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股东大会(2)/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解释得很清楚,不但说清楚了他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把我买股票不涉嫌内部交易的事说清楚了,突出了两个重点,一个是当时的股票在大幅下跌,而我是买进,不是抛出,另一个就是我是小资金买进,只是为了尽一份力,而不是有意操纵投票。|ziyouge.com|

他把人家有可能会质疑的问题自己先说清楚,这样就把那些想借题发挥的人的嘴给堵上了。

“当然了,如果大家觉得我还是没有资格参加股东大会,那我现在就出去,秋荻,我们走。”凌隽说。

我赶紧站了起来。

台下的人发出一阵骚动,在千人的股东大会上出现这样的情景,恐怕还是第一次。

“不用走,既然来了,那就留下议事,你为集团做了那么多事,是有资格参会的,至于那些莫须有的指控,也没什么实证,我看就是有人故意想陷害你,所以才搞出那些事来的,你就先留下。”炳叔说。

“凌少爷做的一些项目我们也听说了,确实是很有潜力的项目,索贿的事,肯定是有人使坏,你堂堂的少爷,怎么可能会向人索贿,留下开会吧,我们还想听你对集团未来的构想呢。”有股东说。

“就是,隽少爷是集团重要的高管,怎么能不参加股东大会呢。”有人附和。

有些人并不了解真相,但股东大会上出现的这一幕实在太过戏剧,有些股东开始跟着起哄。

“大家都静一静,不要闹,这是股东大会,不是菜市场!”欧阳菲终于发话了。

“把隽少爷留下开会,不然我们也不开了!”

有支持凌隽的高管趁机向欧阳菲发难。

“对,隽少爷带领我们为集团做了很多的规划,很多好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呢,现在就把隽少爷给排除在外,这样的内斗,完全不管集团和股东的利益!”有人继续闹。

“没有人排挤凌隽,他只是有案子在身,所以暂时不参加股东大会而已,既然大家都要求他来参加,那就留下开会就是,都不要闹了。”

欧阳菲迫于压力,只好妥协。

我心里大喜!欧阳菲终于答应让凌隽参会了,接下来的股东大会他可以参加了!只要他能参加,那就有可能会获得提名,只要获得提名,那他当选总裁的可能就很大了!

这绝对算是阶段性的胜利!

“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来捣乱的,也不想股东大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味,股东大会是要讨论集团未来的发展战略的,不是搞个人恩怨的地方,而且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没有人排挤我,不管是凌家还是美濠集团,都是团结的,请大家不要妄作猜测。”凌隽说。

“四少爷大气!好样的!”有股东赞道。

“好了,凌隽自己也说了,没人排挤他,大家都相信了吧?都不要闹了,股东大会有很多重要的议程要完成,不能扯一些与大会无关的事!”欧阳菲说。

“大家都别说话了,如果大家再闹下去,那我真得自己退出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扰乱整个大会。”凌隽说。

所有的人这才都安静下来,开始接着开会。

******************

上午的会终于结束,仍然还是只有一个出口可以通过,大多数的股东就又都堵在了会场,有些性急的股东开始骂娘。

“这都什么协调小组,怎么做的事?又不是关门打狗,怎么就只开一个出口?进场要半天,出场也要半天,真让人烦躁!”

“就是,协调小组的组长好像是凌锐吧?他也是当过总裁的人,怎么做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难怪这些年美濠的业绩不断下滑!”

“他们只留一个门进出,其他门都关上,我看就是为了防隽少爷进来参会吧?有才能的人为什么不用?为什么要排挤?”

各种各样的议论都有,但大多数言论都是指向凌锐的办事不力。这对凌隽来说,当然是好事。

“阿隽,一起吃午饭吧?咱爷俩好久没一起吃饭了。”炳叔走过来说。

“好啊,今天我能在这里参会,得感谢炳叔的大力支持,我理应请炳叔吃饭。”凌隽说。

“阿炳,吃饭也不约我?我可是你大嫂,你们叔侄一起聚,就要把我排除在外?”欧阳菲也没走,走过来说。

我一看到欧阳菲那老妖婆心里就来气,她竟然还好意思要求和我们一起吃饭,她恐怕是想探听一下我们来参加股东大会有什么意图吧,随便听听炳叔的口风。

“大嫂,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阿炳,阿炳是瞎子,我可不是瞎子!”炳叔无奈地说。

“我叫习惯了,这么多年都叫过来了,就再叫叫又怎么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不是瞎子就行了,阿隽,你要请你炳叔吃饭,就不能连大娘一起请?难道大娘和你有仇?”欧阳菲说。

“当然不会,大娘肯和我们一起吃饭,那是我们的荣幸。”凌隽说。

“好,既然阿隽请吃饭,那我就推掉和其他股东的应酬,我们去哪儿吃?”欧阳菲问。

“就在这会场的休息室吃吧,叫几个便当过来就行了。”凌隽说。

“阿隽这么抠门啊?就请我们吃盒饭?”炳叔笑着说。

“下午不是还接着开会嘛,周围的酒店肯定都有股东在用餐,我们去了,那还得应酬他们,见了面的股东当然高兴,但那些没有见到的股东,会说咱们偏心,股东太多,我们应酬不过来,现在就暂时先吃工作餐吧,这样既方便省事,又不会得罪股东。”凌隽说。

“这主意好!阿隽就是聪明!那我们就随便吃些工作餐就行了。”炳叔马上赞成。

“行,那就听你们的,我们到休息室去聊吧。”欧阳菲说。

这个欧阳菲真讨厌,本来今天成功参会,我是想和凌隽庆祝一下的,可她一加入,我们又不好说今天的事了。

来到休息室,欧阳菲直接进入正题。

“阿隽,现在股东们都认为你没有能以高管的身份参加股东会是因为我在排挤你,可你也知道,我只是公事公办,并没有要排挤你的意思,这事,你得向股东们说明一下。”欧阳菲说。

“大娘,我不是已经向股东们说明过了吗?你为什么还盯着这事不放?”凌隽冷冷地说。

“你是解释过了,可他们不相信啊,而且他们好像对我的工作报告也不满意,我估计后面的会议他们会为难董事会。”欧阳菲说。

这个坏女人,原来她是感到压力了,又想让凌隽出面替她顶住压力了。

“股东们大老远来,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而来,公司的发展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对我们有些意见也很正常,要有人提出建议性的意见,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思考集团未来发展的方向。”凌隽说。

“大嫂,你是董事局主席,凌锐是总裁,集团的现状,可都是你们母子连手打造出来的,如果股东们有意见,那你得向他们解释才是,股东们把钱投在美濠,当然希望有高收益,位高权重者,多承担些压力是理所应当的嘛。”炳叔说。

“阿炳,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我虽然是董事局主席,但公司的日常经营,哪一条决策不是经过你们这些董事们表决的?现在公司有些问题,责任就要我和凌锐来担?”欧阳菲说。

“这话就有意思了,那些决策确实是经过董事会表决通过,可是大嫂你的铁腕手段你自己不清楚吗?你推出的决策,谁敢反对你?以前有几个董事反对你,后来不是被你用各各手段踢出董事会了吗?你排挤人也不是第一次了,别人不清楚,你自己还没数吗?”炳叔问。

“熊炎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排挤谁了?现在本来就有人怀疑我排挤阿隽,你现在这样说,那不是煽风点火吗?”欧阳菲喝道。

“大嫂,别发威风了,你有没有排挤阿隽,你自己还不知道吗?这和尚头上的虱子不是明摆着的吗?在别人面前装装就行了,在我和阿隽面前,就不用装了,你说吧,你到底想怎样?”炳叔说。

“我希望阿隽能出面承担一些责任,缓解股东们的愤怒,这一阵集团的事都是阿隽在处理,就说他对集团的业务不熟悉,所以犯了一些错误,这样股东们的意见就会小一些,阿隽毕竟是新人嘛,犯些错误也是可以理解的。”欧阳菲说。

我一听心里的火就上来了,这个欧阳菲真是恬不知耻!他竟然又要让凌隽来承担责任?凌隽又不是傻子,会在这个时候自己去承担责任?美濠集团去年的业绩不理想,明明就是欧阳菲和凌锐的问题,现在她竟然要让凌隽去背黑锅!她想得美!

我绝对不会答应,我相信凌隽也不会答应。

不出我所料,凌隽冷笑:“大娘,你真是把我当傻子啊?你真是认为你把我卖了,我还能帮你数钱?大娘,你这是污辱我的智商呢,还是污辱你自己的智商,还是你真的已经老了,老糊涂到尽说胡话的程度了?”

欧阳菲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