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避战 谢 蓝凤凰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康医院果然环境很好,说是医院,倒像是一个疗养院,因为收费太贵的原因,没有普通医院的那种排队挂号的情景,我们刚一走进大厅,漂亮的导医小姐就走了过来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www.ZiYouGe.com-

“我要住院。”我干脆直接地说出我的要求。

小何和雷震海都有些发懵,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都没检查就直接要求住院。

“好的,小姐,这边请。”导医小姐说。

“不用先挂号吗?”我问。

“先到病房休息,我们再帮你挂号。”导医小姐一脸的微笑。

这收费高就是不一样,就凭人家这家服务,就不是那些摆臭脸的公立医院不能比的。

“你们这里还挺奇怪的,按常规不都是挂号检查然后再决定要不要住院治疗的吗?”雷震海问。

“齐小姐已经说她要住院了,不管她身患什么病,只要她提出住院,我们当然都得满足她,我们会满足病人的任何要求。”导医小姐说。

“你认识我们齐总?”小何问。

“齐小姐现在是澳城的商界名人,是澳城历史上出现过的最年轻的女总裁,我们医院大部份的人都看过关于她的报导,怎么会不认识。来我们这里治病的大多数都是社会名流,她们一般都会直接要求住院,因为她们不想在公共区域呆得太久,以防被狗仔队拍到后胡乱报道。”导医小姐说。

整个手续流程办得很快,我顺利在医院住了下来。

医生的检查结果是我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睡眠不好所以身体虚弱,还有些轻度贫血,据说主要是营养不良所致。

身在豪门竟然营养不良,这听起来多少有些讽刺,在普通人的理解中,豪门的人都应该是锦衣玉食天天山珍海味才是,又怎么可能会营养不良?但事实上我因为凌隽的事,好一阵都没怎么好好地吃一餐饭了,营养当然不良,不是不想吃,实在是吃不下。

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补充身体营养和安神方面的药水,输完后我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病房很大,每一个病房隔成两间,病人在一间,看护的人在另外一间,这样方便在病人不想被打扰的时候看护的人还可以守在外面。

我下床走到外面一间,看到雷震海正倒在给看护人员准备的床上大睡,而小何则在一边翻看财经杂志,这病房竟然还配有几类最新的杂志供病人和看护翻阅,真是想得周到。

“齐总你醒了?睡了这么久,饿了吧?你想吃什么?”小何问我。

“还真是有些饿了,随便到医院的食堂买些东西来吃吧,这医院如此讲究,食堂的东西应该也不错。”我说。

“好,让大个子去买。”小何说着走到雷震海身边,重重地敲了一下雷震海的头,把雷震海惊得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

“震海,去买些东西来吃,有些饿了。”我说。

“我们还要继续住院的吗?医生不是说你没什么大事吗?没事咱就回家呗,回家让管家弄点好吃的补补。”雷震海说。

“齐总让你去买你就去买,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人家能饿着肚子等回家再慢慢补吗?”小何骂道。

“我在这里住院可能需要住很长时间,小何,你回公司以后,就说我需要住院治疗一些时间,这段时间的文件你每天都拿到医院里来,就在这病房里看,然后给出处理意见,当然了,都是你自己在处理,因为我不在这里。”我说。

小何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也就是说,对外界说我在这里住院,我也不办出院手续,每天还是让医生给我开药,但我本人并不在这里,我今晚就要离开,如果公司有人来查,可以查到我的住院记录和治疗记录,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我离开了,如果有人说要探视,那一律拒绝,就说我暂时不想被打扰就行了。”我说。

“我还是没听明白。”雷震海也是一脸的困惑。

“我今天在会议室其实没有晕倒,我是装的,现在矛盾已经趋于公开化,我不能再正面和他们交锋了,再斗下去,集团会越来越乱,而且我很有可能会输,现在必须停止乱斗,交战是双方的事,如果有一方暂时退场,那就不能战了,我现在就是暂时退场的那一方。”我说。

“我有些明白了,你是想借养病之名来暂时避开和他们的争斗?”小何说。

我点了点头,“就是这样,小何,在澳城我能信任的人基本上就只有你和震海了,所以我的事都不瞒着你,也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还有,你要靠你的能力帮我处理一些公务,要模仿我的风格,但又不能让人看出来我其实人已经不在澳城了,这难度很高,也只有你才能做得到。”

“总裁姐姐,什么意思,你不在澳城了?你要去哪里?”小何瞪大了眼睛。

“是啊小齐,你要去哪里啊?你怎么就不在澳城了?”雷震海也惊住了。

我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我微笑着示意他们坐下,让他们不要紧张。

“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情势越来越危急,如果一个月以后凌隽还不回来,那董事局就得重新选主席和总裁,美濠的掌控权恐怕就得易主了,所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要去缅甸寻找凌隽,我要知道缅甸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

小何和雷震海这一下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你们不要惊诧,其实这想法我早就有了,但我一直下不了决心,也是今天在董事局会议上发生的事促使我下了决心,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凌隽如果没有麻烦,那肯定已经回来了,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凌隽已经被困在了缅甸,他们就是要把凌家的人一个一个地全部赶走,然后让美濠陷入权力真空,他们就可以趁机掌控美濠了,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我留下来将会越来越危险,因为他们一但确定凌隽回不来了,那我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绊脚石,他们必然会除掉我。”我说。

“他们要敢动你,我就和他们拼了!”雷震海有些激动起来。

“震海,这不是斗狠斗勇的问题,就算是你拼死保住我,那又有何意义?我们现在要以大局为重,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凌隽肯定是遇上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我要去缅甸救他。”我说。

“总裁姐姐,你还是三思吧,你一弱女子,怎么救得了董事长啊?董事长那么厉害尚且被困,你去不也是送……”

她可能觉得说‘送死’太不吉利,就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凌隽去缅甸就是一个局,因为人家知道他肯定得去,所以设好套等他钻,但我不一样,没人会想得到我会去寻凌隽,所以我去不一定会有危险,说不定还能让整件事有了转机,再说,凌隽如果回不来了,我在澳城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跟随他,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我说得坚决,小何和雷震海都动容,小何的眼眶红了。

“可是你去太危险了……”

“我同意小齐的话,我陪你去。”雷震海打断了小何的话。

“震海,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还是留在澳城吧,我不想……”

“别说你不想连累我之类的话了,我和阿隽是生死兄弟,他现在被困在缅甸了,你一个女子尚且有勇气去救他,我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其实你让尚云鹏跟着阿隽去缅甸的事我一直都很有意见!我虽然左手是有些不方便,但我还有右手啊,我还有两只脚啊!虽然脑子不如尚云鹏好使,但我打架不比他差啊,我和你一起去就能保护你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大不了死在一起,有什么了不起的!”雷震海说。

我心里感激,在这样的时刻,才知道什么叫患难见真情,现在我们深陷危机,要是普通朋友,那肯定是避之不及,哪里还会要陪我去那么远的地方,凌隽有这样的兄弟,真是我和他的福气。

“总裁姐姐,你这一走,那凌家在澳城就真是彻底没人了,这不是也就给了他们机会了吗?”小何问。

“所以我要悄悄地走,一会我们会跟院长说清楚,我在医院的情况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只有医院方面配合,才能保证我已经不在澳城的事不让外界知道,能坚持一天就能给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也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回来。”我说。

“只要跟医院方面交待清楚,我相信他们会配合的,这样的高端医院为患者保密那是必须的,实在不行,我可以让我爸给他们打招呼,给他们压力,他们就不敢乱说了。”小何说。

我摇头:“不必,我们自己来处理就好,不必劳烦何长官了,他公事繁忙,也不能什么事都找他,我相信我们能渡过这次危机,我也相信这是我和凌隽经历的最后一次危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