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殇/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把我帽子摘了,打散了我的头发,仔细地观察了我的脸,忽然大笑起来:“这里有一个好看的女人!虽然她脸上抹了油彩,但是她很好看,她的身子也很柔软!我们运气真是太好了!”

我心里一紧,我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ziyouge.com)

“我是来和你们司令谈事的,你们不能动我!”我说。

“谈事归谈事,你先陪我们玩一圈后我们再带你去见司令,你们看着这三个男的,我先玩过后再换你们。”

小胡子说着,要扯着我向丛林里去。

“你不能动我!你放开我。”我大叫。

“你不想去?那我们就在这里玩,只要你不介意当着他们的面,那我也不介意!”小胡子大笑起来。

其他的两个人也跟着放肆地大笑。小胡子的手向我的胸前摸了过来,我情急之下,一耳光向他抽去。

小胡了没想到我竟然敢打他,手里的枪顶住了我的头,嘴里叽里呱啦地骂了一番话,说的是当地方言,我完全听不懂,但我能猜到他肯定是在骂我。

“快把衣服脱了,不然我就杀了你!”小胡子见我听不懂他的话,又用国语说了一句。

“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我说。

“我们玩过你,那些钱还是我们的。”小胡子笑道。

说完他又伸手向我搂了过来,嘴还凑过来要亲我,我一阵恶心,用力地踢了他下面一脚。

他大怒,向我举起了枪,我知道他要杀我了。

旁边的田杰飞身扑了过来,掐住了小胡子,扭转枪头,打爆了小胡子的头,旁边的两人见田杰动了手,一齐向田杰开枪,田杰一下倒在了血泊之中。雷震海和尚云鹏同时扑了过去,将两个枪手扑倒在地,一番格斗后,尚云鹏的匕首割断了那个混蛋的咽喉。随即帮着干掉了和雷震海厮打的人。

田杰嘴里冒出血来,似乎想和我说什么。

“田杰,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

我知道田杰不行了,我完全无能为力,他是我萍水相逢的朋友,短暂相逢,却让他为我付出了生命,我心痛得快要窒息,心里排山倒海的绝望压迫得我浑身发冷,眼泪模糊了视线。

“秋荻,我想过……无数次死亡的情……景,却没想过要为一个女人……去……死。”田杰嘴里不断涌出血来,我伸出手去给他擦,眼泪滴在他的脸上,他想伸手为我擦泪,但手抬不起来了。

“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后悔……把我带……回国……一定要带我回……”

田杰嘴里再涌出血,他停止了呼吸,眼睛却不肯合上。

我大哭出声:“我们一定会带你回去,一定……”

我伸手帮他合上眼,忍不住嚎淘大哭。

“嫂子,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你要振作一些。”

尚云鹏声音已经哽咽,雷震海伸手飞快地抹去了眼角的泪,前几分钟他们还在斗嘴相互嘲讽,现在已经阴阳两隔,生命如此脆弱,生离死别来得如此突然,所有人都瞬间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

我想努力让自己停下来,但悲伤完全抑制不住,心痛欲裂。

这时,又有人来了,而且来的是很多人,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把我们包围其中,应该是被刚才的枪声引来的。

尚云鹏举起了手:“我们是澳城来和蒙巴司令谈判的,我们没有武器。刚才的事故是因为他们要杀我们,我们不得已自卫,我的兄弟也死在你们的人手里了。”

“蹲下!”

那群人中竟然也有人会说国语,只是说得不标准。

我们赶紧蹲下,把手放在头上,像当初我在看守所被关押时一样。

那些人走过来将地上的枪拾起,他们并没有低头查看他们同伙的尸体,也许他们也根本就不介意他们同伴的死活。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们后面还有没有人?”一个头领模样的高个子走过来问。

这人脸上有两处刀疤,长相非常的凶恶。

“我们是暗中跟随马帮的人来的,他们并不知道我们跟着他们,我们来的目的是要面见蒙巴司令,我们有事要和他谈。”尚云鹏说。

“你们不是政府军派来的探子?”领头的问。

“当然不是,我们是华夏人,来自澳城。”尚云鹏说。

“好,跟我们走,让司令见过你们之后,我再杀了你们抵命。”领头的说。

“查波团长,我看直接把他们杀了算了,他们杀了我们的三个人,不能让他们活着。”旁边的一个兵说。这个兵说的国语就标准多了,看来蒙巴武装集团里的会说国语的人还不少。

原来这个领头的是个团长,名字叫查波。

查波对着那个兵一番叫嚷,说的是方言,但从表情来看,是在训斥那个兵。

被押着在丛林里大概走了半小时之后,到达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这里只有一个进口,进口有几十名武装份子把守,甚至还有机枪等重型武器。

这里想必就是蒙巴的大本营坎布村了。

进了谷口之后豁然开朗,这是一片很开宽的峡谷中的平地,到处是新建的木屋,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我去通报司令。”查波大声说。

那些武装人员围成一圈,枪口对着我们。

过了一会,查波回来了,“司令在睡觉,你们在这等着。”

就这样,我们在一群武装份子的看守下,在原地站了近两个小时后,查波这才又回来将我们带到村里最大的一幢房子前。

在门口等了一会后,有士兵出来了,“司令让你们进去。”

屋内只有一张床和几件简单的家具,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搂着一个女子正在调笑,男子五十多岁,光头,体格强壮,一脸的横肉,女子则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凌乱,大家都能看出来刚才屋里发生过什么。

男子站起身来,“是谁杀了我的人?”

这个男子的国语也说得很好,竟然有些澳城的口音!

“司令,我们是自卫,是你的人不听我们的解释,要杀我们,所以我们才……”

“是谁?还是你们一起动的手?”男子直接打断了尚云鹏的话,逼近尚云鹏问。

“是我。”

尚云鹏和雷震海几乎同时回答,两人都义气,因为他们知道很有可能这个男子要先杀一个人泄愤。

“你们两人一起动的手?”男子问。

“只有我动手。”

尚云鹏和雷震海又几乎同时回答。

“哈哈,还挺义气?他妈的,华夏人也会讲义气吗?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卑鄙无耻!还在老子面前装义气!两个都拖出去杀了!”男子忽然变脸。

“且慢,请问你就是司令蒙巴吗?”我问。

“咦,还有个女子?是啊,我就是蒙巴,你是要为这两个男人求情吗?你不用担心,杀了他们,你可以跟我。”蒙巴笑道。

“司令,我在果平的时候就听说司令治军有方,从不放纵手下的兵乱来,今天是你的手下要强暴我,我朋友才以死相抗,你的手下手里的枪,而我的朋友赤手把他们杀了,明显你的那些手下太弱,那样的手下,死了就死了,你怎么能为他们动怒?你是丛林中的英雄,怎么能如此糊涂?”我说。

蒙巴向我走来,伸手啪啪给我两大嘴巴,“老子最烦女人多嘴!不过说得挺有道理,你们真是徒手杀了我的人?”

“是的,我们三对三,但你的手下有枪,所以我的兄弟也死在了他们的枪下。”尚云鹏说。

“你们才死了一个,我的手下却死了三个,那就还差两个,算了,你们能找到这里就不错,你们再死一个就行了,小姑娘,你说,让他们两人中谁去死?你来选择。”蒙巴看着我说。

我没有说话,我当然没法选择,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死。

“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是说认真的,如果你不选择,那我就把他们两个都杀了。”蒙巴说。

“司令,请你放过他们,我们是来和你谈判的,我们现在双方都已经死过人了,如果再死下去,那就没得谈了,我们现在在你的地盘上,你随时可以把我们全部都杀了,但你至少应该等我们把话说完。”我说。

“不行,我现在心情不好,我必须要先杀一个,你说,杀谁?如果你再不选,我就直接把他们俩都杀了。”

蒙巴说着拿过来旁边卫兵的枪,准备动手。

“我们现在毫无反抗的余地,你留着我们,也许可以换取更多利益,如果把我们杀了,那就像踩死几只蚂蚁一样,毫无意义,这帐司令自己能算清楚。”我说。

我只是假装镇静,其实我心里紧张极了,我知道我们现在随时会死,蒙巴随时会让我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死亡如此的近,近得让我可以闻到它的味道。这是一个远离文明和法制的地方,在这里,蒙巴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