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祸/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岳洋放了的当天晚上,澳城多处枪声大作,黑帮发生了火拼,三义会的龙头老大被乱枪打死。

一切都在夜晚发生,第二天白天,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看来岳洋这个白面书生并不像他表相那样看起来是个书生,他嘴上说不忍心动他的老大,但事实上他是敢做的。

因为他不想他自己和其他兄弟一起成为姜尊雄利用的工具,他是聪明人,他知道如果凌家真的全力要灭他们,确实是可以做得到的。

我对他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凌隽教我说的,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是真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些话岳洋相信了,所以他才下了决定,灭了他的老大,自己做了三义会的老大。

但凡是人,恐怕没有人喜欢当老二的,尤其当一个聪明的人给一个庸才当了手下后,那种压抑在心里会慢慢形成怨恨,哪天一但爆发,就不可收拾。

我绝对相信岳洋心里其实就有那种怨恨,只是他没有爆发而已,而我和尚云鹏的话,只是鼓励他释放了心里的魔鬼而已。

凌坚没有了三义会在后面撑腰,也忽然安静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但这暂时的安静却让我们心里很没底,因为我们都知道凌坚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放弃,他肯定还会有所行动。

离股东大会召开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美濠集团已经在开始筹备大会的事宜,凌隽的工作也越来越忙,这是他在集团树立威信的最后冲刺阶段。

美濠在总部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会议,作为年终的一次总结会,新年一过马上要开股东大会,所以美濠今年将不再举行大规模年会,这一次的中层管理会议,就算是提前开了年会了。

分公司中层以上管者人员都齐聚美濠大厦大会议室,我也在其中,经过几次事件后,欧阳菲对我的能力也算是认可,这一次我是作为凌隽特助的身份参加会议。

欧阳菲作为集团董事局主席,当然也参加会议,并将作约一小时的长发言。

会议开到一半时,又出了事,保安部经理冲进了会议室。

“董事长,下面有人闹事。”保安队长慌张地说。

“有人闹事你处理就行了,你冲进会场干什么?”凌隽喝道。

“凌副总,是二少爷带人来闹事,我不敢动他。”保安部经理面有难色。

原来是凌坚砸场子来了。

“什么二少爷,凌坚早就与凌家没有了任何关系,将他轰出去!”欧阳菲喝道。

“欧阳菲,你好狠毒,害死了我娘,现在却要把我轰出去?凭什么?凌家是你一个人的吗?”

凌坚已经闯进来了。

“我不想看到这个人!给我轰出去!你们保安部怎么做事的?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欧阳菲怒喝道。

我心里在想,那个保安部的经理表面上装着是不敢拦,但其实私下恐怕是收了好处,所以才把凌坚给放出来了。

“凌坚,今天是管理层的大会,你难道又要到这里来撒野吗?你又要杀人吗?”凌隽冷冷地说。

“我也是美濠集团的一份子,我今天可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参加开会的。”凌坚说。

“你早就被开除了,你来参什么会?滚出去!”欧阳菲骂道。

“你凭什么让我滚?我也是凌家的人,而且我还是这里的副总!公司是有章程的,难道你一句话就可以否定所有事实?”凌坚说。

凌坚现在没有了三义会在后面撑腰,明显已经底气不足,来硬的不行,他今天是来软的了。

“你吸*毒在先,又开枪打自己家人,你这样的败类,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凌家的人?我已经说过了,凌家早就和你划清界线了,以后你都不是凌家的人了。”欧阳菲说。

“大娘,我是不是凌家的人,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是有相关法律依据的,凌家的户口证上现在有我的名字呢,你说不是就不是?行,就算是你不让我回到集团工作,那你把我的那一份资产给我。”凌坚说。

“你的资产?你哪来的资产?你本来就不是凌家的子孙,你还好意思要资产?”欧阳菲说。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不是凌家的子孙不是你说了算,是要以法律为依据的,我就算是凌家的养子,我也还是有继承权的,我当然有权要回属于我的那一份财产,你把凌家在美濠所占的股份全部拿出来分了,我要回我该拿的那一部份,以后我就不再烦你们。”凌坚说。

众多管理人员看着凌家内讧,都没有说话,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出大戏,豪门内斗竟然斗在了大会现场,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凌坚,今天是管理大会,不是家庭会议,你说的那都是凌家的家事,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来说,你还是先回去吧,你说的事,我们可以在家庭会议上解决,你在这里闹,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我们还得继续开会。”凌隽说。

凌隽这话说得很对,凌坚在法律上确实是还有继承权的,所以在这里公开和他讨论继承的事并无意义,而且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凌家人吵得不可开交,也确实太过丢人。

“不行,今天就得把事情说清楚才行!就是要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给我一个承诺,我才会走,凌家一向是出了名的说话不算数,没有这些人作证,我完全就信不过你们,当着众人的面你们都不肯承认我可以继承股份,还说什么家庭会议?”凌坚说。

“凌坚,你不要无理取闹!今天我们在这里是说公事,你的那些私事回头再说!你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欧阳菲也是气得脸色铁青。

她是凌家的大家长,是集团的董事局主席,现在在公司的管理层会议上出现这样的闹剧,她当然面上无光。

“要我走可以,那你现在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写一张文件给我,承诺我有集团百分之三的股权,你只要写了,我就马上走。”凌坚说。

“这怎么可能,现在凌家所持的股份都放在基金里一起管理,现在不是分股份的时候,保安,把他给拖出去!不要再让他在这里捣乱!”欧阳菲说。

欧阳菲再次发令让人把凌坚拖下去,保安部的经理也只好挥手示意保安们上了。

“等等。”凌隽叫住了保安。

“凌隽,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要留下他继续搅乱会场吗?”欧阳菲喝道。

“不是,我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凌坚,你勾结黑道的人绑架秋荻,一直想置我于死地,不管你是不是凌家的血脉,我其实都一直尊你为二哥,所以请你不要再为难我和凌家的人,如果你只是为了钱,你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表达你的诉求,不应该通过暴力来害人,现在就算不是一家人了,但我们也可以不做仇人。希望你手下留情,不要再害我们了。”凌隽说。

凌隽这话当然不是真求凌坚,他只是要在这些员工面前有意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这样可以让员工们不会再同情凌坚这个被逐出凌家的假二少爷,同时可以为凌隽自己的形象加分,因为他的话,比欧阳菲说的理智多了。

“凌隽你少在这里说这些废话!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你就是勾结老妖婆害我妈的人!我和你势不两立!”凌坚说。

“看来我的善意你一点也不理会,那我也无话可说,我没有害过任何人,我一直都是在被人害,我要不是在内地被你害得容不下身,我也不会再回澳城,因为我对这里的权力和财富都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完全有能力靠自己过得很好。”凌隽说。

“阿隽,不要和他废话了,让保安拖出去!”欧阳菲说。

凌坚一边骂一边被人拖走,闹剧终于结束,虽然场面尴尬,但赢家当然还是凌隽,因为他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又加了分。

“好了,我们现在继续开会,家门不幸,出了凌坚这样的人,让各位见笑,但我保证,凌家内部的事,不会影响到集团的正常经营,股东大会之后,集团将会作出一些调整,包括薪资制度方面都会有一些变化,希望大家继续努力,美濠的前景是好的,各位在美濠的前景也是好的。”欧阳菲说。

台下有掌声,这话确实说得不错,比之前说的那些话有水平多了。

早上的会终于完了,午休过后,下午将继续进行。

电话响了,我一看号码,是尚云鹏打来的。

“云鹏,什么事?”我接起电话。

“嫂子,隽哥没事吧?我打他电话怎么不通?”尚云鹏问。

“他刚才在发言,手机可能关机了,我们刚刚休会,他可能忘了开手机了,他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说。

“我刚才听到一个消息,说一辆黑色轿车在莲花路附近发生了车祸,而且还发生了爆炸,车上的人没有跑出来,有记者的车跟在那辆车的后面不远,他们说那车是凌家少爷的车,所以我担心隽哥有事。”尚云鹏说。

“凌家少爷?凌家少爷都在会议现场啊,没有谁出事啊。”我说。

我刚把话说完,就想到了凌坚,“难道是凌坚?”

“不知道,我是在车载的广播里听到插播的消息,到底是谁我不知道。”尚云鹏说。

“如果说有记者在后面尾随,那极有可能是凌坚了,凌坚今天早上到公司会议现场大闹,出去以后可能就有记者跟上他了,凌家其他的人都在这里,没有人出事,如果说是凌家的少爷,那只有凌坚了。”我说。

“那个王八蛋死了最好,我去打探一下吧,有消息我再告诉你们。”尚云鹏说。

“好的,你自己小心一点。”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