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咬牙坚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长官扭头问我,“小齐,这怎么回事?”

我叹了口气,“长官想必知道,前几天忽然传出凌隽的父亲还在人世的消息,凌隽是个孝子,只要有一点可能,他肯定都会亲自去缅甸看个究竟,自从他走之后,就有人开始不断地攻击我,往我身上泼脏水,造成一些对美濠不利的影响,凌隽临走前告诉过我,说如果有什么危难,让我来找何叔叔,我是内地来的,在澳城举目无亲,现在只有依赖何叔叔了。|ziyouge.com|”

说到这里,我心里难过,眼泪涌了上来。

“小齐你别急,现在这个网络社会,挨骂是少不了的,就连我这个行政长官也时常挨骂,如果你太过当真,那你就输了。要知道有些人上网就是专门为了诋毁别人,根本不干别的事,就是想把现实中的压抑在网上发泄出来。你别理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事。”何长官说。

“可是这一次是有目的的,不是简单的攻击我,而且我查过了,那些抨击我的言论网络地址大多来自美濠集团总部,这就说明有美濠的内部人员参与其中,他们不仅仅是单纯的发泄,他们是要逼我辞职。”我说。

“是啊爸爸,他们就是针对总裁姐姐的,你得帮帮她,现在公司看似平静,其实暗潮涌动,连我都看得出来是有人要夺权。”小何说。

“可是我的身份也做不了什么呀,政府对企业那是不能过度干预的,我总不能以长官身份出面让大家不要乱来吧?”何长官说。

“现在凌隽不在,本来人心就有些散,加上那些攻击我的语言太多,所以导致集团整个气氛不佳,处于有些悲观的状态之中,能不能请何叔叔抽时间到美濠视察一下,说些鼓励我们的话,这样可以提振一下士气,何叔叔是本地最高长官,对我们的肯定也能让股民们增强信心,这样美濠的股票肯定会有所拉升,只要能缓解一下目前的危机,等凌隽回来了,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何长官也是明白人,我索性也不再遮掩,直接说出了我的想法。

“这没问题啊!美濠本来就是澳城的大企业,是纳税大户,美濠甚至占了澳城经济总量的百分之五,这么重要的地位,我亲自看看那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了,小齐你安排一下,我明天早上就去美濠视察,到时开一个媒体见面会,我来说几句鼓励打气的话,一会我打电话给秘书让他把明天的行程取消,这事马上就办!”何长官说。

“那就太谢谢您了!只是您工作那么忙,要您取消其他安排,我真是过意不去。”我说。

何长官爽朗地大笑,“客气话咱们就不说了啊,我和凌隽的父亲是好朋友,美濠又是澳城的经济支柱之一,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多关心美濠,以前欧阳菲当政和我关系不怎么样,有事她不肯找我,那是没办法,现在美濠换成新一辈掌权,我这个当长辈的多多关心那是应该的,以后有事就直接找我就行了,不用客气。”

“总裁姐姐放心,何子铧从来说话算数,他说会帮你,那就一定会帮的,他要是不帮,我也饶不了他!”

何乐乐又开始没大没小了,真有意思。

“我当然是相信何叔叔的,有何叔叔的这一番话,我就放心了。”我笑着说。

“我也有一个要求,你得答应我。”何长官说。

我心里一紧,心想他不会也向其他一些官员一样,只要办事,就一定伸手要好处吧?如果他提出什么不合理要求,那可怎么办?不过从他的品行来看,应该不会提什么不合理要求才对。

“何叔请说。”我心里忐忑,但仍装着若无其事地说。

“现在你知道乐乐是我女儿了,你可不能说出去,更不能因为她是我女儿你就格外关照她,我也希望她能自食其力,做一个有用的人。”何长官说。

我这才放下心来,“放心吧何叔叔,乐乐本来就很能干,现在已经是公司的高层了,凌隽也跟我说过,乐乐将来必能成大器,只要加以历练,前途无量。”我说。

“这话我爱听,你放心吧何子铧,我不会靠着你的那顶官帽捞好处的,我何乐乐是公认的天才少女,伦敦商学院里谁不知道来自东方的天才美少女只用了别人一半的时间就修完所有课程?我要是高兴,我能把牛津剑桥全都念个遍!你们信么?”何乐乐傲娇地说。

“我信。”我笑着说,还真不是为了讨好长官千金,人家说的那都是事实,我不信也不行。

“何乐乐你少跟我得意!高分生不一定是高才生,以前那些事只能证明你很会念书,会念书的人可不一定能办好事,事业成功需要智商与情商的结合,你光会念点书就得意成那样子,先做出一番成绩来再说吧。”娟姨在旁边打击道。

“就是,会念点书算什么呀?很多高分生能力一般,甚至可以用平庸来形容,你还是谦虚一些吧,我看小齐就比你能干多了,她读书也许不如你,但明显比你沉稳多了。”何长官也说。

我心里想,谁要是像我一样经历百般波折,再浮躁的人恐怕他会变得沉稳起来了。

一番说笑之后,我倒也很好地融入了何长官的家庭,对我这样失去父母的人来说,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有长辈在一起的欢乐了,晚饭之后,我又和陪何长官一家聊了许久,这才回了凌府。

回到凌府之后,我马上给公关部门的主管打了电话,让他的部门成员明天提前两小时到公司准备,因为何长官将视察美濠集团总部。

临睡前,我又拨打了凌隽的电话,电话还是提示不在服务区,尚云鹏的也一样。我心里更加的不安,但想到尚云鹏在凌隽的身边,两个那样厉害的男人应该能相互照看好对方才对,虽然暂时失联,但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才对。

一夜没睡安稳,我大清早就起来了,今天何长官将到集团为我打气,我当然也得准备一下。

尚云鹏走了之后,雷震海每天护送我上下班,我对他说不用天天都送,但他却死活不同意,他和尚云鹏说的话差不多,说是如果凌隽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万死难抵其罪。

他住在凌家别院,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但对我非常的尊重,自从凌隽和尚云鹏离开后,他就再不踏进凌府的主厅一步,有事的时候,他会到花园里溜达,然后打电话给我出去和他一起散步,把事情说完后他又自己回到别院去,就连晚餐也是佣人给他送到别院去,他自己从不进来吃,他知道现在凌家没有其他男人,他不想让任何人有任何诬蔑我的借口。

这让我对他非常的佩服,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没想到现在他会表现得如此慎为,我问他什么如此拘谨,他说非常时期,要非常对待。

雷震海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回头对我一笑,“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何长官要到集团总部视察,我得提前准备一下,这两天员工士气低落,外部和内部对我多有质疑,需要何长官给我助威才行。”我实言相告。

“小齐,这次的事件,是有人要逼你下台吧?”雷震海说。

“不知道,有可能吧。”我说。

“不是有可能,一定是的,小齐,我觉得缅甸的事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一个阴谋,就是要把阿隽调离澳城,然后逼你下台,这样公司就又要重选掌门人了,这就是他们的目的。”雷震海说。

连雷震海都看出来了,可见这事确实是非常的明显了。

“现在暂时还不能下定论,但这种可能非常的大,不过没事的,我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不管他们如何逼我,我就是不辞职,我一定要坚持到凌隽回来才行。”我说。

“可是阿隽和云鹏都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样了,我心里很担心。”雷震海说。

“应该没事吧,云鹏和凌隽都是高手,可以说是文武都行,两人联手,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其实心里也很担心,但我也只能这样说了。

“但愿如此吧,我现在也顾不上他们了,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保证你的安全,我一定不能让你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是我死,我也要保全你,不然我就对不起阿隽。”雷震海说。

“没那么严重呢震海,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我估计幕后的人不会对我下手,至少短期不会,因为如果现在对我下手,那意图就太明显了,这个人层层布局,至今没有露馅,说明是城府极深的人,这样的人,不会鲁莽到轻易就把我杀了,就算是要动手除我,也是以后的事。”我说。

“我这心里还是忐忑的厉害,为什么这事一波又一波地接着来?”雷震海说。

我叹了口气:“因为我们潜在的对手还没有全部消除干净,所以是非就会一直不断,不过快了,我有种预感,这是我们最后的劫波,渡过去了,我们就没事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咬牙坚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