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焰火/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丰的圣诞派对真的很热闹,我也参加过一些派对,但像这样在游轮上办的高端派对,我还是第一次参加。

虽然说澳城的冬天不太冷,但也肯定不会太热,尤其是在海上,晚风吹来,还还是有些冷的,但女嘉宾们都盛装出席,大多身着短袖低胸这样能尽可能展现身材的衣服,果真是美女如云,美腿如林,只是‘美丽冻人’。

凌丰今天一身白色礼服,看起来更年轻英俊了一些,他虽然是凌隽的三哥,但从外形上来看也只是和凌隽差不多年龄,他保养得很好,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拿着话筒致词: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私人派对,今天高鹏满坐,一起共渡美好的圣诞夜晚,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希望大家放下身上所有的包袱,尽情地玩开心,圣诞过后就是新年,一切都将会不同,今晚过后,希望各位和我一样有一个新的开始。”

这个致词前面倒也挺好,听起来很正常,但是后面的话听起来就多少有些奇怪了,什么叫过了今晚就有一个新的开始?他指的是什么?

现场气氛热烈,大家都很高兴,谁也没有往心里去。大家品尝着美食和美酒,等着焰火的开始。

凌丰端着酒杯走向我和凌隽,“弟妹,喜欢我的派对吗?”

“非常喜欢,三哥真是风流公子,来了这么多美女,让我都有些自残形秽了。”我笑着说。

“弟妹客气了,弟妹年轻漂亮,和她们比那是一点也不逊色,只是四弟在旁边看护着,那些男的不敢有非分之想罢了。”凌丰笑着说。

“三哥,你刚才说,过了今晚就有一个新的开始,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有什么振兴美濠集团的计划?”凌隽问。

“我能有什么计划,美濠是大娘在当家,大哥又是总裁,现在集团大多数的事都是你在执行,我就是一看客,能有什么计划,你别取笑我了。”凌丰笑着说。

“三哥谦虚了,三哥只是装糊涂而已,其实也是有才能的人,这一点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些年大娘没有重用三哥,是她的失误。”凌隽说。

“今天来这里开开心心的,干嘛还要说公事啊?都别说公事了,说了大家添堵。”我说。

“也对,不说公事,阿隽,一会到我的房间,我们聊点事,秋荻也一起吧。”凌丰说。

“三哥,有事明天再说吧,这里这么多的宾客,你回房间了多不好,怠慢了人家。”我说。

“这事挺紧急的,还是今晚说吧。”凌丰说。

“三哥住哪个房间?我一会就和秋荻过去。”凌隽说。

“我住至尊八号,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凌丰说。

“焰火表演就要开始了,这可是今晚的重头戏,焰火后大家就会进入狂欢,那时我们再去谈事,就不会怠慢客人了,我先去和几个认识的朋友打声招呼,一会我去房间找你。”凌隽说。

“那也行,焰火最美丽了,不看确实可惜,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呵呵。”凌丰说。

“是啊,不看可惜。”凌隽说。

我心里奇怪,心想凌隽平时也不是这么贪玩的人,现在凌丰说要和他谈事,他却放下正事不谈要看焰火表演,这可不像他的风格,难道他也变得贪玩了?

凌隽举着酒杯走过去和一些澳城的名流寒喧,拿出手机在屏幕上不知道打着什么。

“隽,你有没有觉得今晚三哥怪怪的?感觉和平时不一样?”我说。

“没什么不一样吧,他只是高兴而已,这是他的派对,来了这么多嘉宾,他能不高兴么。”凌隽说。

“今晚来了这么多美女,还都盯着你瞧,你也挺高兴的吧?”我说。

“那是,非常享受她们的注目礼,也就是你在旁边,不然我都扑过去了。”凌隽笑道。

“美得你,她们不是看你,她们是在看我呢,因为我在你旁边,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呢,他们肯定在想,凌家的四少爷上哪去拐了这么一个年轻又漂亮的美女作了女伴?肯定都认为你高攀了呢。”我开玩笑说。

“嗯,有道理,我本来不明白,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想通了,原来都是在看你,不是在看我。”凌隽逗趣道。

“明白了就好,隽,咱们也喝一杯吧,圣诞快乐!”我举杯说。

“你也是,圣诞快乐,我答应你,明年的圣诞,我一定陪着你在万华市过。”凌隽说。

“好,一言为定。”我说。

“一言为定。”凌隽笑了笑。

焰火表演正式开始,焰火在漆黑的夜空中变化出形态不一的图案,美得让人心醉,人群发出欢呼,有的则忙着拍照。

“阿隽,到我房间聊聊吧。”凌丰又走过来说。

“好吧,我们走。”凌隽说。

我们跟着凌丰来到他的至尊八号,这应该是这艘游轮上最豪华的房间了,处处都显示出尊贵不凡。

桌上放着一瓶酒,三个酒杯,凌丰给每个杯子倒上酒,然后举杯。

“阿隽,秋荻,谢谢你们今天来参加我的派对,我们先干一杯。”

凌隽坐着没动,“三哥,还是先说正事吧,如果只是喝酒,在外面也可以喝啊,干嘛到这里来躲着喝?外面不是更热闹?”

“喝一杯吧,外面那些都是外人,这里才是自家人,喝一杯再说事,我祝阿隽和弟妹圣诞快乐。”凌丰说。

凌隽这才端起酒杯,“我们也祝三哥圣诞快乐。”

说完一饮而尽,我见凌隽喝了,也跟着喝了。

凌丰看着我们把酒给喝了,他自己却没有喝,把酒杯放下了。

他这一个动作让我心里一惊,是他提议先喝一杯,为什么他不喝?

我看了看凌隽,他还是不动声色,我也就没有说话,我相信如果我都能看出来的不对劲,他也一定能看出来,他装着若无其事,自然有他的道理。

“好,酒都喝了,三哥,有事你就说吧,我和秋荻听着呢。”凌隽说。

“嗯,今天是圣诞节,是个好日子,不过今天是我妈的忌日,我都不记得到底多少年前的圣诞了,我妈在香城出了车祸,从此我成为孤儿,处处受尽欺凌。凌坚和凌锐那两个混蛋天天打我,欧阳菲和马意那两个贱人也天天骂我!”

凌丰说这话的时候,一改平日的玩世不恭的样子,眼里全是狠毒。

这些怨恨,这么多年肯定一直都藏在他的心里,他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三哥,今天大家开开心心的,你说这些往事干嘛?不都过去了么?”我心里越发的不安了,凌丰忽然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绝对是有原因的。

“就是因为高兴,我才说嘛,你别打岔,听我认真说完我的故事。”凌丰说。

我看了看凌隽,他还是没事一样坐着,好像这些事都与他无关,他就真的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一样。

“这种受欺负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这么多年了,我有时做梦,还梦见被凌坚用鞋底狠狠抽我的脸,凌锐摁着我的头,凌坚用鞋底狠狠地抽,左脸被摁在地上,他就只抽右脸,我的右脸被抽得胀得像个面包,一周也没消下来,幸亏当时没破相,不然后来我想装花花公子都装不了。”凌丰笑着说。

这一次我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阿隽,你小的时候也没少欺负,这种感觉,你能体会吧?”凌丰问凌隽。

凌隽点了点头,“我当然能体会,我也被他们欺负狠了,二哥骑在我身上,大哥撒尿从我头上淋下去,还把鱼缸里死了的观赏鱼硬塞进我嘴里,那时我都已经很大了,他们还是像虐狗一样地虐我。”

凌隽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并不像凌丰那样一脸的怨恨。

“是啊,所以我后来就只有装傻了,学会了逆来顺受,他们怎么欺负我我都不反抗,反而是你,反抗太剧烈了,还用水果刀捅了凌锐一刀,差点没把人给捅死,四弟,你从小就火爆,不知道隐忍。”凌丰笑着说。

“三哥,那是我以前年轻,其实后来我也学会隐忍了。”凌隽笑道。

听着他们两兄弟说着以前的苦情事,我心里越来越奇怪,心想这哥俩到底怎么了?今晚又不是诉苦大会,说这些干嘛?

“所以我就立志,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光凌家的人,一个都不留,然后凌家就只剩下我凌丰一个人,庞大的美濠集团,就属于我了,哈哈。”凌丰大笑起来。

听到这句话,我就全明白了。

凌丰今晚的派对,原来也是一个局,他要我和凌隽死,刚才喝的酒,肯定有问题。

在凌家所有人中,凌丰是对我们最友好的一个,但没想到,他也是最狠的一个,他一直帮着我们对付其他人,其实他只是利用我们,他只是为了自己作想,他的最终目标,是做凌家的主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