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晕倒 谢 Bess 赏的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炳叔这话听起来说得很客观,似乎完全是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但如果从结果来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www.ZiYouGe.com-

金月梅反正已经被开除,现在让她出来道歉,说一些对不起很后悔之类的废话,虽然是给了我面子,但何鸿宇其实就没什么责任了,他一样还是董事,而整件事就如炳叔所说的直接翻篇了,也就是我被白骂了一顿,其他人都没什么损失。

也还好我心理承受能力算好,没有被他们给骂下台去,我要是柔弱女玻璃心,一骂就崩溃,崩溃就辞职不干,那这件事他们就赢了,现在虽然他们没有达到的,就这样轻松地了解此事,对我实在不公平。

我就是想穷追猛打下去,我就是要让何鸿宇在公众面前颜面扫地,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脸总是针对我女的。

现在炳叔出言相劝,表面公平,实则暗中是助了何鸿宇,至少从结果上来看是这样的。

我又想起了凌隽写在纸上的那个‘炳叔’两字后面大大的问号,我现在脑子里也充满了问号,不知道这些问号要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句号。

“既然熊董发话,那我就答应,我会让金月梅出来道歉,保证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何鸿宇就坡下驴。

“这样的事当然不会再发生!只要你何鸿宇少在后面干些龌龊肮脏的事,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一个大男人让水军攻击一个小女子,真不要脸!”赖曾云絮还在气愤。

“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董事长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现在集团越来越乱,我们要什么时候才开始改选总裁?这样的乱象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吧?”何鸿宇缓过神来,继续向我发难。

“原定时间是一月,现在半月都还没到,你急什么?是你自己等不了了?还是你的主子等不了了?”我冷冷地问。

“齐总请你说话注意用词,什么叫我的主子,我的主子又是谁?”何鸿宇反问。

“我用词很有分寸,我不信那个金月梅和我无怨无仇的会无故在网络上攻击我,她这样做,自然是有人在幕后操纵,不然她一个部门经理,就算是我下了台,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难道我下台了,她就能当上总裁了?你既然说不是你操纵的事,那只能说明你也是马前卒而已,你后面自然是有主子的了,你自己的主子是谁,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所有人都清楚,难道就你自己不清楚?”我反唇相讥。

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炳叔,他嘴角抖动了一下,但并没有说话。

“齐总,我再提醒你一次,现在是董事局会议,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行,我是美濠的董事,不是谁的马前卒。”何鸿宇气得脸色铁青。

“我知道你是董事,你何鸿宇不过是占了集团股份的百分之二都不到的股份,股东们之所以选你为董事,那是看在你以前做事磊落,没想到你却自甘堕落给人当马仔!你以为你把我弄下台,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就算是事情成了,你也还只是一个董事!难道你还能变成董事局主席?这些位置轮得到你吗?你跳梁小丑似的上窜下跳,处处向我发难,你到底图什么?你的主子给你承诺了什么好处?你不怕事情败露后你的主子把你当炮灰吗?你看到凌坚的下场了吗?你是不是也想像他一样?”

我厉声质问,反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得把他给彻底压下去,也让所有人明白,他背后就是有主子,金月梅的事就是一个阴谋,而不仅仅是一场闹剧。

“凌坚那是你们凌家自己人的内斗,关我们什么事,你怎么把凌坚的事也给拿出来说?”何鸿宇的驳斥很无力,因为我戳中了他的痛处。

“凌家是美濠最大的股东,所以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一直想让凌家的人内乱不止,凌家也确实一直被搞鸡犬不宁,这些事大家心里明镜似的,就不用我多说了,现在凌隽不在,我暂时代理总裁,就处处针对我来了,凌隽只是出了远门,并不是不回来了,那些处处为难我的人自己也收敛一些,不要欺人太甚!等凌隽回来,我会把这一切如实向他说清楚,不要逼我秋后算帐!”

话说得有些重,既然人家都提出来要改选总裁了,那差不多也就是快要撕破脸了,我如果懦弱,那第二轮逼宫肯定马上就开始了。

说完没等他们回话,我直接向后一倒,重重倒在了座椅上。

我当然并没有真的昏,我只是觉得这会不能再开下去了,如果再闹下去,所有的矛盾都得公开化了,我现在还不能和他们公开对抗,因为我没有胜算,我得开始实施我的第二计划了。

本来话就说得重,再加上我情绪激动,这样直挺挺地倒下来,相信很多人都认为我是真的晕了。

“这是怎么了?快叫救护车。”

我闭着眼睛,听到的是赖曾云絮的声音,我心里一热,还是她关心我。

“她最近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应该是压力过大,急火攻心,就晕倒了,先不要动他,我看还是等她醒来后再说吧。”是炳叔的声音。

“小小年纪就这么火大,现在竟然把自己气晕了,真是……”

这声音是何鸿宇的,他恐怕是想说‘真是活该’,只是考虑到其他人在旁边,所以没说出来。

会议室里乱成一片,小何也被叫进来了,小何和我关系亲密,一看到我晕倒,赶紧过来摸我的脸,然后用力的掐我的人中,掐得我生疼,又不敢哼出来。

估计演得差不多了,我这才睁开眼睛。

“齐总,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小何的眼眶都红了,她知道我最近压力太大,她也是真心疼我。

“我没事,只是身体太虚了,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大家都去忙吧,我没事。”我装着虚弱地说。

“小何,叫了救护车没有,马上把她送医院,她看起来很不好。”赖曾云絮说。

我也许看起来真的是很不好吧,这一段时间很少睡好,状态自然好不到哪去。面色苍白眼圈发黑那是肯定的了。

也好,这一副病恹的样子倒也适合配合我装病,装病是我目前能想到最有效的方式。

“我没事,我自己去医院吧,不用叫救护车,弄得动静太大,会让外界猜疑的。”我说。

“那好吧,小何,你现在陪齐总去医院,马上。”赖曾云絮说。

“好的。齐总,你自己能走吗,我扶你吧?”小何说。

“不用,我自己慢慢走吧,应该能行。”我说。

出了公司,小何扶我上了车,一直守在楼下的雷震海也要上车,被小何拦住,“你谁啊?这车是你能坐的吗?”

雷震海看到小何,眼前一亮,“哇,好靓的妞!”

雷震海这家伙一看到美女就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他要是知道眼前的这女孩就是何长官的女儿,估计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放肆。

“说什么呢你?你哪个部门的?保安部的吗?你叫什么名字?”小何厉声质问。

雷震海那五大三粗的身形,倒也确实像保安部的保安。

“我是小齐的朋友,靓妞,你又是谁啊?”雷震海说。

“震海,不要无礼,这是凌隽的助理何乐乐小姐,小何,这是董事长的兄弟雷震海,他负责保护我的安全,他是个粗人,你别介意。”我赶紧说。

“何乐乐?这名字好像听你说过,我没有无礼啊,她的确很靓嘛,就是太凶了。”雷震海说。

我记得我有跟雷震海说过何乐乐是何长官女儿的事,这个猪头竟然忘了,还呆傻地想继续调戏人家。

“董事长那么彬彬有礼的人,竟然有这么一个粗鲁的兄弟,真是不可思议。”小何鄙夷地说。

“怎么说话呢?我哪里粗鲁了?这叫粗犷有形懂吗?你们这些小姑娘就知道喜欢锥子脸的娘娘腔,真没品。”雷震海还以不屑。

两人你来我往,互相看不起,闹了半天,小何这才想起我生病的事,“傻大个,齐总今天都晕倒在会议室了,你还有心情和我吵架!”

“啊?晕倒了?小齐,她说的是真的么?”雷震海赶紧问我。

“是真的,最近生体太虚了,所以晕倒,不过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我说。

“那我们现在去哪家医院呢?齐总?”小何问我。

“去一家好一点的私立医院吧,不要太大的医院,太大的医院人多太吵。”我说。

我来澳城这么久了,还真没生过什么病,所以也从来没去过医院,对澳城的医院还真是一无所知。

“那就去爱康医院吧,这是澳城最好的私立医院了,环境也好,相对安静。”小何说。

“当然安静了,爱康医院是澳城有名的天价医院,挂号费就要三十澳元,听说在外面只花几十块就能治好的小感冒,到那里需要几百块,分明就是坑有钱人的钱。”雷震海说。

“但是人家那服务确实是星级的,所有的病人都是单独的病房,住在里面,根本不会担心被记者拍到穿着病号服的样子。”小何说。

阶层不一样,思维果然就不一样,雷震海考虑的是省钱,小何则考虑的是安全和隐私,他们说的其实都对,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