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坚死后,凌家暂时算是平静下来。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宁静,暂时的宁静,也是好的,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澳城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城市,这里绝大多数的人都信仰妈祖和海神,信上帝的人其实占总人口数量不到百分之十,但圣诞依然是这里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的时候,各商家都会推出打折优惠,甚至赌场也会给光临的赌客派发礼品。

圣诞节之后就是新年,新年之后,美濠的股东大会就要开了,美濠的各方势力将会在这个大会上进行角逐,最后完成新一轮的权力分配。

所以这个圣诞节将是大家最后能休息的几天,圣诞过后,真正的博弈就将展开,我甚至怀疑,圣诞一过,欧阳菲就有可能再次向凌隽发难,因为她肯定不会想让凌隽有参加总裁角逐的机会。

澳城的天还是暖暖的,丝毫没有冬天的感觉,在万华,几乎一半数以上的圣诞节都会下雪,而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雪的影子,我越发地思念起故土来。

雷震海已经出院,但手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甚至抓不起东西,但他还是乐呵呵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尚云鹏则是每天接送我上下班,负责保护我的安全,终于难得地过上了两天安稳的日子。

这一阵太多的事,我已经身心俱疲,圣诞节,我其实想和凌隽去一趟新加坡,去看望一下我的轩儿,也不知道他长多大了。

凌隽回家之后,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他。

凌隽一口拒绝:“不行。”

我心里其实有些恼,他总是这样对我提出的事情用两个字就粗暴地否定,我最不喜欢这种感觉。

“去新加坡是需要办理签证的,我们现在的处境,怎么可能去得了?”凌隽说。

“炳叔不是很有办法么,而且云鹏在内地也有人可以帮忙,为什么不想想其他的办法?”我说。

“不行,新加破的签证很严,办不了,而且圣诞过后马上就是新年,新年过后就是股东大会,这次大会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怎么能离开澳城,绝对不行。”凌隽说。

“好吧,我其实也知道不太可能,我只是想轩儿了,所以随便说说。”

心里一酸,眼泪忍不住滚落。

凌隽走过来帮我拭去眼泪,亲了一下我的脸,“等事情办完了,我们就去新加坡看轩儿,现在我们还在危险期,暂时还不能去,但我会尽快摆平这一切,让我们一家团聚。相信我,秋荻。”

“我其实也不是不识大体,只是经常夜里想得厉害,心想得刀剜一般的痛。”我哽咽着说。

“我理解,轩儿也是我的孩子,我也很想,你知道吗,我甚至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他,这对一个父亲来说也是很残忍的。”凌隽黯然道。

“隽,我真的很累了,我烦透了这些纷争。”我说。

“我也是,但是我们目前还是摆脱不了,要想彻底平息这一切,唯一的途径只能是我们掌权,别无他法。”凌隽说。

“那圣诞我们去香城吧,带上震海和云鹏,他们这一阵也累坏了,我们一起去香城玩上两天,去香城有炳叔罩着,安全也没问题,暂时离开澳城几天,也算是松口气吧。”我说。

“也不行。”凌隽说。

“为什么呀,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说不行,非要呆在这鬼地方才行吗?”我心情烦躁,不禁提高了声音。

“你别急,你听我说,你在这里呆得烦了,我本来确实是应该带你出去透透气的,安全也没什么问题,但三哥在圣诞要办一个游轮派对,还有焰火表演,他邀请了澳城许多的名流参加,他让我和你务必参加,所以我们圣诞节只能留在澳城,三哥的派对,我们得给面子,在凌家,三哥给了我们许多的帮助。”凌隽说。

这个凌丰也真是的,自己平时花地酒地也就算了,圣诞节还要搞什么派对,这倒好,就是因为他的派对,我也只好呆在澳城了。

“原来是这样,那好吧,不过他平时装的就是花花公子,肯定认识很多艳星什么的吧?到时会不会乱七八糟的?”我说。

“呵呵,你小看三哥了,他虽然是花花公子,但他的女人可都是一些上得了台面的人,他好歹也是凌家三少爷,当然不会有太低层次的人出现在他的派对上。”凌隽笑着说。

“派对什么的对你们男人来说当然最喜欢了,美女如云嘛,对我来说就没什么意思,有帅哥也不能搭讪,因为会有人吃醋。”我说。

“谁呀?谁会吃醋?谁那么无聊,会去吃醋?”凌隽装腔作势地问。

“吃醋的人多了,有些人平时呢就装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真要有帅哥和我接近,就醋得像个小男人似的,很丢人的。”我说。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凌隽笑道。

“那你要跟三哥说一声,让震海和云鹏也能和我们一起去,对了,干嘛要在船上搞派对啊?在酒吧不是更好吗?”我说。

“在船上放焰火更有意思嘛,三哥是一个很会玩的人,他的派对,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听说他租了一艘大型豪华游轮,澳城很多社会名流都会到场,还有一些政界的人士都会捧场,震海和云鹏我肯定会带他们去的,这样的热闹,我的好兄弟怎么能不去呢。”凌隽说。

“能去就好,那圣诞节大家就不那么无聊了,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在万华过圣诞,那里会下大雪,世界一片纯净,多有意思。”我说。

“其实我也挺想念万华的,我的家虽然在这里,但我在万华呆的时间很长,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相比澳城,我其实也更喜欢万华,你放心,我们早晚是要回去的,我会和你在万华重新崛起。”凌隽说。

“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我说。

********************

圣诞真的要来了。

虽然我不信教,觉得圣诞节也与我没什么关系,但这一阵发生的事太多,早就身心俱疲,难得遇上一个热闹的节日,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

为了让云鹏和震海能够体面地出现在凌丰的派对上,我决定亲自出马去帮他们挑选西服。

其实我对于男人的服装也不是很懂,凌隽大多数的时候都只穿黑色,而且都是由意大利的大裁缝量身定做,也用不着我去为他挑选衣服,想来我和他夫妻三年,竟然从来没有正经和他一起逛过街,真是遗憾。

“凌丰的派对当然是美女如云哦,你们不能穿得太随便,所以呢,本小姐决定亲自陪你们逛街,给你们挑选衣服,怎么样,赶紧欢呼吧。”我对尚云鹏和雷震海说。

“好啊好啊,小齐的品位肯定不错,肯定能帮我们选出漂亮的衣服,如果你能带上你的美女同事,那就更妙了。”雷震海果然欢欣鼓舞,他天真起来的时候像小孩子,好玩极了。

“幼稚。”尚云鹏貌似不感兴趣。

“哎,云鹏,你平时和凌隽一样板着个脸也就算了,现在我要陪你们去买衣服,你竟然也还要板着脸?还说我幼稚,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啊。”我装着生气。

“嫂子误会了,我是说雷大傻幼稚,嫂子,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不要去逛商场的好,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尚云鹏永远都是那么理智。

按理说男人理智一些是挺好,做大事的男人那肯定都是很理智的,但是有些时候太理智了,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反而让人讨厌,就比如说尚云鹏现在就让我心里很不爽。

不过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的安全作想,也不会责怪他。

“云鹏,这一阵大家都辛苦了,圣诞节我本来是要约凌隽和你们一起去香城玩儿的,但凌丰的派对我们必须得出席,所以去不了,所以我希望你们也能一起出席派对,这样大家一起才好玩,但凌丰的派对确实比较高端,我们得盛装出席,这样也是对他的尊重。”我说。

“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听你的,去买套像样的衣服就是了,不过你公司的美女同事就不必带上了,我嫌吵。”尚云鹏说。

“你个尚云鹏真不是东西,凭什么不能带美女同事啊?我们两个大男人陪着小齐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啊,她是别人的老婆,我们和她开个玩笑都不行,当然得找女他美女一起才有意思了。”雷震海不干了。

“反正圣诞节大家高兴,那我就约上克米和桑季吧,上次桑季的父亲还救了我呢,我也一直没有机会向她表示感谢,明天一起逛街,顺便给她买点礼物什么的。”我说。

“好啊好啊,那就这样定了,明天一大早就去逛街,然后晚上参加派对,哇哦,美妙的圣诞节,太棒了!”雷震海高兴了。

“残着一只手还那么得瑟,真是幼稚。”尚云鹏说。

“那又怎么样?我残着一只手也很有魅力,一样能讨女孩欢心,怎么的了?你就嫉妒去吧。”雷震海毫不示弱。

看着这两个男人又要斗起来,我赶紧撤退,“那明天我们一早集合同,一起逛街!”

尚云鹏嘀咕了一句:“其实,买再高档的衣服也用不上。”

我听得莫名其妙,这又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