兄弟多年,自然是知道他的底细的,所以凌隽一点也不吃惊,我虽然也知道尚云鹏是海量,但实在是没想到他能像喝水一样地喝高度的白兰地。

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长见识了。

金浩然自然也是惊住了,眼看着尚云鹏把三大杯给咕咕下去,他看着自己眼前的酒,表情很是为难。

人家敬酒的都喝下去了,他要是不喝,那就是不给人面子,他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这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懂的。

“金先生如果不想喝,直接跟我兄弟说一声就行了,你就说,我看不起你这人,不想喝你敬的酒,你就可以一滴不沾。”凌隽说。

尚云鹏并不说话,只是看着金浩然。

其实我心里有些担心,尚云鹏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他现在已经把三杯酒给喝下去了,要是金浩然真是不喝,我不敢保证金浩然能走出这包间。对尚云鹏这样的江湖人来说,酒场上的面子,那是非常重要的。

凌隽是凌家的少爷,他肯定会顾忌金浩然是美濠的客人,不会轻易翻脸,但尚云鹏恐怕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这样的江湖人士一但酒下去,恐怕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老外,你不会真的不喝云鹏敬的酒吧?人家可是干得一滴不剩啊。”雷震海也说。

“喝,当然得喝,你们这些人酒量真是很大,一个个喝水似的,我不能喝那么急,我慢慢喝好不好?总之我会喝完就行了。”金浩然说。

“行,你喝就好,只要在我们离开之前喝完就行了。”凌隽说。

我估计金浩然就算是酒量再大,喝下去以后估计也是要横着出去了。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还没有走,金浩然已经倒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切,老外就是不行,我都还没出手呢,他就不行了,我要是出手,他还不得醉死?”雷震海开始吹牛了。

“行了,就你那小酒量,还是别得瑟了。”尚云鹏一脸的不屑。

“你们两个送他回酒店吧,还有两个美女也麻烦你们安顿一下,我和秋荻先走了。”凌隽说。

“好吧。”尚云鹏说。

我和凌隽坐在汽车的后座,司机把车开得很慢,可能是担心我们喝得太多,开快的话会让我们反胃。

回到家里,已经是十二点了。

凌隽也喝了不少,回到家就把我摁倒在床上。

“说,你今天为什么去见他?”他开始秋后算帐了。

“是大娘让我去的,大娘很重视这个项目,听说你不和金浩然谈,所以让我去问问情况,你不要想太多了。”我怯怯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想多了?”凌隽盯着我说。

“你要不想多,你能把人往死里灌么……”我弱弱地说。

“怎么?你还替他抱不平?那你为什么不替他喝?”凌隽说。

“凌少爷,你也算是一号人物,怎么能这么小家子气,连那小白脸的醋也要吃?”我笑着说。

“我才没有吃他的醋,他算老几。”凌隽死要面子。

“那不就得了,他和你根本没法相比,你吃哪门子的醋啊,没必要啊。”我柔声说。

“只是你以前在万华就和他关系暧昧,现在他又跟到澳城,你难道没有觉得这样好像有些太过份了?你不怕我让云鹏把他扔进海里么?”凌隽冷声道。

“他这次是来和美濠谈合作的,不是冲我来的,他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里好不好?少爷,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说。

“他真不是冲你来的?也许他就是打听到消息知道你在澳城,所以他才借谈项目为名来接近你呢?而且,其他的项目大娘又不让你去过问,为什么偏偏这个项目就让你去了?”凌隽问。

“这个你应该去问大娘吧?她说如果她自己过问,怕你多心,所以才让我去过问的,你讲讲道理,我和那个金浩然真的没什么,我看不上他,他真是没法和你比。”我说。

“他没法和我比我当然知道,但总缠着你让我很不爽!”凌隽说。

我不禁笑出了声,“你既然这么自信,那你把那老醋坛打开干嘛?赶紧的盖上。”

“你不许和他见面了,不然我就让云鹏把他扔海里去。”凌隽说。

“你不会这么小家子气吧少爷?他是客人,和我以前也是朋友,而且……”我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凌隽问。

“而且他说了,这个项目如果不由我来负责,他就不谈,美濠的人他只和我谈,除了我之外,他不和任何人谈。”我实话实说。

“你看,这他妈还不是说奔人来?王八蛋,我非让人把他给扔海里不可!我让他骚扰我老婆,我现在就给尚云鹏打电话!”凌隽忽然凶恶起来。粗话都骂出来了,说明他是真的怒了。

这下完了,把这混蛋彻底激怒了,现在他正在酒兴上,尚云鹏也喝了酒,要是他这电话真打出去,那后果不堪设想,别忘了尚云鹏旁边还有一个雷震海也是愣头青!

我实在不应该今天晚上就和他谈这些事的,但我也是不想再骗他所以才说的实话。

“凌隽你冷静一下,我没有答应他!我拒绝和他谈了!他明天就要回韩国了,所以我才陪他餐饭的,而且你也看到了,我还特地让克米她们作陪了,你别发酒疯!”我赶紧去抢他的手机。

他猛地一甩手,我被他又摔倒在床上。

“哎哟,我肚子疼,我肚子疼死了,哎哟,我要死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装了。从床上滚到了地毯上。

“你怎么了?”凌隽放下电话。

“我肚子疼,哎哟,疼死我了,我疼啊……”

我大叫起来,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怎么肚子忽然就疼了呢?我送你去医院吧。”凌隽说。

还好,终于把他的注意力给转移过来了。

“我不去医院,可能是喝酒的缘故,我休息一会就好了,你去给我倒杯热水。”我说。

“好,你先爬着吧,肚子疼的时候,爬着会更舒服一些。”凌隽说。

叫唤了约半小时,我估计凌隽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这才不叫唤了。

“不对啊,你这肚子疼得蹊跷,我和你正说金浩然的事呢,你肚子忽然就疼了?早不疼晚不疼,这忽然就疼起来了?你这是装的吧?”凌隽反应过来了。

“什么叫装的,人家都疼死了,你竟然说人家是装的,你倒装一个我看看!”我说。

“那是真疼了?那行,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如果说你肚子没事,我非要医生给你扎几针不可,看你还装不装!”凌隽着说一把搂起我就要走。

“我不要去医院,我不去。”我赶紧说。

“那你承认你刚才是装的。”凌隽说。

“人家不是担心你一时冲动做出傻事嘛,你是做大事的人,怎么能因为我一个女子而乱了分寸呢?难道你还想学吴三桂,为了陈圆圆冲天一怒放清兵入关?我当然也希望你能为我冲天一怒的,可是亲爱的,现在咱们身处困境,凡事以大局为重,怎么能意气用事呢对不对?你的理智,你的冷静还在对不对?”

我这样的人要我装温柔实在是有些难度,但为了不被送进医院,也只好强装了。

凌隽停住了脚步,“忽然变得这么乖?”

“人家一直都很乖。”我赶紧继续装嗲,嗲得我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

“好,那就饶过你一次,不过我不同意你去接手这个项目,他如果非要你接手才肯谈,那大不了放弃这个项目,不做那个水上娱乐项目,美濠也不会垮,没什么大不了的。”凌隽又重新将我扔回了床上。

“好,我都听你的。”

见凌隽安稳下来,不再激动,我也不敢再招惹他,先稳住他,明天再说吧。

“他明天就走是吧?你不许送他,我自会安排人送他。”凌隽说。

“好,我答应你,我不去送就是了,我都不理他,天下的男人我都视为木头,我眼里只有你,这样总可以了吧?”我说。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这么乖巧,是不是有其他的心思?”凌隽一脸怀疑地看着我。

“哪有,真没其他的心思,我最老实了,怎么可能有其他的心思,我困了,我们休息吧。”我笑着说。

“现在就睡?很明显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没有做呢?”凌隽坏坏地说。

“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事啊,不行了,我太困了,我得睡了。”我装着不懂。

不过装不懂也没用,凌隽已经扑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