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表决/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现场乱成一团的时候,凌锐从控制室方向走了回来,他看起来一脸的沮丧,很显然他没有能够阻止在控制室播放视频的人,那个人不管是尚云鹏还是雷震海,他都没法阻止,更何况有可能那两个人都在。……www.ZiYouGe.com……

这是凌隽早就安排好的局,从时间来看,恐怕是在二娘死之后,凌隽就开始让尚云鹏办这件事,目的就是为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能够靠这些证据一击致胜。

而二娘的亲人拿了证据躲到了马尼拉的事,正是二娘亲口对我所说,然后我转告了凌隽,没想到我说者无心,他却听者有意,在那个时候,他就开始谋划着找以二娘的的亲戚,然后录下相关的证据。

至于要如何才能找到二娘的亲戚,这就很简单了,马尼拉有固定的华人圈,在华人报纸上登个寻人启事,再赏以重金,要找出一个有澳城口音的一家子人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尚云鹏的人当然能够办到。

凌隽这个混蛋最可恶的地方,就是他做什么不告诉我,总是自己偷偷地做,这笔帐,我早晚得找他算。

“大家安静一下吧,董事长说有人诬陷她,那我们不妨听她解释一下。”炳叔说。

“对我的指控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他们说的那些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欧阳菲说。

可能是认为这样的辩白太过苍白无力,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马意的事我也很悲痛,她确实是患了精神疾病,不然我也不会让她去医院,我和她那么多年的姐妹,她出了事,我也是很悲痛的,我又怎么可能会去害她。”

没有人说话,看得出来,没人相信她的话。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没用,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了,别人拿那件事来诬陷我,我也解释不清楚了,要是马意妹子还在就好了,她是唯一可以证明那些谎话都不可信的人。”欧阳菲说。

欧阳菲的话刚说完,在屏幕上又开始有动静了,这一次画面上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看到那个女人,连我都抽了一口凉气,因为那画面上的女人,正是二娘马意!

一个死了的人的影像,竟然出现在了会议现场的屏幕上,我心里砰砰地跳了几下后才意识到,这录像有可能是马意生前录下来的,并没有闹鬼。

“我其实没有病,就是欧阳菲那个恶毒的女人让医生抓的我!我如果有一天死了,肯定就是欧阳菲害的,因为我知道她的秘密,秘密就是,凌锐并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她不会生育,所以她下药害得我也不会生孩子,凌正铎没有办法,只好在外面找女人怀孩子,虽然孩子是生下来了,但那些会生孩子的女人,都让欧阳菲害死了!欧阳菲是个坏女人,如果我死了,就是她害的,她害的……”

画面上马意穿着精神病院的病号服,一脸的惊恐和憔悴,这视频应该是在精神病院里录下的。

这一段视频又比之前的那一段更为劲爆,震撼力更强,现场完全乱了,欧阳菲之前还在说死无对证,没想到死去的马意也出面来证实了这件事,这下她无话可说了!

“这都不是真的,这是有人在害我,这不是真的,大家都不要相信……”

欧阳菲的解释完全没人听了,会场的人都在相互议论着这件事。

马意的视频还没有完,换了一个镜头之后,马意接着说话:“凌正铎失踪之后,欧阳菲就跟我约定,只要我不把她不会生育的事给抖出去,她就能保全我在凌家的富贵,欧阳菲这个人非常歹毒,我为了防她,只好把相关的证据送到我家人的手里,让他们去了马尼拉定居,就是为了防止被迫害。”

两段视频相结合起来,在会场里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不相信那件事是真的,欧阳菲就算是再解释也无济于事了,她脸色苍白,呆呆地坐在座位上,看着现场对的股东们对她指指点点。

“好了,大家都不要闹了,今天是股东会,不是私人恩怨清算大会,我们还是要说正事,不能因为这件事而耽误了我们的股东大会,这些事是不是事实大家心里清楚,不管事实如何,都不能影响我们大会的正常进行。”炳叔对着话筒说。

但是场面依然很混乱,这些消息太劲爆,这些股东们一下子消化不了这些事实,还是在接着议论。

“大家还是安静一下吧,都不要吵了,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现场会放这样的视频,但如熊董所说,我们今天不是来开清算大会的,我们是在开股东大会,我们得把我们正常的议程完成,凌家的事不能扰乱集团的事。”董事赖曾云絮说。

其他的董事也都纷纷发言,表示暂时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会场这才暂时安静下来。

虽然说这是凌家的私事,但凌家是美濠最大的股东,这件事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议事,这是肯定的,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凌锐其实不是凌家的亲生儿子,而且欧阳菲还瞒了大家这么多年,现在恐怕所有人对她不信任了,除了凌锐。

之前本来就有很多的谣言说她排挤凌隽,现在这么一闹,那些谣言在大家心中都成了真的了,她膝下无亲生的儿子,为了利益排挤凌家真正的血脉,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

一但股东们对欧阳菲的信任度大幅下降,那得益的当然就是凌隽。

现在情况已经很清楚,凌隽才是凌正铎老先生真正的儿子,而且才能出众,于公于私,股东们都应该要支持凌隽掌权才对,大家都很清楚,这些视频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会场,这是斗争的最后结果,胜负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凌隽一方胜出,欧阳菲惨败。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尘封许久的旧事,终于还是被揭出来了,纸终究还是没有包住火。

这一切其实也是欧阳菲自己作出来的,要不是她处处针对凌隽,凌隽也不会用此狠招,在所有股东的面前把她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如果大家相安无事,她依然还是凌家的大家长,还是让人尊敬的大娘,但是她却偏要这样作,最后作出来的祸还得由她自己来承受。

到会的股东们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他们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投票的事情了。

********************

结果没有悬念,近百分之九十的股东把票投给了凌隽,只有少部份欧阳菲的老朋友把票投给了凌锐。

只等董事会再次表决通过,凌隽就将成为新任的美濠集团的掌门人,他将掌舵在亚洲排名前三十位的跨国集团!

这是一件让人兴奋到无法入眠的事,我们等了那么久,梦想就要成为现实了!

股东大会休会一天,让来参加股东会的股东们在澳城泡泡妞,赌赌钱,休闲放松一下,既然来一趟,那些男股东们当然得玩玩才行。

但董事局成员并没有休息,董事局成员会议在美濠的总部会议室举行,表决通过新任总裁人选之后,新任总裁将在全体股东大会上演讲,向股东们阐述他的战略构想和经营理念,然后股东大会就正式结束。

我作为新晋的候补董事,当然也列席了新一届董事局的第一次会议。

气氛很凝重,之前发生的事还影响着大家,欧阳菲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所有的董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站起来迎接。

欧阳菲憔悴了许多,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当然会很大,她一下子被人拉下神坛,成了一个狠毒的坏女人,她多年积累下来的威信,被那两段视频瞬间击溃。

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今天是新一任的董事局的第一次会议,今天将表决通过新任总裁的人选,人选当然就是凌锐和凌隽两人,虽然之前有一些关于我和凌锐的不实指控,但我希望各位董事在选用总裁的时候,还是小心投下自己手里的一票,总裁是一个集团的掌舵手,控制着整个集团的走向,如果不慎重,那带来的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

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想着作最后的挣扎。

“我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大家举手表决,同意凌锐继续担任集团总裁的请举手。”欧阳菲说。

说完她自己举起了手,凌锐也举起了手,然后凌隽举起了手,我没有投票权,所以只能看着。

凌隽竟然投了凌锐一票,当然也是不想让凌锐太尴尬,也或者是一种暗示:就算此时,他也一直没有忘记曾经兄弟相称,虽然并没有一点兄弟之情。

欧阳菲脸色惨白,“好,同意凌隽出任新任总裁的举手。”

说完她自己举起了手,她很聪明,凌隽必胜无疑,既然凌隽投了凌锐一票,她也把人情还给凌隽,所以她率先举手。

除了凌隽自己和凌锐没有举手之外,所以董事都举起了手。

“凌隽胜出,凌隽将成为新一任的集团总裁,我们大家祝贺他。”欧阳菲说。

她虽然在笑,却比哭还难看,她终究还是败了,败给了凌家流落在外十年的弃子。

“谢谢大娘,谢谢各位董事,我会努力工作,让美濠重焕生机。”凌隽站起来鞠躬。

我又不争气地想哭了,这一刻,我们等了太久。

我一直强忍,但还是没能忍住,赶紧低下头,抹了一把眼泪,要让凌隽看见,他又得骂我了。

“阿隽,以后你就是总裁了,集团的经营,就交给你了,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但你要记住,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不要被外人挑拨来内斗,我是董事局主席,你是总裁,我们以后好好配合,一起振兴美濠集团。”

欧阳菲这是在向凌隽示好了。她算是彻底地举起了白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