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是因为在乎 谢 猪猪丶我要你 打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陪凌隽参加完高管会议之后,接下来就是要会见韩国来的代表了。(ziyouge.com)

不用想也知道韩国来的代表是金浩然,他们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知道凌隽掌权后,马上就飞过来,准备谈那个水上娱乐项目了。

“董事长,简星公司的代表说,希望您移驾美林酒店去谈,他说在公司里谈,我们的主场气氛太浓,会给他压力,对他不公平。”助理小何说。

“这小子怎么那么多讲究?好吧,他也算是老朋友了,那我就过去和他谈吧。”凌隽说。

“是金浩然么?是来谈水上娱乐项目的?”我说。

“这事你不用管,你留在公司吧,我一个人去谈就行了,你帮我处理一下办公桌上那堆文件,辛苦你了。”凌隽说。

“董事长,可是对方说,勿必请董事长带上齐董前往。”小何苦着脸说。

我现在是董事局成员,所以她们都叫我齐董,我听了极不舒服,但又没办法,这里是在公司,称呼当然得规范,不然就乱套了。

“他说什么我就得听吗?你怎么做事的?是他来找我谈合作,我凭什么听他的?”凌隽竟然忽然就怒了。

这厮是吃醋了,别人不知情,可我心里清楚得很。

“对方说,这个项目之前就是齐董在和他谈,所以相关细节齐董比较了解……”

“我知道了,你去做事吧,把相关文件给她。”凌隽冷着脸说。

“好。”小何不知道凌隽为什么会突然发火,以为自己是哪里做错了,眼里有泪花在转。

我微笑着接过小何手里的文件,“没事的,董事长是因为韩国的那个项目想起了他死去的二哥,所以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

“哦,谢谢齐董。”小何说。

这个小何人虽然年轻,但听说是个天才,十五岁就进入伦敦商学院,用一年半时间修完所有课程,后来又去另一所学院攻读金融管理,然后忽然觉得读书没趣,索性退学回国,欧阳菲公开招聘助理的时候,她一路过关斩将,硬生生击败诸多职场高手,成为美濠集团的董事长助理。不过虽然是天才,但明显缺乏阅历,虽然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显然没我成熟。

凌隽说过,这个小何加以历练,以后必然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平时凌隽对她都客客气气的,今天却对她发火,说明他确实是吃醋很厉害。

这个金浩然也真是的,明明就是来谈合作,却偏要说些惹凌隽生气的话,要知道凌隽一但生气,那可就是一大刺头,一点也不好对付。

我抱着文件跟在凌隽后面,他走得很快,我穿着高跟鞋,怎么也追不上他。

“凌隽你能不能慢一点,我跟不上。”我说。

“叫我董事长,你现在是我的特助,这里是公司,不许直呼我的名字和我套近乎。”凌隽冷冷地说,看来醋意还没消。

“我叫你董事长?我和你套近乎?我凭什么要和你套近乎啊?有那必要吗?我是说我穿着高跟鞋走不快,让你等我一下而已。”我说。

“谁让你穿高跟鞋了?难道是因为你知道今天要会见韩国客人,所以要打扮得漂亮一些吗?”凌隽板着脸说。

果然还在吃醋!这人就是这样,一但吃起醋来,像个小孩子似的。

“董事长,说话得讲道理!我是你的特助,难道来上班,我随便穿个平底鞋就来了?你高我那么多,我穿个平底鞋跟在你后面矮一大段,像话吗?我不也是为了你的形象作想吗?”我说。

“什么话,你穿高跟鞋,那是为了你自己的形象作想,不是为了我作想,你少跟我扯这些。”凌隽说。

一路吵闹着来到公司门口,司机已经打开车门,要平时凌隽会先绅士地先让我上车,今天他直接钻头就进去了,还不帮我接一下手里的文件,我正要也跟着坐进去,却被他阻止,“你后面打车跟来吧,这是我的专车。”

说完把车门关上,竟然叫司机开车走了!

这下可把我气坏了!这个混蛋也太欺负人了吧?吃醋也就罢了,竟然让我自己乘车去美林酒店,虽然美林酒店离这里也不远,但他这做法实在是太气人了!

男人吃起醋来,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完全没有了风度,甚至理智都没了。

我正在想要不要让公司的人派辆车送我,还是自己打车去,这时一辆保时捷驶了过来,车窗摇下,一个男人对我大喊:“秋荻,果然是你!”

我一看车里的人就懵了,这个人竟然是金浩然。

“你不是说约我们在美林酒店谈事情吗,你自己怎么在这里?”我没好气地说。

“不是约定时间还没到吗?我闲得无聊,就到当地的租车行租了一辆车开着玩儿,没车实在不方便,只可惜租车行里没有更好的车了,就这车是最好的了,差是差了一些,将就吧,你要去哪儿?我送你。”金浩然说。

“我去哪儿,我这不是去和你谈判吗?我手里还抱着大堆文件呢。”我说。

“哦,原来如此,那上车吧,我们一起走。”金浩然说。

没办法,我只好上了他的车。

“你老公呢?他不和我谈?授权给你谈吗?嗯,这样也好,我一看到他板着那脸我就来气,和你谈就愉快多了,要不我们找个休闲的地方慢慢谈?哦,你别介意,我没其他意思,就是想随意一些而已。”金浩然说。

“就你一个人来?没有其他的助理什么的?”我说。

“有啊,他们都在酒店呢,我不想让他们跟着我,烦着呢,他们跟着我,芝麻粒大的事也要向我爸汇报,最无趣了。”金浩然说。

“还是去酒店吧,我想我先生已经在那等着了,说不定都等急了。”我说。

“啊?他为什么不和你一起?这又是怎么回事?”金浩然问。

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凌隽吃醋,所以把我扔在那儿了,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随口说了一句:“我忘了拿文件,所以就回去取文件了。”

“那他也得等你一起才行啊,凭什么他自己就先走了?这也太不像话了吧?”金浩然说。

“我和你先生的事你不要胡乱评论!不了解情况你就瞎嚷嚷什么呢?今天是要和你谈合作的,不是和你说家事的。”我生硬地说。

我之所以说话这么生硬,其实也是没有办法,我不能给金浩然好脸面,不然这家伙会得寸进尺,到时当着凌隽的面说些暧昧的话,那就惨了。

凌大董事长现在本来就是已经一肚子火了,要是再给他添点柴,那恐怕真得烧起来了,他烧倒也罢了,就怕殃及池鱼,我也和金浩然也得跟着倒霉。

金浩然这涵养倒是挺好,还是笑嘻嘻的不生气,“说的也是,那是你和你先生的事,我这外人也真是不应该多嘴,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很过份。”

“够了你,我说过了,这是我的家事,你不要妄加评论,凌隽的脾气不好,小心他知道后揍你。”我说。

“凌隽就是一个粗鲁的人,我至今记得他用头盔砸我豪车的事,还说赔我三百块!我觉得我明显比他更适合你!”金浩然说。

“金先生,你好像越来越过份了!我再提醒你一次,这是我的家事,是我个人的私事,我看上谁不关你的事,你也管不着!休要再说这个话题了!”我说。

正说着,我电话响了,是凌隽的号码,我没来由的心里就慌了起来,好像做贼一样。

“你在哪里?我回来接你,你怎么没在?”凌隽在电话里问。

“我……你……”我心里一慌,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要是我说我在金浩然的车上,那凌隽恐怕得把我和金浩然一起撕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在哪里?你没事吧?”凌隽有些紧张起来。

“我没事呢,我以为你不让我乘你的车,所以我先打车走了,到酒店来就行了。”我只好撒谎说。

“好吧。”凌隽挂了电话。

原来凌隽后来也觉得他自己有些过份,所以让司机掉头回去接我了,可没想到金浩然的车又来了,这阴差阳错的,可别闹出什么误会才好,我最怕凌隽吃醋了,因为他一吃起醋来,完全就不讲道理。

“是凌隽打来的?他之前竟然不让你乘坐他的车?这又是为什么?”金浩然又盯着问。

“我们开玩笑的呢,没事。”我淡淡地说。

“你瞒不了我的,一会我可以直接问他,他也是我的朋友。”金浩然说。

“千万别!一会到了酒店之后,你先上去,然后我再上去,你可千万别在凌隽面前说我是搭你车来的,千万不能说啊。”我说。

“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说?难道乘坐我的车你先生也会有意见吗?他是堂堂的美濠集团的总裁,不会这么小家子气吧?”金浩然说。

“什么叫小家子气!男人会吃醋,那是因为在乎,你懂吗?像你这样的花花公子,那当然不明白了。”我大叫道。

我一听他说凌隽小家子气,我就来气,因为我知道,凌隽只为我一个人吃醋,其他的那些女人他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更别说吃醋了。

“哦,这么说他还是吃醋了。”金浩然得意地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