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股东大会(1) 谢黑皮打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的股东都起立,向欧阳菲致意。(www.ziyouge.com)

欧阳菲掌舵美濠多年,在集团的地位自然是无人可比。我和凌隽也站了起来,跟着身边的人一起鼓掌。

“你大娘在这些股东中的威望很高啊。”我说。

“那当然,她掌控集团这么多年了,在这些股东心目中,她是这个集团的魂,是真正的大老板。”凌隽说。

“只是去年美濠集团出现了亏损,她这一次的工作报告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股东们的认可?”我说。

“大娘是高手,她肯定会扬长避短,把做得好的放大了说,把做得不好的轻描淡写地带过去。”凌隽说。

“这些股东也不是傻子,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吧?”我说。

“这很难说,就看大娘为自己业绩的下滑找的借口是不是能说服股东们了,静观其变吧。”凌隽说。

“那你和我一直都坐在下面,你亮不了相,股东们都不认识你,到时你怎么竞争总裁之位?”我说。

“你放心吧,这里虽然这么多人,但只要我来到这里,马上就会有人报告给大娘和炳叔,我要么会被赶出去,要么就坐上主席台上去,我肯定不会一直坐在这里。”凌隽说。

“如果他们让你上主席台去就坐,你去么?”我说。

“去啊,我还要带着你一起上去,让大家都认识一下我漂亮的媳妇儿。”凌隽笑着说。

“都这会了你还开玩笑呢,我都紧张死了。”我说。

“我没开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我是陪你来开股东大会的,如果他们让我上去坐,我当然要带着你了,你陪着我,本身也会为我加分,你听说过夫人外交吗?那些国家元首带着夫人出访,夫人的魅力往往能为元首的形象加分呢,我也希望我的夫人能为我加分。”凌隽笑道。

“你就贫吧,一会欧阳菲让人把我们赶出去了,你就贫不了了。”我说。

“不会的,我们既然进来了,大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会把我赶出去的,这样做会引起众怒的,大娘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凌隽说。

我想了想也是,面对这么多股东,要是欧阳菲硬要把凌家的四少爷给赶出去,那就显得她太绝情了,她应该不会这样做。

“那明天呢?明天要是她不让我们进来可怎么办?今天她是不知道你进来了,要是明天她让谢安辉把我们挡在门外怎么办,选总裁可是明天或者后天才开始的。”我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没事的,我今天已经在记者面前亮过相了,而且我已经进了这个会场了,我既然今天能来,当然就意味着明天也可以来了,我今天能出现在这里,如果明天她把我挡在门外,那些记者也会关注这件事的,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的股东在看着呢,大娘不会让这件事成为焦点,到时她不好交待,要知道,现在所有的大股东都齐聚澳城,在这些股东面前,她不可能为所欲为。”凌隽说。

“希望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我说。

此时欧阳菲已经开始念她的发言稿,集团一年来的工作报告,那当然不会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这一发言,恐怕至少是一个小时以上的内容了。

“阿隽,你们小两口怎么坐到这底下来了?你是凌家的四少爷,理应坐在主席台才对啊,秋荻也应该坐上去。”

走过来的是炳叔,趋欧阳菲发言的时候,他从主席台上下来了。

“炳叔,大娘不让我参加此次股东大会的,我今天能坐到这,那就算是不容易了,没想着要坐到上面去。”凌隽笑着说。

“你本来就是公司的高管,又是凌家的人,你是有资格参加这次大会的,我已经让工作人员安排好了,你现在就随我到主席台上去坐,一会我要向股东介绍你,凌家在外面漂泊十年的四少爷很多人没见过呢,当然得露面才行。”炳叔说。

“这不好吧炳叔,大娘本来就没准备让我参加股东大会。现在如果还让我去坐主席台,大娘会生气的。”凌隽说。

“不用管她!你为公司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的能力有目共睹,这里是股东大会现场,不是凌家,欧阳菲她一个人作不了这里的主,如果有问题,有我来承担后果就是,你不用担心。”炳叔说。

我知道凌隽当然不会真的害怕大娘,他之所以推辞,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现在炳叔说了力挺他的话,他就更有信心了。

“好吧,既然炳叔坚持要我露面,那我也只好听炳叔的了,有炳叔罩我,我就不担心了。”凌隽说。

“这就对了,天倒下来有炳叔给你撑着,你大胆地往前走!”炳叔豪爽地说。

“炳叔,你和凌隽上去就行了,我就不上去了,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一普通小股东,我真是没什么资格上去。”我说。

“我说你们小两口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比一个娇情?既然说好了一起上去,那就上去坐,怎么才把阿隽给劝住了,又开始娇情了?”炳叔说。

“我这不是娇情,只是我确实是不够资格,在美濠我不是高管,从股东的角度来说我只是一个小股东,所以我真的不能坐在那上面去。”我说。

“你是阿隽的妻子,是凌家的少奶奶,怎么会没有资格坐上去?以后阿隽主政美濠,你就是美濠的总裁夫人,股东大会这样的露脸机会,你当然不能错过,听我的没错,炳叔不会害你。”炳叔说。

“可我还是觉得不太妥,如果大娘……”

“别提欧阳菲了,你们是不是让欧阳打整得有些害怕了,遇上什么事都要先考虑她的感受?这次的董事会之后,她是不是董事局主席还不一定呢,你们怕她做什么?”炳叔一脸的不悦。

“秋荻,有炳叔关照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一起上去吧。”凌隽说。

“那好吧。”我也不好再推辞,只好跟着他们走到了主席台上,在炳叔临时安排的座位上坐下。

主席台上忽然多了两个人,下面的股东在开始轻声议论,有的人认识凌隽,但有些人并不认识,至于认识我的人,那就仅限于澳城本地的部份股东和集团高管了。

欧阳菲正在作工作报告,她当然也发现我和凌隽坐上了主席台,但她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停止讲话,她依然还是若无其事的作报告,这也算是打了一个时间差。

主席台上的除了董事之外,就是高管了,这些人最年轻的也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对比之下,我这二十出头的年龄坐在台上,就又又成了小姑娘了,台上很多股东盯着我看,他们应该在想,这小姑娘什么来头,怎么就坐上主席台了?

欧阳菲的报告终于结束,凌隽带头鼓掌,股东们显然对欧阳菲代表董事会作的工作报告很不满意,台下的掌声并不热烈。

“董事长的报告作完了,大家可以研究一下,有什么问题,下午和明天可以提出质询,董事局的人会对股东们的问题提出解答,现在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个年轻人,大家也看到了,他是刚刚才坐上台来的,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人就是凌家的四少爷,美濠的副总凌隽。”炳叔站起来说。

欧阳菲虽然还是面带微笑,但微笑已经很僵硬了,她肯定恨透了炳叔,也恨透了我和凌隽。

凌隽站了起来,向大家弯腰致意。

“大家好,我是凌隽,是凌家的第四个孩子,我长居内地,去年才到澳城来的,以后请股东前辈们多多关照。”凌隽说。

“我们知道隽少爷,才能出众,还一表人才。旁边的美女是谁?”有些股东扯开嗓门叫道。

这些股东也不全都是高素质的人,也有些不拘小节的大嗓门,虽然人多,但这声音叫得很响,很多人都听到了,有人发出笑声。

本来很来严肃的会场,变得有些乱了起来。

“这是我妻子齐秋荻,在公司她是我的特别助理。”凌隽说。

我不好意思,也只好站起来向台下弯腰致意。

“之所以要介绍这两个年轻人,因为他们都是好样的,四少爷回来之后,在集团里一直很努力地工作,解决了很多集团一直存在的难题,还谈妥了很多对集团的发展有重大影响的项目,但前一阵他被人诬陷,所以没能参加股东会。”炳叔说。

“既然他没能参加,那谁能解释一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正在接受调查吗?”旁边的凌锐发话了。

“这正是我要解释的,大家都知道,几个月前美濠经历了一系列的危机,美濠的股价一度大跌,当时公司的资金很紧张,也没多余的资金护盘,我的妻子就把我们在内地的一点积蓄全部买了不断下跌的美濠股票,想为集团尽一点微薄之力,我们的力量其实小得可怜,也没有能阻止集团的股票继续下挫,却阴差阳错地让我太太成了股东,我今天本来是被挡在股东会外面的,幸亏我太太持有集团的股票,我才有幸和各位股东见面。”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