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这么容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会,雷震海又来找我。(ziyouge.com)

我知道他找我想说些什么,对尚云鹏自己逃回来的事我知道他还是有些看法。

“震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许那样想,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云鹏,他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他要是背叛凌隽,那早就背叛了,也等不到现在,我敢肯定他没有背叛凌隽,他说的都是实情。”

在雷震海没有说话之前,我先堵住了他的话。

“我也情愿他说的是真的,只是他既然是去保护阿隽的,那他自己逃走就不应该。”雷震海说。

“凌隽和我心意想通,他非常的了解我的脾气,当然知道我肯定会来缅甸找他,他不希望我来,就让尚云鹏逃出来向我报平安,云鹏的身手要比凌隽好许多,加上他去过缅甸,对环境也熟悉许多,所以他说他逃脱的成功率会更高这一点是说得过去的,而且你也知道凌隽是怎样的一个人,如果凌隽能掩护自己的兄弟逃跑,他肯定会那样做,这件事,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说。

“好吧,可是现在尚云鹏又要找一个朋友来帮忙,谁知道这个朋友信不信得过?”雷震海说。

“云鹏办事非常的谨慎,他既然认为信得过,那肯定就是信得过的,我们要相信他,震海,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兄弟不能相互猜疑。”我说。

“那好吧,听你的。”

我知道他虽然表面上是服了,但心里肯定还有疙瘩。

晚上我们又来到了胖老板家的餐馆吃饭,尚云鹏一番狼吞虎咽,看得出来他是好久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了。

“云鹏,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我说。

“嫂子有话就说,直接说就行。”尚云鹏看着我说。

我拿过啤酒瓶给他倒上酒,“云鹏,你能叫你朋友来帮忙,我非常高兴,但我想,在你朋友面前能不能不要说我和凌隽的真实关系?因为如果我和他的真实关系让人知道了,那澳城那边就知道我已经没在澳城了,如果绑架凌隽的人知道了我是凌隽的妻子,那就更不妙,你说呢?”

尚云鹏点头,“我明白嫂子的意思,你放心吧,我会在田杰面前说你是隽哥的表妹就行了,因为如果说你和隽哥没有半点关系,那你大老远的跑来过问隽哥的事也说不过去。”

“那好吧,那就这样定下来,你们就叫我唐苑好了,等把凌隽救出来,我会亲自向你的朋友道歉。”我说。

“那倒不必,到时我自己跟他解释一下就行了,行走江湖的人,不拘小节,不会因为这样的事而生气。”尚云鹏说。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我说。

晚上服了一点安眠药之后,勉强睡着,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我知道尚云鹏的朋友昨天晚上已经到了,因为太晚,他们没有惊动我,但我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我想尽快见到尚云鹏的朋友,听他说说对凌隽事情的看法。

尚云鹏的朋友年纪和尚云鹏差不多大,皮肤和尚云鹏一样的黑,但五官端正,长得挺精神的一个男子。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田杰,这是唐苑,他叫雷震海。”尚云鹏一一介绍。

“幸会,辛苦田先生了,让你为我表哥的事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我笑着和他握手。

“客气了,我是一个小商人,就不要叫我唐先生了,叫我田杰吧,出门靠朋友嘛,朋友有难,当然要相互帮忙。快坐下说话。”

田杰非常沉稳,一看就知道是老江湖。尚云鹏叫来帮忙的朋友,那当然不会是等闲之辈。

“行,那我们也都不客气了,就相互称对方姓名就行了,我听说你对缅甸很熟悉,我表哥的事,还要请你多多帮忙,我知道你们江湖人都讲究的是义气,所以我也不说酬谢的话了,但我表哥身份特殊,如果能救出他来,以后肯定会重谢各位。”我说。

田杰笑了笑,“钱是好东西,我们这些小生意人来往奔波,不也是为了钱么,不过钱归钱,朋友归朋友,既然是云鹏的大哥有事,不为钱我也会尽力,你就放心吧。”

“好,那我代替我表哥先谢谢你了。”我说。

“不说这些了,你们收拾一下,我们晚上就入境,我在这里出入境就像家常便饭一样,而且不会有什么风险,到了缅甸后我们再想办法。”田杰说。

“可是我们如果现在不想好,那我们进入缅甸后不是一样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我们总得有个计划吧?”雷震海在旁边说。

我知道雷震海信不过田杰,现在他连尚云鹏都有些怀疑,更何况尚云鹏的朋友了。

“我们现在在这里想计划,那都是空想,我们只有到了缅甸后才能想办法打探到那些武装份子是什么来头,他们常期活动在哪里,要怎样才和他们联系得上,只有联系上他们,才能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些东西,是计划得出来的吗?”

田杰显然也看雷震海不是很顺眼,说话也相对生硬。

“田杰,我被那些人控制了一些日子,我大体向你描述一下他们的特征,你再向你的朋友打探一下,也许能问出些线索也说不定呢。”尚云鹏说。

田杰点了点头,摸出香烟,又看向我,“介意我在这里抽烟吗?”

我笑着就道:“没事,云鹏他们就经常当着我的面抽烟的,事多心烦,可以抽。”

田杰自己点上:“那你们两个男的就暂时不要抽了,如果我们一起抽,那唐苑受不了,想抽的话,我抽完你们再抽,云鹏,你接着说。”

“那些人是早有准备,我和我大哥一进入缅甸就被他们给盯上了,他们有些人说当地语言,有些人说国语,说国语的带有明显的芸南口音。”尚云鹏说。

“缅甸很多从芸南过去的华人,他们虽然很多都换了国籍,但还是说芸南话,他们的后代也会说一部份芸南话,这也不奇怪,那些人吸毒吗,身上有没有纹身?”田杰问。

“不吸,我和他们一起在丛林里躲了几天,没有见人吸毒,纹身好像还真有,我看到有一个手腕上有一朵花的纹身,至于是什么花,我没看清楚。他们的装备非常的精良,清一色的冲锋枪,领头的竟然还有M16步枪,那可是世界名枪,这些人真有钱。”尚云鹏说。

“那就是贩毒武装,缅甸的武装很多,有些是民族武装,只搞政治不贩毒,有些就是贩毒武装,不问政治只贩毒,民族武装装备精良的大多是美国在背后撑腰,有西方给钱给物,当然装备精良,但贩毒武装就只有自己想办法搞武器,缅甸毒品盛行,但真正贩毒的武装集团大多数却在内部禁毒,因为毒品会让他们的人丧失战斗力,所以贩毒的人反而不吸,吸的就不贩。”田杰说。

我暗暗佩服,这个田杰看来是真不简单,对缅甸的情况他还真是非常的熟悉。

“那你估计,那伙人是什么来头?”尚云鹏问。

田杰掐灭手中的烟头,“不好说,缅甸的贩毒武装太多了,但能配上M16步枪的,那就是财大气粗的了,回头我问问缅甸的朋友,看他们能不能提供些线索,现在我们先不商议了,我们先去吃早饭,吃完以后我们就回来继续睡觉,晚上就出发。”

“好吧,那就听你的。”尚云鹏说。

我本来想多问一些的,但既然田杰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

我没想到出境非常容易,几乎没遇上任何的麻烦。

田杰确实是对地形非常的熟悉,就带着我们绕过边防站,钻过一道根本就防不住人的铁栅栏,就直接到了缅甸国境了,那个餐馆的老板娘竟然问我们要五千块,还真是够黑,幸亏有我们没有上她的当。

“我们这就出国了?这么简单?”雷震海和我一样,都有些不相信。

“那你认为还有多难?你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谁会管你啊?这里来往于两国之间的人每天几千,还有人专门办缅甸一日游的旅行团呢,都不要签证的,就是黑市旅行团,而且很便宜。”田杰说。

“我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出境了,田杰真厉害。”我说。

“齐小姐就不要夸我了,你才厉害呢,千里寻夫,我要是能遇上你这么一个女子,我为她去死都愿意,凌隽真是好福气。”田杰说。

我愣了一下,场面有些尴尬,其实我早就想到了,田杰这么厉害的老江湖,我怎么能骗得了他。

“不好意思啊田先生,我不是刻意骗你,主要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出现在缅甸了,这背后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请你见谅。”我说。

“没事的,我一见你那么憔悴,就知道你和凌隽关系非同一般了,网上一搜索凌隽的的妻子,到处是你漂亮的玉照,网络社会要想保密太难了,这也不怪你,豪门中人,多有苦衷我是理解的,真的没事。”田杰友善地笑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