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应变 谢 sunshine6578 赏的美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说的那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不能完全说是不存在。(ziyouge.com)只是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我问。

“我恐怕得去一趟缅甸,一看究竟。”凌隽说。

“啊?这不行,你刚刚才坐上集团的总裁的位置,怎么能随便离开?而且是缅甸那么乱的地方,那个地方军人干政,派系林立,小规模的内战时有发生,你去不安全。”我说。

“现在既然都开始传出我爸还在的消息,那我怎么能不理不问?我身为凌家子孙,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我都不可能不管不问,万一消息要是真的,我就要把我爸接回来。”凌隽说。

“凌隽,你这么聪明,你不可能想不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阴谋,你爸失踪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连警方也停止搜索多年了,现在却忽然有了消息,而且是在你刚刚接任总裁之位的时候有了消息,你不觉得这一切实在太巧合了吗?”我说。

凌隽点头,“我当然知道这有可能是一个阴谋,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就算是阴谋,我也得去,现在我爸还健在的消息恐怕已经通过网络传遍了,世界各地的股东们都在看着我这个新选出来的集团掌门人,如果我听到我爸还在的消息我无动于衷,那别人会怎么看我?”

我无奈地回答:“那别人肯定会说你不孝,你为了坐稳自己的位置,都不管你爸爸的死活,那批评声浪回把你淹没,你根本无法面对公众。”

“是啊,如果这是一个阴谋,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单项选择题,我也只能是选择去一趟缅甸,不然我根本没办法面对所有人,如果我面对这个消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根本无法在美濠立足,我现在虽然是董事长兼总裁了,但你们要知道,股东大会一样可以罢免我,就算是不罢免我,那所有人都跳出来反对我,说我不忠不孝,那我还能正常工作吗?”凌隽说。

我和尚云鹏都不说话了,因为凌隽说的的确是事实,如果说这是一个局,那也是一个死局,凌隽非去不可,现在唯一能考虑的,就是如何防范在去的这一过程中不发生意外。

“可是,如果这是一个局,那就太危险了,这怎么办?”我说。

“从现在开始,我们几个人暂时不出现,就当我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发生,把震海叫来,我们要商量一下此事,等我们自己决定下来,我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因为我一但出现,就会被记者围堵,我就必须得表态了。”凌隽说。

雷震海昨晚喝得太多,他酒量本来就不怎么的,却又死要面子,非要陪着尚云鹏和凌隽一喝到底,最后预料之中地又喝倒在了桌底下。后来还是凌隽和云鹏抬他回房间睡下,所以现在还在睡大觉。

打了许久的电话才接通,凌隽告诉雷震海,让他到码头集合,我们准备在凌家的游艇上把此事决定下来。

雷震海这一次的速度倒也不慢,听说有急事,很快赶到了海边,我们上了游艇,向海中驶去。

尚云鹏向雷震海说明了要商议的事后,雷震海自然也是非常惊讶。

“阿隽的老爸失踪这么多年了,现在怎么可能忽然冒出来了?如果他真的记起了自己是谁,那为什么不自己直接和你们联系,而要通过记者发布消息?一个电话打过来不就行吗?在网上要查到美濠集团的电话并不难啊。”雷震海说。

雷震海一向是个粗人,但这一次他的说的话却不无道理,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如果凌隽的老爸真的没死,那确实是可以直接和凌家联系的,真没必要通过媒体,凌家是大家族,又不是那种小户人家多年失联后搬家了,需要通过媒体来寻找。

“对了,好像媒体上说了,凌老先生说话不方便,和记者交流都是笔写的字,好像媒体上还有一段凌老先生自己写的字,大概意思就是说希望能回到澳城来。”尚云鹏说。

“这么说,难道阿隽的老爸真的还活着?”雷震海说。

“现在我们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但要说百分之百是假的,也不好说,我爸一直都只是失踪,并没有找到遗体,所以说他还活着,也是有可能的。”凌隽说。

“听这意思是你还真得去缅甸寻你爸了?”雷震海问。

“是的,我非去不可,不管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得去,就算是我不想去,舆论也会逼着我去,不然我根本没法向公众交待,美濠几万员工都盯着我呢,我要是对自己老爸的事情不管不问,我根本无法立足。”凌隽说。

“那如果真是个阴谋,你去不是太危险了?”雷震海说。

“危险也得去啊,我身为人子,只要爸还有一丝活着的可能,我也不能放弃,现在我们不是讨论去不去的问题,我们是要讨论如何去,我走了之后,澳城的事情如何来安排?”凌隽说。

“我和你一起去。”我说。

“不行。”凌隽又是两个字直接否决。

“为什么不行,我陪你一起去,相互也有个照应。”我说。

“缅甸内战多年,各种派别的武装遍地都是,你怎么能和我一起去?再说了,我走了,那澳城还得有一个人主持大局呢,现在凌家在澳城的人只有你和我,我走了,当然你得肩负起这个责任。”凌隽说。

“我怎么可能负得了这个责任?我只是一个小女子而已,美濠那么大的财团,我根本没有能力去掌控。”我说。

“我去缅甸不会停留太久时间,只是去核实一下消息是否属实就马上回来,最多也就一周的时间而已,这一周你什么也不用做,就每天到集团总部上班,帮我处理一些日常事务,重大的需要决策的事情,一律都拖延下来,等我回来再处理。”凌隽说。

“就这么简单?”我问。

“就这么简单啊,你只要保持现状就行,不用做太多的事情,你只要出现,那就能证明美濠一切如常,而我要的效果,就是让人知道美濠一切如常。”凌隽说。

“可是你一个人去缅甸,太危险了。”我说。

凌隽摇了摇头,“你错了,如果说这真是一个阴谋,那最危险的地方不在缅甸,而在澳城,你想想就可以明白,如果有人设计了一个局让我往里钻,那他图什么?必然图的就是美濠集团!所以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在澳城,我其实更担心你的安全,所以我决定一人独往缅甸,留下震海和云鹏保护你。”

“不行,如果你一定要去缅甸,那你就得带上云鹏和震海,我在澳城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实在不行,让震海的那些兄弟保护我的安全就行了,现在凌家的人走的走散的散,我相信没人为难我了。”我说。

“云鹏和震海是一定要留下的,我不在的时候,你只能信任他们两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要相信。”凌隽说。

“那如果公司有重大的决策性事务需要马上处理,就是必须要马上签字的那种,我怎么办?”我说。

“我在离开之前会开一个临时董事会,我会指派三个董事组成三人委员会来执行董事长的权利,然后我会任命你为代总裁,如果那三个人同意的文件,你就可以以代总裁的身份签字认可,这样就不会出现权力真空,集团就不会受到影响。”凌隽说。

“可是你不是说不能相信任何人吗?”我说。

“相信也是有一定度的,不可能一点也不相信,也不能完全相信,我指定的三个董事肯定是我平时调查过不会有问题的人,而且三个人之间肯定关系不会很好,这样就避免他们串通一气,如果他们三人都同意的事项,那几乎也是整个董事会都会同意的事,因为董事会十个成员不可能每天都集团开会办公,所以只能是组成三人委员会,这样会更高效。”凌隽说。

“就像临时内阁一样?”我说。

“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因为有三人委员会的存在,这样大家才不会反对我任命你为代总裁,因为你只是一个代表我签字的人,并不掌握实权,这样大家也不会反感,而且我会告诉所有人,你只是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担任代总裁,我一回来,你的代总裁身份就会马上取消。就不会有人反对了。”凌隽说。

他的应变能力确实很强,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想出了应对之策。

“隽哥的安排我也赞同,这样就能避免有人趋虚而入夺位,而且隽哥离开只是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内,有人想要掀起风浪,也不怎么可能。”尚云鹏说。

“没错,一周而已,我认为这天变不了,等我把缅甸的事处理回来,我再把澳城的事打理清楚,我们就可以回内地了。”凌隽说。

他说得轻松,但我心里却轻松不起来,我还是很担心他。

定时11:00正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