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认可/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濠的新闻发面会一般都是由集团的公关部门来筹办,由集团的新闻发言人负责发布信息,但这一次事关重大,欧阳菲都亲自出席,自然影响会很大,澳城的各大媒体都会到场,我陪同欧阳菲一起出席,那也算是为我的身份正名了,虽然凌家儿媳妇这个头衔我并不感兴趣,但是凌隽的媳妇这个身份我还是需要认可的,不然我就一直被边缘化,一直处于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处境。

所以我内心其实很看重这次新闻发布会,我要盛装出席,不要求惊艳全场,至少不会让凌隽丢脸,别让外界认为我配不上凌隽。

虽然作了精心的准备,但面对那么多的摄像机,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慌,大场面不是没见过,但这样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会被抓拍的场面,确实是从来没经历过,而且众所周知,记者们抓拍往往不会拍你好的一面,他们会拍你看起来最不堪的一面,你要是某个举止不够得体,第二天出现在媒体上的准是那张最不得体的照片。

面对记者们的摄像机和闪光灯,我真是有如履薄冰的感觉。生怕自己说错话,这样的场合,一句话也不能说错。

走到我的位置上坐下,按之前的安排,今天因为说的是凌家的私事,所以集团的新闻官不出面,现场由我来主持和安排记者提问,而我自己本身又是当事人,也是被记者提问的对象,所以今天任务非常的重,我会是全场的焦点。

强装镇定,拿起了话筒,我不习惯像领导一样坐在位置上对着话筒说话,我习惯手持一个活动的话筒,这样我可以不那么僵硬地保持一个姿势说话,我可以通过姿势调节让自己更自然一些。

“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到场今天的发布会,首先请凌家的大家长,我的大娘欧阳菲女士向大家说一下今天要发布的主要信息,然后我们会接受各位媒体朋友的提问。”我说。

欧阳菲气场强大,扫了全场的记者一眼。

“今天我要说的事大家可能都已经猜到了,我要说的就是关于凌家二子凌坚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他之前在韩国吸*毒被抓,本来就对凌家的声誉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在他母亲的葬礼上,他竟然开枪伤人,幸亏凌隽的朋友拼死相护,才没有酿成惨剧,大家肯定会认为这又是凌家争权的内斗,为了正视听,我现在正式向大家宣布一件事,那就是凌坚本来就不是凌家的人,他是早年间凌家领养的孩子。”欧阳菲说。

现场有些骚动,这样的新闻,当然还是很能吸引人的,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在澳城风光无限的凌家二少爷,竟然不是凌家亲生的孩子。

欧阳菲举了举手中的文件,“这是当年相关的领养证明,凌坚在凌家这么多年,我一直将他视为己出,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看,我对他用心培养,让他在美濠担任重要职务,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看待,正铎失踪多年,我也从未对他们母女有任何的排挤,但我的宽容却没能感动这只白眼狼,他现在竟然要杀凌家的人,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才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

现场的记者已经小声议论起来,这消息太过劲爆,他们自然兴奋。

“我知道有人会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会有人借题发挥说我这是排除异己,我欧阳菲在凌家当家多年,要排除他们,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我今天说这些,并不是要求所有的人都相信我,我只是要告诉大家,以后如果凌坚打着凌家二少爷的名号在外面行事,后果由他自己负责,与凌家无关,凌家再没有凌坚这么一个成员。”欧阳菲说。

她确实气场很强大,这样的的场合,她还是那么镇定自若,这都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我心里也不得不暗暗佩服,她能这么多年不倒,确实有她的过人之处。

“至于我做了这个决定外界如何置评,我无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凌家自有凌家的规距,我能容忍凌坚这么多年,我自认为已经做到仁至义尽,现在他要和凌家人作对,我作为凌家的大家长,绝不能容忍他损害凌家利益和美濠集团的利益,所以我才这样决定,这是对凌家的人负责,也是对美濠集团所有的股东负责。”欧阳菲说。

欧阳菲的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把她自己很好地塑造成了一个宽容慈祥的大家长形象,不知道内情的,还真会觉得她不容易。

“好了,我大概要表达的就是这些,秋荻是当事人,你也说一下那天葬礼上发生的事情,免得大家以讹传讹。”欧阳菲看向我说。

她说了观点,现在是需要我来提供证据了。

“那天是二娘下葬的日子,我们大家都很悲痛,后来凌坚忽然出现,他说二娘是被我先生害死的,当时宾客众多,我先生说那些事我们回头再向他解释,但他直接就掏枪要打死我,幸亏我的一个朋友拼死相救,我才幸免于难,我的朋友一只手也被打残了,现在还在医院里治伤。”我说。

“齐小姐,你口里说的你先生,指的是四少爷凌隽吗?”有记者抢着问。

“当然是他,我只有这么一个先生,凌家也只有一个四少爷。”我说。

有人发出笑声,气氛稍显缓和了一些,刚才的话题实在太过沉重,调节一下是有必要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隽少爷可是登报申明和你没有关系,这又作何解释呢,难道你们豪门的男女关系是昨天可以没有,今天就忽然可以有了吗?”一个记者尖锐地问。

“大家都知道情路艰难,我们每一个人的感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肯定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波折,我和我先生之间确实是出过一些小的问题,但那只是一段小插曲,相信各位的感情生活也曾经出现过一些小小的插曲吧?如果各位的感情都是一帆风顺的,那我无话可说,只有嫉妒你们了。”我笑着说。

又是一阵善意的笑声。

“不过齐小姐年轻漂亮,确实和隽少爷很相配,我也祝福齐小姐和隽少爷能够白头偕老。那个记者竟然温情地给了我一句祝福。

“谢谢你的祝福,不过今天的主题不是我和凌隽的感情,这些事有时间再和各位一起聊,我们还是回到二哥的事上来,这样的事对凌家来说是一种不幸,我们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得面对,我在这里也表个态,我们全家都支持大娘的决定,我们会一直拥护我们的大家长。”我说。

这话当然是力挺欧阳菲,但如果听的人足够细心,应该能听得出这话里的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这些事其实是欧阳菲的主意。我们只是支持她的决定而已。

“现在凌二少爷与凌家绝裂,那接下来美濠会不会出现很大的人事变动或调整,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广大股民的利益,美濠近期已经风雨飘摇是非不断,是不是意味着美濠将有新一轮的危机?是不是会引发投资者对美濠股票新一轮的抛售?”一个记者问。

欧阳菲看了看我,示意我来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以我的级别,来回答美濠的高层是否有人事变动的问题,着实是不合适的,我猜想欧阳菲之所以自己不回答,是因为她心里也没底,她也不知道美濠会不会有大的人事变动,因为现在很多事都已经不在她的控制范围。

由我来回答,就算是我的答案和以后发生事的不相符,她也不用承担后果,因为话都是我说的。

没办法,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你担心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美濠集团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内部卧虎藏龙人才济济,根本不会因为一个凌坚的离开而会有人才主面的危机,公司会一如往常地正常经营,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美濠前一阵是有了一些小麻烦,但都已经基本解决了,集团将在年后举行全球股东大会,会选出新一任的CEO,自然会有新的气象,美濠集团将会越来越好,股民不但可以不用抛售美濠的股票,还可以再买进一些,明年必然大赚。”我说。

欧阳菲看了我一眼,露出赞许的表情,显然我的回答她还是相对满意的。

“齐小姐好像对美濠很有信心,但事实上美濠集团现在的实际情况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乐观,听说你们在欧洲的项目进展不顺利,资金链都出现了问题,所以才导致韩国的项目暂时停摆,齐小姐的自信虽然是好事,但盲目的自信只会误导广大的投资者,只会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一个记者开始发难。

这个记者看来是大有来头,对美濠集团内部的事这么清楚,恐怕是作了很多功课了。

“我的自信来源于对集团实力的清楚认知,并非是盲目的自信,更没有要误导众多投资者的意思,任何的事物都有周期,经济运行也一样,都会有峰尖谷底,美濠有暂时的小麻烦非常的正常,正是有了这些小麻烦,才倒逼我们内部自我调整来适应市场竞争,我们一但调整完了以后,马上又会焕发青春高歌前行,美濠的未来是好的,这一点,不用我来宣传,广大的聪明的投资者心里都有数。”我说。

这一次,欧阳菲竟然为我拍了拍掌表示鼓励。能让她对我认可,着实难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