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人散/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事们祝贺结束,凌隽是应该要说两句了。(www.ziyouge.com)

“首先我得谢谢这么多年大娘为美濠所做的一切,抛开恩怨是非不说,大娘这些年为美濠确实付出了太多的辛劳,虽然今天我接任了大娘的的主席之位,但我心里仍然视她为长辈,很多事情,我还得向她讨教,这话听起来可能大家觉得虚伪,但我是发自内心的谢她。”凌隽说。

这话是场面话,但也是事实。欧阳菲苛刻狠毒,但从人性的角度来说,那是可以理解的,权力这种东西,一但沾上,谁都会想占有更多,欧阳菲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她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捏紧手里的权力,她当然得狠毒,不然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做得到。

虽然美濠近年来开始走下坡路,但欧阳菲的功劳也是不可磨灭的,今天虽然她输了,但她为美濠曾经的付出那是真实存在的,凌隽的话说得很客观,完全抛弃了个人恩怨,只站在客观的立场来评功过,充分显示出他的大气。

他是胸襟磊落的男子,只有这样的胸襟,才有可能挑起美濠这样的大财团继续前进。不断创造出新的辉煌。

欧阳菲眼眶竟然滋润了,也不知道她是为凌隽的话而感动,还是为自己输了而感伤,她极力地忍住泪水,向凌隽走去,意外的伸出手臂,拥抱了凌隽。

她没有亲生的儿子,她其实可以把凌隽当成她的亲生儿子,只要她能解得开心中的结,以凌隽的胸怀,绝不会记恨过去她做的种种恶事。

当然,如果凌隽的母亲是她所害,那就另当别论了。

“阿隽,你赢了,我要恭喜你,我不得不承认,你是凌家最强的人,你身上有你爸当年的风采,而且你比他更冷静,有你当家,我相信凌家不会垮,美濠也不会败。”

欧阳菲终于说了人话,说得很中肯,也许是当着董事们的面要展示一下自己的风度,也许是发自内心的重新审视凌隽,都有可能。

凌隽和所有董事一一握手,谢谢他们的支持,当然,以后还得需要他们继续支持。

“齐小姐,怎么不过来祝贺一下你的先生?”赖曾云絮竟然提起了我。

我不敢抬头,因为我知道我的脸肯定已经哭花了,我怕他们笑话我,也害怕给凌隽丢脸。

“她肯定哭了,她一直在背后支持我,我是身累,她是心累,她比我还要不易,给她点时间让她平复一下吧。”凌隽说。

这话说得我情绪几乎崩溃,我很想大哭,把这一段日子的委屈和压抑都哭出来。

我紧咬嘴唇,坚决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真是太没出息了。好好的日子我却就是想哭,而且想大哭。

“好,既然完成了所有议程,那我们就散会吧,也让我们新任的董事长和他的娇妻庆祝一下,明天他还得代表集团向股东们作闭幕演讲呢,我们先散了吧。”炳叔说。

“好,那我们散了吧。”赖曾云絮也说。

等会议室的人都散了,凌隽这才向我走了过来。

“哭花了吧?你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有些人成了小花猫了,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害臊。”凌隽说。

“要你管。”

“我不管,那谁来管?”

凌隽轻轻抱住我的头,我在他怀里终于哭出声来。

“我们赢了,不用哭了,等我把澳城这边的事打理清楚,我就从现任团队中选出一个厉害的人来担任集团总裁,然后我和你回万华去,我可以遥控集团事务,我会把我们在万华失去的都找回来。”凌隽说。

我抬起头,看着凌隽,我知道我肯定哭得花得不行了。

“果然成了小花猫了。”凌隽轻轻帮我拭泪,“我说过我一定会赢的,因为有你支持我,我们经历那么多的坎坷都没有死,那就说明我们的命都很硬,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们。”

“我就知道你会赢,因为你是最棒的。”我说。

“我会赢,也有你的努力,你和轩儿未来的幸福,是我必须要承担的责任,所以我才有动力一直向前狂奔,其实我最应该谢的人,就是你。”凌隽说。

本来快拭干的泪水被他这一句话说的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其实不管你输你赢,我都爱你。”我说。

“我知道,就是因为你能陪我一起赢,也能陪我一起输,所以我们才会赢,如果你只能接受我赢而不愿意陪我输,那我们就赢不了。”凌隽说。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我当然明白世事无常,潮起潮落都有周期,人生亦如此,只有勇敢面对低谷,我们才能走得更远。”我说。

“说得真好。”凌隽紧紧地拥抱我。

******************

雷震海和尚云鹏在美濠集团的停车场里已经等了许久了,想必这两人心里也是等得焦急。

我和凌隽上了车,我们都装着一脸的凝重,谁也没有说话。

“我靠,看这脸色,大事不妙哇,怎么的了?”雷震海说。

我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没有成功啊?那没关系啊,我们再想办法,以隽哥的本事,做什么都能行,也不是非要当这个总裁。”尚云鹏赶紧出言安慰,他们都以为我们输了。

“云鹏,这事麻烦了。”我忍住笑说。

“怎么了?隽哥又被开除了?”尚云鹏说。

“不是,麻烦的是他不但当上了总裁,而且还兼任集团董事局主席,你说,这是不是很麻烦,他得累坏了。”我笑着说。

“哈哈,我就知道隽哥准能赢。”尚云鹏大笑起来。

“原来是赢了呀,赢了还耍我们,真是太坏了!”雷震海叫道。

“赢了,谢谢两位兄弟的支持,不然我赢不了,咱们庆祝一下吧,你们想去哪庆祝?”凌隽问。

“凌隽,你明天还得以新任总裁身份作闭幕发言呢,你要拿出集团新一年的发展规划,不然股东们不会轻易信任你的,现在恐怕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哦。”我说。

“没关系,那些东西我提前就准备好了,这一阵大家都辛苦了,都放松一下吧,可惜时间太紧,不然我们乘游艇出海去。”凌隽说。

“嫂子说得对,现在确实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至少先等股东大会开完,你在集团的位置坐稳之后才能庆祝,不过大的庆祝不行,小的不能少,我们去喝一杯吧?”尚云鹏说。

“那就去喝一杯。”凌隽说。

这时电话凌隽的电话响了,是欧阳菲打来的。

接完电话,凌隽扭头对我说:“秋荻,大娘让我们回凌府一趟,说要开一次家庭会议。”

“别理她,现在你都掌权了,凭什么还得听她的?”雷震海说。

“她是长辈,我们虽然赢了,但还是要给她些面子,我们还是先回去一趟吧。”我说。

“我也这样认为,这样吧,云鹏你们去酒楼订餐,我和秋荻去一下后就回来,然后一起吃晚饭。”凌隽说。

“那好吧。正事要紧,以后庆祝的机会多的是,也不急在一时。”尚云鹏说。

*********************

这一阵我们都住在酒店,许久没有回来了,进凌府的时候,感觉很是陌生。

来到主厅,欧阳菲和凌锐都在,应该是在等我们。

“大娘,今天在公司的事……”

欧阳菲挥手打断了凌隽的话,“现在是家庭会议,我们不谈公事了,说私事吧。”

“大娘请吩咐。”凌隽说。

“我辛苦了这么多年了,也确实应该退下来休息一下,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搬回来住了,我和凌锐准备搬走。”欧阳菲说。

我和凌隽对视了一眼,心想欧阳菲又要玩什么花样?她现在都已经输了,要想玩出什么花样来害凌隽,好像也不太可能了。

“大娘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娘一直生活在这里,没必要搬出去啊,我和秋荻也不会搬回来烦大娘,我们可以在澳城另置一处房产住下来。”凌隽说。

“不关你们的事,我只是不想再住在这里了,当了凌家的家长这么多年,其实我也很累了,现在你接管了公司,这凌家的家也由你来当吧,我想休息了。”欧阳菲说。

“大娘可以休息啊,休息你一样可以住在这里,一直住下去,没有人会赶你走的。”凌隽说。

“我知道没人赶走我,我只是想换个环境换个心情,你也知道,我娘家是香城的,而且我本姓也不姓欧阳,我和萧敏一个姓,我原名叫萧美丽,后来认识了你爸,我觉得我自己出身太贫寒,名字也太土,就改了欧阳菲的名字,我娘家人都在香城,这些年忙于集团的事,也很少和他们来往,我现在空下来了,我想搬去香城住,也可以和家人团结,凌锐也和我一起去。”欧阳菲说。

“大娘,你如果愿意,可以继续在集团里任职,大哥我也会让他担任集团副总裁,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不会有任何排挤他的行为,你们不必离开澳城的。”凌隽诚恳地说。

“不必了,我们还是走吧,现在澳城的人对我的印象也坏到极点,我呆在这里也不舒服,还是离开吧。”欧阳菲伤感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