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和解 加更 (抢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谈判,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我内心忐忑不已。

我强装镇定,因为我代表的是凌隽,不能丢人,更何况现在那个人黑道头头在凌隽的控制之下,实在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船上,我见到那个被尚云鹏强行带来的黑道头目,我以为他是一个五大三粗长相凶恶的人,却没料到他竟然是一个白静的中年男人,偏瘦,还戴着一副眼镜。

我心想是不是搞错了,这个人会是黑道大哥?竟然还有几分书卷气?

对方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讶,他恐怕也没想到会是我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来和他谈那么重要的事。他三十多近四十岁,对于他来说,我确实是显得太年轻了一些,再说我这张不争气的娃娃脸让我看上去更是比同龄人还要年轻一些。

“你是来和我谈的人?”他上下看了我一眼,一脸的鄙夷。

“正是,我代表凌家。”我说。

“你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好谈的?”他把脸扭向一旁。

“你们这些混江湖的真无聊,绑架我的时候,就不当我是小姑娘,现在我来和你谈事,你就当我是小姑娘了?既然你们把我绑了用来要胁凌隽,那就说明我的身份很重要,不然你们绑我干嘛?”我说。

“原来你是凌隽的马子?是那个逃了的小姑娘?”对方说。

“正是,你们的人绑了我,难道你这当头头的不知道?”我说。

“本来就不同意绑对手的女眷,所以那件事我没有参与,我是三义会的副会长,主管的是社团建设和成员管理,并不参与那些琐事。”对方不屑地说。

“这么说,你是军师?”我说。

“可以这么说。在下岳洋,江湖朋友称我为‘海狼’,是三义会的二号人物。”对方说。

“看你文质彬彬的,倒像是一名教师,万没想到是杀人越货的强盗头目。”我也还以鄙夷。

“三义会不是强盗,我们是正规的社团,我们崇尚的是义,不会杀人越货。”岳洋说。

“你说得好听,那你们绑架我算什么回事?我和你们三义会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对我下手?你们还不是收了凌坚那个凌家叛徒的钱,所以才干绑架一个弱女子的龌龊之事,还装什么江湖义气,真是让人笑话。”我继续鄙视。

“我说了,那件事我没有参与,我也不同意那样做。”岳洋说。

“你自己也说了,你是二号人物,那就是头头喽,既然你是头头,那你手下的人做的事当然也与你有关,你难辞其咎。”我说。

“小姑娘,你挺厉害啊,不过你的人把我带到这船上来,不会只是想让我和你吵架的吧?”岳洋的态度一改之前的轻视,开始认真起来,脸上也没有鄙夷的神情了。

显然是我的反击起到了效果。

“我叫齐秋荻,是凌隽的妻子,你可以叫我一声凌太太,也可以叫我齐小姐,但却不能叫我小姑娘,这很不礼貌。”我说。

“很好,没想到凌隽还有你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妻子,你能全权代表他?”岳洋问。

“那当然,不然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反问。

“那你说说,凌隽到底想怎么样?”岳洋说。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吧,你们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一直盯着凌家不放?凌家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什么总是要针对凌家?”我说。

“我听说凌家虽然是澳城的豪门,但却为人狠毒,把凌家二少爷的母亲逼死之后,还要陷害凌坚,那个二少爷与我们老大私交甚好,所以老大要帮凌坚出这一口气,这也正常。江湖人帮朋友,是天经地义的事。”岳洋说。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我先生凌隽十年前从凌家出走,就是为了避开凌家的内斗,但凌坚心狠手辣,让人追杀到内地,还把我齐家的家产给全部夺走,他们对我先生几番追杀,要不是我先生福大命大,早就让他给害死了,他如此狠毒的人,现在却反咬一口,你们是非不分,帮着他作恶,还敢说什么江湖义气?”我说。

“这件事我确实不是很清楚,但是凌家把凌坚赶出去这是事实,还说他不是亲生的,这样的事确实做得不厚道。”岳洋说。

“这事本来就是事实,而且并不是我先生的主意,是凌坚自己要害兄弟在先,我也不和你争这些是非,我今天来,不是要和你讲道理,也不是求你放过凌家,我只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我说。

“什么交易?”岳洋问。

“你也知道,凌家是澳城的第一大家族,虽然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但也并不代表我们就对你们这些黑道没办法,如果再三相逼,那凌家会动用一切力量来消灭三义会!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只要肯出钱,没什么事做不了的,而凌家恰恰最不缺的就是钱!我先生说了,如果你们再产罢手,就花钱从东亚的其他地区请人来对付三义会,直到把三义会杀得一个不剩!”我说。

“你这是威胁我?我又不是吓大的。哈哈。”岳洋笑道。

“我当然知道吓不到你,你自认为三义会无敌于天下?你难道不知道,澳城一向有请雇佣兵来解决问题的传统,我们只要舍得花钱,东亚杀人不贬眼的雇佣兵多的是,你们小小的三义会,我还不信杀不光!”我说。

岳洋还是笑咪咪地看着我,但我从他的眼神里已经看出笑以外的东西,他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不管是缅甸还是菲律宾,有强大杀伤力的非法武装多的是,只要肯舍得花钱,灭三义会这样的小帮会根本不是问题。

“你也说了,凌家和三义会本就没有什么太深的怨恨,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吧?”岳洋笑着说。

“这完全取决于你们,不要没完没了地给凌家找麻烦,也不要认为凌家的忍让是懦弱!我们不想和你们这些江湖人士结仇,但也不代表我们怕了你们!如果要讲道理,那我们也可以讲,但非要以暴制暴,凌家也奉陪到底!我还是那句话,凌家有的是钱,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事,还是可以用钱能摆平的,对吗,岳老大?”我说。

“你吓不住我的,我不吃这一套。”岳洋说。

“好,那就不谈了!反正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那就走着瞧。”我说。

“行,那就不谈。”岳洋也不示弱。

“浪费我时间,早说不谈,我直接把他弄死扔下海算了。”

尚云鹏说着,掏出了匕首,向岳洋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岳洋显然还是很畏惧尚云鹏。

“干什么?我把你掳来那是要和你谈合作,既然你不和我们合作,那你就是我的仇人,我当然要杀了你扔下海喂鱼了,难道我还会让你活着回去?”尚云鹏的匕首逼近了岳洋的咽喉。

我心里砰砰地跳,心想尚云鹏不会真的当着我的面就把岳洋给杀了吧?

“等一下……”岳洋叫道。

“你还想说什么,赶紧说,我的耐心已经让你耗完了。”尚云鹏说。

“你把我杀了,你也活不了。”岳洋说。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先把你杀了,然后再闯你们的老窝,把你们那些头目全部端了,从此三义会就从澳城消失了,也算是帮警方一个大忙,替他们扫黑了。”尚云鹏说。

“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这样你自己也得死。”岳洋说。

“我想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这人有点愣,只要认定了的事,是不计代价的,我一个人换你们那么多命,那绝对是值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死,现在我就让你去死!”尚云鹏狠狠地说。

“好,我们合作,我会劝一下我老大,让他不要和凌家为难。”岳洋说。

“你劝一下就行了?那如果你老大不听你的劝怎么办?”我说。

“那你说怎么办?”岳洋说。

“很简单,杀了你老大,你来做老大,这样你就可以作主了,以后你也不用当老二了。”尚云鹏说。

“那怎么行!我和老大兄弟多年,我不能背叛他。”岳洋说。

“你不忍心杀他,那就让他滚出澳城,总之不能让他再当三义会的老大,不然三义会帮着凌坚瞎折腾,那早晚得毁在他手里,而且他自己本身也收了姜尊雄的钱财,成了姜尊雄的狗腿子,以后你们三义会的兄弟,那都得被迫为姜尊雄卖命。”我说。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岳洋说。

“你这么聪明,不可能想不到,只是你自己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谁不知道凌家最大的对头就是姜家,现在姜尊雄将凌坚从韩国捞回来,就是为了用来对付凌家,所以你们三义会的人和凌坚都成了姜尊雄的工具。”我说。

岳洋不说话了。

“我看你也是个人物,如果你答应合作,那我就让云鹏放了你,但你承诺过不再为难凌家的事,你一定得做到,至于你用什么样的手段,我不管。”我说。

“好,我答应你,我岳洋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我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不会反悔。”岳洋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