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孤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荻,你逃出来的地方,大概能记住吗?”凌隽问我。

“我只能记得大概方位,地扯我当然不清楚,我对澳城本来就不怎么熟悉。”我说。

“对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凌隽问。

我这才想起来,竟然忘了说阿进的事了。

“我是被一个人救出来,地下室里太暗,我看不见他是谁,但我觉得他是阿进。”我说。

“谁?”凌隽以为自己听错了。

“阿进,就是以前你在万华的管家曾进。”我说。

“是他?他怎么会在澳城出现?他不是失踪了吗?”凌隽说。

“我也不知道,而且他也不肯承认他就是阿进,但我想我应该不会弄错,一开始我就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更何况他叫你隽哥。”我说。

“阿进这个叛徒,他竟然逃到澳城来了,让我见了他,一定废了他。”尚云鹏说。

“阿进以前救过我一次,后来和我走得很近,亲如兄弟,但没想到他却背叛我了,其实我对他不错,房子车子都给他买了,每年还会给他不少的年薪,他实在是没有必要背叛我,我一直很困惑,到底是谁给了他多大的利益,让他下得了决心来背叛我和他多年的兄弟情谊。”凌隽说。

“也或许,他救你本来就是设计出来的戏?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你?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我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的心机也太深了吧,我觉得不太可能,应该是后来被人给收买了,人在更大利益面前,要变起来很快的,几分钟可能就变了。”凌隽说。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多亏他救了我,确实是应该感谢他才对,以后如果再遇见,那就不要为难他了好不好?”我说。

“不行,叛徒就是叛徒!要是叛徒都不处理,那下面的兄弟会见样学样,曾进必须要严惩才行。”尚云鹏说。

尚云鹏很少直接顶撞我的话,这一次他反对得如此坚决,可见他内心对曾进背叛行为的痛恨,对于他们这样的江湖人来说,背叛确实是最不能容忍的,因为江湖义气靠的都是自觉,并没有一个成文的规则来约束彼此的行为,大家肝胆相照,全靠义气支撑,对于他们这些讲究义气为先的人来说,背叛无疑是最为可耻的行为。

“阿进的事以后再说吧,他既然救出你,那说明他和那些人有某种关系,甚至可能就是其中一员,不然他也不会知道你关在哪里,如果按这样分析,那他当初背叛我也和澳城这边的人有关了,也或许他有苦衷也说不定,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都不用急着下结论。”凌隽说。

“背叛就是背叛,还有什么结论不结论的,反正我接受不了背叛这种行为,不管他能找出什么样的理由,我都接受不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今晚竟然连凌隽的话都驳,看来他是真的心里有气。

“好了,不说这事了,秋荻能平安就是大喜事,至于那些恩怨,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目前的危机解决,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就得时时提防着对方会对我们下手,那我们根本没办法做事,今天他们有这样的方法来对付,明天有可能再换一种新的方法,我们是防不胜防,总不能一辈子窝在家里不出门。”凌隽说。

“可是现在也不能和他们硬拼,那我们该怎么做才好呢?光靠你大娘找那些议员朋友帮忙,我觉得这事很悬,他们这一次动静搞得这么大,怎么可能靠议员打两声招呼就会罢休?他们分明就是要把澳城搅得越乱越好,然后他们好浑水摸鱼。”尚云鹏说。

“其实我对找议员的事也不抱多大的希望,这一次的事明显是针对凌家而来,我感觉是有多方势力在从中搅和,到底谁敌谁友都很难分得清楚,目前负责做事的,应该还是三义会的人,所以,我想找他们谈判。”凌隽说。

“谈判?”我和尚云鹏都觉得惊讶。

“是啊,三义会和凌家应该是没什么仇,他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认为是可以和他们谈谈的,别人付得起的钱,凌家难道就付不起?大不了我们多付些钱就行了。”凌隽说。

“我看恐怕不行,听说三义会也是老黑道了,他们既然已经收了对方的钱,要他们一下子站到我们这一边来,恐怕不太现实,毕竟以后他们还得在江湖上混,都是要脸面的。而且,他们肯帮忙做事,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钱,肯定还有其他的人情关系在里面,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真正的黑道只为了钱做事的。黑道有黑道的规距,黑道不同于职业杀手,不会只认钱不认人。”尚云鹏说。

关于江湖的事,尚云鹏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基本上只有听的份。

“云鹏的意思是,如果只是花钱,是搞不定这件事的?”凌隽说。

“我认为搞不定,钱得花,但还得想其他办法,现在他们得意着呢,我们花钱要让他们不对付我们,他们肯定会嘲笑我们怂了,又怎么会答应和我们谈判?”尚云鹏说。

“那就先打击一下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怕了他们,只是想以和为贵。”凌隽说。

“其实我就是这个意思,震海的兄弟被砍,他们心里也窝着一团火呢,这口气如果不出了,大家都觉得憋屈,我们不火拼,但打击一下还是可以的,打击后再谈判,恐怕才有效果。”尚云鹏说。

“没错,以战求和,是兵家上策之一。”凌隽说。

“你们不是说雷震海的兄弟是乌合之众,不是三义会的对手吗?你们如果和他们打起来,那不一样还不是对手?”我忍不住插嘴。

“如果不是全面火拼,只是局部打击,我一个人就够了。”尚云鹏说。

“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我说。

“想办法查出三义会的总部,我一个人独闯他们老巢,把他们的一个头目押过来谈判,这样才有气势。”尚云鹏说。

“这不行,太危险,我不能让你有事。”凌隽说。

“隽哥小看我了,我尚云鹏出来混了十几年了,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我保证能平安撤退。”尚云鹏说。

“那你准备怎么做?你一个人单挑他们所有人?”凌隽问

“很简单,我会背一个大大的包袱,里面全是炸弹,足以炸平一栋楼的炸弹!如果他们敢动,我就和他们一起去死。”尚云鹏说。

“你怎么能死!我不同意!”我叫道。

“嫂子多虑了,我当然不会死,我只是吓他们,就像他们用炸弹吓你一样,你放心,他们不会妄动的,总部里都是头头,头头一但完了,那整个帮会就完了,他们也会惜命的,所以他们不会乱动。”尚云鹏说。

“还是太危险了,想一个其他的办法吧。”凌隽说。

“如果不想全面火拼,那这是最好的办法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对付他们,就是要比他们狠,狠得让他们胆寒,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惧他们,这才有谈判的可能。”尚云鹏说。

“那我陪你一起去!兄弟生死与共!”凌隽说。

“那倒不必,这件事本来就是要比胆大,如果他们真是横下心,就算是我多带几个人去也是送死,越是一个人前往,对他们的心理震慑越强,这样的事,我去办就好了,我会让震海安排人在楼下接应我。”尚云鹏说。

“我还是觉得好危险,就不能有其他的办法么?”我说。

“嫂子,江湖的事,不危险的几乎没有,你不必担心,我能保护好我自己,这些年我就是这么混过来的,不会有事。”尚云鹏说。

“那好吧,我只是一个女子,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不多嘴了。”我说。

“明天我就让震海帮忙联系黑市卖武器的商人,想办法弄些炸弹。”尚云鹏说。

***************

这件事我虽然没法参与,但我的心一直都悬着,我不知道尚云鹏到底能不能镇得住那些人,但我真的希望他不要出事,因为他是凌隽最好的兄弟,也是凌隽身边最忠心最能干的人,他就像凌隽的手臂一样重要,我们不能失去他。

尚云鹏终究还是没让我们失望,他果然从三义会的老巢全身而退,而且还把三义会的二号人物给带到了凌隽安排好的一艘船上。

尚云鹏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代表凌隽去和那个二号人物谈判,他还说是凌隽的意思。

我打了电话给凌隽,问他为什么要让我去谈判,我只是一个小女子,让我去和一个江湖大哥谈判,这事听起来完全不靠谱。

但凌隽说他下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他要和欧阳菲一起接待来自马来西亚的商务代表,自己不能亲自参与,所以让我全权代表他。

他还说,我是他妻子,完全有资格代表他,另一方面,如果他亲自出面,就显得太给对方面子,反而在气势上落下风,让我一个女子去,不但可以表达清楚凌隽的意思,而且本身也是对对方气势的一种压制。还可以暗示对他们绑架我一个弱女子的行为的不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