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追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鹏,真的有这么严重?”我说。

“当然有了,嫂子,你要相信我,新闻发布会以后,凌坚肯定已经知道欧阳菲把他彻底踢出凌家了,他绝对会愤怒,他会疯狂反扑,他背后的人当然希望他越疯狂越好,所以会怂恿他把事情闹大的!”尚云鹏说。

“你说得那么危险,可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么?”雷震海说。

“亏你还是混黑道出身!这么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他们还没动手,那是因为天还没黑,天一黑动了手,就容易逃跑,我不跟你说了,嫂子,我们马上走,我先护送你离开!”尚云鹏说。

“好,那我们走,可是震海怎么办?我们也不能扔他一个人在这啊?”我说。

“震海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的兄弟们来!我让护士先把你转到其他病房地暂避一下!”尚云鹏说。

就在尚云鹏说话的时候,一个医生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脸上戴着口罩。

医生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些打针用的东西。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并没有佩带工作证,而且,医院里的打针之类的活都是护士在做,哪有医生自己动手的?

“云鹏,这个医生是假的!快拦住他!”我大声叫道。

我的的话还没说完,尚云鹏已经向假医生扑了过去,摁住了他准备往衣袋里掏枪的手,那个假医生也不简单,左膝抬起,狠狠地撞了尚云鹏一下,尚云鹏被撞得弹飞一步,假医生已经摸出了枪。向尚云鹏连开两枪,但我知道尚云鹏没事,因为他衬衫里有防弹背心。

此时雷震海已经扯掉手上输液的针管,从床上迅速滚到地上,躲过了假医生开出的一枪。

没等假医生开第二枪,尚云鹏已经一脚踢中了他的手腕,但这人训练有素,枪并没有脱手,举枪又要射,尚云鹏扼住了他持枪的手,一颗子弹擦着我的耳边飞过,只差一点,我就没命了!

滚在地上的雷震海已经从地上弹了起来,没受伤的手举拳向那假医生砸去,假医生脸上的眼镜被雷震海的重拳砸得连镜片一陷进了他的眼睛,假医生痛得闷哼了一声。

尚云鹏趋机夺过了他的枪,对准了假医生的头。

“不要,不能杀人!”我失声叫道,虽然面对的是歹徒,但我知道尚云鹏不能杀他,一但杀了人,麻烦就大了。

尚云鹏将枪口下移,对着假医生生的腿开了两枪,假医生又痛得闷哼了一声。

“嫂子,快跟我走!”尚云鹏向我招呼。

尚云鹏在前面开路,我在中间,雷震海断后,三人一起冲出了病房。

“下面肯定有他们的人,我们不能用电梯,走楼梯,要快!”尚云鹏说。

医院里的工作人员看着我们从病房里跑出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来要问情况,尚云鹏大叫:“医院里有杀手!请帮我们报警!”

“神经病,医院里哪来的什么杀手?电影看多了吧?”那护士说。

尚云鹏没有理她,扯着我的胳膊向楼梯口跑去,他一直紧贴我身边,我知道他这是要确保我的安全,一但出现枪手,他要保证能用他的身体替我挡住子弹。

还好,楼梯里没有人,我们从楼梯顺利到达了地下停车场。

刚刚钻进车里,电梯里出来了几个大汉,在停车场里四处打量,应该是在找我们。

尚云鹏发动车,向出口驶去。

那些人也赶紧上车,跟了上来。

尚云鹏把车开得飞快,他的车技极好,几次差点与其他的车撞上,但都是有惊无险,我赶紧系上安全带,手扶着车门上的拉手,心里砰砰地跳。

这样的生死逃亡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还是紧张。

车驶出停车场后,后面的白色轿车还是紧追不舍,那车的性能好像比尚云鹏的车性能要好,尚云鹏开的车,是雷震海平时用的一辆普通轿车。

车辆追逐,车的性能至关重要,只有高性能的好车,才能在完成各种技术动作的过程中不会侧翻,车如果不好,侧翻是一个问题,制动也会是一个大问题。

那白色轿车终于还是追了上来,在我们的车尾狠狠地撞了一下。

“嫂子,把头低下!”尚云鹏叫道。

我赶紧把头低下,我知道尚云鹏这是要我防子弹。

第二次撞击又接着来了,这一次撞得更狠,这车本来性能就不好,再这样撞下去,那恐怕得出大问题。

连撞几下之后,后面的车却忽然不继续撞了。

我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心想他们怎么不接着撞了。然后就听到砰砰的撞击声,但我们的车身并没有动,显然撞击的不是我们的车。

这时尚云鹏却哈哈大笑起来。

“撞得狠,好车果然就是不一样,震海,你这破车回头扔了吧,太破得让人无语了,开这样的车,早晚是作死。”尚云鹏说。

“你闭嘴吧,先逃过这一劫再说换车的事吧。”雷震海说。

“我们没事了,隽哥到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说话的时候,我又听到两声砰砰声,我和雷震海都低着头,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尚云鹏说凌隽到了,我这才放下心来,抬起头看了看后面,看到一辆加长型的凯迪拉克正在不断撞击那辆追我们的白色轿车,白色轿车显然和加长型的凯迪拉克不是一个级别,被撞得毫无招架之边,被挤上路中的花台。

“没错,应该是阿隽,我们运气还真好,幸亏他赶到了。”雷震海说。

“肯定是隽哥,毫无疑问。”尚云鹏说。

这时凯迪拉克已经驶到我们的车旁边,我的手机也响了,是凌隽打来的。

“你没事吧秋荻?”凌隽说。

“我没事,我们都没事。”我说。

“那就好,让云鹏把车往警察局开,我在后面断后,开快一些,要在那些人的帮手赶到之前开到警察局。”凌隽说。

“云鹏,凌隽让你把车往警察局开。”我说。

“啊?去警察干嘛呀?我他妈最烦警察了。”雷震海说。

“人家警察也没说要你喜欢他们,现在我们被追击,警察局当然是最安全的地方,今天来的人身手不错,我估计是澳城的黑帮出动了,这事越来越大了,我们得先到警察局报警才行。”尚云鹏说。

“我靠!你想靠警察来保护我们?这几年虽然黑帮的势力慢慢减弱,但依然是澳城的主要力量,澳城的黑帮势力甚至渗透到警界你信不信?警界都有他们的人!你想靠警察来保护我们,简直就是幼稚。”雷震海说。

“你才幼稚,遇事怎么不用脑子的啊,你和我是混混,我们可以和江湖人互相拼杀,谁死谁活没问题,可是隽哥是凌家少爷,他是要接管美濠集团的,你让他和我们一样拼杀?把警察扔在一边不管?他当然得报警了,这样外界知道了他在街上开车与人撞击的事,也会理解为自保,不然人家大肆炒作,那隽哥又会有麻烦。”尚云鹏说。

尚云鹏果然厉害,不愧是凌隽的兄弟,凌隽的一句话说出来,他马上就明白了凌隽心里所想。

“云鹏说得没错,背后怎么相互拼杀那是另外一回事,但场面上得说得过去,不然会影响到凌家的声誉,我们是正当的生意人,不是黑社*会,所以我们得把自己的立场说清楚。不然会让人趁机抹黑凌隽。”我说。

“小齐这话说的,好像我们这些黑*社会有多丢人一样,黑*社会又怎么了?我觉得挺好。”雷震海说。

“震海误会了,不是看不起黑*社会,只是凌隽不能背上涉黑的罪名,不然他就落入人家设置的陷井中了,现在对方让黑帮的人出来搞事,不就是想把这水搅得越浑越好么?我们只有先到了警局报警,这才表明我们是依法自卫,不是参与黑帮争斗,不能让对方有抹黑凌隽的机会,股东大会不到两月就要开了,如果凌隽卷入涉黑的丑闻,谁敢选他做总裁?他如果选不上,那他就没法掌控美濠集团,那前面我们做的那么多事就算是白做了,明白吗?”我耐心解释。

“嫂子你别跟他说,他猪脑子呢,这些道理他想不明白的,他只知道打杀和泡妞。”尚云鹏说。

“你才猪脑子呢,我已经知道小齐的意思了,小齐解释得那么清楚,我怎么会听不明白。”雷震海说。

“你明白就好,你们也知道的,凌隽一直当你们是亲兄弟,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所以他更不可能看不起你们的身份,身份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品质,有些身份显赫的官场人士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但其实背后太多龌龊,像你们这些兄弟虽然贴了混混的标签,但其实都是重情重义的好男儿,所以身份并不重要。”我说。

“嗯,小齐这话我爱听。”雷震海笑道。

(定时十二点有加更,有红包,下次加更2000钻,大家有钻的砸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