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互制 满1500加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天二娘又来找我,她看起来更加的憔悴了。

看到她那副样子,我忽然有些于心不忍,抛开其他的身份不说,她只是一个母亲,只是希望她儿子平安而已,要不是她儿子太过阴狠毒辣,我也不至于对付他。

我在心里提醒自己:齐秋荻,你不能心软,对她心软,你最后会很惨。

“二娘,我跟我韩国的朋友联系过了,他说他会直接跟你联系,他有没有跟你联系呢?”我明知故问。

“有联系,是一个小伙子打来的,他说有能力帮忙,但是我们凌家有人在使坏,所以他不敢得罪凌家的当权者。”二娘眼里闪过一丝怨恨。

“还有这样的事?这恐怕是他故意推脱的吧,我们都是一家人,谁会不希望二哥被放出来呢,要不我再给他打电话,催促他尽快帮忙?”我说。

二娘摇了摇头,“他应该不是故意推脱,而是确实有人给他施压了,凌家这是有人不想让凌坚从韩国回来,我早就应该想到是谁在捣鬼的。”马意说。

“二娘不会怀疑是我吧?我可是真的想帮忙来着,当初二哥要去韩国接手那个项目,我都一直不同意的,没想到还是出了事。也许要是换作是我去的韩国,恐怕倒霉的就是我了。”我说。

“唉,都怪他非要和你抢那功劳,没想到他让人给坑了,你说得没错,如果是你去,那肯定倒霉了,凌家就是有人容不下我们,就是要把他置于死地。”马意说。

马意的这话我爱听,她这一句‘我们’,听起来暂时是把我和她划在同一阵营了,既然我和她在同一阵营了,那她当然就是把欧阳菲给划在另外一个阵营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好像我的目的暂时达到了。接下来,就要看马意敢不敢向欧阳菲出招了。

既然已经初见成效,那我还得继续感动她才行。

“大娘,要不我亲自去一趟韩国吧,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也许能找到解救二哥的办法。”我说。

“真的?那就太好了,你的朋友在那边,你要是能亲自过去,当然好。”马意说。

我叹了口气:“唉,可惜我的户籍都在内地,如果我回内地办相关的手续,那得花很多的时间,恐怕是来不及。”

马意一脸的失望,“那也是,来回折腾,恐怕凌坚就让人害死在韩国了。”

“这倒不会,你放心,就算是有人真的向我朋友施压,不许他帮忙把二哥救出来,但我至少可以让他保住二哥的安全,过一阵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把二哥救出来就行了。”我说。

“那就太谢谢你了,现在不能马上出来也没关系,只有先保住命再说了。”马意说。

“保住命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这你放心,我相信我朋友还是会给我面子的。”

我说的是实情,我和凌隽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凌坚害死在韩国,我们只是在想在股东大会以前把凌坚困在韩国,不让他给我们捣乱而已,凌坚毕竟是凌隽的二哥,他们能做得出杀兄弟的事,我和凌隽可做不出来,他们是没人性的畜生,我们当然也不能跟着学。

“那就太好了,欧阳菲那个贱女人自己不守信,那休怪我无义,我一定要把她的事给抖出来。”马意又恢复了那种凶狠的样子,她其实也不是善类。

“二娘,大娘以前是卖馄饨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你再说也没意思了,你就不要再和大娘对着干了,大娘也是想救出二哥的,只是她也无能为力而已。”我说。

“才不是呢!你那个韩国的朋友说是集团的当权者阻止他救凌坚,他还说了,他以后还要跟美濠的人合作,所以不敢得罪美濠的决策层,那美濠的决策层都有谁大家还不清楚吗?不就是欧阳菲和凌锐那对贼母子?现在凌锐不在澳城,自然就是欧阳菲在使坏了,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马意说。

我心里暗笑,心想你用脑子都想不出来是我在给你下套,还说能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每一个自作聪明的人,其实都是真正的傻瓜。

“不能吧?我觉得不是,大娘也没必要对付二哥呀。”我假装不信。

“怎么不能?现在凌坚代替了凌锐的位置,股东大会又召开在即,如果凌坚做得好,那很有可能把‘代理’二字去掉,成为真正的集团总裁了,所以欧阳菲才要打压他呗,秋荻你这么聪明,不会连这个都想不明白吧?”马意说。

我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这么说起来,好像还真是有这种可能。”

“什么叫有这种可能,这就是事实!这件事肯定就是欧阳菲在从中捣鬼!”马意很笃定的样子。

“如果真是大娘在从中作梗,那倒真是麻烦,我可不敢得罪大娘,她是凌家的大家长呢。”我说。

“你怕她干嘛,她也有弱点,我告诉你,我就是掌握着她的弱点,所以才和她约定,只要她不对付我,我就不会把她的秘密给说出去。不然你以为她那么好,能容得下我?”马意说。

我有点兴奋,这话题好像说到正题上来了,这正是我想要的东西。

“就是卖馄饨面的事?”我说。

“当然不是,那算是什么秘密,她还有更大的秘密呢,她根本不会生育,凌锐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儿子!”马意说。

我想过马意会透露一个很有意思的秘密,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劲爆,凌锐竟然不是欧阳菲的儿子?那是谁的儿子?

我强装镇定,笑了笑,“二娘这是和我开玩笑呢,大哥怎么可能不是大娘的儿子。”

“我骗你干嘛?我说的都是实情,欧阳菲根本不会生育,凌锐是领养的,我是有证据的,我以前也不知道,是我偶然在凌正铎的箱子里找到的领养证明,这就成了我对付欧阳菲的武器,她对外声称凌锐是她亲身的,其实不是,凌锐这个凌家的长子是假的。”马意说

“啊?真的么?”我确实很惊讶。

“当然是真的了,我和欧阳菲有个约定,只要他善待我和凌坚,我就不把她不会生育的事说出去,不然我就把那张领养证明给公布出来,到时她在凌家还想当大家长?门都没有!”马意说。

“原来是这样,可是,她不会把你抓起来逼你交出那证据吗?”我说。

“她不敢,因为我聪明,把那证据给悄悄给娘家人藏起来了,她不敢轻举妄动。”马意说。

原来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看来这两个女人和平相处也是装出来的了,原来是相互制衡。

“二娘的娘家也在澳城?大娘在澳城的势力很大啊,她不会想办法把那证据给找出来?”我问。

“我娘家在马尼拉,她鞭长莫及呢,就算她在澳城能呼风唤雨,她的势力也影响不到马尼拉去,所以我才这么安稳地过了多年。”马意有些得意地说。

“原来二娘是菲律宾的华人?祖籍马尼拉?”我问。

“不是,是我嫁给凌正铎之后,我想办法弄了一笔钱,让我的家人到马尼拉谋生去了,欧阳菲狠着呢,我担心她会对我的家人不利,这才让他们远走的。”马意说。

别说,这个马意也还真不是省油的灯,我说她很笨,看来是小看她了。

“二娘真厉害,处理得滴水不漏,我好佩服你。”我说。

“在凌家这样的家族生存,如果不厉害,那只有让欧阳菲给弄死,当然得厉害一些才行。”马意的眼神里确实很得意,说起她厉害,她就高兴了,好像忘了凌坚现在还在韩国被关押的事了。

“二娘这么聪明,如果您要是参与到集团的事务中去,那肯定不比大娘做得差,甚至有可能做得更好,在形象上二娘就比大娘胜了许多,只是二娘淡漠名利,不想和大娘争而已,您要是争起来,大娘也未必是你的对手。”我试探着说。

“那是,我以前在澳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欧阳菲那张老脸,怎么比得过我,我要是不漂亮聪明,凌正铎也不会那么喜欢我。”马意说。

她虽然没有明说凌正铎是谁,但我想肯定是凌隽的爸了。

“二娘,那这件事就先这样吧,韩国那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朋友保二哥没事,不会让人加害他的,等这一阵风声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我说。

“秋荻,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马意说。

“二娘就事就请说,能帮的我一定做到。”我赶紧说。

“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离开澳城,去马尼拉一趟?”马意说。

“您去马尼拉看你的亲人吗?又没人限制你,你可以自己随时去啊,为什么要我帮忙?”我问。

“表面上没人限制,但事实上我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离开过澳城了,就是欧阳菲那个毒妇不让我离开的,我和她有约定,我不能离开澳城,她保我富贵,她担心我一但离开她的控制,就会把她的事给抖出去。”马意说。

“我明白了,如果你不离开澳城,你就不能在你亲戚那儿拿到证据,没有证据,你说的话就没人信对不对?所以大娘这才限制你离开?”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