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葬礼惊魂/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文刚在离开凌家的时候,也没能从我嘴里问出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

我仔细回忆了一遍自己对警察说的话,感觉应该没有说错什么,就算是今天的谈话都录了音,日后要是二娘的案子真的查清楚了,凭今天的谈话也不能说我作了伪证,因为我几乎没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所说的话或是模棱两可,大多是绕过事实,说些打擦边球的话。

总的宗旨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情,一切都与我无关。

警察当然是不满意我的配合的,不过他不满意也没办法,要是他满意了,那欧阳菲就不满意了,警察不满意没关系,要是欧阳菲不满意了,那我就惨了。

三天以后,马意的葬礼在墓地举行。

已经是深冬,但澳城的天气却还是那样暖暖的没有太冷,天气还很不错,阳光明媚,葬礼上一点萧杀肃穆的气氛都没有,也许二娘内心阴暗一生,在最后送别她的时候,老天也让她阳光一次吧。

葬礼上我哭了,当然不是为了二娘而哭,而是一到葬礼现场,我就想起了爸爸和妈妈,妈妈的死因至今还是一个谜,而我又流落异乡,身处葬礼这样的情景,想起自己命运多舛,心里难过,真落泪了。

出席葬礼的大多是凌家的至交和商务上一些重要的合作伙伴,二娘毕竟是凌家的二家长,很多人看在凌家的份上,都会来参加葬礼,到现场的人很多。

雷震海和尚云鹏竟然也参加了葬礼,尚云鹏一直紧挨着凌隽,而雷震海一直紧挨着我,凌隽认为葬礼上有可能会出现危险,特地让他们两人过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欧阳菲由管家玫姨搀扶着,作出了悲痛欲绝的样子,她是大家长,葬礼上她当然得代表凌家致词。

“我很伤心……”欧阳菲说完半句,装着说不下去的样子,她演得可真像,马意的死,就算是所有的人都会伤心,恐怕她都不会伤心,因为马意死了,就没人知道凌锐不是她亲生儿子的事了,完全消除了她的心头大患。

“夫人不要太难过,请节哀。”有来宾出声安慰。

“谢谢大家,今天我们在这里一起凭悼我那可怜的妹子,她和我嫁入凌家多年,先生失踪以后,我和马意妹子艰难地撑起凌家,撑起了美濠集团,她含辛茹苦任劳任怨,好不容易保住了先生留下的基业,看着孩子们慢慢长大,本以为可以安享晚年,却没想到她却得了那病……呜呜……”

欧阳菲该说的场面话应该是都说完了,只有继续装伤心了。

凌隽走上台,示意管家扶欧阳菲下台。

“大娘伤心过度,请大家见谅,谢谢各位来悼念二娘,也谢谢大家对凌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明天下午,请各位来宾到美林酒店参加凌家的答谢宴,也请众亲友节哀,相信二娘在天堂会得到快乐健康。”凌隽说。

“放屁!你们这群人渣,是你们害死了我妈!”

一声大喝传来,声音极为熟悉,我回头一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来的人竟然是凌坚!

他不是在韩国被关押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脑子里轰的一声。

我想凌隽肯定也很惊讶,不过他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还是面无表情。

“凌隽,你这个白眼狼,竟然害死我妈!”凌坚继续骂。

“二哥你恐怕有些误会,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二娘的死与我无关,今天众多宾客在场,你不要胡闹让大家看笑话。”凌隽说。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话?齐秋荻那个臭女人用计将我骗到韩国去,想把我困死在韩国?没那么容易!我今天就打死那个女人,为我妈报仇!”

凌坚说着,向我逼了过来,来凭悼的宾客一阵骚动,却没有人站出来劝阻,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何况事不关己,都不想趟浑水。

雷震海挡在了我的前面,跟在凌坚背后的人则是向凌隽扑去,他虽然戴着墨镜,但我还是能认出他,他就是前一阵在酒店里装服务生的铁老三,也就是以前在万华的兰香会所里逼我签字的人。

他果然是凌坚的同伙。

尚云鹏像狼一样扑向了铁老三,铁老三掏出了枪向凌隽瞄准,尚云鹏挡住了铁老三的瞄准路线,枪响了,尚云鹏身却并没倒下,没等铁老三的第二枪开出,他飞身一跃,整个人扑在了铁老三的身上,然后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声,这一枪显然又击中了尚云鹏。

然后就是一声惨叫,这惨叫不是尚云鹏发出,而是铁老三,尚云鹏手里的匕首钉在了铁老三的右臂上,铁老三的枪已经脱手。

这边凌坚不是雷震海的对手,被雷震海飞起一脚踢在胸口,又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凌坚毫无反抗之力,被雷震海打翻在地,一只脚踩了下去。

尚云鹏拾起铁老三的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铁老三还是一脸的凶狠,毫不畏惧:“你有种就开枪打死我!”

“你他妈以为我不敢?”尚云鹏狠声道。

“住手。”凌隽发话了。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回头我再向二哥解释,今天的事,让大家见笑了,凌家一切如常,美濠集团也一切如常,请大家放心。”

关键时刻,凌隽还得保持镇定,因为在场的宾客太多了。

“隽少爷,你们兄弟内讧,不要影响公司的生意才行啊。”一个中年男子说,这人要不就是公司的高管,要么就是美濠的合作伙伴了。

“请大家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公司,凌家也没有内讧,只是有坏人在使坏,所以暂时有些误会,请大家放心,我们会很快处理好这些事情。”凌隽说。

“那好吧,希望你们自己能处理好,大家都散了吧。”说话的是炳叔。

在炳叔的带动下,宾客们慢慢散去。

凌隽向我走了过来,“秋荻,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说。

“二哥,这事有误会,你回来就好,我会向你慢慢交待清楚。”凌隽说。

凌坚没有说话,他衣袋里的手机在响,他拿起电话接听,然后拿着电话走向我:“有人要你接电话。”

我一愣,心想谁会打他的电话找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接听,凌坚突然掏出枪来,顶住了我的头。之前当着众人的面,他没有亮枪,现在却忽然掏枪了。

“二哥,你冷静一点,不要冲动。”凌隽还是面无表情。

“都他妈不要动,动我就就打死这娘们,凌隽,这女人我暂时替你接管了,你去写一份文件给我,写清楚自动放弃继承凌家所有的产业,一分钱也不要!”

“二哥,你放开秋荻,我答应你,凌家的财产来我一分钱也不要。”凌隽冷声说。

“不行,我要你正式写的文件,然后交给律师保管,我不相信你口头承诺的话!”凌坚喝道。

“二哥,你是不是被人利用了?是不是有人把你从韩国弄回来对付我,你之前没有亮枪,现在却掏出枪来,是不是电话里的人要你这么做的?”凌隽说。

“你少废话!凌隽,你这个白眼狠,你口口声声说不要凌家的一分财产,但事实上你一直都惦记着凌家的产业,你赶紧去写文件,现在就去写,你把文件写了,我就放你的女人。”凌坚说。

“凌坚,放开小齐,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弄死你!”雷震海吼道。

“滚,这是凌家内部的事,哪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出来说话,你给我滚!”凌坚吼道。

“凌坚,我刚才好心放你一马,没想到你还是执迷不悟,你有种冲我来,不要为难一个女子!”雷震海说着一步一步向凌坚移了过来。

“你再往前走,我就打死她!”凌坚吼道。

“二少爷,你太激动了,你要是打死了人,那你肯定也活不了,你还想要凌家的财产?你太不理智了。”尚云鹏提着枪走了过来。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个女人害得我差点死在韩国,我今天就打死她,你们以为我不敢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是敢杀人的!我杀过人!”凌坚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我相信他真的有可能会开枪打死我,他好像已经失去理智了。

就在尚云鹏吸引凌坚注意力的时候,旁边的雷震海忽然一把抓向了凌坚手里的枪,他抓到的是枪口,他的手很大,一把握住了凌坚的枪口,枪响了,雷震海抓枪的左手一下子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雷震海右手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凌坚的左眼上,凌坚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王八蛋,我灭了你!”尚云鹏的手里的枪指向了凌坚的头。

“云鹏,不要,你不能杀人!杀了人你就完蛋了,他是有人指使来的,不要上了幕后人的当!”凌隽说。

凌隽说的很对,凌坚明明是在韩国被抓,却忽然被放出来了,幕后肯定有他的同伙动用了非常厉害的关系才能把他给弄出来,弄他出来,就是为了让他来斗凌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