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个人危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心想怎么这么快就挂了电话?正准备接着拨过去,这时手机响了,是凌隽发过来的短信:“以后不要用办公室的电话跟我联系,小心公司的电话被人监听。(ziyouge.com)”

我恍然惊觉,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我赶紧回了信息:以后我不用办公室的电话和你联系了,我重新办一张手机卡和你联系,用新手机和新卡。

凌隽回:也要有适当的联系,但在电话里不能说一些重要的内容,如果完全不联系,也不正常。

于是我又重新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他。

“隽,一会要代表你会见分公司来的优秀员工,我该说些什么?”我说。

“告诉他们,公司的发展就是他们个人的发展,公司将会完善一系列福利体系,让每一个努力上进的优秀员工的生活无忧。”凌隽说。

“就说这个?”我说。

“主要说这个,其他的就是介绍公司未来发展的方向,那些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么,相信你自己,你可以说得很好的。”凌隽说。

“好的,我知道了,拜拜。”我说。

“拜拜。”凌隽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心里一阵失落,不过是才分开而已,我心里竟失落如此,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许是这一阵我已经习惯了他在我身边的缘故。

***************

集团需要处理的事务越来越多,各分公司也相继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三人执委对小事不怎么在意,但面对一些大事的时候就开始扯皮,争议不休,互不妥协,于是很多事就被卡了下来,上面迟迟不能决策,下面的无从适从,美濠隐现危机。

我虽然是代总裁,但是并没决策权力,而且很多的事我也确实不敢决策,我以前虽然也管理过齐式一些事务,但那都是凌隽在背后出谋划策,更何况齐氏和美濠相比,那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别,要管理在亚洲排名前三十的大财团,我确实力不从心。

渐渐地,集团官网的BBS开始出现一些高层决策迟缓、办事拖泥带水的帖子,跟风者众多,矛头直指三人执委会和我,重点还是我。

他们说我身在其职而不谋其事,想垂帘听政却又完全没不具备能力,拖累了集团的正常运行,还说我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处理不了,完全全是靠裙带关系上位。

开始的时候只是说事,后来渐渐变为人身攻击,说我长一副娃娃脸,只知撒娇卖萌,完全不配在管理层呆着。

我被这些攻击性语言气得发抖,如果说我能力不行,不能掌舵庞大的美濠集团,我倒也接受,面对这样庞大的商业财团我确实力不从心,但说我凭着长了一副娃娃脸就撒娇卖萌,我真是接受不了,长成什么样不是我能作主的,但我对天发誓,我从未撒娇卖萌,凌隽不在,我撒给谁看?根本就没那必要!

我心里委屈,用新办的手机给凌隽打电话,但他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第三天晚上,他语音开始提示他的手机不在服务区。

我和凌隽失去了联系,于是我联系尚云鹏,但尚云鹏的手机竟然也处于不在服务区状态,我和尚云鹏也联系不上了,缅甸贫穷,很多地方手机根本没信号,这倒也不奇怪,我猜想凌隽应该和尚云鹏在一起了,不然也不会同时失联。

与此同时,网络上对我的攻击开始呈爆发式增长,质疑越来越多,对我能力的质疑,对我长相的质疑,对我的来历质疑,方方面面,各种各样的人身攻击铺天盖地,网络是一个最不理智的地方,网络释放了所有人的发言权,让以往不能发表自己意见的阶层都有了发言的机会,让整个社会发言权方面更趋平等,但同时也助长了网络暴民的气焰,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参与到漫骂中来,各种恶毒的攻击语言都往我身上招呼,把我说得一文不值,比垃圾还垃圾。

美濠没有处于危机,我个人先陷入了危机。

这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水军在诋毁我,再这样下去,我再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大,我恐怕也会被骂崩溃,我面对那些污辱性的语言攻击,我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我还没修炼到那程度。

而且美濠的股票也因为网上对我的攻击太多,本来强势的涨势也受阻,甚至开始出现小幅阴跌。

第四天,董事局联名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议,商讨此事。

很明显,这会就是针对我而来。

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感觉自己偈一个犯罪的人一样抬不起头来,而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错,我在凌隽给我的职权内已经努力做到了最好,至于网络上的漫骂,我不知道到底是竞争对手刻意抹黑,还是内部有人刻意制造事端,也或许两者兼有。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到凌隽回来!

“今天这个会议主要是讨论一下最近网上对我们的批判性言论,股票已经开始下跌,我们不能让这事继续恶化下去,我们得采取应对措施。”炳叔说。

“主要针对的还是代总裁,有股东质疑代总裁执行不力,办事效率太低,或者说根本没什么效率。”董事何鸿宇说。

所有人的都看向我,面对质疑,我当然得回应。

“这事我负有责任,首先我要向各位董事道歉,事情毕竟是因我而起,我理所应当承担起责任,但是我想说的是,不知各位董事有没有仔细地读过网上那些对我的攻击?他们骂我来历不明,骂我长相幼稚,骂我靠裙带关系上位,骂我做事拖沓,但事实上是怎样的大家清楚,我的董事位置是股东大会选出来的,并不存在靠关系上位的问题,而我之所以办事效率低,那是因为三人执委议事的时候扯皮不休,而凌隽为了让大家放心,有意限制我的权力,这本来是为美濠作想,但现在却成了别人攻击我的理由,至于我的长相,我想问的是,谁能决定自己长什么样?难道为了讨好所有人,要我去韩国整形让自己的娃娃脸变得成熟一些吗?”

“我赞成代总裁的话,现在的网络暴民多的是,不问青红皂白一顿乱骂的处处皆是,那些指责很多都不说事,只搞人身攻击,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水军来有意抹黑代总裁,目的就是要把她骂崩溃,然后自动辞职,这样集团就出现权力真空,让有人些乘虚而入。”赖曾云絮出言力挺我。

我心里对她真是非常的感激,这个世界锦上添花者多的是,但雪中送炭者却少之又少,大多数的人在你风光得意时会对你恭迎拍马,当你遭遇逆境,则会乘机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赖曾云絮能在这个时候力挺我,真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比给我一千万还要让我感动。

“那也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别人对我们有质疑,那我们自己本身肯定也是有一些问题的,所以才给了别人机会,我们应该首先从自身找原因,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何鸿宇说。

这个何鸿宇以前也对我和凌隽挺尊重的,今天他却一直向我发难,真是奇怪。

“我已经承认了我自己是有问题的,首先是我经验不足,所以应对这样的危机不是很有办法,但我想说的是,如果有人刻意抹黑,不管我做得再好,别人也一样可以找到攻击我的理由,任何事站的角度不同,就会得到不同的结论,如果那些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攻击我,那无论我做得再好,就算有一百个理由可以夸赞我,对方也一样可以找到一百零一个理由来攻击我,因为这世上本身就没有完美的事,也没完美的人,完美本身就只存在于理想状态,根本就不存在。”我气愤地说。

我很少面对他们大声说话,但今天我真是忍不住了。

“秋荻啊,我们也不是要为难你,只是因为你的个人原因导致股票下跌,我们也总得采取些补救措施才行,不然我们也没法向广大的股东交待啊,当然了,我们也理解你的苦衷,你小小年纪就要让你承担如此重任,确实是难为你了。”炳叔说。

炳叔这话说得好听,但其实并没有站在我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因为他的意思,仍然是认为这场危机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所导致。

我不想和他正面冲突,凌隽能够坐上总裁之位,他确实是帮了很大的忙,就目前来说,他是美濠集团对我和凌隽最好的人。

“其实有危机也很正常,哪个公司不会遭遇危机,董事长以前接受访谈时说的一句话说得就很好,我们只有遭遇危机,才会倒逼我们反思自己和进行改革,这样才能让企业保持活力和产生向前发展的新动力,我觉得我们就当适当放宽代总裁的权力,这样她才能放开手脚做事,我们如果对她诸多限制,她就算有能力,也根本不可能做得了事。”赖曾云絮再次出言挺我。

“这不行,代总裁的权力必须有限制,董事长离开前也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违背董事长的意思。”何鸿宇出言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