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神秘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然不会哭也不会闹,这样让人绑了的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经验告诉我,我越是配合,就越少吃苦,我如果大哭大闹,他们越会不耐烦,那反而会修理我。

地下室里没有床铺,他们玩麻将累了,就都到地下室的上一层睡觉去了,反正将大铁门一关上,我就算是有翅膀也飞不出去。

想着他们有可能用我来要胁凌隽,我心里就着急,凌隽当然不会不管我,不管这些人提什么条件,只要他能做得到的,为了我他都会去做。

那些人走之前把地下室的里灯都关了,地下室没有窗户,灯一关就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非常的安静,只有换气扇发出的声音。

我在黑暗里努力地睁大眼睛,但还是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实在是太黑了。

想着明天还不知道会经历些什么,我得养好精神应对,于是闭上眼睛,想强行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的事,尽量睡一会。

但这时铁门却忽然传来声响,显然是有人开了锁走了进来,天实在太黑了,完全看不见他是谁,一束手电筒的光在地下室里扫了几圈,最后射在我脸上,刺得我眼睛睁不开来。

那个人向我走了过来。

我心里开始有点紧张了,我是一个女的,现在被绑在这儿,夜深人静,他会不会是想来对我……?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大声叫道。

“嘘!别说话,我是来救你的。”一个男人压低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我又说。

他却没有说话,只是摸索解开了我身上的绳索,“快跟我离开这。”

我当然信不过他,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当然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我怎么能随便就跟他走?

“你到底是谁?不然我不会跟你走的。”我说。

“不管我是谁,你先离开这里总是好的,相信我,我对你没有恶意。”那个人说。

他虽然刻意地压低声音,但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的声音,而且不止听到过一次。

我想看清他的脸,但他要么就把手电筒照向别处,要么就直接关了,并不让我看到他的样子,他这样做,我就几乎可以肯定,他是我认识的人,我一但看到他的脸,肯定能认出他。

“我们认识?”我说。

“不认识。”他显然有些心虚。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我问。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对一个女人下手,用一个女人来要胁隽哥……”

他说得有些急,所以不自觉地透露了他认识凌隽。

既然他怕我看到他的脸,那说明我肯定是见过他,我见过的叫凌隽‘隽哥’的人很多,但大多都是他的兄弟,只是如果这个人是凌隽的兄弟,那他当然不会担心我认出他,除非是他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

我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

“你是阿进!你是在万华时的凌家的管家阿进!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说。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阿进,太……晚了,你还是快点跟我走吧。不然来不及了。”那个人说。

他的语气有些慌乱,他说‘太……晚了’,这句话本来恐怕是叫我‘太太’,因为现在已是凌晨,说‘太晚了’明显不符合此时的场景,我几乎可以断定,他就是阿进!他背叛过凌隽,所以他不希望我认出他。

“你肯定是阿进,我认出你了,阿进,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你当初背叛凌隽是不迫不得已对不对?是谁绑了我?幕后的人是谁?”我问。

“我不是阿进,你认错人了,跟我走吧,再不走恐怕真来不及了。”他说。

“反正你肯定就是阿进,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背叛凌隽,但凌隽一直对我提起你以前的好,他说你救过他的命,就算是你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也不会怪你。阿进,我猜想你是身不由己对不对?你只要告诉我幕后的人是谁,凌隽肯定会原谅你做过的一切。”我说。

“我说了我不是阿进,你走不走?你不走就算了。”他有些不耐烦了。

我想既然他是阿进,那他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他要是想对我怎么样,那早就动手了,我觉得我可以跟他走。

“好,我们走吧。”我说。

走出地下室,快要到出口的时候,他不走了,“你自己跑吧,我在这里看着,如果有人发现了你,我也能挡一挡。”

“谢谢你了阿进,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凌隽会原谅你的,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我说。

“快走吧,别废话了。”他说。

我撒开腿,开始向外面跑去。

澳城是个不夜城,虽然已是凌晨,但街上还是很热闹,我站在马路中间,强行拦下一辆车。

“小姑娘你找死啊?我这车又不是的士!”开车的大叔摇下车窗骂道。

“大叔,请你载我一程,我被坏人绑了,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请你救我。”我说。

“真的假的?口音不像本地人啊,你外地来的?不会是坑我的吧?听说内地客最喜欢坑人了。”大叔说。

“我一姑娘怎么坑你啊,求求你了,要是有人追上来,那我就麻烦了。”我说。

大叔想了想,“上来吧。”

我赶紧拉开车门上了车。

“你要去哪?”大叔问。

“去凌府,哦,就是凌隽家,美濠集团……”

“凌家?你是凌家的人?我说怎么看你有些眼熟呢,原来你是凌家的人,你早说嘛。”大叔竟然有些兴奋,凌家的名声在澳城果然是很大。

“是啊,我是凌家的人,我让人给绑了,麻烦你送我回家,我一定重谢。”我说。

“不必不必,能和凌家的人交朋友,那是我的荣幸,小姑娘,在凌家是什么身份?”大叔问。

“我是凌隽的……表妹。”我说。

“哦,原来隽少爷是你表哥啊,他是我女儿的偶像啊,对了,我女儿就在你们美濠旗下的公司里上班,以后让隽少爷多关照他啊,他叫桑季。”大叔说。

我一听心想这世界真小,他竟然是桑季的老爸。

“伯父你好,这么晚你开车去哪儿?”我问。

“去和朋友打牌,玩得兴起,就晚了一些,记住啊,我女儿叫桑季,记得叫隽少爷关照我女儿。”大叔又重复了一遍。

“我记住了,其实我也在美濠上班,我和你女儿是同事呢,我叫秋荻,你回去问她就知道了。”我说。

“隽少爷的女朋友好像就叫什么荻吧?我听我女儿说过,难道你就是?”

“正是,我就是齐秋荻,大叔放心,我会关照桑季的。”我说。

“那太好了,谢谢少奶奶了。”大叔说。

和大叔一番闲扯,我紧张情绪这才缓和了一些,这才想起应该给凌隽打电话报一声平安,于是借了电话打给凌隽。

电话才响了两声,凌隽马上接了电话,他估计也是一直没睡在等消息了,我可以想像得出他等消息的煎熬。

“凌隽,我是秋荻,我逃出来了,现在正往家赶。”我说。

“秋荻?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你,你在哪条路?”凌隽急着说。

“我在一个大叔的车上,我在南湄路,正往凌家方向行驶。”我说。

“好,我就在附近,马上过来。车牌告诉我。”凌隽说。

我把大叔的车牌给他说了,在上车之前,我就已经把车牌记住了。

仅仅过了五分钟,凌隽的宾利就赶上来了。在后面闪了几下灯。

“大叔,麻烦你靠边停车,我先生来接我了。”我说。

“隽少爷的车?那好,我这就停车。”大叔说着将车停在街边。

凌隽打开车门,向我跑来,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害你?”凌隽问。

“我没事,他们只是关我,没有为难我,你怎么会在附近?”我问。

“没你的消息,我也睡不着,就和云鹏开着车在街上瞎转悠,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上什么形迹可疑的人抓来问问线索。”凌隽说。

这时桑季的老爸从车上下来,盯着凌隽看,“隽少爷果然一表人才,比电视上还要英武。难怪我女儿把你奉为偶像呢。”

“凌隽,这是桑季的爸爸,他载我回来的。”我简单介绍了一下。

“谢谢伯父,我们和你女儿是朋友,桑季很能干。”凌隽客套了两句。

“谢谢夸奖,隽少爷以后一定要关照我们家桑季哦,太晚了,我先走了。”桑季的老爸说。

“伯父再见。”我说。

上了凌隽的车,我看到开车的是尚云鹏,这才放下心来,他没事就好。

“云鹏,你没事?那炸弹没炸?”我说。

“嫂子,我们上当了,那炸弹其实是假的,就是为了把我调开,是我没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尚云鹏说。

“别这样说,他们用一个小姑娘来设计,谁也想不到会是个陷井,大家都没事就好,以后我们要更加小心了,现在他们行事是越来越大胆了。”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