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声东击西 加更 (抢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们现在也不知道缅甸的事到底是真是假,我心里没底。……www.ZiYouGe.com……”我说。

“我也没底,这事我们恐怕谁也没底,没有发生的事,谁也无法预知,我们只有去面对,才知道其中到底蕴藏着什么玄机,要想破局,也只有先入局,不交手,那就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又何打败对手。”凌隽说。

“隽哥,对手是谁,我想你恐怕心里会有些猜测吧?”尚云鹏说。

“猜测不一定等于事实,所以我不会妄加猜测,我只相信有证据的事,没有证据的事,我不会乱说,因为说了反而会影响自己和别人的客观判断,如果先入为主地判断谁是坏人,那就有可能放过真正的坏人,所以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一定不要妄加猜测。”凌隽说。

凌隽这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我心里隐隐明白,但又好像不完全明白。

“香城好像有直接飞仰光的航班,你准备直接从香城飞吗?”我问。

“不,我不会从香城走,香城的媒体首先报道此事,我一出现在香城,马上会有大批媒体跟随,鬼才知道哪些是真记者,哪些是假的?所以走香城危险性很高,我不能暴露在媒体面前,我准备悄悄地走,由内地进入缅甸,不惊动任何媒体。”凌隽说。

“这样也好,我会让内地的兄弟与你随行,保护你的安全。”尚云鹏说。

“挑一两个信得过的就行,不需要太多人,人越多目标越大,目标越大,我就越危险。”凌隽说。

“这倒也行,听说从内地到缅甸,不用签证都行,直接从芸南入境,很多通道。”我说。

“不可能吧,没有边防军吗?”雷震海问。

“国境线太长,还多有深山密林,当地人知道很多小路,只要付钱,他们就能带你过去。”我说。

“秋荻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凌隽惊讶地说。

“我在看守所的时候听一个狱友说的,据说她就是那边的人。”我实话实说。

“这都是事实,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做玉石生意的,严格来说是走私玉石,我跟他走过几次,确实有很多通道可以进入缅甸境内,边境的一些集市上一边是缅甸人,一边就是华夏人,边防也管得没那么严格,如果抓到,只要你身上没携带非法物品,也不会严惩,边防军主要抓毒贩,对于寻常百姓,管得一点也不严。”尚云鹏说。

“云鹏跟你那个朋友走过那条线?”凌隽问。

尚云鹏点了点头,“是的,后来我觉得没意思,就没去了,那边很乱,政府军和民族武装时不时地交火,确实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那云鹏还是和凌隽一起去吧,你既然认识路,总比他一个人去的好,我在澳城有震海保护我,没事的。”我说。

“那不行,这事就这样说定了,云鹏和震海都留下保护你,我一个人能行,你要相信我的适应能力,我虽然不像云鹏他们那样是黑道,但我也不是弱不禁风的书生。我的身手你是见识过的,普通的两三人根本不能把我怎样。”凌隽说。

“隽哥,实在不行,我就陪着你去吧,我也觉得不安全。”尚云鹏说。

“不行,我不是说了嘛,真正危险的地方是澳城,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秋荻,这是我托付给你的事。”凌隽说。

“好吧,既然隽哥决定了,那我也不再多说了,有尚云鹏在,就有嫂子在,你放心去,我保证你一周回来后嫂子安然无恙。”尚云鹏说。

“嗯,有你和震海在,我是放心的,好,那就这样决定了,我和秋荻先回公司开个会,然后我就准备秘密出发。”凌隽说。

凌隽顿了顿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不是说让你们去查那个精神病院的院长吗?怎么没下文了?”

“哎呀,这事忘了向你汇报,那个精神病院的杨院长移民了,好像是去了加拿大。”尚云鹏说。

“这么巧?那以后再说吧,现在管不了这些了。”凌隽说。

**************************

这是凌隽任董事局主席后第一次召开董事局会议,除了在香城的凌锐没有到场之外,董事们基本到齐。

按照公司章程,只要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到齐,会议就可以正常进行。

“大家可能也都听说了,现在有媒体报道说在缅甸发现了我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爸失踪多年,我一直很思念他,而且也坚信他没有死,现在终于有了消息,我非常的高兴。”凌隽说。

“董事长,这消息会不会是假的啊?”董事赖曾云絮问。

“我想应该假不了,没有人会这么无聊跟我开这种玩笑,而且香城的报纸上还登出了我爸亲笔写的信,笔迹也确实是我爸所写,所以我相信这事肯定是真的。”凌隽说。

其实凌隽明明知道这事有可能是假的,但他还是装出一副坚信不疑的样子,无非就是不想让大家有更多的猜测。

“那董事长的意思,是要亲赴缅甸把凌老先生给接回来?”董事高建仁说。

“没错,今天开会正是要和各位董事商议此事,美濠集团太多事情,我虽然只是离开一周时间的样子,但缅甸通讯不是很发达,许多地方根本没办法打电话,所以我担心我会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和大家联系上,为了避免出现权力真空的状态,我想选出三名董事组成临时执行委员会行使董事局主席的权力,如果集团有急需拍板的事,那就由这三个人来定夺,必须要三人同意,才能通过。”凌隽说。

“这样也行,反正你离开的时间不会太长,你回来后,就把权力回交给你就行了。”赖曾云絮说。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决定,炳叔是集团元老,那当然得在三人之中,另外的两人分别是赖曾云絮和高建仁,大家有没有问题?”凌隽说。

没有人说话,他们都知道,凌隽选的三个人一向不太和,虽然没很明显的矛盾,但相互并不太买账,选这样的三个关系不好的人来组成三人委员会,显然是制衡各方,这是权术的运用,这些董事都是老鬼,当然不会看不出凌隽的用意,所以没人吭声。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定了,三人会决策形成之后,还得有一个人代表我签字认可,我任命齐秋荻为代总裁,但她并没有决策的权力,只是代表我签字,她的任期也只限于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一回来,就自动取消她代总裁一职,大家有没有问题?”凌隽又接着说。

众董事还是没有吭声,他们都看得出来,所有的事情凌隽都已经想好了,公司章程有规定,如果总裁只是暂时离任,一月之内的短期任命,可以由总裁自行决定,不需要通过董事会表决,除非是被任命的人有异议,这才需要复议。

也就是说,就算是他们反对,凌隽依然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强行任命我为代总裁,但是如果一月之后他还没有恢复总裁之职,那董事会就有权干涉了。

“那就这样决定吧,我们支持你的决定。”炳叔首先表态。

“我们都没有意见,这样的决定,本来也在董事长你自己的权限之内,我们无权干涉。”赖曾云絮说。

“那我谢谢大家的支持了,炳叔,香城到仰光的飞机多长时间一班?随时可以走吗?”凌隽问。

“我也不太清楚,我可以帮你问一下。”炳叔说。

“那我让秋荻查就行了,我这两天处理一下手上的事,估计两天后动身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全靠大家多多辛苦了。”凌隽说。

“应该的,你自己在外多注意安全。”炳叔说。

“嗯,我会注意的,谢谢炳叔关心。其他没什么事,那就散会吧。”凌隽说。

回到凌隽的办公室,凌隽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秋荻,你现在就帮我订机票。”凌隽说。

我知道他这是声东击西,他就是要我先把机票订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机票可以订下,到时登不登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好,我这就去办。”我说。

“对了,一会我要出去办事,你今天就留在公司吧。”凌隽说。

“你要出去办事,办什么事?”我看着凌隽。

“我在临走前想去拜会一下何长官,我想请他在我不在的时候关照一下美濠集团,关照一下你,主要还是从安全方面考虑,如果你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去找何长官。”凌隽说。

我走向凌隽的办公桌,用手撑在桌上,看着他的眼睛,“凌隽,你老实告诉我,你认为美濠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凌隽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其他的倒也没什么,我主要还是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我想去拜会一下何长官,向他说明一下情况,如果有什么危难的时候,他能帮你解决一些难题,他毕竟是当地最高长官,他如果肯帮忙,你就安全许多了。”

“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反而是你,你一定要处处小心才行,毕竟那是一个陌生的国度,举目无亲的,你一定得保重,事情办完马上就要回来。”我说。

“那当然,没事的,你放心吧。”凌隽站起身来,拍拍我的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