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不死心/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菲的手段真厉害,把马意拿下之后,马上就搬出一套方案来善后,不但不让我们质疑她,而且还要让我们恨马意。

如果马意真是逼死凌隽母亲的凶手,别说是她进了精神病院,就算是她死了,我们也不会同情她。

欧阳菲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所以她硬生生地把凌隽母亲的死加在了马意的头上。

不过,也或许欧阳菲说的真是事实,马意也不是什么好人,从以前她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她也是狠毒的人,说她逼死凌隽的母亲,绝对是有可能的。

现在最难过的,恐怕还是凌隽,不管他母亲到底是谁害死的,那都说明她母亲不是自杀,而是让人逼死的,而且眼前的欧阳菲有可能就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但他却要装着若无其事,他内心何等煎熬,可想而知。

但他表现得很好,还是那样若无其事,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现在心里肯定是翻江倒海。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血性男儿,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他只是为了顾全大局,强行隐忍。

“阿隽,以前我没保护好你母亲,那是我的过错,以后我会保护好你,我会视你为己出,只要你好好辅佐你大哥,我保证你在美濠集团一直都是二号人物,职位肯定不会低于高级副总。”欧阳菲说。

这是要招安了,欧阳菲又开始玩手段了。不过她在凌隽面前玩这些小手段,那实在是小儿科,凌隽根本不会上当。

“谢谢大娘,我其实一直也视大娘如亲娘一般,大娘的事就是我的事,集团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会尽力做好。”凌隽说。

“一会你通知公关部门,在澳城开一个媒体见面会,你亲自宣布马意患病的消息,与其让狗仔队捕风捉影,不如我们自己挑明了说,以免外界胡乱的猜测损害到凌家和美濠集团的利益。”欧阳菲说。

这一招可真狠!

她自己让医院的人来抓人,现在却让凌隽出面去对外公布,前一阵凌坚才出了事,现在凌坚的母亲又进了精神病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凌家内斗的结果,现在由凌隽出面去说这件事,那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件事是凌隽做的,所有舆论的矛头都会指向凌隽!

股东会召开在即,凌隽一直隐忍,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卷入负面新闻之中,现在欧阳菲却要把他硬推向台前去承担马意事件的负面影响,真是太恶毒了,这样又打击了马意,同时又让凌隽受到影响,让外界一直认为凌隽就是一个斗兄长斗小妈的无耻之徒,凌隽到时能不能选上总裁,那就难说了。

欧阳菲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一石二鸟她玩得比我娴熟多了,我和她比,确实太嫩了。

我真想跳起来把手里的粥碗砸在老妖婆的身上,但我还是忍住了,我看了一眼凌隽,他还是面无表情,喝完碗里最后一口粥,放下了碗。

“好,我到公司后就召集公关部门开会,让他们先在内部把这件事向员工说清楚,让这件事不要在内部造成不良影响,然后我再召开媒体见面会,把消息发布出去。”凌隽说。

欧阳菲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恐怕她也没想到凌隽会回答得这么痛快。

她笑得很得意,“阿隽顾全大局,确实是个人才,以前大娘没有重用你,真是我的过错,要是你早点到美濠工作,也许美濠今天的现状就会好很多。”

“谢谢大娘夸奖,我也只是尽力做好份内之事,至于说能力很强这样的话,我还真是不敢自夸,天道酬勤,我努力工作,那当然会有一些小小的成绩,也靠大娘指挥有方,美濠才能持续转好。”凌隽说。

“好了,咱们娘俩就不要相互吹捧了,你们上班去吧,今天我就不去公司了,马意的事折腾得我很累,我得休息两天。”欧阳菲说。

这个老妖婆,她自己要休息,却把凌隽推向风口浪尖,承受外界的抨击,真是可恶之极。

走出主厅,我和凌隽回到别院去拿文件,凌隽还是没事一般。

“你真的要替老妖婆去挡箭?你要是去出席媒体见面会,那不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你?”我说。

“没事。”凌隽淡淡地说。

“没事?怎么会没事?你亲自公布了二娘患精神病的事,外界马上就会把这件事和前一阵凌坚的事结合起来,这白痴也能看得出是内斗的结果,人家会说你斗了兄长去斗小妈!”我说。

“不会的,影响会有一些,但不会很大。”凌隽不慌不忙地说。

“怎么可能?凌家的二太太忽然就进了精神病院,在澳城这样的小城市那就是大新闻了,怎么可能会影响不大?你糊涂了么?股东大会就要开了,你现在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黑,这种负面影响会直接影响到后面你角逐总裁之位的!”我有些急了。

“没事,大娘刚才对我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吧?她说要让我把二娘患病的消息给发布出去,这是她的原话吧?她只是说把二娘患病的消息发布,可没说要把二娘患的是精神病的消息发布出去啊?凌家又不是二娘当家,二娘生病的事严格来说只是家事,没必要过多地解释,我只是说二娘生病就行了,谁不会生病啊?二娘生病一事,根本不会有多大影响。”凌隽说。

“可是,大娘的意思明显就是要你说二娘患精神病的事,你要是不说,她怪你怎么办?”我说。

“你放心吧,我今天通知到场的媒体,我会让云鹏给他们两样东西,一样是澳元,一样是子弹,我会让他们按我的意思去报道,绝不会让他们胡写乱报。”凌隽说。

“可是他们要是不听你的话怎么办?”我说。

“我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经营,在澳城媒体界也有了些人脉,我今天通知来的媒体,都会是我搞得定的媒体,利益加恐吓就行,他们只是记者,不是不要命的亡命徒,他们肯定会选择收钱,今天媒体见面会大娘肯定会安排眼线在现场,我会把该说的话说了,至于记者们为什么不报道,或者说报道出来为什么没杀伤力,那我可以装不知情,再说了,大娘也不希望这事闹得有多大吧?闹得太大,是会对我有负面影响,可她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对不对?”凌隽说。

“原来你早有对策?”我笑着说。

“我每天那么努力地在集团里工作,当然也不是傻干活,我现在在集团内部已经有自己的人脉和势力了,我正在慢慢地强大起来,最终我们会战胜所有的人。”凌隽说。

“好,我相信你,你是最好的。”我抱着凌隽说。

“别腻了,上班去吧。”凌隽亲了我的额头一下说。

正如凌隽说的那样,凌隽虽然在媒体见面会现场说了二娘生病的事,但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因为是小型媒体见面会,也没什么大事发生,所以没有直播,后来不管是在电视台还是在网上播出的视频,都是经过剪辑的,有些关键性的东西,并没有播出来,结果就把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

媒体时代对舆论的控制重要性可见一斑。看来凌隽这一阵在集团的努力工作确实起到了很大好的效果,不但在集团内部树立了自己的威信,而且还在媒体界也建立了自己的人脉,他是有卓越才能的人,我就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

凌隽在集团的威望越来越高,自然也越来越得到董事们的认可,集团内部已经有人在传,年后的股东大会,董事局有可能会选凌家的四少爷作为美濠集团的新一任掌门人。

这消息虽然是好消息,但现在传出去太早了。

凌隽有可能当上总裁的事,无疑是欧阳菲最担忧的事,现在凌隽在集团内部威望有所升,所以凌隽处处低调,就是不想风头太盛引起欧阳菲的警觉,现在又传出这样的消息,表面上是好事,但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传出这样的消息对凌隽有害无益。

这样的消息传到欧阳菲耳里,肯定会让她恼火,她恼火的结果,那当然就是向凌隽发难。

果然,晚饭的时候,欧阳菲向我们出具了一份证明,凌坚的确是领养的证明,这让我们非常惊讶,我们不是专家,所以无法识别文件的真伪,单从纸质的发黄程度来看,是有些年月了,看起来像是真的。

“这些文件你们也看到了,我说的没错吧,不会生育的是马意,不是我,凌坚才不是凌家的子孙,这么多年我一直包容他们母子,但马意这个贱人却不识好歹,儿子在韩国犯了事,现在母亲还要闹事,真是该死,阿隽,现在外界对我们凌家评价很不好,所以你一定要出面澄清一下。”欧阳菲说。

那件事明明是凌隽压下去了的,现在却偏偏说外界评价不好,要凌隽去澄清一下,这分明就就是要凌隽去把这事捅出来,然后让人认为凌坚母子是凌隽害的,然后让凌隽的威望受损。

不打击到凌隽,她还真不死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