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你不清楚谁清楚?/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长官和一行工作人员到达美濠总部的时候,我率领众董事和高管到公司门口迎接

因为之前欧阳菲和何长官关系不怎么样,所以他极少到美濠来视察,这一次他的忽然到来,高管们都很兴奋。(www.ziyouge.com)

当地长官对企业的重视程度非常的重要,政商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说不清的关系,企业要做大做强,就一定得和当地部门关系融洽,不然部门随便出台一个地方性政策,就能把企业一巴掌拍死,比如说同样的一份文件,看起来对大家都公平,但其实不然,文件的执行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如果和部门关系不好,那就往严厉了执行,企业就会呼吸困难,甚至窒息而亡。如果和部门关系融洽,那就给一些较大的空间,甚至容许打一下擦边球,那企业就可以呼吸顺畅。其中的关系,复杂而深奥。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天都会有那么多的官商勾结的案子出现,正经做生意的商人赚的都是血汗钱,谁也不是傻子,非要把自己赚的辛苦钱往官老爷们的包里塞,之所以塞,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因为不塞不行,塞了不一定活下来,但不塞就一定会死,竞争对手也许搞不死你,但官员的一个指示,就能让你瞬间寸步难行,所以大多数的官商勾结,责任在官,不在商。

就拿我现在的处境来说,如果何长官不是一个好官,而是一个大贪,他要是开口问我要两千万才答应帮我,我是给还是不给?砸锅卖铁也得给!庆幸的是,何长官是一个好官,并没有提任何的不合理条件就来到了美濠。

何长官一脸的笑容,与董事们一一握手,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总部会议室。

“欢迎何长官到我们公司视察工作,现在请何长官给我们讲话。”我带头鼓掌。

何长官还是一脸的笑容,向大家点头致意,示意大家暂停掌声。

“其实我今天不是以长官的身份来的,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与美濠的渊源,我和凌正铎先生是好朋友,与凌隽私交也不错,现任的代总裁齐秋荻小姐和我太太是忘年之交,我们今天不说空话,不摆官腔,咱们实实在在地说事。”何长官说。

这话说得非常的到位,他今天的突然出现,肯定有人会猜想是我请来的,所以他特地把他和凌家的关系说清楚,磊落大方,毫不遮掩,更重要的是,他强调了我是他太太的忘年之交,这样也避免了人家恶意攻击我,不然要是让那些不怀好意地说我和他有什么关系,那就更加扯不清了。

姜还是老的辣,短短几句话,就几乎表明了他的来意和立场。

“美濠在澳城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很大,支柱地位不用多说大家也明白,所以美濠的顺利经营不仅对你们很重要,对我和澳城政府也非常的重要,最近我听说有人对代总裁多有诋毁,我对这种行为表示谴责!我不希望有人趋凌隽去缅甸寻父的时间在美濠搬弄是非,美濠的危机会影响到澳城的经济,所以我希望大家都支持现任的管理层,支持齐秋荻,稳定是最重要的,只有先稳定了,才能谋发展。”

下面一阵沉默,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何长官竟然会如此公然出言挺我,连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把话说得如此直接,他毕竟是澳城的最高长官,这样直接地发话支持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实属罕见。

“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我也无意干预美濠内部的事务,我们的部门是为企业服务的,而不是要干涉企业的自由经营的,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今天是以私人身份来的,大家可以忘了我长官的身份,完全可以把我当个有些愤青的小老头。”

全场一片笑声,这个何长官商人出身,说话还真是有一点也不怕有损形象,非常亲民。

“说得好,我们就喜欢这样的长官。”有高管说。

“以后何长官多到我们公司来指导工作,让我们了解相关部门最新的政策动向,我们才能紧跟大势,不至于落后。”另外一个高管说。

何长官的随和让气氛变得很放松,面对高管们提出的各种问题,何长官都一一解答,不时说些挺我的话。

今天他来视察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

当天下午收盘前,美濠的股票出现大涨,我再次稳住了局面。

********************

温济民和周爵也查到了具体的电脑位置,其中的几台电脑属于美濠总部运输事业部的后勤在用。

接到消息,我和小何乘电梯来到了位于九楼的运输事业部。

运输事业部的经理竟然是个三十多岁的美少妇,这倒是我始料不及的,在我的理解中,物流运输那都是糙老爷们干的活。

这个女子并没有身着职业装上班,而是穿了一身时装,她看起来确实很漂亮。

她看到我之后,明显有些惊慌,也不知道是因为是见了代理总裁而慌张,还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

“齐总有何吩咐?”她的声音很绵。

“你就是运输部的经理?”我打量着她说。

“是的,我是运输部经理金月梅。”她慢慢镇静下来,也开始打量我,经过短暂的惊慌之后,我看得出来,她其实并不惧我。

通常来说,如果一个下属不惧怕她的上司,会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下属非常的有实力,工作能力超强,做事问心无愧,所以不会惧怕上司,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下属有很硬的后台,也不用惧怕上司。

何乐乐不惧怕我,基本上两种因素都有,她本身是天才少女,能力超强,加上她又是何长官之女。而眼前的这个金月梅,显然不像是很有实力的人,所以我认为她不惧我,是因为她有后台。运输事业部经理,是需要有多年行业经验才能担任的,她这个年纪,似乎不太可能有很多年经验。

我基本上可能判定,这个人背后有人,上班时间她穿得那么漂亮而不惧人言,如果要是没有后台,断不敢如此。

而她的后台,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在暗中操纵使坏的人。

“现在事业部运作得怎么样?”我随口问道。一边说我一边向其他的办公室里走去,我要看看那些发出攻击我言论的电脑,到底是哪些人在使用。

“还好,基本稳定。”金月梅说。

其实对于物流运输我一点也不懂,我这样问,我以为金月梅会向我滔滔不绝地说一些专业的数据,因为其他事业部的经理就是这样的,我只要一问他们怎么样,他们就会说出一连串的数字,然后再解释那些数字的意义,要知道总裁也不是神,也不是每项业务都精通,所以下面的各事业部向总裁汇报工作的时候,就需要用既专业又能让人听得懂的话来阐述目前部门的业务情况。

但金月梅却和其他经理不一样,这就更加证明了我的判断,这个人有后台,她虽然是经理,但平时恐怕没有怎么处理具体的事务,所以她什么也答不上来,她才是真正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

来到普通员工的办公区,员工们看到我都站起来向我致意,我微笑着请他们坐下,示意他们继续工作,转了一圈,我发现有几台电脑前面没有人,位置空着。

“这几台电脑没有人用吗?”我看着金月梅说。

“这几位职员刚刚离职不久,暂时还没有招到合适的人来顶替。”金月梅说。

动作真快!他们肯定是发现我找了高手在网上和他们较量,知道早晚肯定会寻到这里来,在我来之前,就让那些人离职了!

幕后的人非常的狡猾,我认为我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他的反应比我的还要快,在我查到这里之前,就先把人给支走了。

不过再狡猾的人也会有疏漏,那几台电脑,就是他们的疏漏。

“现在公司急需人手,怎么会突然走掉几个职员,他们离职的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同时走的吗?”我问金月梅。

“听说是个人原因,具体我不清楚。”金月梅说。

“你不清楚!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在旺季就要开始之前突然有职员集体离职,你说你不清楚?你不清楚谁清楚?一句不清楚就行了吗?”我厉声呵斥。

金月梅没想到我会突然发火,她被我骂得有些发懵,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扭头看着旁边的普通工作人员,“你们的经理说她不清楚你们的同事为什么会离职,有清楚的吗?谁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离职?”

没有人说话,我其实也想得到,当着金月梅的面,谁会敢说话,谁要是敢说她的坏话,恐怕我前脚一走,她马上就收拾人家了。

“好,看来你们都不清楚,谁是副经理?”我问。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赶紧回答:“我是副经理曹寅,同事们都叫我老曹。”

从他说的这两句话,就可以听得出这个人不是很会说话的人,当着我的面,他实在没有必要说‘同事们都叫我老曹’这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