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医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现在怎么办?”尚云鹏问。

“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和震海先去治伤。”凌隽说。

“我没事,隽哥,我一直觉得在澳城不安全,我在里面穿了黑市上买来的避弹背心。”尚云鹏说。

江湖人就是不一样,能闻到还没出现的危险,竟然提前穿了避弹背心,真是厉害。

最惨的是雷震海,他为了救我,手心挨了凌坚那一枪,血肉模糊,我看了都觉得疼。

他的左手,怕是废了。

“震海,对不起,害你为我受伤。你的手……”

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和我萍水相逢,为了救我竟然让他落下残疾,我心里又感动又内疚。

“没事呢小齐,我用一只手换你一条命,值了,我本来也不会冒然出手的,只是我看到这王八蛋眼里有了杀机,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只好出手了。”雷震海说。

确实,我当时也感觉到凌坚确实是动了杀机了,要不是雷震海出手,他真的有可能会开枪打死我,他情绪已经失控了。

警笛声传来,警察到了,来得这么快,应该是早就有人报警了。

在凌隽的要求下,警察同意让雷震海先去治伤,我们本来也是属于正当防卫,并不是我们主动攻击别人,我和凌隽到警察局录了口供之后,马上就可以离开了,凌家是澳城第二大家族,警方当然也得给些薄面。

从警局出来,我想着在墓地发生的事,还是不禁后怕,身体还是会发抖。

凌隽搂住我的肩膀,“别怕,没事了,我们去医院看震海。”

来到医院,雷震海的兄弟已经将医院团团围住,我一直以为雷震海只是一个小混混,没想到他手下竟然能调动这么多人。

医院的工作人员正在和他们交涉,他们这么多人,当然是影响到了医院人员的正常工作。

“你们能不能退到外面去,你们这么多人挤在医院里,还让不让我们工作了?这里是公共区域,不是你们黑社会耍威风的地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妇女用当地方言大声骂道。

我在澳城呆了也有些日子了,所以还是听得懂一部份当地方言。

“八婆,你给我滚蛋!我们大哥受伤了,我们不保护好他,他会被坏人所害,你懂吗?我们走了,难道你来保护我们大哥安全啊?”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喝道。

“保护安全有警察,你们这些混混在这里不走,影响我们的工作,还不让人说了?”那女的被骂,也是气得不行。

“警察有个屁用!警察要是有用,那我大哥的手也不会被打烂了!滚蛋吧你,你再啰嗦,我们把你这医院给拆喽!”另外一个染着黄头发的混混说。

“你们……”工作人员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秀才遇上兵,有礼也说不清了。

“兄弟们先退到外面去吧,留下几个人在这这里就行了,这么多人在这里堵着,确实影响医院的正常工作,医院是治病的地方,耽误了治病那就是害命,兄弟们都是义气的人,不要让人家说我们混混不讲道理,都退出去好不好?”凌隽说。

“是隽少爷啊?你没事吧隽少爷?你是来看我们大哥的吗?”那些人都认出了凌隽。

“是啊,我是来看震海兄弟的,大家听我一句劝,都先退出去吧,现在警方还在查这件事,如果你们在这里影响了医院的正常运作,到时警方要是给你们大哥乱扣一个聚众闹事的罪名,那就不好办了,兄弟们以大局为重,先退下好不好?”凌隽说。

“好吧,既然隽少爷发话了,那我们就先退出去吧,隽少爷,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让那些混蛋伤害到你。”一个兄弟说。

凌隽是雷震海的生死兄弟,雷震海的这些兄弟当然也视凌隽为大哥了。

“谢谢兄弟们关心,我会注意的,回头再请大家喝酒,先退出去吧。”凌隽说。

那个女工作人员见凌隽几句话就把那些混混给遣散了,走过来看了看凌隽,“你就是那个凌家的四少爷?”

“我是,有何指教?”凌隽冷冷地说。

“你堂堂的大少爷,怎么会和这些混混搅和在一起?这些人一点道理都不讲,你告诉他们,以后要再敢来医院闹事,我就报警抓他们。”那工作人员说。

这人可真不识好歹,凌隽明明是帮了她的忙,她不但不感谢,反而教训起凌隽来了。

“他们没可没走远,就在医院外面呢,你自己去对他们说吧,如果你不想走路,我把他们叫进来让你训话?别动不动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凌隽冷冷地甩下两句,转身向病房走去。

“你……”那工作人员在背后气得跺脚。

“大姐,你还是消停一下吧,那些混混可不讲道理,你再啰嗦,我让他们对付你,你以后恐怕就别想过安生日子了。”我也忍不住凶了那个死女人一句,这才跟着凌隽走了。

雷震海伤得那么重,在病房里却没闲着,身边围着两个护士,正在兴高采烈地聊着什么。

这人真有意思,都这样了还没忘记泡妞。

那两个护士一看到凌隽,似乎圆珠子都不会转了。

“他是凌隽!他真是四少爷凌隽,他比电视上要帅!”一个护士尖叫道。

我很是无语,又是一个花痴。

“我就说凌隽是我哥们,你们现在信了吧?”雷震海得意地说。

从他这句话,大概可以分析出他们刚才在聊些什么内容了,无非就是雷震海又在显摆他和凌隽是兄弟什么的了。

那两个护士横着竖着看了凌隽许久,然后把眼光投到了我的身上。

经过在墓地的一番惊魂,我承认我的状态很不好,形象上当然也不会很佳,那两个护士看到我,脸上立刻写满鄙视,那意思似乎在说:“凌隽身边的女人可真不怎么样。”

我懒得理她们,走过去问雷震海:“震海,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就说短时间内这手恐怕是不能用了,不过经过手术,也许还是能恢复八九成的,你放心吧,我一只手一样能打架。”雷震海满不在乎地说。

他越是装得无所谓,我心里越是内疚。

“都怪我防范意识太弱了,没有注意防备,所以才连累了你。”

我想着雷震海以后那一只手恐怕会废了,就很想哭,一个混混,如果是废了一只手,那他以后要想再混下去,恐怕很难了。

他虽然装着不在乎,但废了一只手对谁来说都是大事,他又怎么可能不在意,只是他生性豁达,所以还是乐呵呵的。

“我们有事要谈,两位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尚云鹏冷着脸对两个护士说。

尚云鹏不像雷震海那样喜欢和女孩子搭讪,他从来都是一副又臭又硬的样子,虽然他其实也长得很帅。

“你谁啊?板着个脸,人家隽少爷还没说话呢。”一个护士嗲着声音说。

“两位先出去一下,我们真有事要谈。”凌隽说。

“那好吧,你看人家隽少爷说话多客气,哪像你,哼!”一个护士鄙夷地对尚云鹏哼了一声。

尚云鹏一点反应都没有,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

“阿隽,你们不是说把凌坚给弄到韩国去了吗?怎么今天会突然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震海问。

“我也不清楚,我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利用关系把凌坚给捞出来了,目的就是让他回澳城和我们作对,这件事我确实是没预料到有这种情况发生,连累你受伤,真是抱歉。”凌隽说。

“我受伤那倒是小事,反正又没死,只是是什么人如此神通广大,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能把凌坚给捞出来?”雷震海说。

“我昨天看了新闻,好像是内地几个市的领导组成考察团在韩国考察,落脚的城市正是凌坚被关押的城市,我想会不会是那里面有人认识凌坚,所以动用了外交手段把凌隽给捞出来了?”凌隽说。

“不可能吧?凌坚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吗?能让那些政客为他服务?”雷震海说。

“很难说啊,凌坚的手下铁老三就曾经在万华出现过,而且还亲自参与了胁迫秋荻交出股份的事,可见凌坚在内地确实是有帮手的,这年月有钱能使鬼推磨,内地贪腐官员很多,只要舍得花钱,要建立关系并不难,而且美濠本身在内地就有一个事业部,凌坚长期在集团身居要职,能动用一些那方面的资源也不奇怪。”凌隽说。

“不对,凌坚被关押起来,他怎么知道内地有官员到他在的城市考察?他如何能联系得上那些官员?”我说。

“所以这里面还有另外一方势力在起作用,这个人肯定知道澳城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二娘过世的事,所以他才想办法让人把凌坚捞出来,凌坚一但出来,肯定会因为因为我们把他骗到韩国的事而要找我们报仇,这样凌家的内乱就不可避免了。事实上现在也达到了这样的效果。”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