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追究 谢 蓝凤凰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里继续失眠。(ziyouge.com)

翻来覆去许久无法入睡,我索性起来。

走进凌隽的书房,坐在凌隽平时坐着看书的座椅上,打开台灯,我心里空得厉害。

书桌上的相框里是我的照片,我和他三年夫妻,历尽坎坷,竟没有和他好好地渡过一次假,也没有一张像样的合影,这日子过得真是让人心酸。

书桌上有一张打印纸,凌隽平时有一个习惯,总会在空白纸上随意画画,画一些他脑子里的股票走势,或者画一些对集团经营的构想,我拿过那一张纸,上面画的是几条线,还标了地名,看起来是一张简单的地图。

那地图应该是去缅甸的路线,目的地是一个叫坎布的地方,我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这个地名,网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资料,可见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缅甸长年内战,本来就非常贫穷,大的地方尚且不富,小的地方那当然就更穷了。没什么资料当然也很正常。

地图下面凌隽用潦草的笔迹写了几个字,我辨认了半天,才看清楚他写的是:炳叔?失踪?

‘炳叔’和‘失踪’两个字后面都打了大大的两个问号,这说明凌隽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心里也是充满了疑问。

单从他在‘炳叔’两个字后面打的问号,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心里其实也一直都对炳叔有所怀疑,至于‘失踪’两个字,可能是指他爸爸在十几年前失踪一事。

由此可见,凌隽的确是怀疑了炳叔,只是他没说出来而已,之所以没说出来,一方面是没有证据,不想因为一些主观判断而影响团结,另一方面恐怕是为了稳定大局,所以他要亲往缅甸,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又安稳了许多,既然他心里有数,那说明他早有准备,只要他有准备,那要想害他,就不容易。

心安一些,睡意竟然上来了,我回到卧室很快入睡,梦里我梦到了妈妈,妈妈看起来很年轻,她甜甜地对我笑,她告诉我说,凌隽没事,说凌隽很快就回来。

这一夜我竟然睡得非常的安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我赶紧起床洗漱,然后赶往公司,虽然我迟到也没人敢扣我薪水,但我还是不想迟到,本来公司里对我就多有质疑,我不想因为这些小事而影响我的形象,自我到公司总部上班起,我还没有迟到过一次。

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我真是有些头疼,最近董事局的临时会议是越来频繁了,这也折射出公司的确越来越乱,如果公司平稳运营,是没有必要这么频繁地开临时会议的。

要知道董事局成员都是老板级的人物,公司的日常管理那都是由高管团队负责打理的,老板们只需要监督高管们做事就行了,而现在董事们却经常要开会,这就是因为缺乏掌舵人的原因。

船长不在,水手们当然就得随时沟通大船如何行驶的问题。

“炳叔,麻烦你把金月梅的事向各位董事们通报一下。”我看向炳叔。

炳叔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大家也都知道前几天有针对代总裁的攻击言论,现在已经查明此事是运输事业部的经理金月梅策划并实施了此事,目前我已责成人力部门将其开除,经调查,金月梅并不具备当经理的资格,不管是资历还是能力都远远不够,是有高层人员帮助她进入公司的。”

董事们都不说话了,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个高层,肯定就在这些人之中,不然炳叔就直接把名字说出来了。

何鸿宇站了起来。

“金月梅是我表妹,当初她开美容院被骗得破产了,我见她可怜,就让她到公司里来上班了,这事我要向各位董事道歉,我原以为给她一个小小的经理不会对公司造成什么损害,但没想到她会作出那种事情,真是对不住大家。”何鸿宇说。

所有的人都看向我,他们是要看我如何表态。

“美濠是一个上市公司,美濠不是凌家的,也不是各位董事的,是所有的股东的企业,何董作为董事局成员,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真让人失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金月梅让人在网上攻击我的时候,你也在董事会向我发难吧?你们还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幸亏我齐秋荻脸皮厚,不然都要被你们骂得跳楼了。”我冷着脸说。

会场一片寂静,没人说话。

“齐总,这事我已经道歉了,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吧,你也不必这样咄咄逼人。”何鸿宇说。

“我咄咄逼人?是你们咄咄逼人吧?你们在网上用尽各种羞辱我的语言来污辱我,说我撒娇卖萌,说我靠裙带关系上位,弄了半天,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另有其人!你表妹在网上骂,把我说得一文不值,导致股票下跌,你就在董事会上对我发难,要我承担起责任,你们分明就是有预谋的,现在真相大白了,你一句道歉就解决问题了?如果我当初被你们逼得辞职了,我不是冤死了?我向谁说理去?”我拍案而起。

这是我第一次在董事局会议上面对一群比我大很多的董事们发火,我自己都有些不适应,董事们则面面相觑,可能心里都在想:这小姑娘怎么就突然发飙了?

“那你说要我怎么办?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金月梅都已经开除了,还要我怎样?”何鸿宇说。

“你自己做的事你当然得自己负责到底!你自己去向媒体说明,是你的人恶意攻击了我!真正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不是我齐秋荻,是那个攻击我的人!”我冷冷地说。

“这么一件小事,至于么?齐总,你是不是故意小题大作,有意针对我?”何鸿宇说。

“你这话说得毫无道理,明明是你在背后搞些无耻的勾当针对我,现在你却反咬一口?我一直敬重你是公司元老,对你尊敬有加,没想到你却让一个女人去搞那些龌龊的无耻勾当!你身为董事局成员,你不感到羞耻么?”我厉声喝道。

何鸿宇的脸色很难看,他肯定没想到我如此的不给他面子。他扶了扶眼镜,狠狠地看着我。

我其实也没想到自己会发如此大的火,只是提起那些旧事,这些日子的委屈和压抑变成的怒火就熊熊燃烧起来,憋得太久,一时没完全控制住。

我与何鸿宇怒目对视,他想在气势上把我压制下去,门都没有。

“何鸿宇身为董事,竟然鼓动下面的人恶意攻击集团总裁,这种行为真是让人不解,难道你也想当这总裁么?所以你才对齐总苦苦相逼?你用水军在网上百般漫骂,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现在你却说齐总咄咄逼人,这是欺负人家年纪小么?还是欺负人家是女的?”

出言助我的正是赖曾云絮,她不急不忙,但其实言词犀利,对何鸿宇形成强烈的压迫之势。

“我已经解释过了,那事不是我所为,我的失误只是让金月梅进了公司,但我让她进公司的目的不是为了来对付谁的,我只是想给她一份工作,仅此而已,你们也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咬住不放,难道你们就没有犯过错么?难道你们每个人都很干净?”何鸿宇已经怒了。

冲动是魔鬼,人一但冲动,那就会失去理智,一但失去理智,就会对当前的形势作出错误的判断,然后作出错误的抉择,何鸿宇就是这样,他一怒了,就没有注意自己的措词,明明是我和赖曾云絮在和他争论,他说的话却指向了所有人,甚至还质问其他人是不是很‘干净’,这样的话,无疑是引众怒的。

“何鸿宇,你什么意思,谁不干净了?你自己不干净,难道就认为别人也不干净吗?你身为董事,竟然以权谋私,损害公司利益,你还有脸在此叫嚣?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把自己的七大妈八大姨往公司里塞,那美濠岂不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了?你自己毫无反悔之意,竟然还振振有词,真是岂有此理!”

这次出言斥责的董事吴悦章,他的话刚刚说完,其他人也纷纷跟着指责。

董事们本来对于最近频繁召开会议就心烦,这些人平时享福惯了,没有重要的事,都是在渡假钓鱼,要么就是赌钱泡妞,现在时不时就要被召来开会,自然心里厌烦,火一上来,纷纷指责何鸿宇,他一时间竟成了过街鼠。

这事的发展比我想像的还要热闹,我还以为我会在今天的董事会上陷入孤立,没想到何鸿宇的愚蠢让他自己陷入了被动。

“大家都不要吵了,这是董事局会议,不是菜市场,都少说两句,何鸿宇的这事的确做得不对,他也已经道歉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想着如何补救,而不是过份追究,何鸿宇是董事,如果让他公开道歉我觉得还是对集团的声誉影响不好,这样吧,让那个金月梅出来澄清一下,就说她做的那些事都是不对的,对齐总的诬蔑也是毫无根据的,这样消除影响就好了,这事就翻过去了,大家给我几分薄面,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炳叔是老资格,他一发话,其他人就真的不吭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