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接近/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到达了可以休息的村子,天也完全黑了下来。(ziyouge.com)

村子非常的小,只有十来户人家,而且大多是老弱病残,青壮的男子谁也不愿意呆在这样的穷地方,大多数出去谋生了,村子显得非常的萧条,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大多都是些凤尾竹盖的简陋篾屋。

马帮与村里的人很熟,应该是经常借宿在这里的缘故,他们分给了村里人一些粮食,村里人便欢天喜地了,但村里人对我们几个就不怎么客气,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外国人的原因,加上我们也没能给他们任何好处,都没人愿意给我们借宿,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在村边的一座破旧的小寺庙里住下,尚云鹏他们轮流在外站岗守护。

我们身上其实是有些钱的,在果平的时候我们就通过黑市兑了大量缅甸,也可以拿出一些钱来收买村民,但田杰说不能让村民们知道我们有钱,他说出门在外,最好还是不要露富,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田杰拿出一瓶药油递给了我,“擦你的脚,不然明天你就走不动了。”

我接过药油闻了闻,有一股草药味,很是刺鼻,“这是什么?你从国内带来的吗?”

“不是,这是印度的玩意儿,缅甸和印度近,有很多印度的玩意儿传过来,印度几乎拿不出什么有影响力的商品,但这药油是一绝,道理应该和咱们的中医差不多,都属于舒筋活络之类的,非常有效,你抹在在脚上,明天你的脚就没那么疼了。”田杰说。

“真的么?那我试试。”我赶紧背过身把靴子脱下来,在我的脚上抹上那药油,感觉很清凉,有些像正红花油的感觉。到底有没有效我心里也没底,但我的脚确实是很疼了,必须得有些措施才行,不然我担心我明天真的就动不了了。

“秋荻,我来帮你吧,我懂一些按摩,帮你按一下脚,效果更好一些。”

田杰伸手过来要拿我的脚,我赶紧一缩,我也不是一个很封建保守的人,但是要让一个男子给我按脚,我还真是不好意思,更何况他又不是足浴店的保健师,让他拿着我的脚在那折腾,我真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更何况外面还站着尚云鹏,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雷震海,我要是接受了田杰的好意,那俩厮非要和田杰干起来不可,他们可都是一心维护凌隽的人,他们绝不允许他们的大嫂和别的男人有那么亲密的举动,虽然这举动也许算不上很亲密。

“谢谢你了,真的不用,我自己按就行了。”我赶紧推辞。

“我没其他意思,就只是想帮你尽快恢复你的脚,我们明天还得继续赶路呢,如果恢复不好,明天你就会脚酸痛,根本走不动的。”田杰说。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啰嗦呢?小齐说不让你按你就一边去就行了,怎么还在这里啰嗦?我看你是没安好心吧?”雷震海喝道。

“算了,那你自己按按吧,免得这猪头说我想占你便宜,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田杰说。

“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我自己真的可以,就不麻烦你了。”我笑笑说。

一夜无事,因为太累,我很快睡了过去,虽然缅甸的冬天一点也不冷,但到夜里还是有些凉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着三件外套,原来我睡着的时候尚云鹏他们都把外套脱下来给我盖上了,我不禁心里一热。

“嫂子你醒了,来,吃点干粮我们得上路了,马帮已经出发一阵子了,如果我们再不跟那就跟不上了。”尚云鹏递过来一些我们从果平带来的饼干。

我接过来吃了两口,实在难于下咽,我一般早餐都是吃些煎蛋或者喝些清粥什么的,从来没吃过这么干的东西,但我知道如果不吃就没有体力,只好就着水拼命往下吞。

“这玩意儿太难吃了,简直难于下咽。”雷震海在旁边唠叨。

“那你丫别吃好了,等一会上路你腿脚发软你就知道后悔了。”田杰在旁边说。

“震海,还是赶紧吃吧,田杰说的是正理,不吃就没体力,走不动路的。”我说。

“好吧,那我就拼命吞吧。”雷震海苦着脸说。

吃完‘早饭’,我们就正式上路了。

马帮的人多,走得相对较慢,我们人少,又轻装便行,很快就追上了马帮,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们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

太阳慢慢出来,冬天的丛林依然还是闷热,因为没洗澡的原因,身上非常的不舒服,但当着三个男人的面,我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挠,只好痛苦地强忍着,其他地方的蚊子在秋后就渐渐绝迹,但在这里冬天也有少量蚊子,也算是蚊子中的寿星了。

“这丛林现在算是轻爽的了,要是在雨季,那就更麻烦许多,毒蛇毒虫到处都是,防不胜防,有些地方还有蚂蝗,钻进肉里吸血,用手扯都扯不掉。”田杰说。

我听了头皮一麻,感觉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你快别说了,听了就让人难受。”

“哈哈,我说的可是事实,不信以后雨季的时候我们再一起来就知道了。”田杰笑道。

“还是不要了,我这辈子再也不到这个地方来了,简直就是恶梦一样的地方。”我赶紧说。

“就是,谁没事跑这鬼地方来?我也再也不要来了。”雷震海说。

“瞧你那点出息!女孩不来可以理解,你一个大男人也怕?这地方没什么不好啊,至少环境没污染吧?没有雾霾吧?不会堵车吧?哈哈。”田杰笑道。

“田杰说的也是,至少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工业污染,所以说有得必有失,大城市物质丰富,但环境污染严重,空气污浊,这样的地方没有污染,但又贫穷得让人难以忍受。”我说。

“是啊,所以走过的地方多了,见过的多了,就知道其实人没有必要那么多抱怨,当你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你肯定也失去一些东西,反之,你当你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也许你会遇到更好的机遇。”田杰说。

“有道理,田杰,你在混明的玉器店开得怎样了?开了几家分店了?”尚云鹏插嘴说。

“三家店,第四家还在筹备,我也只准备开四家了,店太多就会更忙,我就没有时间和你们这些朋友出来耍了。”田杰说。

“你也别总想着把你的生意做多大,好好娶个老婆生个娃吧,都老大不小了。”尚云鹏说。

“我也在想着这事呢,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老婆,但自从遇上秋荻,我就知道自己应该要找什么样的了,就找秋荻这样的就行了,以后我找老婆就比着秋荻去找,哪天我落难了,也有个女人像秋荻一样为我不计生死翻山越岭,我也瞑目了。”田杰说。

“这厮又来了,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总占人家小齐便宜?”雷震海又不高兴了。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没有占便宜的意思,我真的非常的喜欢秋荻妹子,只可惜他是别喝人的老婆了,我以后一定要找个和她一样的。”田杰说。

“田杰,其实你不了解我和凌隽的感情,我千里寻他是因为如果我有事,他也一样会这样做,我当初被人害残了,凌隽为了治我的腿,背着我走山路,肩都磨破了,他可以为我去死,所以我也一样,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是相互的,他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他好,他若对我薄情,我自然也不会对他好。”我说。

田杰点头:“有道理,那以后我就找一个你这样的然后全心全意地对她好,以换取她也对我好。”

我只是笑了笑,这样的话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昨晚抹了田杰给的药油后,今天脚还真不是那么疼了,中午时分,前面的马帮忽然停了下来。

我们都知道,坎布应该是到了。

就在我们商议要怎样进入坎布的时候,丛林里忽然传来一阵喊叫声,说的是方言,我听不懂说的是什么,只是见三个武装分子端着枪形成一个包围圈向我们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叫。

“大家举起手来,不要反抗,他们是让我们不要动。”田杰说。

我们赶紧把手高高举起,不敢乱动。

田杰用当地语言叽里呱啦地对着那伙人说了一通,我们不知道他说什么,应该是说明我们此行并无恶意。

“你们是华夏人?是不是澳城来的?”其中一个竟然会说国语,虽然不是很标准,但已经能说明白了。

“我们正是从澳城来的,我们要见你们司令!我们要和他谈判!”雷震海说。

“站着别动!我要检查你们有没有武器!”其中一个留着胡子的武装人员说。

其他人枪口对着我们,小胡子则开始搜身,他手放到我腰间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恶心,但没办法,只好让他在我腰上摸了几下,但是他马上意识到我是一个女人了。

他眼里开始出现一种邪恶,让人作呕的邪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