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天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尊雄最后被凌隽一番斥责,乘兴而来,败兴而去。……www.ZiYouGe.com……

“阿隽,你不是最善于将计就计吗?为什么不假装答应和他合作,然后再想办法对付他?”雷震海问。

凌隽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我,“秋荻也这样看?”

我摆了摆手,“我不这样看,对于别人可以将计就计,但是姜尊雄是凌家的老对手,我们和他不能有过多的接触,更不能有任何的合作,就算是将计就计也不行,因为我们一但和他有牵扯,那就会授人以柄,我们就会和凌坚一样成了凌家的叛徒了,所以我们必须严词拒绝他所谓的合作。”

凌隽点了点头,“不愧是我凌隽的妻子,果然明事理。”

“阿隽,你这是在夸老婆的同时损了兄弟啊,你这意思就是说我不聪明了?”雷震海不乐意了。

“震海,地球人都知道你不聪明,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尚云鹏说。

“你闭嘴,难道我不聪明,你尚云鹏就聪明了?我怎么没看出来?”雷震海说。

“你境界不够,当然看不出来了。”尚云鹏说。

“好了,你们两别斗嘴了,你们都挺聪明的,都比我聪明。”我笑着说。

“不闹了,说正事吧,我负责的这几个项目,大多数的负责人和我关系还是不错的,我想了想,有可能配合大娘诬陷我的就那么两三个人,但我不知道我判断的对不对,明天我接触一下负责案子的警察,看他们会不会透露一下到底是谁在检举我索贿,如果我拿到名单,你们就准备干活,记住,不能伤人,更不能闹出人命。”凌隽说。

“那肯定不会,我们有分寸。”尚云鹏说。

这时凌隽的电话又响了,凌隽看了一眼号码,“是小何打来的,肯定又是公司出了什么事了。”

小何是凌隽的秘书,对凌隽比较忠心的一个女孩子。

接完电话,凌隽的脸色有些凝重,“大娘竟然宣布,在我的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不许我进入美濠集团,她真是太过份了。”

“欧阳菲可真是够狠,你为集团付出那么多,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她现在竟然连公司的门都不让你进,分明就是要切断你和公司那些人的交流,这样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影响力就会慢慢消失了。”我气愤地说。

“大娘就是大娘啊,这损招一招接着一招的,真是受教了。”凌隽还是不急不恼。

“现在你连公司都进不去,那你更别想着参加股东大会了,你这就算是彻底地被排除在股东大会门外了。”我说。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就算是警方把事情查清,那也是股东大会以后的事了,那时新的管理团队已经出炉了,估计就没我什么事了。”凌隽说。

“那我们赶紧把那几个诬陷你的人给揪出来,逼他们承认他们是在说谎,这样你就可以恢复职位了,你大娘也就没有理由把你挡在公司门外了。”尚云鹏说。

“估计很难,就算是那几个人承认他们是在说谎,大娘也可以再找出其他的理由来暂停我的工作,反正她是铁了心不让我进入公司了,股东大会之后她肯定又会让我进入公司当个副总什么的,因为我有利用的价值。”凌隽说。

“那我们这段时间来的努力不都白费了?我们就这样放弃?”雷震海急了。

“当然不能放弃,大不了股东大会的当天我想办法潜进现场,不过也不行,我如果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入股东大会,偷偷摸摸的我还怎么选总裁?”凌隽皱眉说。

“那怎么办?”尚云鹏也急了。

“先想想吧,总会有办法的。”凌隽说。

*****************************

来自世界各地的美濠集团的股东陆续抵达澳城,入住到各大酒店。

美濠集团的股东大会成为澳城媒体的主要报道对象,成为澳城街头巷尾都在热议的话题。就连香城和与澳城相距不远的内地城市也有记者过来报道美濠股东大会的事。

凌隽还是被停职中,而举报他索贿的几个项目负责人也都因公出差到外地去,据说得有一段日子才能回来,也就是说,这案子得拖一阵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欧阳菲有意为难凌隽,就是要将他排除在股东大会的门外,让他没有机会参选总裁一职,因为她知道如果凌隽一但参与,那凌隽胜出的可能就非常的大,恐怕就没有凌锐什么事了。

我在网上仔细地读着美濠股东大会筹备小组的出台的大会细则,其中有一条明确规定,现任高管中有赎职行为、正在接受调查的,无权参加股东大会,这一条一看就知道是为凌隽量身定制,因为现任高管中只有他身上有类似的调查。

但是规则中也有一条,那就是凡是持有两万股以上的股东,可以携一名家属参加股东大会,我前一阵把所有的钱都买了美濠的股票,也就是说,我是符合携带一名家属入场的股东之一。

我可以带着凌隽参加股东大会!

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当初选择把那两亿五千万用来买进美濠的股票,主要还是想着能到现场支持我的爱人参加总裁角逐,没想到现在我竟然可以利用我股东的身份帮凌隽一把!上天垂怜我和凌隽,我手里股票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作用!大作用!

我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在一旁看书的凌隽看了我一眼,一脸的不解。“秋荻,你乐什么?”

“我不告诉你。”我笑着说。

“那行,你自己偷着乐,我也不想听。”凌隽低下头继续看书。

这个混蛋就是这样,我明明就想让他求我告诉他,但他却偏不求我,他这是吃定我了,知道他不问我,我也会忍不住告诉他。

我本来也想忍住偏不告诉他,但我心里实在是高兴得很,还是想把这消息尽快告诉他。

“凌隽,你真的不想知道我笑什么?”我不甘心地说。

“一点也不想。”凌隽头都没抬。

“你明明就很想知道,不过是装着不想知道罢了,你只要求我,我就告诉你。”我说。

“我不求,你最好一直闷在肚子里不要说出来,因为你说出来我也不想听。”凌隽坏坏地笑道。

“你这人就是这样,你求一下人家怎么了?这件事真的是件大好事嘛,你求我一下,我马上告诉你。”我实在是不甘心。

凌隽放下书,向我走了过来,用手捧着我的脸,“宝贝,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非要我求你?你缺乏存在感?”

“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你知道以后一定会夸我聪明的,所以你一定得求我告诉你到底是什么事。”我笑着说。

凌隽低下头亲了我一下,“可是,我不想求你,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挠你,你看你是赶紧自己招了呢,还是等我挠得你求饶你再招供?”

我赶紧逃离,我最怕人挠我了。

“凌隽,我今天就和你死扛上了,你如果不求我,我就是不告诉你。”我说。

“好吧,那我求你,你告诉我吧,你到底有什么开心的事,笑得傻瓜似的。”凌隽笑着问我。

“你才像傻瓜呢!凌隽,你再猜猜,我到底有什么事这么开心?”我继续卖关子。

凌隽眼珠转了转,“难道,你有办法让我参加股东大会?”

“聪明!一下就猜对,没错,我就是有办法让你参加股东大会,怎么样,不可思议吧?”我得意地说。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参加股东大会?”凌隽问我。

“因为我是美濠的股东,你没想到吧?我是有资格产加股东大会的。”我说。

“你说什么?你是美濠的股东?你开什么玩笑?”凌隽当然不信。

我忽然又有些担心,因为我用他给我的那笔钱买了美濠的股票,这事我一直瞒着他,以他的臭脾气,我一但说出来,恐怕他还是会骂我。

“你首先得答应我,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不许骂我。”我说。

“你先说了再说。”凌隽说。

“不行,你得先说你不会骂我,不然我就不说。”我坚持。

“好,我不骂你,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隽说。

“你真不骂我?”我还是不放心。

“你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一直担心我骂你?”凌隽反问。

“我当然不会做见不得人的事,我只是在几个月以前,分批买进了大量的美濠的股票,每跌百分之三,我就买进一批,现在受股东大会的的利好刺激,美濠的股票已经连续涨了三天,我帐面上已经赚了一大笔了。”我又忍不住有些得意。

“你哪来的钱?你用薪水买的?如果是用薪水买的,那你也只是小股东,根本达不到股东大会入场股东的标准,莫非……?”

凌隽的脸色忽然就沉了下来,他那么聪明,应该是已经想到我动用了那一笔钱了。

“你说好不骂我的!你不许反悔!”我赶紧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