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狐狸尾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凌隽不容易,他肯定很累,我很心疼,但我帮不上忙。

我只能在心里祈祷他好运,希望他能说服那些董事,把欧阳菲那不合理的调令给取消,我虽然也不想输,但看到他的疲惫,我是真的很难过。

当一个女人面对她心爱的男人不学无术不思进取时,心肯定会痛,因为失望而痛,但当一个女人面对一个她的男人拼命进取却一次一次被命运折磨时,心也会痛,因为有时不管人再努力,在命运面前也是那么无能为力。

命运一直在折磨着我和凌隽,我真的希望他能眷顾我们一次,这一次如果再输,我们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凌隽的努力终于还是有了些结果,董事们终于给了炳叔和凌隽的面子,答应开临时董事会议复议此事。

最后形成的临时决议认为,凌隽暂时不适合去欧洲,因为他手上的项目也很重要,那些项目的成败,对集团的发展影响也很大,不能把凌隽调走。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凌隽暂时可以留在澳城不走了。

董事会的决议比总裁的命令要大,欧阳菲也不能驳回,这一局,我们算是暂胜。

凌隽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忍不住去冲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身高高我太多,我搂他的脖子,就像猴子挂在树叉上。

“你终于赢了,你可以不用去欧洲了,你只要不去欧洲,那你就可以参加股东大会,你是现任高管,你是有角逐总裁之位的资格的,以你现在的人气,你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公司网站上的留言都是挺你的,我觉得你能胜出。”我说。

“恐怕没那么乐观,现在离股东大会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呢,我想大娘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休,也不知道她还会出什么招来对付我呢。”凌隽说。

我想想也是,这个欧阳菲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现在凌坚死了,凌丰退出了,总裁之位就只有凌隽和凌锐两个人的可能最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凌锐的能力和凌隽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他们两个人相争,凌隽的胜算超过百分之六十。

“那你说,她会用什么样的招来对付你呢?难道像凌坚和凌丰那样找人对付你,把你杀了?”我说。

“那倒不会,大娘稳坐美濠董事局主席这么多年,她拥有的已经很多,所以她不会铤而走险,一个人越是拥有的越多,那她行事就越会谨慎,因为她害怕失去现在拥有的东西,所以我猜测她不会乱来,说她买凶来杀我,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凌隽说。

“那凌锐呢?凌锐会不会这样做?”我说。

“不会,凌锐不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相比凌坚和凌丰,他也不够狠,而且他已经当过总裁了,他在股东中的人脉比我好很多,他觉得我和他竞争,他有胜算。”凌隽说。

“那就是说,现在我们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我说。

“我认为是这样的,凌家出了太多事了,警方也非常关注凌家,所以现在谁也不敢再出来干那些绑架杀人的事了。”凌隽说。

“那就好,我们也真是不容易,命总算是保住了,没有出师未捷身先死。”我说。

“是啊,我现在只是在想,大娘还有什么样的坑等着我去跳,她忽然安静下来,我反而有些不安,她肯定还会想其他的招,她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我参加股东大会,因为她必须要阻止我,她心里清楚,我如果参加了,那总裁之位肯定就是我的了。”凌隽说。

“看起来她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招了,能使的招她差不多都用过了,我想不出来她还能怎样对付你。”我说。

凌隽点了一只烟,吸了一口。

平时他当着我的面是很少抽烟的,这一阵压力过大,他总是在抽烟,有时会连着抽上两三只。

“大娘没那么好对付的,她掌舵美濠十几年了,在政商两界可调用的资源都不是我们能比的,就拿这一次临时董事会来说,如果不是炳叔帮忙,那些董事们肯定就听她的了,我虽然有潜力,但我毕竟还没有掌权,所以支持我对股东们来说是有风险的,如果我万一要是败了,那他们就得罪了大娘了,所以他们才对于凌家的争斗持观望态度。”凌隽说。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这么说我们还是没有完全安全?”我担心地说。

“人身安全暂时应该是能保证了,不过要说我们斗垮了大娘,现在这样说太为时过早,只有我掌控了美濠之后,才勉强算是摆脱了她的压制。”凌隽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说。

“只有等,等大娘出招,然后拆招,以不变应万变,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没用,只有等大娘出招,我们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现在还是在被动,没有办法。”凌隽无奈地说。

“好吧,那也只有这样了,只希望欧阳菲出的招不会太恶毒,希望我们能应付得了。”我说。

“我相信我能行,这一次,我必胜。”凌隽说。

“那我该帮你做些什么呢?我好像什么忙也帮不上,就只是眼看着你一个人辛苦。”我说。

“董事会和人力部都已经同意了,你正式成为我的特助,这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在一起工作,这样我天天看着你,也放心一些。”凌隽说。

“你天天跟着你,不会影响你勾搭美女同事吧?”我说。

“不会,我要勾搭,也会偷偷地勾搭,不会让你发现的。”凌隽笑着说。

“你敢。”我笑着打了过去。

******************

第二天和凌隽一起到集团总部上班,竟然在门口遇上了欧阳菲。

“你不是在分公司上班吗?怎么跑到总部来了?”欧阳菲问。

“我现在是凌隽的特别助理,有人力部的文件,是董事会的决定。”我说。

“你们这是准备将美濠集团开成夫妻店?”欧阳菲冷冷地说。

“您多虑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不会参与公司的决策,更不会把公司开成夫妻店,我就负责一些粗活而已。”我说。

“哼,凌隽都呆不长,更何况是你。”欧阳菲冷冷地说。

凌隽泊好车,走了过来,看到我和欧阳菲在说话,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不要顶撞欧阳菲。

“大娘,早上好。”凌隽礼貌地说。

“今天早上有个高层会议,你把手里的事放一放,来参会吧,带着你的特助。”欧阳菲说。

“好。”凌隽应道。

这我又不明白了,这个欧阳菲不是排挤凌隽吗,为什么还要让他带着我去参加高层会议?她又要搞什么?

不过还是凌隽说的那话,我们现在还处于被动,只能是见招拆招了,到时看欧阳菲又要搞什么鬼再说。

我坐在凌隽的旁边,列席了高层会议,心里非常忐忑,不知道欧阳菲又会出什么新招来为难凌隽。

欧阳菲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她扫了一眼众人,狠狠地瞪了我和凌隽坐的位置,面上挂着寒露。

“今天这个会只说一件事,那就是美濠的几个合作伙伴联名向我提出举报,说我们美濠和他们的合作过程中,有个别高管利用职务之便,强行向他们的项目负责人索贿,这种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公司的形象和利益,所以这件事一定要严查到底,目前我已经请警方介入调查。”欧阳菲说。

我心里更加紧张了,这应该就是欧阳菲抛出的新招了。

“董事长,到底是哪些项目出现了商业贿赂的事件?您能不能说清楚一些?”一个高管问。

“这些项目分别是‘佳宛林城’的二期开发项目,还有就是……”

欧阳菲一连说了三四个项目,听得我心惊肉跳,虽然我不是集团的高管,但我知道,欧阳菲说的这些项目,都是凌隽在负责,大多数的项目还是他亲自谈下来和签了合约的。

果然是针对凌隽而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凌隽看了过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些项目是他在负责。

凌隽站了起来,“刚才提到的这些项目,都是我正在负责的项目,这件事听起来就很好笑,我是凌家的子孙,我一直都是以公司主人的身份在工作,公司发展好了,对我当然是有利的,我不愁吃不缺穿的,我用得着去向合作方索贿?这分明就是有人陷害我。”

“是啊,隽少爷不会去索贿的,要说是某个中层管理人员去索贿捞点好处,那还有可能,隽少爷怎么可能会去索贿,这绝对是有人陷害。”有人附和凌隽。

“那可不一定,知人知面不知心,钱谁会嫌多啊,能捞到好处,当然还是会有人去捞了,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妄下结论。”一个副总阴阳怪气地说,这是欧阳菲的心腹了。

“不管是不是有人在陷害阿隽,现在既然有人投诉到我这来了,我作为集团的负责人,当然不能不管,我已经请警方介入调查,这件事总会给出个结论的,真相是越查越明的。”欧阳菲说。

欧阳菲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不过凌隽手上的工作恐怕得暂时停下来了,现在合作方都质疑你的清廉,你再接着工作不合适,等这件事查明以后,你再继续工作。”

这是她的狐狸尾巴了,她的目的很清楚,那就是在股东大会期间,把凌隽排挤在高层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