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虎父无犬女 加更 (抢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美林酒店宴请了媒体界的一些朋友,以朋友的名义向他们透露了一些美濠的发展动态,比如韩国的简星公司已经同意与我们合作水上娱乐项目等等,这样的消息听起来像是商业秘密,其实透露出去并不会影响到公司,只会给股东们增强信心。(ziyouge.com)

我在宴会上一直谈笑风生,把自己的烦躁深藏心底,有记者问起凌隽赴缅甸的情况,我告诉他们,凌隽目前一切安好,在核实他父亲的事,不久就会回来。

其实说这些时候我心里一点底没有,凌隽和我失去联系已经很长时间了,缅甸再是落后,城市里总还是可以找得到电话的,所以我担心凌隽恐怕是遇上了麻烦。

但我不能说,我要装作若无其事。

媒体朋友们得了好处,第二天新闻的报道就一边倒地夸赞起美濠来,其中还有一些夸赞我的评论,说我才貌双全,完全有能力担当美濠总裁之位。

舆论的导向一变,效果马上反映出来,美濠的股票在中午收盘前成功止跌回升,甚至涨过了前一日的最高点。

我暂时算是顶住了压力,但我知道麻烦肯定还没有结束,我还得继续做事。

接下来,我得再创造出一些对美濠利好的消息出来,这样才能让股票惯性上涨几天,只要再顶住几天,我相信凌隽就会有消息了。

忽然想起凌隽临走之前曾告诉我,如果我遇上什么危难,可以去找何长官。

但长官事务繁忙,现在凌隽不在,我一个女子独自去见长官,我担心又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用来炒作,记得以前和何夫人聊天时她曾经说过,她平时喜欢在佳丽瑜伽会馆里练习瑜伽,如果从她那里切入,也许能更快见到何子铧长官。也不会给人炒作的机会。

佳丽瑜伽会馆是澳城最高端的女性修身美容生活会馆,来这里练瑜伽的都是澳城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每一个会员有单独的教练,在单独的房间里练习,还配套有其他的高端美容服务,会馆里没有一个男姓工作人员,全部是女性。

来到会馆,我竟然因为不是会员而被拒之门外,钱对我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问题,我表示可以马上办一张会员,但工作人员表示,办会员也得提前申请,经过公司核实资料后三个工作日内能会通知是否同意核准会员,这会馆真是很牛,有钱都不赚。

我倒也理解她们的这种行为,长官夫人来的地方,自然不是有钱就能进入,要是随便掏钱就能办张卡进去,那恐怕那些贵妇也不敢再来了。

“既然暂时进不去,那我在这里等一个朋友总可以吧?”我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对工作人员说。

“齐小姐请坐,等朋友是可以的,只是不能进去,您需要喝什么,我们可以给您拿。”服务员满脸堆笑。

“你认识我?”我说。

“齐小姐是凌家的少奶奶,现任美濠的代理总裁,我们怎么可能不认识。我们对澳城的高端群体一直非常关注,因为你们这些名流都是我们潜在的客户。”工作人员说话倒也实诚。

“那你们还要审核我申请那么长时间?”我说。

“这是我们的流程,到这里来消费的都是澳城和香城的高端人士,我们必须要为这里的客户安全负责,所以我们的审核流程相对复杂,请齐小姐见谅。”工作人员说。

“好吧,你们有你们的规距,我也没意见,那我就等等再说吧。”我说。

还好,我等了近一小时,何长官的夫人刘奚娟女士终于从会馆里出来了。

我赶紧站了起来,“娟姨,您好,我是齐秋荻,您对我还有印象吗?”

“呵呵,怎么会没印象,凌家的儿媳嘛,你也在这里练瑜伽?”刘奚娟热情地过来拉住我的手,她和公司的董事赖曾云絮一样,都挺喜欢我。

“我今天才来呢,她们说会员申办需要审核时间,所以我进不去,上次您跟我说过你这一时间段会在这里出现,所以我就想等您出来见见您。”我笑着说。

“嗯,她们这里办会员是挺麻烦的,不过这也是为了安全作想,你找我有事吗?”刘奚娟说。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和您聊聊。”我说。

“那行,去我家吧,你还没有去过我家呢,去认认路,以后常来往。”刘奚娟说。

“不会打扰您和长官吧?”我说。

“不会,你到我们家里做客,我们所有人都会高兴呢。”刘奚娟说。

我想第一次去人家做客,两手空空的那怎么行?可我一点准备也没有,我该买点什么东西去呢?

“你是不是在想,去我家要买点礼物什么的啊?呵呵,咱们不搞那些,你也知道,我们家子铧也是商人出身,虽然现在是行政长官,但我们其实没有官僚作风,我们也不喜欢人家送礼,你是晚辈,去玩儿就是了,如果你要带什么礼物,那我们反而不高兴了。”刘奚娟说。

我想想也是,何家在澳城也是有名的大富商,自然也不缺钱缺物,现在何子铧又是行政长官,自然是富贵双全,我真要送礼物,太便宜的拿不出手,太贵重的有行贿嫌疑,倒也真是不好送。

“那好吧,既然娟姨这么说,那我就空着两手去蹭饭了,改天等凌隽回来了,我们再想着如何答谢了。”我笑着说。

“好的,改天我们全家也到你们家蹭饭就是,哈哈。”刘奚娟爽朗地笑了。

行政长官的官邸其实并不豪华,总面积恐怕没有凌家的豪宅三分之一,门口有卫兵守护,长官还没下班,家里只有佣人在做家务。

“秋荻随便坐啊,到这里就像到自己家里一样,今晚就留下吃晚饭,你喜欢吃什么菜,我让厨房准备。”刘奚娟热情地说。

“娟姨不用操心,我随便怎样都行,你们平时什么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说。

“那好,我去让他们准备。”刘奚娟说。

“妈,我回来了。”这时门开了,一个女孩大叫着走了进来。

我一看那女孩就愣住了,这姑娘比我还年轻一些,正是凌隽的助理小何!

“齐总,你今天不在,我就提前下班了半小时,你也不用查到我家里来吧?”小何苦着脸说。

我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小何竟然是何长官和娟姨的女儿!幸亏我平时没给小何穿小鞋,不然就麻烦了!

“小何,原来你是何长官的女儿?”我说。

“什么何长官,就是何子铧呗,齐总,我可不是靠着我爸的关系进入美濠集团的啊,我那是靠自己实力进去的。”小何说。

“这孩子又在没大没小了,何子铧是你叫的吗?”刘奚娟走过来骂道。

“娟姨,原来小何是你们的孩子啊?我和凌隽都不知道!”我说。

“别说你们不知道了,澳城知道的也没几个,我从小就在英国长大,也是去年才回来的,我就是想向我何子铧证明,我不用他的关系,也能自立!”小何傲娇地说。

“这死丫头又直呼我的名字!越大越不像话!”

何长官也回来了。

“何叔叔好,我是齐家荻。”我赶紧说。

“记得记得,凌隽的妻子嘛,是不是何乐乐在你公司又惹事了?”何长官笑着说。

“那倒没有,只是我们一直都不知道她是您的女儿,所以……”

“没关系,不知道就不知道嘛,当初她应聘美濠董事长助理的时候,我就觉得她不够资格,没想到她最后还胜出了,她一直骄傲着呢。她也从不让我们对外说起她是我们女儿,还说要自己靠本事打出一片天地。”何长官笑着说。

“乐乐确实很能干,能力非常的强,真是虎父无犬女。”我笑着说。

“什么虎父啊,我将来的成就,那肯定超过华子铧。当然了,我对什么长官之类的没兴趣,所以我不会参选什么行政长官,但我会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事业,我现在这年龄就做到了美濠的董事长助理,何子铧当年也没做到吧?”小何得意地说。

这个小何真有意思,人家有个当官的爹都巴不得让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却不让人知道,在这个拼爹的时代,也算是奇葩了。

不过她是真有能力,小小年纪就靠自己的能力进入了美濠集团的高层,要知道董事长助理的权力,相当于普通副总级别了。

“我确实不如你那么折腾,如果按年龄阶段来算,你现在确实比我当年要厉害,但是人生是一场长跑,你暂时的年少得志你也不要得意,后面更大的坎还等着你呢。”何长官笑着说。

何长官这话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人生确实是长跑,跑得快没用,要一直坚持下来的,那才是胜者。

“爸,总裁姐姐现在遇上麻烦了,公司很多人针对他,董事长又不在,她可孤单了,我们得帮帮她才行。”

这个小何真是聪明,她恐怕已经猜到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家里了。不过也好,她帮我说出来,比我自己说还要好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