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谋 谢苗m的打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意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所以我才想请你帮忙让我离开澳城,现在欧阳菲不再与我和平相处,我自然要反击,我只要到了马尼拉,把那证据给拿到手公布出来,欧阳菲的大家长位置就很尴尬了,凌锐这凌家的长子地位恐怕也保不住了,凌锐本来能力就一般,又不是凌正铎的亲生,凭什么让他做凌家的接班人?”

我心里高兴,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无意搅的这一次局,没想到搅出这么一个重大的秘密,真是天助我也!

现在凌坚在韩国,要是再能证明凌锐不是凌家亲生的儿子,那凌隽掌权美濠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我内心虽然狂喜,但我还是要努力保持平静,我不能让马意看出我心里的狂喜。

“二娘这是要去拿了证据,然后扳倒大娘?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搞得这么僵吧?我总觉得这样不好。”我说。

“没什么不好的,是她违反约定在先,她现在就对凌坚下手了,我如果再忍下去,那她接下来就得对付我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反击,他把我的儿子弄到韩国去关了起来,却想让他的假儿子凌锐继续掌权,她想得美!我只要公布证据,那些股东谁会投凌锐的票?到时我要告诉所有人,欧阳菲就是个骗子,她根本就不配当凌家的大家长。”马意说。

我心里想,马意要是真能做到这一步,那最大的赢家当然就是我和凌隽还有凌丰了,大娘和凌锐要是垮了,那凌家就再没有更强的对手影响我和凌隽了。

我本来只是想让马意去给欧阳菲添点乱,但没想到马意手中还真是有杀手锏,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这确实是一个强有力的武器。

在商场信誉是最重要的,一家企业的掌门人的信誉,也是企业信誉的缩影,欧阳菲明明不会生育,却说凌锐是她亲生的,这分明就是一种欺骗行为,要是这事真的抖出来,那欧阳菲的地位确实会一落千丈,她要想重新树立起威信,恐怕就很难了。

不过欧阳菲既然明白有这样潜在的危机,以她的精明,恐怕也不会一点防范都没有,我暂时还是不能轻易相信马意,我如果现在就公然地倒向马意一边,到时万一马意败了,那我的处境就不妙了。

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能轻易和欧阳菲翻脸,我心里对自己说。

“你可以先到内地,再从内地到马尼拉,这样可能会好一些,至于你说让我帮忙,二娘你也知道,我在凌家没什么地位的,我甚至都不是凌隽正式的妻子,所以我能帮的恐怕真的很有限。”我说。

“我就是想从内地那边走,我又知道你是内地来的,这才想着请你帮忙的,而且你们和熊炎炳走得近,他的势力很大,如果他肯定帮忙,那就能安全将我送出澳城了,欧阳菲现在最忌惮的人,就是熊炎炳了。”马意说。

“那我得和凌隽商量一下,再让他问一下炳叔,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帮你的,但是现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二娘你还是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大娘找到机会对你下手。”我说。

我当然得装出很关心她的样子,她现在在澳城没有可以信任的人,这时候最容易取得她的信任,人在惶惶不安的时候,判断力总是会打折扣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没有看出我的动机。

“那就拜托你了,谢谢你秋荻,如果把欧阳菲斗垮了,到时你和凌隽再加把力,也许真能把欧阳菲赶出美濠,到时我掌了权,我会善待你和凌隽的,我们可以和平相处。”马意说。

我心里冷笑,这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骗呢,你要是掌了权,那恐怕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我和凌隽。

不过我现在不能揭穿她,我只是笑了笑:“谢谢二娘了。”

********************

我把二娘对我说的事跟凌隽说了以后,凌隽久久没有说话。

他并没有表现出很惊喜的样子,他是男人,也许他认为我利用女人之间的这些矛盾来搞事,显得不够磊落。

“也许,这都是二娘编造出来的故事,大哥怎么可能不是爸的亲生儿子,我从小叫他大哥,虽然他没少欺负我,但我还是认为说他是领养的不太可能。”凌隽说。

“我认为是真的,因为如果二娘手里如果没有大娘的把柄,那二娘恐怕早就被大娘扫地出门了。”我说。

“秋荻,我不会帮着你去斗大娘和二娘,他们始终是我的长辈,而且都是女人,我要是帮着你去地付他们,我觉得我心里不安,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对集团的声誉也不好。”凌隽说。

我点头同意,完全赞成。

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有这样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是因为男人的自尊还是底线,他不介入我和两个老女人的争斗我是完全同意的,我身为他的妻子,这件事本来就应该由我来做。

他只要对付大哥和二哥就还有其他的董事就够了,大娘和二娘,由我来对付比较合适,要是这些事传出去,说凌隽和他的老婆一起联合斗垮了他爸的两个老婆,这话也确实不好听,虽然那两个长辈根本没有半点长辈的样子。

“我同意,这件事,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你插手。”我说。

“二娘说让炳叔送她出澳城,我认为不可能,炳叔和大娘这么多年一直保持斗而不破的状态,谁也不敢先下手,那就是因为对对方有所忌惮,二娘容貌出众,但谋略太一般,她和大娘相争,她赢的机率太低,所以我也不赞成你和她合作,因为这样会逼得我们提前和大娘翻脸。如果大娘一但发现,对外界声称我和二娘勾结起来对付她,我的声誉也会受损,一个参与小妈之战的男人,谁会选他当美濠的CEO?”凌隽说。

我再次点头,凌隽说的是对的。

这种宅斗游戏,只适合我这样的女子,男人一但卷入进来,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会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凌隽确实不适合参与,甚至不能让这事和他沾边。

“你放心,这件事我全权处理,我保证不让这事和你扯上半点关系,为了不牵联到你,这一阵你可以先到香城出差几天,等我把这事摆平,你再回来,只要你不在澳城,就不会牵连到你身上,也不会影响到你。”我说。

凌隽走过来捧着我的脸,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秋荻,你是识大体的女子,我要谢谢你,其实我心里清楚,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但这件事我真的不能插手,如果这件事我牵连进来了,董事们会认为我是一个搞宅斗的小人,我以后根本无法服众。”凌隽认真地说。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你只要离开三天就行了,这三天以内发生的事,都与你无关。我会保护好我自己,再说,不是还有云鹏他们保护我么,你可以放心地离开。”我说。

“这样好像显得我太不是东西了,你为我做事,我却要极力的把自己往外撇。”凌隽说。

我笑了笑,理了理他的西服,“不要这样想,我们两个分工不同,你负责全局,我负责细节,你要保证你的形象是正面的,不能受这些内斗影响才行,而我负责为你清除这些前进路上的小麻烦,我们最后会笑到最后,赢的肯定是我们。”

他一把搂住了我,没有说话。

这是他内心感动的表现,他这个人外冷内热,心里感动的时候,很少会说一些甜言蜜语,他只是会紧紧地抱住我,一声不吭地抱住我。

“炳叔是不会帮助二娘的,对吗?”我问。

“不会,炳叔也不会让自己卷入到这种宅斗之中,更何况二娘的胜算几乎没有。她太小看大娘了。”凌隽说。

“嗯,那我就不能把赌注都押在二娘的身上,我得有自己的打算。”我说。

“我相信你能行,你只要冷静不冲动,二娘和大娘都不是你的对手,你的智商比她们都要高很多,你欠缺她们的,只是阅历,所以你一定要冷静,凡事思虑再三才做决定,不然你斗不过她们。”凌隽说。

“我明白,不管她们谁输谁赢,我都一定得保持可进可退,这样谁输了也不迁怒我,谁赢了也不会清理我。”我说。

“就是要这样,我相信你能应付,让你去做这些事,其实很为难你,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狠毒的女人。”凌隽说。

“那可说不准,也许我本来就是那种人呢,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人不犯我不犯人,谁要是对我狠,我也得对他狠,如果对我的对手不够狠,那就是对我自己残忍。”我说。

凌隽捧着我的脸,盯着我的眼睛,“你以后,不会也对我狠吧?”

“前提是你不要欺负我,不然我就有可能对你狠。”我说。

“你威胁我?”凌隽说。

“是又怎么样?难道你还真打算欺负我?”我说。

“怎么会,我疼你还来不及。”凌隽又笑了。

他很少笑,但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