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这怎么可能?/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心里担心凌隽会发现我乘坐金浩然的车去酒店的事,索性懒得理金浩然,这厮一脸的得意,嘴里还哼起了我听不懂的韩语歌。……www.ZiYouGe.com……

“金浩然,我警告你,一会你真的不能对凌隽说我是乘你的车过来的,我不想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现在两家公司正在谈合作的事,如果因为这些事情把合作谈黄了,那就不好了,你要以大局为重。”

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封住金浩然的嘴,只好用合作的事来威胁他了。

“那倒不会,凌隽是做大事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影响两个集团之间的合作,这一点我对凌隽还是有信心的,他肯定不是那样的糊涂蛋。”金浩然说。

这话堵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心想这金浩然别看他嘻皮笑脸的,其实他心里明白着呢,这话说得相当的有道理,凌隽虽然会吃醋,但为了大局作想,但还是让我参加了谈判,可见凌隽确实是一个识大体的人。

“金浩然,凌隽是我丈夫,我比谁都了解他,所以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不要激怒了他,把他激怒了,对你肯定没什么好处。”我说。

“秋荻你这话说的,我是来找他谈合作的,我可没有要激怒他的意思,没事我激怒他干嘛呀。”金浩然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我是说认真的,一会你不要对凌隽提起说我是搭你的车来酒店的。”我再次强调。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们是朋友嘛,其实我也没想要破坏你们夫妻感情,我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聊天,事实上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一直都很尊重你的不是吗。”金浩然说。

“我知道你是个君子,所以我才和你做朋友啊,不然我都懒得理你。”我说。

我仗着和他熟,说话倒也是从来也不客气的。

“好吧,我就算不是君子,为了能让你一直理我,也得装着很君子的样子。”金浩然说。

“我们话里就叫伪君子。”我说。

“在我们的话里也叫伪君子。其实韩语中有很多部份是你们的语言中学过去的,而且你们的儒家文化对我们的文化影响很大。”金浩然说。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美林酒店旁边,我赶紧让金浩然停车,“你把车就停在这里,我就在这下车了,一会别让凌隽看见了。”

金浩然将车停下,我赶紧慌忙下车。

我刚刚把车门关上,一辆宾利就驶了过来,在金浩然的车后面停下,我一看车牌号就傻眼了,那正是凌隽的车。

我愣在原地,手不知往哪放。

凌隽下车,向我走了过来,脸上挂着一层寒冰。

“澳城的出租车什么时候换成保时捷了?我怎么不知道?”凌隽说。

“你听我说,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哪样?”凌隽没等我的话说完就打断了我。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凌隽没有再说话,径直向酒店走去,留给我冷飕飕的背影。

我不敢多说话,只好跟着他向酒店走去。

金浩然已经将车交给保安去泊,他站在酒店门口,迎着凌隽走上来,伸出了手。

“你好,凌总裁,恭喜高升。”

凌隽也伸出了手,和金浩然握在一起,然后我就听到金浩然哎哟一声。

想必凌隽那手是握得非常的重,所以金浩然痛得叫出声来。

我心里暗笑,这个金浩然也真是丢人,就算是凌隽的劲再大,也不至于把个大男人握得有多严重,至于叫出来么?

“凌总裁,难道升官了后力量也见长?怎么要把我手捏断一样?”金浩然说。

“是么?我没怎么用劲啊,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如此弱不禁风,下次我轻一些。”凌隽说。

“我们到酒店的会议室里谈吧,请。”金浩然说。

凌隽向酒店里走去,金浩然跟在后面,我又跟在金浩然的后面,金浩然回头对我扮鬼脸,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进了电梯,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凌隽,我担心他眼里的刀子会把我给杀死,我心里在想,凌隽会如何收拾我?

但后来的情况却让我很意外,凌隽并没有怎么对付我,他很正常的和金浩然谈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愤怒,当然,对于谈判的内容,则是寸步不让,和金浩然针锋相对。谈判桌上,为自己的一方争取利益倒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大家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不谈破的前提下尽量为自己争取利益,这是所有坐在谈判桌上的人都应该干的事。

双方一直没有达成一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资金的问题,目前美濠的情况虽然稍有好转,但还是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运转韩国的项目。

“秋荻有什么好的意见?”凌隽忽然问我。

“啊?”我没想到凌隽竟然会忽然问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听我们的谈话?”凌隽问我。

“我有在听,我只是在想。”我赶紧说。

“那你想到什么了?”凌隽问。

“我想到一个方案,不知道金先生能否同意?”我说。

“说来听听。”金浩然说。

“那个水上娱乐项目建设的周期很长,其实我们本来不想做了,不过金先生这么有诚意来和我们谈,我们也不能辜负了你的诚意,不如这样,这个项目简星集团先筹备,前面所垫出的资金我们会按当地银行的利率付与简星集团,这样就相当于由简星集团借款,但由我们来承担利息的合作方式,等我们把欧洲的项目资金收回来后,再一次性投入水上娱乐项目,金先生意下如何?”我说。

金浩然皱眉,“这样一来,不还是我们自己出钱在建?美濠一点风险都没有。”

“我们确实风险不大,但只是前期的筹建由简星负责,后期的运作我们还是要大笔投入的,这样只是让我们缓解一下资金压力,如果双方都有诚意,那我倒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方案,毕竟后期的运作还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的。美濠的实力可以保证后期的运作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我说。

“好吧,那就这样办,我意向上同意你的方案,但我要回国说服我父亲,再让他说服董事会通过才行,这笔生意,我主要还是看秋荻的面子。”金浩然说。

我心里又紧张起来,心想家伙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了,他真的不担心会激怒凌隽么?

我偷偷瞄了一眼凌隽,没想到他并没有生气,“看来我太太的面子很大啊,如果这个项目双方合作成功了,那我太太居功至伟。”

这下我才放下心来,凌隽果然是做大事的人,他虽然会吃些小醋,但在大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孰轻孰重,他分得非常的清楚。

“这件事我们就先这样定来了,凌总裁,你不请我喝一杯?”金浩然说。

“那当然要请,不过,你吃得消么?”凌隽说。

“这个,能不能不让你的两个兄弟参加?”金浩然肯定也想起自己曾经被灌醉的事了。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开了,工作人员进来说,有人找凌隽。

谈判的时候为了礼貌,手机都是关了的,找凌隽的人竟然找到这里来,那恐怕是真有什么大事了。

来找凌隽的人是尚云鹏,他和凌隽站在一旁说了几句话,凌隽的脸色变了变,凌隽一向冷静,竟然能有事让他脸色变了,那还真是不寻常。

凌隽走了过来,“对不起浩然,今天我有事得先走,你先回去把合作的事和令尊说清楚,如果可以,那我们再拟合同,怠慢之处,请多多见谅,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真是对不起。”

“很重要的吗?那就改天我们再喝酒了,你能叫我浩然,那说明你把我当朋友了,朋友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聚的,你有事可以先去忙。”金浩然礼貌地说。

“商场上我们是合作伙伴,私人之间你当然就是我朋友,那我们再聚吧,秋荻,我们走。”凌隽对我说。

“嗯。”我赶紧跟在凌隽的后面走了。

回到车上,凌隽的面色忽然就变得凝重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我问。

“嫂子,香城的报纸报道说,有驻缅甸的记者在乡村采访时遇上一个老人,老人自称自己是美濠集团的主席凌正铎老先生,也就是隽哥的老爸!”尚云鹏说。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呆呆地看着尚云鹏,说不出话来。

“你没听错,报纸上说的就是我失踪了十多年的爸。”凌隽说。

“这怎么可能?”我说。

“我也觉得不可能,我先打电话问一下炳叔。”凌隽说。

他说完拿出电话打给了炳叔,两人聊了一会后,凌隽挂了电话。

“确有此事,云鹏听到的消息是准确的,不仅是香城的报纸,缅甸当地的报纸也报道了这些事,我估计明天澳城的媒体也会跟风报道了。”凌隽说。

“可是,你爸都失踪十几年了,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我说。

“现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爸就是在缅甸失踪的,会不会是我爸的飞机失事后被人所救,只是他失忆了,现在忽然恢复记忆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