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十条命/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丰的不对劲,我都能看得出来,凌隽没理由看不出来,为什么他还是一动不动,好像完全当没事一样?

“三哥,你说你要杀光凌家所有的人,也包括我和秋荻么?”凌隽淡淡地问。

我心想这不废话么?他要是不杀我们,他能当着我们的面把这些话给说出来?他肯定早就在酒里下了药,认定我们必死无疑,所以他才这样嚣张。

“阿隽,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的,你和我一样都从小孤苦无依,我们是一条藤上结的两个苦瓜,一个更比一个苦,我其实也挺同情你的,就像你同情我一样,只是凌家掌权的人只能有一个,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凌家就你和我最有本事,既然有两虎,那只能有一只虎是死虎,不然凌家的争斗就永不会停歇。”凌丰说。

“听起来,你好像还是以大局为重,所以你杀我也是无奈的选择?”凌隽说。

“确实如此,你可能认为我这是在说假话,但事实上就是这样,你就原谅我吧,秋荻长得这么漂亮,其实跟着你一起死,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你那么爱他,如果你死了她又改嫁别人,那你得多难过,所以我让她和你一起死,这样你们就能生同罗帐幽同坟了。”凌丰说。

“三哥,这酒的药是什么药,我还有多长时间?”凌隽问。

“当然是毒药了,不过不会是七窍流血而亡的那种,它会让你安静地死去,然后我会在客人们都散了以后,将你们扔进海里,我还会在你们身上罩上一层网,这样你的尸体是不会发胀的,永远也漂不起来,你们就能安静地长眠于海底了。”

凌丰说得轻描淡写,我听得心惊肉跳,想着自己的尸体还被罩上一层网,我有些反胃想吐。

“三哥,原来这派对是你为我们精心安排的死亡派对啊?真是难为你了,只是你现在动手是不是太早了,凌坚虽然死了,但还有凌锐和大娘呢,你把我弄死了,不是就没人帮你对付他们了吗?”凌隽说。

“我原来也是准备让你把他们都搞垮我再下手对付你的,可是你太优秀了,最近你主管集团的工作,我听说各项数据都在转好,股东大会召开在即,如果我再不下手,你要是当上总裁我怎么办?而且你太聪明了,如果不借这个派对,我担心我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下手,就算是有机会下手,处理尸体也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想,在海上处理是最佳的选择,我才筹备了这么一个派对,就是为你和秋荻准备的。”凌丰说。

凌隽叹了口气,“三哥真是用心良苦,我如果再死了,那凌家的儿子就只剩下你和凌锐了,大娘还是会帮着凌锐,所以就算我死了,你还是没戏。”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对付她们,我这么多年的精心准备,肯定有多种方案,他们和你比,那就差得太远了,你我都能对付,更何况是他们?”凌丰大笑起来。

这么多年的压抑,此刻在两个将死的人面前,他终于可以得到一些释放。

他此时心情肯定很愉悦。

“三哥,既然我必死无疑,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务必得跟我说实情。”凌隽用手支着头,脸上很痛苦的表情,似乎是药力发作了。

我奇怪的是,他都发作了,但我好像完全一点感觉也没有?这药酒我明明也喝了的,我怎么还没事?

“你问吧阿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在地下不要恨我,我也是没办法,谁让你出身在凌家。”凌丰说。

“派人在万华坑害我和秋荻的,是不是你?”凌隽问。

“不是,这个真不是,我在凌家一直被边缘化,手无实权,所以我的影响力根本无法到达内地,我在澳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尚且如履薄冰,更何况是内地,我没有那能力。这件事我认为是凌坚做的,有一段时间他分管内地事业部,在内地他有一些人脉。”凌丰说。

“好,第二个问题,凌坚是不是你杀的?”凌隽问。

“哈哈哈,阿隽,我就说你聪明,没错,是我杀的!他车上的爆炸品就是我放上去的!不过没人会想到是我,所有人都认为是你和大娘呢,哈哈……”凌丰再次得意地大笑。

“三哥妙招,先是支持我把凌家搅乱,然后你趁机布局,那二娘呢?二娘是不是你杀的?”凌隽又问。

“不是,但是她死了我很高兴。”凌丰说。

“好,还有一个问题,你和萧敏,到底是什么关系?”

凌隽问的这一个问题,我听了都吃惊,萧敏竟然和凌丰有关系?

“为什么要这样问?”凌丰笑着说。

“三哥,其实我也有注意你,你分明就是有企图心的人,有企图心的人自然都会为自己作想,你却地直无私地在帮我,所以我一直在想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也有让人随便跟了你一下,发现你去香城的时候,竟然去了萧敏的住所,这让我很是惊讶啊,以前我记得你都帮着我和秋荻将萧敏赶出凌家的,但你却又跑到香城去见她,我也不是白痴啊三哥,我也会有一些想法的。”凌隽虚弱地说。

“阿隽果然聪明!那你猜猜,我和萧敏是什么关系?”凌丰笑着问。

凌隽越发的虚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萧敏的孩子小杰克,是你的骨肉,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凌隽的这话一出,我也惊住了,萧敏一直说那个孩子是凌隽的,原来却是凌丰的?

“没错,就是这样,萧敏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她时常出入凌家,我长得也不错,于是我们就上*床了,后来她一不小心,竟然怀孕了,她是欧阳菲的侄女,我本来是想利用她和欧阳菲搞好关系,可欧阳菲实在是太不待见我,所以我就哄萧敏,让她保住孩子,只要她嫁给凌家的任何一个人,她的孩子将来都可以是继承人,后来发生的事你就知道了,欧阳菲把萧敏嫁给了你,哈哈。”凌丰又大笑起来。

凌隽也笑了笑,“你造的的孽,竟然由我来承担,欧阳菲让怀了孩子的萧敏嫁给我,其实是为了惩罚我。”

“也不全对,欧阳菲是聪明的人,她其实看出来你是凌家将来有出息的孩子,所以她把萧敏嫁给你,其实是一种投资,如果将来你出息了,她的侄女嫁给你,你和她就亲上加亲,如果你不行,她就让凌锐当上接班人,她也不亏,只是你脾气太倔了,竟然直接逃到内地去了,所以欧阳菲的计划就泡汤了。”凌丰说。

“但是成就了你,如果我娶了萧敏,那我还得替你养孩子呢,你是最大的赢家啊,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喜欢萧敏,只是想玩玩而已。”凌隽说。

“这倒也是,萧敏本来就是一个荡女人,她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当我的妻子?所以当我发现她在凌家的地位保不住的时候,我索性帮着你们来对付她,这样你们就对我完全信任了,事实上我也达到了目的。”凌丰说。

“你确实很高明,我都完全信任你了。”我说。

“我去萧敏的住所,并不是看她,是看我儿子,当然,我为了不让萧敏把这些事说出来,我有时也得牺牲一下色相陪陪她,这没办法。”凌丰说。

“萧敏本来就是一个无脑的女人,不然她也不会一直配合你,以后如果你真的掌权了,你肯定也不会放过她,当然,儿子你会留下,至于知道你太多秘密的萧敏,恐怕结局也会和我们一样。”凌隽说。

“目前我还没有杀她的打算,因为儿子还小,还得靠她抚养。”凌丰说。

“很好,三哥,谢谢你与我们分享这么好的故事,还有你复仇的心路历程,确实很精彩,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死。”凌隽说。

“这可由不得你,你的药性快要发作了,你会呼吸困难,然后你就会死掉,你的生死,你决定不了,由我来决定,而我的决定,就是让你去死,因为你太强了,你如果活下来,早晚一天对我构成威胁。”凌丰说。

“三哥,你又不是阎王,也不是黑白无常,你凭什么定我的生死?我的命我自己作主,连天都作不了主,更何况是三哥你?”凌隽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改之前的痛苦表情,双眼烔烔,不像是中毒的样子,而我自己也喝了那酒,好像也没什么事。

“门口有我的人把守,你现在出不去了,就算是你出去了,现在在海上,船上并没有医生和药物,等你想办法靠岸,也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这药根本不允许你有那么多的时间折腾。”凌丰说。

凌隽笑了笑,“三哥,我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命大,人家都说猫有九条命,但我比猫的命还要大,我有十条命,你信不信?”

看着凌隽一脸的轻松,凌丰开始有些惊慌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