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惊喜/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我第一次听凌隽对欧阳菲说这么重的话,欧阳菲虽然对凌隽狠毒,但凌隽敬她是长辈,极少对着她说狠话,凌隽说的这一句话,是我听过的他说得最狠的了。……www.ZiYouGe.com……

“凌隽,你怎么跟我说话呢?你竟然骂我老糊涂?你放肆!”欧阳菲喝道。

“大娘,一直以来,你对我的态度就是有好事就让我滚开,有坏事就让我背上,我也一直忍着,我为集团任劳任怨,可是你都是怎么对我的?我为集团做了那么多事,股东大会开了,你毫不手软地把我挡在门外,这本来就让人寒心了!现在好了,你觉得股东们对你的工作报告不满意,又要让我来承担责任?大娘,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凌隽冷冷地说。

“你是认为你的翅膀硬了,可以对抗我了?这一阵公司的大部份工作都是你在负责,公司的整个状况不佳,当然你得负起责任!”欧阳菲说。

“笑话!公司整体状况不佳,分明就是你和大哥的责任!我进入公司后,公司的各项数据都明显开始好转,我的功劳你不计,你却要我承担起那些应该由你们来承担的责任,真是岂有此理,大娘,我明确告诉你,不可能!”凌隽说。

“那明天你就休想再进这个会场来参加股东大会了!”欧阳菲大声喝道。

“大娘,这事现在你已经说了不算了,我今天已经在媒体和股东们亮了像了,大家对我的认可你也是看得到的,我今天既然来了,明天我如果不在,那媒体和股东们也会追究我到底为什么不在,我明天就到会场门外转悠,如果你不让我进来,我就告诉所有人,就是你在排挤我!就是你在一手把持凌家的所有事务,所以才导致美濠集团开始衰落!”凌隽说。

“你……”

欧阳菲气得说不出话来。

“哎,你们不是说不内斗的吗?怎么还是斗上了?嫂子,我们都老了,阿隽是青年才俊,能力出众,思维活跃,未来是属于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你就不要占着坑了,让出来吧。”炳叔在旁边跟着帮腔。

“你住嘴!凌家内部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话!”欧阳菲对着炳叔喝道。

“你对我凶什么呀,别人怕你,我熊炎炳可不怕你,这事可不是你凌家的内部家务,这可关系到美濠的大局,所以这是公事而非私事,我当然要管。”炳叔毫不示弱。

“弄成今天的这个局面,就是你在从中捣乱!”欧阳菲说。

“大嫂,你别跟阿隽吵完又来跟我吵啊,我可没兴趣和你吵架,这件事明明就是你不对,阿隽为公司确实是做了许多的事,而且卓有成效,可你就是一门心思地打压他,这是你的不对,你怎么还非把事情扯到我头上来了?不过,如果你一直掩护阿隽,我也还真是会一直力挺他!”炳叔说。

“很好,你们就是合起伙来要对付我嘛,这我早就知道了!凌隽,我知道你为何而来,不就是想选总裁嘛,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如果你答应站出来承担目前集团经营不佳的责任,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高级副总,如果你不答应,那你参加完这次股东大会就滚蛋吧,滚出美濠和澳城,以后别回来了。”欧阳菲说。

“大娘,你做得这样绝,你肯定会后悔的。”凌隽冷冷地说。

“我做事从不后悔,你想在我面前选上总裁?简直是痴人说梦!”欧阳菲狠狠地说。

“我并非痴人,也绝不做梦,我只是拿我该拿的,我对自己想要的,也不会轻易放弃,大娘,你就等着瞧吧!”凌隽说。

“好,我就等着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翻出我的五指山!”欧阳菲站起来,气愤地走出了休息室。

“别走啊大嫂,便当马上就到了,吃了再走!”炳叔说。

欧阳菲没理他,径直走了出去。

********************

股东大会已经进入第三天。

欧阳菲确实没能阻止凌隽继续参加,因为凌隽说得很明白,如果欧阳菲阻挠他参加,那他就在所有人面前说欧阳菲排挤他,现在股东们对欧阳菲的工作报告本来就不满意,如果再激化矛盾,那恐怕会引发股东们的退股风潮。

美濠本来就已经危机重重,现在如果再激怒股东,导致股东们大量退股,那美濠的危机将会加重,欧阳菲不傻,所以她知道她阻挡不了凌隽参加股东大会了,索性她也不阻挡了。

虽然争执不断,但在凌隽和炳叔的帮助下,股东大会总算是完成了大部份议程,接下来的议程,就是选择举一任的董事。

新一任的董事选举结束后,由董事们选出新任的董事局主席,然后再选出新的CEO。

这些程序也不是一成不变,各个公司有各自的文化,所以各个公司董事和总裁的产生也不尽相同,只要是在《公司法》的框架之下产生,那就是合法的,美濠是一个有家族企业痕迹的上市公司,既然有上市公司的开放性,但本身也有家族管理的痕迹,所以其高层结构的产生,既显民主,又带有集权的性质。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凌家依然是美濠最大的股东,占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排在其后的是熊炎炳,但持股比例差距很大,只有百分之五,其他的股东大多在百分之三以下,或者更少,所以董事局主席的位置,还是会从凌家的人中产生,这也是有家族管理性质公司的约定俗成的一个潜规则,谁持有的股份多,谁来当家。

欧阳菲是凌家的大家长,董事局主席的位置,当然就是非她莫属,所以重点之争,就在于总裁之位,总裁理论上来说非凌家的员工也可以参选,甚至可以聘请外面来的职业经理人担任,但美濠是有家族管理性质的公司,多年来形成的规距是董事局主席和总裁都是由凌家人担任,因为凌家不仅是大股东,也是美濠的创始人,所以就有这么一条潜规则,就像英国的首相换了一个又一个,但英国王室的地位从未变过一样。

董事选举结束,董事局成员几乎没怎么变,唯一的惊喜是,凌隽竟然也入选了董事之一,这是股东们对他的近期工作的认可,当然也是因为他是凌家子孙的原因。

更有趣的是,很多股东还把票投给了我,这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理,也许是因为我这个年轻姑娘能出现在主席台上,对他们来说有一种新鲜感,也或许因为我是凌隽的妻子,他们认为凌隽未来有可能掌舵美濠,所以想把我也拉入董事会,让我配合凌隽一起制衡欧阳菲。

但董事局成员只有十个席位,凌隽进去了,席位就满了,事实上我也压根没想过要进董事局,那是议大事的地方,有凌隽去就行了,我就好好当他身后的女人我就满足了。

炳叔宣布了得票情况,宣布新一届的董事局成立。

“这里还有一件事得说一下,那就是齐秋荻小姐的得票也很高,差我们得票最低的凌锐董事只差了一票,所以我在想,要不要把董事局成员增加一位,让年轻的齐小姐也加入到我们董事局成员里来,年轻人加入进来,也算是增强活力嘛。”炳叔说。

“好啊,支持齐小姐加入!”现场立刻有股东响应。

“董事局成员都是一群老家伙,死气沉沉的,加一个年轻人进去也好,我们都支持!”马上又有股东附和。

“我不同意!”欧阳菲这一次没沉住气,马上反驳。

她当然很紧张,集团大的决策都由董事局成员投票决定,我要是加入进去了,我手里就会有一票,很多时候一票就能否定一个议案,所以这一票太重要,我一但进入董事局,那我就有了话语权了。

“董事局的董事是股东大会选出来的,是代表股东利益在公司的权力机构,怎么能让一个小娃娃加入进来?这简直就是胡闹嘛。”欧阳菲说。

“这话可不对,齐小姐是凌隽的特助,在公司工作了很长时间了,她在集团下属分公司工作的时候,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而且齐小姐本身就出身在内地的富商之家,天生就有商人的基因,她也二十多岁了,怎么就是小娃娃了?只要过了十八岁,那就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了,当然不能说是小娃娃。”

董事局的另一位女董事赖曾云絮竟然力挺我,倒是我没想到的。不过她一直很喜欢我,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是女性的原因吧。

“但是董事局毕竟不等同于其他地方,这里决定着公司未来的走向,不能顺便让人进来的。”欧阳菲说。

“齐小姐是凌隽的太太,也是你们凌家的成员之一,也不是外人了,我们这些外姓人都不认为齐小姐是外人,董事长竟然把秋荻看成是外人,这是不是证实了董事长一直排挤凌隽夫妻俩的传闻是事实?”另一位董事高建仁竟然也出言挺我。

亲们有钻的快快砸来,表浪费了,过了这个月就作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