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小女孩的阴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别院,雷震海正在接听电话,一脸的焦急。

看他的脸色,应该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震海?”凌隽问。

“阿隽,住在我家里的几个兄弟都被砍伤了,有一个伤势很严重,三义会的人到处在找我,他们放言,就算在澳城挖地三尺,也要将我揪出来活活打死,还说是我挑起的事端,打瞎了他们的人。”雷震海说。

“你什么时候打瞎他们的人了?”凌隽问。

“在医院的时候,那个人装成医生要杀我,我一拳砸在他的眼镜上,好像镜片刺进眼睛了。”雷震海说。

“三义会是什么人?”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三义会是香城三合会的一个堂主在澳城开的分会,是澳城势力比较大的黑势力之一,没想到凌坚竟然会和他们扯在一起。”凌隽说。

“阿隽,我去集合兄弟们和他们拼了,不能让他们继续砍杀我的兄弟。”雷震海说。

“不行!你的那些兄弟虽然也猛,但你们成不了气候,要知道三合会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三义会既然是三合会的堂主所创,自然沿袭了三合会的组织方法,虽然都是黑道,但人家那是正规军,你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要是云鹏的人和他们对抗,我相信至少可以打成平手,但你的人,坦白说我认为你们不是对手。”凌隽说。

“而且现在也不是火拼的时候,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保证隽哥和嫂子的安全,不能和他们火拼,如果我们拼赢了,那有可能会去做牢,那谁来保护隽哥和嫂子?如果我们拼输了,那直接被人给干掉了,其他的都不用说了。”

尚云鹏还是那么冷静,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赞成云鹏说的话,我们现在不能和他们火拼,拼下去不管是赢是输都是卷入江湖争斗,江湖恩怨一但卷入,那将是没完没了的仇怨,现在我完全没有精力卷入那些争斗,我们现在只能守,不能攻,我的目标是要掌控美濠,一但掌控了美濠,什么都好办,现在去和他们拼得你死我活,那正好上了姜尊雄和凌坚的当。”凌隽说。

“可是我也不能不管我的兄弟们吧?那到底该怎么办?”雷震海问。

“兄弟如手足,当然不能不管,先让他们躲进美濠旗下的赌场吧,赌场是澳城主要税收来源场所,是政府主要保护的地方,他们再嚣张也不敢闯进赌场去砍人,现在赌场里反而是最安全的了,这事秋荻给安排一下吧,让崔天华想一下办法,把震海的兄弟们先藏起来。”凌隽说。

“阿隽,这样是不是太窝囊了?我好歹也是出来混的,这样躲起来像什么话?”雷震海说。

“这有什么窝囊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现在手有伤,和他们拼一点胜算都没有,不如索性先忍一下再说,明天大娘会和议员吃饭,她会向议员说一下黑道人士围攻我们的事,看议员能不能向警方施压,由警方出面调解一下,总之现在不能乱动,一动就上了他们的当了,更何况,你的那些人马,和他们斗一点胜算都没有。”凌隽说。

“震海,你就听隽哥的吧,现在真不是拼的时候,我尚云鹏也是出来混的,要说拼我也也不畏惧,只是拼也得有价值,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人拼命,别人的命不珍贵,自己的命总珍贵吧?男人不能怕死,但是要惜命。这并不矛盾。为知己者可死,但不能和渣渣们换命。”尚云鹏说。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我听你们的吧。”雷震海说。

当晚尚云鹏和雷震海在别院的客房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尚云鹏陪着我去上班,我得让崔天华尽快安排一下,让雷震海的兄弟躲进赌场。

事情倒也办得相对顺利,崔天华一听是凌隽的吩咐,马上答应去办。

尚云鹏一直跟着我,凌隽吩咐过,让他必须时时注意保护我的安全,虽然他一直跟着让我有些不方便,但非常时期,我也只好忍一下了。

凌隽吩咐过,只要把事办完,我们马上就得回凌府,哪里也不要去,所以我把事办完之后,马上就和尚云鹏一起走出了公司,有尚云鹏在旁边保护,我相信我是安全的。

走出公司的大门,门口有一个小姑娘抱着一束花等在门口,年纪约八九岁的样子,很是天真可爱,看到我之后,一直盯着我看,似乎是在认人。

“云鹏,那小姑娘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她身边没有大人,是不是迷路了?”我说。

“嫂子不要管那么多事,我们直接上车。”尚云鹏说。

“好。”我答应。

“姐姐,你等等。”那小姑娘用稚嫩的声音向我招呼。

她应该是确定了我就是她要等的人。我本来是不想管的,但听到她叫我,又看到她一副天真的样子,心想一个小孩子也不可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所以我站在车旁边等着小姑娘跑过来。

但我心里有隐隐的不安,这个小姑娘出现得太奇怪,我总觉得好像什么不对。可我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云鹏,我怎么觉得这事不对?”我说。

“我也觉得不对,嫂子赶紧上车,我们走。”尚云鹏说。

但是小姑娘却是迎面跑来,尚云鹏如果启动车,那有可能会撞到她,她手里捧着花,跑得有些慢。

“还是听听她说什么吧。一个小姑娘,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说。

尚云鹏只好又将车熄火。

“姐姐,这是你的花,叔叔让我送给你的。”小姑娘甜甜地说。

“是哪个叔叔让你送的?他说什么了?”我没有接花,只是问她。

“他说,这花里有TNT。希望你会喜欢。”小姑娘天真地说。

“TNT?那是什么?”我脑子飞快地转动。

忽然,我想起了上学时化学课上学过,TNT是烈性炸*药!难道这花里藏有炸弹?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一大束的白荷花里好像确实有一个小的黑色盒子!

“TNT是炸*药,云鹏,这花里有炸弹!”我叫道。

尚云鹏一把抓过小姑娘手里的花,向前狂奔而去:“嫂子快跑!离我远一些!”

他这是要把炸弹带离我的身边!不让炸弹伤害到我!

不管怎么说,这孩子是无辜的,我赶紧一把抱起小女孩,向和尚云鹏相反的方向跑去。

想着炸弹有可能会在尚云鹏的手里炸掉,他有可能会被炸飞,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心如刀绞,眼泪模糊了眼睛。

但我一直没有听到炸弹的爆炸声,我停下脚步,看到尚云鹏正在把花塞进一个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跑。

“云鹏,快跑……”

我的话还没喊完,一辆黑色轿车忽然驶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那个与凌坚一伙的铁老三!

“原来是你!你这个混蛋……”我话还没说完,铁老三一棍子向我的头敲了过来,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捆住手脚,扔在一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一盏白织灯下,有几个男子的正在玩麻将。

我知道自己又被人给绑架了,这是第几次被绑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尚云鹏怎么样了,那炸弹到底炸了没有?如果那炸弹没有炸,那就是对手故意用的计,谎称那花里有炸弹,这样把尚云鹏调开,然后把我给绑了。

如果他们不是利用一个小姑娘来做这件事,我和尚云鹏都不会上当,我们再怎么精明,也不会想到一个天真的小女孩会是他们毒计实施的一环,真是让人防不胜防,江湖险恶如此,竟然连天真的小女孩都被利用来干坏事。

我现在最想听到的消息,那就是尚云鹏没有死,那个炸弹没有炸,或者说那炸弹是假的,雷震海已经为我残了一只手,要是尚云鹏再为我死了,我这一辈子都会内疚。

“你们老大是谁?为什么要绑我来?”我的嘴没被堵上,竟然能说话。

“咦,她醒了呢,过去看看。”一个打牌的说。

那男的走过来,“你不要乱动,我们不会伤害你,你就好好地在这里呆上两天,过两天我们就放了你。”

“你们是谁?是谁让你们绑我的?是凌坚吗?”我说。

“这个我们不能告诉你,我们只保证我们不会伤害你。”一个男的说。

“我知道了,肯定是凌坚,他绑我来干嘛?他一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的,算什么本事。”我说。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不过听说绑了你是为了让凌家四少爷过来,你们豪门的事就是多,我们老大收了钱,所以让我们做事,至于你们到底是闹什么,我们也没兴趣,小姑娘,我们和你无仇,不会伤害你,但你不要让我们为难,你如果哭闹不止,我们就把你的嘴封上。”那人冷冷地说。

我听得出来,他们确实应该是第三方,属于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那一类。他们本身并不在这些恩怨当中,所以他们不会害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