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有消息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的撒谎,被人揭穿了总是很尴尬的。(ziyouge.com)

“我也实话实说吧,我先生被人抓了,我分析可能和他的背景有关,因为当年他父亲也是在缅甸失踪的,他父亲乘坐的一架直升机坠毁在缅甸的丛林之中,后来飞机残骸发现了,但遗骨并没有找到。这一次我先生又被绑,我认为这两年事之间有联系,才想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田先生见多识多,我们这些小伎俩在你面前就是笑话,让你见笑了。”我说。

“你还是叫我田杰吧,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叫你秋荻吧?你是勇敢的女子,为了寻夫敢来这样的地方,真是让我佩服不已,普通的女子,如果老公出了事,那直接卷钱走人就算了,哪里会像你一样千里寻夫,能认识你这样的奇女子是我的荣幸,真的。”田杰笑着说。

“嫂子确实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子,她也没有要骗你的意思,她本来说事情完了以后当面向你道歉的,没想到你这厮这么奸诈,竟然在网上查到了嫂子的照片。”尚云鹏说。

“哈哈,我也不傻啊,要是别人随便一句话就能把我骗了,那我还怎么混?”田杰笑道。

“其实我见到你之后,就知道你瞒不过你了,因为你太精明了,早知道会被你识破,我不如自己说出来呢。”我笑道。

“没事,我真的不介意,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寻到你先生的,既然那个消息说你先生的父亲是在坎布出现,那我们就直接到坎普那个地方去吧,也许在那里能找到线索。可是要去坎布,还是很难。”田杰说。

“为什么?是因为交通不方便吗?”我问。

“是啊,砍布是一个在丛林中的独立王国,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去过,那里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因为在丛林之中,而且地势险要,车辆根本进不进去,而且容易迷路,只有专业的马帮才能到达那里。”田杰说。

“那这个地方的人吃什么?难道他们不和外界联系?”我说。

“坎布以前是一个制毒窝点,后来被政府军出动飞机轰炸,坎布的头领被炸死,整个村也全部毁了,但好像后来有新的武装又进入坎布,重建了坎布村,听说还比以前更热闹。”田杰说。

“这么说,那现在掌控着坎布的人,有可能是绑架凌隽的人?”我说。

田杰点头,“极有可能,你的这个思路很对,我也是这样认为。”

“那之前政府军将坎布轰炸掉,为什么重建之后不可以又再轰炸一次?”雷震海问。

其实雷震海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我想要问的。

“缅甸的武装太多了,各种类别的都有,政府军也不可能全部都炸掉,至少得搜集到那些武装贩毒的证据后才能动手吧?再说了,政府军自己也经常被各类派别的武装袭击,你以为他们有那么多的精力把每一个藏在密林中的村落都查得一清二楚?缅甸的环境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你以为是在国内,让当地派出所去查一下就行了?缅甸的很多村落是不受政府管的,他们在丛林中自生自灭,政府根本就管不过来!”田杰说。

“好吧,算你说得有理,这缅甸还真不是一般的乱。”雷震海说。

“比你想像中乱了不知多少倍!内战打了几十年了,好不容易选出个总统来,也掌控不了全局,武装太多了,很多人手里都有枪,有枪就是老大,在缅甸,生意做得大的商人也都有自己的武装,不然根本没办法正常做生意。”田杰说。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直接去找坎布那个地方吗?”我问。

“我们先到果平去吧,我在那里有一些朋友,可以帮忙打听一下坎布的情况,很多武装都在那里买粮食和生活用品,也许能得到什么消息也不一定。”田杰说。

“你对缅甸的情况最熟悉,我们都听你的。”我说。

“好,只要你们信任我,我肯定会帮你们把人找到的。”田杰说。

翻山越岭之后,我们终于到了果平,这里是一个县,但其繁荣程度只和内地的一个偏远的镇差不多,商店里不管是食物还是其他生活用品同几乎都是从芸南这边出口过去的,随处可能听到说国语的人,这里不像是国外,倒像是在内地的某一个乡镇一样。

我没想到这里冬天也这么热,气温大概在二十五度左右,因为怕暴露,我们没有敢住客栈,而是住进了当地的一户居民家,那家人看起来和田杰很熟,最方便的是他们还能说国语,这样我们就能和他们有效沟通了。

主人双手合十向我们问候,我猜想可能是当地的风俗,也赶紧双手合十向他们问候,房子是很简单,但打扫得很干净,家里供着大大的佛像,缅甸是一个佛教盛行的国家,到处都是寺庙,这里的男子可以随便出家,也可以随便还俗,但女的不行,一但女的出了家,就得一辈子念佛。

把我安排住下后,田杰和尚云鹏就到外面打探消息去了,只留下雷震海保护我的安全。

很晚的时候,尚云鹏他们终于回来了。

“有消息了,控制坎布一带的武装头领是一个叫蒙巴的人,隽哥很有可能就在他的手里。”没等我和雷震海开口询问,尚云鹏就先说话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坎布?”我马上问。

“你不去,你留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我和田杰去就行了,坎布在丛林之中,我们只能是跟随给他们送物资的马帮一起进去,我们买通马帮的人,可以化装成他们的一员,但是你不行,你是女的,马帮里不许带女人的。”尚云鹏说。

“不行,我也要一起去,我可以女扮男装。”我说。

“这绝对不行,你细皮嫩肉的,怎么装也装不像,更何况你本身就长了一副娃娃脸,马帮中哪会有你这么好看的人。”田杰也坚决反对。

“不如我们向大使馆求助吧?也许大使馆的人能帮忙?”雷震海突发奇想。

“不行!大使馆自己没有武装力量,就算是大使馆肯帮忙,那不还得请当地军警帮忙,就算是军警给面子,他们也没有能力帮我们救出凌隽,江湖事江湖了,还是不要惊动政府吧,免得节外生枝。”田杰说。

“如果军警出动,那应该能帮忙吧?”雷震海说。

“不可能,蒙巴是缅甸较大的武装集团,据说人员达到五百人,军警如果大规模出动,那会惊动他们,他们直接隐入丛林,那要想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就困难了,而且有可能因此而激怒他们,索性把隽哥给杀了,如果不是大规模出动,出一个小分队什么的,就算是找到他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样被灭了,所以不管是警方还是军方,都根本帮不了我们。”尚云鹏说。

我听了心里很是沉重,但尚云鹏说得也很有道理。

“那军警都解决不了,就你和田杰就能解决得了?”雷震海说。

“我们硬拼那肯定不是对手,所以我们得找蒙巴谈判才行,我相信蒙巴和隽哥应该没什么仇,他之所以绑了我们,肯定是只是因为利益,现在华夏国的国际地位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在东南亚,一般的武装绑了内地的人,都只是为了钱,不会轻易杀害来自内地的人,因为他们担心会遭到内地政府的报复,内地政府一但向缅方施压,那缅方为了向内地政府交待,会动用所有力量围剿他们,有可能会将他们杀得全军覆没,这样的风险他们能意识得到,所以我认为他们不会杀隽哥,我们是可以和他们谈判的。”

尚云鹏倒也分析得有几分道理,虽然缅甸的军警不能帮我们成功地救出凌隽,但若真的闹到由政府出面施压的程度,那他们也会担心遭到政府军毁灭性的轰炸。

“既然你们也是去谈判的,那就索性带上我,如果他们需要钱,那我也可以答应给他们钱,之前我想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明了,那我就有必要出面了,作为凌隽的妻子,我的承诺会更让他们相信,我一定要随你们一起去。”我坚持说。

“可是那里太危险了,如果我们都被控制起来,他们又拒绝和我们谈判,你又是一个女的,到时万一……”

“不会的,你们也说了,他们只是为利,并不是真的要杀人,如果要杀,那早就杀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了,至于我的安危,就不用讨论了,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见到凌隽,就算是死,那也死在一起,能见最后一面后再死,我也赚了,我不会让他们污辱到我,一但出现那样的可能,我自己会想办法先死掉,保住清白。”我说。

为了凌隽,我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虽然我知道有些时候其实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别无选择,我必须要见到凌隽,我要尽我所能救出他。他还得回美濠主持大局,他不能死在缅甸的丛林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