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一定 谢 我的小心愿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样,炳叔并没有把我查金月梅的事给传出去。-www.ZiYouGe.com-

集团里平静如常,一切运作都很正常,当然,那也只是相对的正常,因为很多需要决策的重大项目,还得要凌隽回来才能决定,因为凌隽的不在,很多重大项目只能暂时搁置。

项目的搁置,就意味着很多事情不能按原计划进行,大量的人员和资源的调配自然也就出现乱象,掌门人不在而导致的问题慢慢显现出来,而且越来越严重,虽然有三人执委决定平时的日常事务,重大项目的重大决策则必须要有董事局主席在场才能拍板,高管们几番找到我希望我能完全行使凌隽的权力,但都遭到我的婉拒。

非我不愿,实是不能。

凌隽当初之所以要限制我这代总裁的权力,当然不是信不过我,而是他非常清楚,如果不限制我手中的权力,那董事会的人肯定会马上反对,一但纠纷起,那他就不能及时脱身,然后及时回来,所以他才折中了一个让大家都不会有多大意见的方案,他的本意是速去速回,然后回到澳城管控局面,但事情的发展明显没有按他的预想进行。

现在我若提出要扩大手中的权力,都不用试就能知道后果,董事会肯定会一片反对之声,这样公司不但不会平稳,反而会更加的乱。

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凌隽尽快回来重掌大局,只要他在,一切牛鬼蛇神就都不敢妄动,因为他代表的是凌家执掌集团,他是名正言顺的当家人。

而我,最多勉强算是半个,我这半个当家人,要想彻底服众,自然会很困难。

这一次是炳叔主动约我,还是上次我和他见面的西餐厅。

“今天我请你,而且今天我不用喝香槟,我可以陪你喝红酒。”炳叔笑着说。

他看起来气色不错,有点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意思。

和他相反的则是我的憔悴,我有一些日子没有睡好了,幸亏我天天坚持锻炼,不然我肯定垮了。

“今天我又不能喝酒了,我这两天身体也不太舒服,还是喝香槟吧。”我笑着说。

“好,那听你的,你交待给我的事,我给你办好了。”炳叔说。

“不能说是我交待给您的事,应该说是我请您帮忙的事。”我纠正说。

“好吧,总之就是查金月梅的事,我查清楚了,这个人以前是开美容院的,后来交了一个外籍男友,钱都被骗走了,有一段日子听说还沦落到夜店陪酒谋生,去年却忽然就进入美濠上班了,而且还造了一份光鲜的履历,平时她在公司没怎么管事,运输部都是一个姓曹的副经理在管事。”炳叔说。

我静静地听着,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谁安排这个人进公司的,这个问题回避不了。之所以要让炳叔帮我办这件事,就是要想看他是什么态度面对这一件事,当然,他给的结果,就能反映他的态度。

“你那么聪明,自然也想到了,如果没有后台,那她也进不了美濠,美濠的录用制度是全澳城所有公司中最严格的,想要弄虚作假,那还是有很大的难度,除非是有高层暗中帮忙,美濠虽然是上市公司,但也没办法完全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炳叔说。

我点了点头:“是的,再完善的制度,也总会有一些漏洞,就算是没有漏洞,只要有高层参与,也能人为地制造漏洞,这并不奇怪。”

“后来调查的结果也确实如我所料,是有高层参与其中,金月梅只所以能进入集团并当上中层管理,因为她是董事何鸿宇的表妹,何鸿宇见她可怜,就让她进了美濠集团,但又认为她表妹如果职位太低,有损他的颜面,所以才让她混进了中层管理,这也是人事部的不作为,我已经责成相关人员负责彻查此事,对失职员工给予开除。”炳叔说。

“哦,原来如此。辛苦炳叔了。”我不动声色地说。

“大概事情就是这样,至于为什么这个金月梅要找人攻击你,我想可能是因为你年轻漂亮,女人对比自己年轻的女人总是有些嫉妒的嘛,所以她才会想着攻击你。”炳叔说。

“呵呵,是吗?也许吧。”我笑着说。

“金月梅我已经让人力部门直接开除了,明天董事局临时会议上何鸿宇会针对此事向大家道歉。我也吩咐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了,以后不能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如果再出现这样的弄假现象,一律严惩。”炳叔说。

“辛苦炳叔了,炳叔的办事效率很高,要是我自己查,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查出结果来。”我笑着说。

“你好像对这结果不是很满意?”炳叔笑着说。

“没有,结果就是结果,不管结果是怎样的,只要是真相,我们就得尊重,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喜恶而选择真相,真相只有一个,不管我们喜不喜欢都得接受。”我说。

“嗯,好,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现在集团有些乱,我也不希望这件事继续发酵,现在阿隽不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保持集团的稳定。”炳叔说。

“没错,炳叔说得在理。炳叔德高望重,你得支持我,我才能稳住局面。”

“一定,一定。”炳叔爽快应承。

************************

回到凌府,雷震海正在花园的鱼池边喂鱼,我知道他是在等我回来,想听一下那件事最后的结果。

没等他开口询问,我就自己先说了:“结果出来了,炳叔说,金月梅是董事何鸿宇的表妹,是何鸿宇安排进公司的,至于金月梅为什么要攻击我,他说是因为金月梅嫉妒我年轻漂亮。”

“那你认为是真的吗?”雷震海说。

“金月梅是何鸿宇安排进来的那肯定没错,但要说是他表妹,那就是扯了,据说那个金月梅自己生意失败后还到夜店去做过陪酒,如果何鸿宇要帮她,早的时候干嘛不帮,还会看着她去夜店陪酒?这怎么可能?”我说。

“这么说炳叔说的话是假的?”雷震海问。

“至少我觉得不会完全是真的,但他表现得很镇定,事情也处理得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明天何鸿宇还会在董事会上向大家道歉,既然有人出来当泡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还是太低估炳叔的能量了。”我说。

“小齐,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如果那个背后使坏的人要真是炳叔,你和他对抗的话,你能勉强维持不败就不错了,要想赢他几乎不可能,他在美濠经营几十年,不管是人脉还是其他都远胜于你,你几乎没什么胜算。”雷震海说。

“你这话说得很对,我也没什么不爱听的,这本来就是事实,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战胜炳叔,我只是想多坚持一会,等凌隽回来再说,更何况炳叔也不一定就是幕后的人,至少现在我们是没有证据的。”我说。

雷震海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阿隽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让人担心,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这样下去,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不管幕后的人是谁,他们肯定还会接着出招,而且肯定会一招还比一招狠。”

雷震海说得一点也没错,就目前的情势来看,虽然我暂时稳住了局面,如果凌隽迟迟不回来,那我恐怕真的快要招架不住了。

“没事的震海,你别忘了我身后还有一个何长官,只要长官肯帮我,我相信美濠的控制权不会轻易落入别人手里的,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我勉强笑道。

“我可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你聪明我是知道的,你小小年纪就能应对如此大的场面,已经不易了,至少比我强了不知多少倍,只是你这几天瘦了许多,看了让人心疼,等阿隽回来看你瘦了,那又得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了。”雷震海说。

“这一阵睡眠不是很好,所以精神有些不佳,没事,人家不都是哭着闹着要减肥么,我这自然瘦下来,苗条一些更好。”

为了不让气氛更加沉重,我故意作出很轻松的样子。

“那金月梅的事就这样算了?这件事就真的不查了?”雷震海说。

“现在还是不宜继续追查了,既然炳叔已经给了我结论,那我明天在董事会上看看何鸿宇怎么说,然后再决定如何应对,正如你所说,现在凌隽不在,我能做的就是稳住局势,至于取胜,我暂时恐怕做不到,现在暂时已经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不是好惹的,所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动作,凌隽已经去了这么多天了,事情也应该办得差不多了,应该快回来了,在他回来之前,我们还是暂时不要穷追猛打了,不要再打乱目前平静的局面吧。”

“那行,那就先看看再说吧,我先回去了,晚上睡不着你就早睡一小时,躺在床上也能养神,你看起来真的很不太好。”雷震海说。

“嗯,我知道,谢谢你。”我说。

震海摆了摆手,回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