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反咬/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大娘就叫派管家过来让我和凌隽过去一起用早点。

昨晚的事动静那么大,大娘肯定知道我和凌隽都被惊动了,我们作为凌家的一份子,她当然得对我们作一些说明,她毕竟是凌家的大家长,随便让医院的人来家里抓人,怎么也得解释一下。

我和凌隽都心不在焉地喝着粥,谁也没有说话。

“昨晚的事,你们都听到了吧,有什么要说的,你们直接说出来好了,不用憋在心里。”欧阳菲说。

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喝粥,这事我准备不发表意见,严格来说,我现在都不能算是凌隽的妻子,这是凌家的事,我不发表意见是自保最好的方式。

“我昨晚睡得很沉,发生什么了?”凌隽抬起头说。

欧阳菲冷笑了一声,“你们倒真是一个比一个会装啊,那我来说吧,你二娘犯了毛病,我让医生把她接走了。”

“二娘生病了?什么病啊?那我现在去看看她,她在哪家医院?”凌隽继续装。

“她精神有问题,昨天晚上竟然持刀闯进我的卧室,要不是我闪得快,她都要了我的命了。所以我让精神病院的杨院长把她接走了,治疗一阵,等病情稳定下来之后,再把她接回来住。”大娘说。

“哦。”凌隽应了一声,继续喝粥。

“你没什么看法?”大娘问。

“我不了解情况,没看法,那我要不要去看看二娘?”凌隽说。

“不行,集团那么多的事务需要你去处理,你怎么能去做私事?现在马意精神错乱,胡话连篇,谁也不许去见她!我已经和杨院长说过了,不接受任何人的探视。”欧阳菲说。

“哦,知道了。”凌隽说。

“秋荻,你为什么不说话?”欧阳菲忽然问我。

“啊?我也不知情,不好发表意见,我都听大娘的,大娘让我去看,我就看,大娘不让我去看,我就不去。”我赶紧说。

“你前两天不是和马意走得很近吗?你怎么会没看法?你嘴上说没看法,其实心里想法很多吧?”欧阳菲冷声说。

我心想老妖婆到底想说什么?我都不吭声保持沉默了,还不放过我?

“我没有和二娘走得近啊,她是长辈,她有时要到别院里和我说说家常,我当然也得和她聊聊不是,我总不能赶她走的,现在知道她患了病,我心里也一阵后怕,幸亏当时她没伤害我。”我说。

“秋荻,你可不要骗我,这凌家内部发生的事,不论是什么事,可都瞒不过我的眼睛,你骗不了我的。”欧阳菲阴沉沉地说。

“我没什么事瞒着大娘,真的。”我心里有些虚。

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欧阳菲气场确实很强大,这么多年大家长的位置上积累下来的霸气,确实能镇得住这家里所有的人。

“马意那个疯婆子,是不是和你说了一些所谓的秘密?”欧阳菲穷追不舍。

既然她穷追不舍,那我也只有面对了,我还有一种担心,那就是马意在被抓之前,已经对欧阳菲说过她告诉了我一些秘密,包括凌锐不是欧阳菲亲生子的秘密,要知道马意也不是什么好人,她或许会把我搬出来,说我也知道了秘密,所以要欧阳菲不要轻易动她,如果情况是这样,那我现在装我什么也不知道,那欧阳菲心里就对我起恨意了。

我如果明明知道的事情却假装说不知道,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故意有保留,欧阳菲下一个目标,说不定就是对付我了。

事到如今,我不如索性赌上一把!

“其实二娘还真是对我说了一个秘密,不过她精神错乱,说的话倒也不算数,我也只是当听一个笑话来听。”我说。

“什么秘密?”欧阳菲盯着我问。

“二娘说,大哥不是大娘的亲生子,说大娘本来就不能生育,大哥是从别处领养来的,她还说,还说……”

我说到这里,故意停住,观察着欧阳菲的脸色。

欧阳菲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由此看来,马意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凌锐果然不是凌家的孩子!

“那个疯婆子一派胡言!我就知道她成心想搞乱凌家!这个女人真是恶毒,竟然这样造谣!她还说什么了?你都全部说出来!”欧阳菲怒不可遏。

我装着很害怕的样子,放下手中的粥,惊恐地看着欧阳菲。

我必须得装得害怕,我越害怕,欧阳菲越安心,我要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强大,那就是把自己往欧阳菲打击对象的行列里推。

“我还是不说了,反正二娘精神有问题,说的都是胡话,不说也罢。”我紧张地说。

“让你说你就说,你既然都已经听了,你要是不说出来,那你心里还是会想着!到时你在我这不说,在外面去乱说,那还是会损害凌家声誉,会损害美濠利益的!”欧阳菲说。

“我不会出去乱说的,请大娘相信我。”我说。

“让你说你就说!这些妖言还是如实地说出来为好,不要憋在心里,你说出来,我自然会解释清楚,总比你们憋在心里瞎猜的好!”欧阳菲吼道。

“好吧,二娘还说……还说凌隽的母亲也是你害死的,她说是你逼死了凌隽的母亲。

我这话一出口,连凌隽都惊住了,吃惊地看着我。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继续低下头喝粥,他肯定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大胆,敢这样直接试探欧阳菲。

欧阳菲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气得手都在抖,也或许她不是气的,只是紧张,凌隽就在眼前坐着,不管她欧阳菲有多强大,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前讨论他的杀母仇人这样的事,风险还是很大的,恐怕她也担心凌隽会暴怒之下掐死她为母报仇。

“我都是听二娘乱说的,我也知道这都是胡话,当不得真的,所以我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大娘让我说,我也不敢不说……”我装着很害怕的样子。

“这个马意还真是疯得厉害,这样的话也敢说!我告诉你们吧,她说的还真不是胡说!不过她说的都是她自己的事,她才不会生育,凌坚并不是她亲生儿子,她从来就没有为凌家育过一男半女!而且阿隽的母亲就是她逼死的!”欧阳菲说。

这一次我和凌隽都没有说话,欧阳菲这样反咬马意,我们倒也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现在马意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说出来的话不能算数,但欧阳菲是凌家的大家长,说话都管用,她要反咬马意,这是很平常的手段,没什么高明之处。

“怎么?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欧阳菲喝道。

她可真够绝的,反咬马意的话,还要逼迫我们相信?

“那是你们上一辈的事,我们就不过问了。”凌隽冷冷地说。

“阿隽,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相信马意那个疯子的话,认为是我害死了你母亲?”欧阳菲说。

“大娘,我妈死的时候我还小,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就算是我妈是跳海死的,我也只是听人说的,我完全都不知情,所以我不想去过问那些往事,那些事都过去了,现在去提,除了增加仇恨,毫无益处。”

凌隽说话很得体,一点也不会让欧阳菲怀疑。

“可是这是原则问题!你听到这样的消息,如果我不解释清楚,你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会记恨于我,我说的是实情,凌坚真的不是马意的儿子,我有领养证明,还有亲子鉴定报告证明,甚至凌坚的亲生父亲我也知道在哪儿!这些都是铁证,我现在就给你们看凌坚的领养证明!”

欧阳菲说着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去取什么东西。

“不用了!大娘,我们相信你的话。”凌隽说。

“你真的相信?”欧阳菲一脸的怀疑。

“真的相信,大娘说的肯定是真的,我相信大娘不会骗我们。”凌隽说。

“好,相信我就好,至于你母亲的事,也是马意干的,那年你爸到缅甸办事去了,马意一直嫉妒你妈得宠,所以马意就把你妈骗到海边,然后将她推下了海,我派去跟踪的人本来想救下你妈,但还是晚了一步,后来你爸回来之后,马意就骗你爸说是你妈自己想不开跳的海,我说的都是事实。”欧阳菲说。

“那我妈的遗体呢?”凌隽问。

“没有找到,后来我派人四处找,但是风大浪急,大海茫茫确实也不好找,一直没有找到,这件事我也一直很内疚,你妈和我姐妹一场,最后让她尸骨无存,我也觉得对不起她。”欧阳菲说到这里,竟然还挤出一滴泪来。

这演技确实精湛之极,还能有鳄鱼泪,真是不容易。我都心里佩服。

“这么说,二娘今天会患病,也是她遭的报应,真是活该。”凌隽说。

凌隽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会相信欧阳菲的话,凌隽的母亲已死,他爸失踪多年,马意又被关进精神病院,当事人只有欧阳菲一个人,她当然可以信口雌黄了,凌隽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轻易相信,他现在装着相信,不过是应付欧阳菲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